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零五章 蠱神迷惑行為

第一百零五章 蠱神迷惑行為


更新時間:2021年07月26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賣報小郎君 | 大奉打更人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零五章 蠱神迷惑行為
第一百零五章蠱神迷惑行為

距離極淵數十里外的高空,心蠱師淳嫣手里捏著一只單筒望遠鏡,眺望著極淵方向。

她身邊的幾位蠱族首領,人手一只單筒望遠鏡,與她做出相同的眺望動作。

單筒望遠鏡是從云州叛軍手中收獲的戰利品,司天監摸透制造原理后,便大規模生產,列入重要的軍事戰略裝備中。

它能大幅提升觀測距離,又能保持相對的隱蔽性,保證安全。

首領們扛著巨大的壓力,透過狹小的單筒,很快鎖定了極淵,鎖定那片連綿茂盛的原始森林。

淳嫣抿著嘴角,凝神關注著原始森林,突然,在她的視野里,連綿近十余里的原始森林,拱了起來。

這不是錯覺,這片原始森林高高隆起,地底仿佛有什么東西要爬出來.......

她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額頭沁出細密的汗珠,心跳不自覺的加快。

不是因為心里緊張,而是那股源自體系的壓迫感在加強。

原始森林拱起到一定高度后,土地分裂,朝著兩側滑落,一截深紅色的血肉背脊率先出現在眾首領的“視野”里。

這截背脊呈深紅色,像是剝了皮的血肉,露出一根根凸起的筋腱,一塊塊肌肉膨脹。。

脊背兩側,是一排排氣孔,正有墨綠色的煙霧從氣孔里排出。

祂就像昆蟲的幼蟲,生長到一定程度后,終于要爬出泥土化繭成蝶。

隨著祂爬出深淵,土層被頂了上來,數以千萬噸的巖石、土塊翻起,雖然聽不見動靜,但這副景象給了眾首領巨大的視覺沖擊。

“這就是蠱神........”

淳嫣喃喃道。

她已經完全看清了蠱神的真面目,祂就像一座血肉組成的山,龐大而恐怖,脊背的一排排氣孔噴涌著墨綠色的煙霧,繚繞在天空,形成墨綠色的云層。

肉山的底部流淌著黏稠的陰影。

而與可怕的外觀不同的是,蠱神有一雙充滿智慧的眼睛,仿佛能看穿日月山河,能看穿亙古匆匆的歲月。

這一刻,極淵附近的所有蠱神,都發生了可怕的變異,它們有的霍然僵直,變成沒有靈感,沒有感情的行尸。

有的雙眼赤紅,被交配的欲望主導,瘋狂的撲倒身邊的蠱獸,不分種族不分性別。

這時,淳嫣看見身邊的毒蠱部首領跋紀,臉上凸起一根根扭動的青筋,雙眼化作墨綠色豎瞳,額頭長出角質,獠牙凸出嘴唇

同樣的異變還出現在其他首領身上,他們正在和體內的本命蠱融合。

“走!”

淳嫣臉色微變,脫口而出。

誰知,沖涌出喉嚨的聲音不再悅耳清亮,帶著破舊風箱般的嘶啞。

我也化蠱了她心里涌起強烈的恐懼,眾首領沒有多留,朝著北方掠去。

淳嫣最后回首,看見那座龐大可怕的肉身,朝著南方爬去。

關市,集鎮!

兩道人影在集鎮上空顯現,是許七安和前去通知他的鸞鈺。

許七安目光一掃,集鎮上人頭攢動,蠱族七部的族人有條不紊的收拾起行囊,打算往北逃難。

這么冷靜?他皺了皺眉,雖然蠱族好戰,不畏死亡,但那是在上頭的時候,平日里這群南蠻子還是挺愛惜生命的。

眼下的動靜,不符合大劫來臨時,倉皇逃竄的現狀。

“我沒有察覺到蠱神的氣息,也沒有首領們的氣息。”

他扭頭用質問的目光,看向身邊有著一張明媚瓜子臉的鸞鈺。

哪怕他來的再快,也快不過蠱神。

按理說,此處應該已經化作蠱的世界。

后者此時已收起了妖嬈勾人的媚勁,皺緊眉頭。

說話間,兩人同時望向某處,那是一座平平無奇的小院,院中站著手持拐棍,滿頭白發的老婦人,正昂著頭,默默望著他們。

許七安按住鸞鈺的香肩,帶著他傳送到天蠱婆婆面前。

“蠱神出世了!”

天蠱婆婆主動開口,道:

“但祂沒有北上進攻大奉,而是往南去了。”

往南.......鸞鈺急切道:

“其他人呢?”

天蠱婆婆回頭,望著身邊門窗緊閉的大廳,道:

“他們受了蠱神的影響,不受控制的與本命蠱融合,身體已經化蠱了,為了不影響到普通族人,我屏蔽了他們的氣息,還請許銀鑼相助。”

化蠱.......鸞鈺花容失色。

蠱族的修行方式,是通過植入本命蠱來吸收蠱神之力,蠱神之力是有危害的,普通生靈一旦接觸到蠱神之力,就會別污染,變成沒有理智的蠱獸。

本命蠱的存在,就是幫助蠱師減弱“毒性”,讓蠱師能保存理智,免于污染。

但本命蠱也是蠱,如果本命蠱自身的“毒性”加強,那么與本命蠱一體的蠱師們,也會化蠱。

致命的是,化蠱一旦到了某種程度,是不可逆的。

許七安不再耽擱,徑直走向大廳,開門而入。

他首先看到的是一只類似黑背大猩猩的生物,肌肉虬結的雙臂撐著地面,一只眼睛猩紅如血,一只眼睛銳利但清澈。

它渾身肌肉比鋼鐵還硬,充斥著可怕的力量。

“大猩猩”左邊,依次是紫色皮膚,額角長著一根獨角,獠牙凸出,臉頰長滿紫色鱗片的蜥蜴人;一灘無規則扭動的陰影;一位手臂化作翅膀,渾身長滿青色羽毛,腳丫子變成鳥爪的羽人;一具臉色發青,尖牙突出的白瞳行尸。

