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零七章 刺帝

第一百零七章 刺帝


更新時間:2021年07月27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賣報小郎君 | 大奉打更人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零七章 刺帝
第一百零七章刺帝

奢華寬敞的寢宮里,一人站著,一人坐著,默然對視。

漸漸的,懷慶臉蛋涌起不易察覺的紅暈,但倔強的與他對視,沒有露出羞怯之色。

她就是這樣一個女人,性格強勢,事事要爭鰲頭。不愿意在外人面前展露柔弱一面。

“咳咳!”

許七安清了清嗓子,低聲道:

“陛下久等了。”

懷慶微不可察的點一頭,沒有說話。

許七安接著說道:

“臣先沐浴。”

他說完,徑直走向龍榻邊的小屋,那里是女帝的“浴室”,是一間頗為寬敞的房間,用黃綢帷幔擋住視線。

達官顯貴的家里,基本都有專屬的浴室,更何況是女帝。

浴室的地板干凈整潔,除了黃花梨木打造的寬大浴桶外,挨著墻壁的架子上還擺放著各種各樣的瓶瓶罐罐。。

許七安估摸著是一些美容養顏,舒筋活血的藥粉。

他快速脫掉衣袍,跨進浴桶,簡單的泡了個澡,水溫不高,但也不冷,應該是懷慶刻意為他準備的。

過程中,許七安一直掐著時間,關注著海螺里的動靜。

很快,他從浴桶里站起身,抓起搭在屏風上的云紋青袍披上,赤著腳走出浴室,回到寢宮。

懷慶依舊坐在龍榻邊,保持著剛才的姿勢,她表情自若,但與方才一模一樣的姿勢,暴露了她內心的緊張。

許七安在床邊坐下,他清晰的看見女帝抿了抿嘴角,脊背微微挺直,嬌軀略有緊繃。

羞澀、緊張、喜悅之余,還有一些尷尬作為花叢老手,他很快就解讀出懷慶此刻的心理狀態。

相比起未經人事的懷慶,這樣的情況許七安經歷多了,抵觸反抗的洛玉衡,半推半就的慕南梔,含羞帶怯躺尸不動的臨安,溫柔迎合的夜姬,如狼似虎的鸞鈺等等。

他知道在這個時候,自己要掌握主動,做出引導。

“陛下登基以來,大奉風調雨順,吏治清明。支持你上位,是我做過最正確的選擇。”許七安笑道:

“只是回顧過往,怎么也沒想到當日在云鹿書院初見時的仙子,將來會成為九五之尊。”

他這番話的意思,既是吹捧了懷慶,滿足了她的驕傲,同時隱晦透露自己初見時,便對她驚為天人的觀感。

果然,聽了他的話,懷慶眼兒彎了一下,帶著一抹笑意的說道:

“我也沒想到,當初不起眼的一個長樂縣快手,會成長為叱咤風云的許銀鑼。”

她沒有自稱朕,而是我。

一下子仿佛輕松了許多。

許七安繼續主導話題,閑聊幾句后,他主動握住了懷慶的手,柔荑溫潤滑膩,手感極佳。

感受到女帝緊繃的嬌軀,他低聲笑道:

“陛下害羞了?”

因為有了剛才的鋪墊,最初的那股子尷尬和窘迫已經消散不少,懷慶清清冷冷的道:

“朕乃一國之君,自不會因這些小事亂了心境。”

你還傲嬌了.......許七安笑道:

“如此甚好。”

懷慶側頭看他一眼,微抬下巴,強撐著一臉平靜,淡淡道:

“許銀鑼不必窘迫,朕與你雙修,為的是中原百姓,天下蒼生。朕雖是女子,但也是一國之君。

“許銀鑼莫要把朕與尋常女子相提并論,區區雙修罷了,不必拘謹”

她平靜的語氣陡然一變,因為許七安把手搭在她纖腰,正要解開腰帶,懷慶鎮定的表情蕩然無存。

讓你嘴硬許七安詫異道:

“陛下不用臣替你寬衣解帶?”

