宙斯小說網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九十七章 超凡蠱獸(感謝“魔力飛車”大佬的黃金盟)

第九十七章 超凡蠱獸(感謝“魔力飛車”大佬的黃金盟)


更新時間:2021年07月21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賣報小郎君 | 大奉打更人 
大奉打更人 第九十七章 超凡蠱獸(感謝“魔力飛車”大佬的黃金盟)
京察風云第九十七章超凡蠱獸(感謝“魔力飛車”大佬的黃金盟)

京察風云第九十七章超凡蠱獸(感謝“魔力飛車”大佬的黃金盟)

雖然西域和佛門在過去的五百年里,都是守望互助的盟友,但彼此之間并不缺乏明爭暗斗。

尤其在對待儒家讀書人的事情上,佛門積極宣傳,做到了仇恨普及。

但凡是佛門信徒,有一個算一個,基本都仇視中原的讀書人。

這個梁子是當年云鹿書院推行滅佛結下的。

眾所周知,中原朝廷是讀書人的天下,滿朝朱紫貴,盡是讀書人。

因此,大乘佛教徒們心里難免忐忑。

話說回來,中原的氣候確實不一樣,空氣更加潮濕,呼吸間仿佛都帶著香甜的氣味。

陽光燦爛,但并不毒辣,這群西域來的信徒們,已經在途中陸陸續續的摘掉了防暑防曬的包頭帽和袍子。

另外,沿途所見,青山綠水,路邊的野草綠意喜人,路邊的野花散發芬芳,這不是說西域就沒有花田青山,而是中原大地給這群西域人一種難言的“溫柔”和“細膩”。

西域風景更多的是一種粗獷和廣袤。。

“竺賴哥,咱們以前要是生活在中原,也不用乞討嘛,山上到處都是可以采摘的果子。”

一位年輕人指著不遠處,沉甸甸掛在樹梢的野果,說道。

竺賴雙手合十:

“阿彌陀佛,此間處處都是生機。”

頓了頓,他環顧周遭,對身邊的大乘佛教信徒說道:

“許銀鑼在中原一言九鼎,而他是三千世界至高佛,是大乘佛法的開創者,必然不會虧待我等。

“諸位同門放心便是。”

經過數月的佛法洗禮,他已經褪去市井乞丐的油滑和鬼祟,誠心皈依大乘佛教。

正好此時,前方官道馬蹄嘚嘚,塵埃揚起,一隊穿著輕甲的騎兵疾馳而來。

大乘佛教徒本能的警惕起來,神色緊張。

凈思壓了壓手,簡單安撫了信徒后,主動迎上去。

“律!”

騎兵在他面前勒馬急停,為首的軍官沉聲道:

“大師可是凈思?”

凈思頷首,雙手合十:

“正是貧僧,此處可是盤山縣?”

為首軍官笑道:

“奉雷州布政使司之令,特來迎接凈思大師,以及眾大乘佛教徒。”

說著,他在馬背上伸長脖子,做遠眺姿態。

密密麻麻的人流沿著官道,一直到視線盡頭。

年輕的軍官心里當即有了判斷,這支大乘佛教徒隊伍,人數超過兩萬。

聽說是來迎接自己的,凈思身后的大乘佛教徒們心里稍定。

凈思和尚道:

“勞煩官爺帶路。”

年輕軍官點了點頭,調轉馬頭,緩步走在隊伍前頭,負責帶路。

沿著官道繼續往前,途中,在官道兩側是一塊塊劃分有序的田地,金色的麥浪起起伏伏。

農戶手里鐮刀收割莊稼,他們在陽光下勞作,大汗淋漓,但蓬勃的生機和豐收的喜悅,讓沿途的大乘佛教徒為之向往。

都說中原土地富饒肥沃,果然不假。

他們對自己的未來,對大乘佛教的未來有了點信心。

畢竟背井離鄉,遠離生養自己的故土,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面對未知的前途,忐忑和不安才是常態。

半個時辰后,一座略顯破舊的城墻出現在視野中,凈思問道:

“此處便是盤山縣?

“我們的寺廟就在城中?”

年輕軍官搖搖頭:

“你們還沒有寺廟,也不是住在城中。”

雷州布政使司從未想過要讓西域人和中原人混居在一起,這必然會帶來頻繁的沖突,制造麻煩。

凈思皺了皺眉,大乘佛教徒千里迢迢來到中原,風餐露宿,現在最需要的是休息和食物。

可這位軍官似乎根本沒打算讓進城?

那自己帶來的這些信徒,住在何處?

懷著對度厄師叔的信任,對許銀鑼的信任,他沒有抗議,在軍官的帶領下,繞過縣城,繼續前進。

小半時辰后,一片秀麗的山脈出現在前方。

這片山脈地勢不高,但異常秀麗,充斥著勃勃生機。

山腳下是連綿的田地,以及一條蜿蜒的大河。

河邊搭氣了連綿的帳篷,通往山腳的大道上,無數民夫推著平板車,運輸著磚塊、木材往山上行去。

凈思的目光順著勞作的民夫往上,看見山林掩映間,一座龐大的寺廟已初具規模。

大乘佛教徒們顯然也看到了。

他們臉上用西域語言嘀嘀咕咕,一副強壓著喜悅和期待的模樣。

凈思望向那名軍官,道:

“此地便是?”