根據氣息,許七安迅速分辨出,大猩猩是龍圖;蜥蜴人是跋紀;陰影是影子,羽人是淳嫣;行尸是尤尸。

真讓他們化蠱,那就是五只超凡蠱獸許七安明白該怎么救治首領們,他頸椎處的七絕蠱隆起,在皮膚下輪廓清晰。

他的眼球“融化”,占據整個眼眶,張嘴輕輕一吸。

霎時間,各種顏色的蠱神之力從五位首領身上溢出,煙霧般的涌入許七安口中。

隨著這些過盛的蠱神之力離體,五位首領身上的異變特征或脫落,或收回體內,很快恢復人形。

除了淳嫣保持著覆蓋身體的青羽,其他人都是渾身赤裸。

鸞鈺在許七安面前故作嬌羞,捂著臉,羞答答道:

“討厭!”

但大家都不搭理她。

“稍等!”

淳嫣轉身進了內屋。

俄頃,披著一件長裙走出來,身上的青羽消失不見。

待龍圖等人穿上衣服后,許七安已經從最先出來的淳嫣那里得知了蠱神出世后的情況。

蠱神做出了讓所有人都看不明白的舉動。

“往南?”

許七安皺著眉頭,低聲自語了幾遍,而后看向幾位首領:

“你們有什么看法?”

淳嫣沉吟道:

“南疆往南便只有汪洋,祂總不會是出海吧。”

跋紀分析道:

“也有可能繞路了,南下游到云州,直接從那里開始蠶食大奉疆域。”

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許七安搖搖頭。

這時,天蠱婆婆沉聲道:

“蠱神出海了。”

眾人一下子全都看了過來,望著婆婆篤定的神色,鸞鈺心里一動:

“婆婆,你那天在金鑾殿里,看到的就是蠱神出海的畫面?”

屋內的人霍然想起當時,天蠱婆婆的描述:說不清是好是壞,但非直觀的災難。

而且當時天蠱婆婆的表情非常困惑,像是無法解讀窺探到的未來。

天蠱婆婆緩緩點頭,給出了肯定的答復:

“沒錯,我看到的畫面,就是這個。”

現在蠱神已經出海,未來變成了過去,和即時發生的事,此時說出來,便不是泄露天機。

“為什么?”

鸞鈺茫然道。

好不容易掙脫封印,不北上掠奪氣運,反而出海?

淳嫣沉思道:

“眼下沒有什么比掠奪氣運更重要的,蠱神的這番舉動,只有兩個可能:一,海外有可以掠奪的氣運。二,海外有比掠奪氣運更重要的事。”

“海外沒有氣運!”許七安一口否決:

“也不該有比氣運更重要的東西。”

在太平刀吸收“光門”之前,如果說海外還有什么東西值得蠱神跑一趟,那肯定就是光門。

阿蘭陀。

伽羅樹、廣賢和琉璃菩薩,同時側耳傾聽,俄頃,他們沉默相視,眼里既有喜色,又有凝重。

剛才,佛陀告訴他們,蠱神掙脫封印,去了海外。

琉璃菩薩喃喃道:

“祂沒有騙我,祂真的去了海外。只是不肯與我說原因。”

那日在極淵里,蠱神似乎預見到了什么,告訴琉璃菩薩,祂掙脫封印后,要去一趟海外,希望佛陀能牽制住中原的兩名半步武神。

至于原因,蠱神沒有說。

“如何?要履行約定嗎。”琉璃菩薩問道。

伽羅樹搖頭:

“這得佛陀親自決定。”

說罷,三人重新閉上眼睛,與佛陀溝通。

“進宮中原........”

佛陀浩大威嚴的聲音在三位菩薩腦海里回蕩。

二:蠱神去了海外?這不合理。

地書聊天群里,看完許七安的傳書,飛燕女俠率先提出疑問。

誰都能看出不合理許七安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一:會不會是沖著神魔后裔去的?

三:只能說有這個可能。

神魔后裔中雖然有不少超凡,但于蠱神來說,沒什么意義。

祂要吞噬中原,并不需要這些超凡境的神魔后裔幫助,不可能在這個節骨眼浪費時間召集神魔后裔。

九:事出反常必有妖,如果想不出蠱神這么做的原因,那就想想祂會這么做的原因。

這句話說的很拗口,但天地會成員里,除麗娜外,個個都是聰明人。

四:道長得意思是,蠱神可能預見了什么?

首先,這位神魔擁有超凡的智慧,那肯定不會做出無厘頭的舉動,所作所為都有深意。

其次,對超品來說,掠奪氣運才是最重要的,但蠱神偏偏放棄。

最后,這位超品能窺見未來。

結合這些,即使不知道蠱神的目的,也能推測出,祂預知了未來,而那個未來,是祂出海的原因。

七:不必想太多,只要記住,敵人要做的事,堅決破壞。敵人要破壞的東西,堅決守護。這就夠了。

李靈素用自己返璞歸真的理念傳書說道:

許寧宴,你趕緊出海一趟。雖然打不過蠱神,但也能保命對吧。

此時身處南疆的許七安正要回復,忽有所感,取出了傳音海螺。

另一只海螺在神殊手中。

“神殊大師?”

“佛陀來了!”

海螺另一頭,傳來神殊低沉的嗓音。

PS:狂風暴雨真嚇人,窗戶“哐哐”的震。

小說屋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