懷慶強作鎮定道:

“我,我自己來.......”

她繃著臉色,解開腰帶,褪去龍袍,看著造價高昂的龍袍滑落在地,許七安惋惜的嘀咕——穿著會更好。

脫掉外袍后,她里面穿的是明黃色綢緞衫,胸脯高高的挺著,傲人的很。

懷慶挺著胸膛,昂著下巴,示威般的看著他。

知她性子要強的許七安故意拿話激她,嗤的一笑,柔聲道:

“陛下未經人事,還是乖乖躺好,讓臣來吧。

“男女之事,可不是光脫衣服就行。”

雖然未經人事,但也看過幾幅私密圖的懷慶,牙一咬心一橫,冷著臉扒去許七安身上的袍子,伸手探向他下腰,隨著定睛一瞧,伸到半空的手觸電般的收了回去。

她盯著許七安的把柄,愣了半晌,輕輕撇過頭去。

久久不曾有后續。

一時間氣氛有些僵凝和尷尬,有了膽大包天的開頭,卻不知如何收尾的懷慶,臉上已有明顯的窘迫,強撐不下去了。

許七安哭笑不得,心說你有幾斤膽子做幾斤事,在我面前裝什么老司姬,這要強的性子

“陛下日理萬機,就不勞煩你再操勞了,還是臣來服侍吧。”

不等懷慶發表意見,他攬住女帝的纖腰,壓了上去。

懷慶被他壓在床上,皺起精致秀眉,一臉不情愿,心里卻松了口氣。

兩人臉貼著臉,鼻息吐在對方的臉上,身上的男人凝視著她片刻,嘆息道:

“真美”

他對其他女子也是這般甜言蜜語的吧念頭閃過的同時,懷慶的小嘴便被他含住,而后用力吮吸。

他一邊緊緊咬住女帝的唇瓣,一邊在溫軟豐腴的嬌軀摸索。

伴隨著時間流逝,僵硬的嬌軀越來越軟,喘息聲越來越重。

她眼兒漸漸迷離,臉頰滾燙。

當許七安離開豐潤濕熱的唇瓣,撐起身子時,看見的是一張絕美臉龐,眉梢掛著春意,臉頰紅暈如醉,微腫的小嘴吐出熱氣。

意亂情迷。

到此時,不管是情緒還是狀態,都已經準備充分,花叢老手許銀鑼就知道,女帝已經做好迎接他的準備。

許七安輕車熟路的脫掉綢衣,銀白色繡蓮花肚兜,一具瑩白豐腴宛如美玉的嬌軀呈現眼前。

這時,懷慶睜開眼,雙手推在他胸膛,深吸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不變調,道:

“我還有一個心結。”

許七安箭在弦上,但忍著,輕聲道:

“是因為我不肯與臨安退婚?”

她是一國之君,地位崇高,卻與妹妹的夫君赤條條的躺在一張床上,非但無名無分,反而德行有失。

許七安以為她在意的是這個。

懷慶抿著嘴唇,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罕見的有些委屈:

“你從未追求過我。”

不管是許銅鑼,還是許銀鑼,又或者是半步武神,他都未曾主動追求,表達愛意。

這是懷慶最遺憾的事。

正因如此,才會有他剛進寢宮時,雙方都有的窘迫和尷尬。

他們缺乏一個水到渠成的過程。

許七安幾乎沒有任何思索,柔聲道:

“因為我知道陛下性子驕傲,不愿與人共侍一夫;因為我知道陛下胸有抱負,不愿嫁人自縛;因為我知道陛下更喜歡清正專情的男子”