年輕軍官頷首:

“以后這座盤山便是你們棲息之地,山腳下,以及更南邊的這些田地,是朝廷贈予你們的。在你們徹底安定下來之前,有任何事,都可以與盤山縣令溝通。

“不過,在寺廟建成之前,你們只能住在山腳的帳篷里。”

頓了頓,他露出笑容:

“盤山縣人口不多,建這座寺廟耗費人力物力極大,正缺人手,凈思大師,你們來的正是時候啊。”

接近兩萬的大乘佛教徒,可都是免費的勞力。

“應該的!”

凈思當然不會有異議。

他轉身面朝大乘佛教徒們,把大奉朝廷的安排,以及幫忙建設寺廟的事告知信徒們。

年輕軍官坐在馬背上,雖然聽不懂西域話,但人群里爆發出的呼聲,讓他看得出這群西域佛徒非常滿意朝廷的安排。

一:朕選了雷州、楚州中部地區的六處郡縣安置大乘佛教徒,為了防止與當地百姓起沖突,安置地點多是在山中建寺廟,或擴建荒村,改造成寺廟。

四:陛下,相關政令可有推行?

一:未曾!楚兄有何高見。

曾經在西域游歷數年的楚元縝積極發言:

四:可減免大乘佛教的賦稅,分配田地,但杜絕信徒捐贈田地的行為。且按照人數分配的田地不能變動。

一:大乘佛教若在中原開枝散葉,遁入空門者會與日俱增,此法短期可以,長期無效。

三:為大乘佛教徒制造專屬黃冊,這樣可有效杜絕野和尚,以及寺廟私自收徒,無序擴張的情況。

這時,許七安跳出來發表意見。

在討論政務時,通常就一號三號和四號嗶嗶個沒完沒了,其他成員默不作聲。

真正想皈依空門的人,不應該被所謂的黃冊束縛........恒遠大師放下手里的地書碎片,心里抗議了一聲。

但他很理智的沒有去反駁。

因為一號三號和四號都是牙尖嘴利之輩,說起來便沒完沒了。

通常面對這種情況,恒遠大師會雙手合十說:

“幾位施主說的對!”

恒遠收好地書碎片,抬頭,看一眼白鳳山中的青龍寺,默默登山。

他穿過寺門,在一位小僧的帶領下,來到青龍寺主持,盤樹和尚的禪房外。

“恒遠師兄,主持恭候多時。”

小僧說完,低頭退走。

恒遠站在門外,略作猶豫,輕輕扣動了房門。

“進來吧!”

禪房里傳來蒼老的聲音。

恒遠推開門,在“吱”的聲響里,邁入門檻,看見盤坐在蒲團上的老僧。

三年未見,盤樹僧人愈發蒼老,臉上布滿老年斑和皺紋,唯有目光依舊清澈,溫和的望著他。

“弟子恒遠,見過師父。”

恒遠雙手合十,躬身行禮。

盤樹僧人緩緩道:

“你可知為何寺內同門,自小便排斥你?”

恒遠搖頭:

“弟子愚鈍!”

盤樹主持輕聲道:

“人人都在度己,偏你要度人,自是排斥你的。

“我知你過去的苦悶和不解,為何師兄弟不喜你,為何為師冷眼旁觀,你喜歡研讀佛經,參悟佛法,但為師卻不許你修禪。”

恒遠默然不語,他自幼在青龍寺長大,但與同門之間的關系并不好。

等親手帶大的師弟恒慧失蹤后,便對師門再無眷戀,選擇離開山門,一走就是三年。

這里面,盤樹主持的冷漠占了很大原因。

盤樹主持嘆息道:

“因為我教不了你。”

恒遠愣住了,他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答案。

盤樹主持道:

“為師苦修一生,也不過度人而已。”

恒遠低聲道:

“度人度己,都是善果。”

“度厄羅漢脫離西域佛門,創大乘佛教,此乃大勢所趨。青龍寺理當順應大勢,擁戴度厄羅漢。恒遠,你是天生的大乘佛教徒,又與許銀鑼關系莫逆。”

盤樹主持說道:“為師今日尋你回來,便是想將主持之位傳于你。”

恒遠愣了一下。

不等他回應,盤樹主持雙手合十,閉上眼睛,微笑道:

“你已尋到自己的道,恭喜!”

恒遠沒有拒絕,雙手合十,躬身行禮。

當他再次抬起頭時,盤樹主持已然圓寂。

恒遠默默的凝視著他,宛如雕塑。

司天監。

四樓的某個房間,房間寬敞,搭建著九座傳送臺,分別對應不同大洲。

第九座傳送臺,對應的是海外。

持有足夠數量的傳送玉符,可以通過連續數次傳送,一直抵達鮫人島。

而鮫人島并非終點,九尾狐帶著神魔后裔走到哪,傳送陣就會建到哪里。

以確保她不會迷失在茫茫汪洋中。

突然,代表著南疆的傳送陣亮起,穿著黑色紗裙,打扮清亮的女子出現在臺上。

她有著一張秀美的鵝蛋臉,五官立體,雙眼蔚藍,耳垂掛著兩條細長小蛇。

心蠱部首領淳嫣掃視一眼,離開傳送臺,推開房間的門,在廊道盡頭找到一位白衣術士。

介紹了自己身份后,她說道:

“勞煩告知許銀鑼,極淵蠱神之力噴薄,誕生出了兩尊超凡境蠱獸。”

PS:感謝“魔力飛車”大佬的第二個黃金盟,看到手機屏幕上飄起的黃金盟,又感動又激動,謝謝大佬。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