懷慶一雙雪白藕臂攬住他的脖子,把他腦袋往下一按,擠壓在自己胸前。

對于未經人事的女子,第一次總喜歡得到憐惜,而非無度索取,但懷慶是超凡武夫,擁有可怕的體力和耐力。

初經風雨的她,竟勉強承受住了半步武神的攻勢,盡管連連敗退,秀眉緊蹙,嬌喘吁吁,但沒有半點求饒的跡象,反而漸入佳境。

寬敞奢華的寢宮里,華美的龍榻有節奏的搖晃,風華絕代的女帝豐腴嬌軀上,趴著強壯的男性,幾乎以辣手摧花的方式強攻不輟。

向來威嚴冷艷陛下,被一個男人壓在床上如此輕薄褻瀆,這一幕要是被宮女看見,肯定三觀坍塌,所以懷慶很有先見之明的屏退了宮女。

“陛下,別光顧著叫,專心些,臣在攫取龍氣。”

“朕,朕要在上面......”

“陛下還行嗎?”

“朕,朕不累,你乖乖躺好.......”

“陛下怎么渾身痙攣?臣該死,臣不該頂撞陛下。”

懷慶起初還能反客為主,表現出強勢的一面,但當許七安笑吟吟的含著她的手指,舔舐她的耳垂,一系列示威挑釁的褻玩后,畢竟還是大姑娘頭一回的懷慶哪里是花叢老手的對手。

咬著唇側著頭,賭氣的不搭理了,任他施為。

某一刻,許七安把懷里汗津津的女子翻了個身,“陛下,翻個身。”

女帝已毫無威嚴和清冷,渾身癱軟,如泣如訴的呢喃:

“不要......”

皇城,小湖里。

渾身覆蓋白色鱗甲,頭生雙角的靈龍,從湖面高高探出身子,黑紐扣般的雙眼,一眨不眨的望著皇宮。

那里,濃郁的氣運匯聚,一條粗壯的、宛如實質的金龍當空盤繞。

靈龍昂起頭顱,發出焦慮的咆哮。

大奉國運正在急劇流失,龍脈正被吞噬。

南疆。

天蠱婆婆走在集鎮街道上,看著各部的族人,已經把大包小包的物資安裝在馬車、平板車上,隨時可以出發。

相比起離開南疆時,蠱族族人有了經驗,動作利索不拖沓,且集鎮上有充足的馬車,押送貨物的平板車,能帶走的物質也更多。

而在南疆時,馬車可是稀罕物。

走到力蠱部時,大長老迎了上來,說道:

“婆婆,東西已經收拾完畢,現在就可以走了。”

天蠱婆婆微微頷首:

“你們力蠱部都準備好了,那其他六部肯定也已經準備妥當。”

您這話聽起來怪怪的.......大長老滿臉興奮的試探道:

“我們要去京城嗎?我很想念我的寶貝徒弟。”

他指的是力蠱部的天才寶貝許鈴音。

上一個天才寶貝是麗娜。

天蠱婆婆道:

“已經黃昏了,明日再出發吧,蠱神已經出海,我們短時間內不會有危險。”

巡視完畢,她返回自己的住處,關上門窗,在軟塌盤坐。

蠱神出海,佛陀進攻中原,事出反常,不能視而不見.天蠱婆婆雙手捏印,意識沉浸于太虛之中,于混沌中尋找未來的畫面。

她的身體旋即虛化,仿佛沒有實體的元神,又仿佛身處另一個世界。

一股股看不見的氣息升騰,扭曲著周圍的空氣。

天蠱窺探未來的法術,分主動和被動,偶爾間閃過未來的畫面,屬于被動窺探,通常這種情況,只要當事人不泄露天機,便不會有任何反噬。

而主動窺探,去看見自己想要的未來,不管泄露與否,都會遭受一定的規則反噬。

天蠱婆婆是個惜命之人,因此很少主動窺探未來。

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佛陀和蠱神的行為過于古怪,不弄清楚祂們在干什么,實在讓人寢食難安。

對手是超品,容不得半點疏忽。

任何的松懈,迎來的可能就是無法翻盤的敗局。

PS:快完結了,厚著臉皮求一下月票。

小說屋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