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零八章 十萬火急

第一百零八章 十萬火急


更新時間:2021年07月27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賣報小郎君 | 大奉打更人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零八章 十萬火急
第一百零八章十萬火急

天蠱婆婆沉浸在混沌太虛之中,不多時,混沌初分,景物呈現,一副副未來的畫面交替著閃過。

這些畫面紛亂繁雜,有的是某座山谷的未來,有的是某個不認識的凡人的未來,而這個未來,可能是明天的,可能是一個時辰后的。

龐大的信息流沖擊著天蠱婆婆的元神,讓她額頭青筋凸起,太陽穴“突突”的脹痛。

終于,經過一次次篩選,承受了一次次未來畫面的沖擊后,她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畫面隨之破碎。

“噗.......”

天蠱婆婆身子一歪,倒在軟塌上,口中鮮血狂噴。

她的臉色煞白如紙,雙眼沁出血肉,嘴唇不停顫抖,發出絕望哀嚎:

“天亡九州........”

寢宮。

懷慶披著絲綢長袍,浸泡在冰涼的水中。

此時黃昏已過,沒有宮女點燃蠟燭,室內光線昏暗,她閉著眼,表情愜意。

盡管沒有銅鏡,她也知道自己雪白的脖頸、胸脯等處遍布著吻痕和抓痕,這是某個半步武神毫不憐惜留下的痕跡。。

“呼........”

她輕吐一口氣,皮膚所有痕跡消失不見,包括被撞紅的臀和胯,嬌軀依舊瑩白細膩。

一次雙修,她身上的龍脈之氣已經盡數轉移到許七安體內,包括她身為一國之君所附帶的濃厚氣運。

懷慶不是天命師,無法窺見國運,但估摸著大奉的國運至多就剩一兩成。

其余的全凝聚于許七安體內。

炎康靖三國因為氣運被巫神奪盡,因此滅國,被納入中原版圖,成為大奉的一部分。

如今大奉的國運急劇流失,不久的將來,也會面臨亡國滅種的災難。

這便是因果。

“絕境之人退無可退!”懷慶靠在浴桶壁,嘆息般的喃喃。

她在賭,大奉在賭,所有中原的超凡強者都在賭,賭許七安能成武神,殺超品,平大劫。

如果成功,那么流失的國運就可以還于大奉,九州生靈和朝廷置之死地而后生。

如果失敗,反正也沒有更糟糕的結局了。

這時,小碎步從外頭傳來,那是返回的宮女們。

懷慶屏退宮女們時,吩咐的是一個時辰內不得靠近寢宮。

如今時間到了,宮女們自然就回來伺候陛下。

懷慶耳廓動了動,但沒反應,自顧自的躺在冰涼的浴桶里,瞇著眼兒,思考著局勢。

宮女們進了寢宮,首先看見的是女帝的貼身衣物凌亂丟棄在地,那張紫檀木制造的奢華龍榻一片狼藉。

值得一提,掌控化勁的武夫都懂的如何卸力,因此不管在床上怎樣放肆,都不會出現床榻的情況。

鐘璃如果在場,那另當別論。

不明真相的宮女有些茫然,她們伺候陛下這么久,從公主到皇帝,從未見她如此邋遢隨意。

為首的宮女轉頭四顧,一邊吩咐宮女收拾衣物、床鋪,一邊低聲喚道:

“陛下,陛下?”

這時,她聽見收拾床鋪的宮女低低的“啊”一聲,捂著嘴,表情有些慌張惶恐。

大宮女皺皺眉,眼睛瞪了過去。

那宮女指了指床鋪,沒敢說話。

大宮女挪步過去,定睛一看,頓時花容失色。

床鋪凌亂不堪倒也罷了,水漬濕斑遍布倒也罷了,可那一點點的落紅鮮明的刺眼。

再聯系周遭的情況,傻子也明白發生了什么。

“朕在沐浴!”

里頭的浴室里,傳來懷慶清冷性感的聲線,帶著一絲絲的慵懶。

大宮女用眼神示意宮女們各自做事,自己雙手疊在小腹,低著頭,小碎步走向浴室。

過程中,她大腦高速運轉,猜測著那個被陛下“臨幸”的幸運兒是誰。

能成為女帝身邊的大宮女,除了足夠忠心外,智慧也是不可或缺的。

她立刻想到近來一直困擾陛下的立儲之事,以陛下的性子,怎么可能會把皇位拱手還給先帝子嗣?

在大宮女看來,女帝遲早會走到這一步。

讓她嗅出一抹不同尋常的是,陛下是待嫁之身,全天下的年輕俊彥等著她挑,如果真的看上了哪位,大可堂堂正正的納入后宮。

沒有名分私自茍合的行為,可不是陛下的行事風格。

再聯系陛下屏退她們的行為.........大宮女立刻斷定,那個男人是見不得光的。

京城里哪個男人是陛下鐘情又見不得光的?

身為伺候在女帝身邊多年的心腹,她率先想到的是當今駙馬,臨安公主的夫婿。

許銀鑼。

這,這,陛下怎么能這樣,這和父占兒媳,兄霸弟妻有何區別?若是傳出去,絕對朝野震蕩,將來青史之上,難逃荒淫放蕩罵名.......大宮女心跳加速,走到浴桶邊,深吸一口氣,不動聲色道:

“奴婢替陛下捏捏肩?”

懷慶慵懶的“嗯”一聲,沉浸在自己世界里,分析著這盤事關九州的棋局接下來該怎么走。

這時,一名傳話的宦官來到寢宮外,低聲與外頭的宮女耳語幾句。

宮女疾步走回寢宮,在浴室外垂下的黃綢帷幔前停下來,低聲道:

“陛下,監正和宋卿大人求見。”

西域。

盤坐在邊界的神殊耳朵動了動,他聽見了“浪潮”聲,洶涌而來的浪潮。

當即起身,輕輕一個提縱,他像是一枚炮彈般射向天空。

而他剛才所在的位置,立刻被暗紅色的血肉狂潮吞沒,海浪般奔涌的血肉物質撲了個空,四散開來,覆蓋地面,緊接著,它們集體上涌,凝成一尊面目模糊的佛像。

這尊佛像雙腳融入血肉物質中,與鋪天蓋地的“浪潮”是一個整體。

西邊天空,三道流光呼嘯而至,沒有靠近,遠遠觀望,伺機而動。

正是佛門三位菩薩。

佛門的僧眾都好好的活在阿蘭陀,但除三位菩薩外,羅漢和金剛死的死,背叛的背叛,就顯得很勢單力孤。

神殊拉開距離后,面不改色的伸手一招,清光流舞間,一把玄色鐵弓出現在他手中。

這把弓有個酷炫的名字——射神弓!

監正的作品之一,此弓能把武夫的氣機化作箭矢,提升穿透力和殺傷力,三品境武夫手握此弓射出的箭矢,威力能提升半個品級。

盡管這把弓無法讓半步武神的力量提升半個品級,但也比神殊隨意轟出一拳的威力要大。

監正在司天監有一個小寶庫,平日里心血來潮煉制的法器都儲存在寶庫里,亂命錘也是寶庫里得藏品之一。

現在監正沒了,不,封印了,褚采薇又是個推崇無為而治的,監正的藏品便成了許七安隨意揮霍的東西。

這把弓是他借給神殊的。

神殊緩緩拉開弓弦,氣機從指間迸發,凝成搭在弦上的箭矢,箭頭產生氣旋,扭曲空氣。

一張紙頁緩緩燃燒,化作清光,凝于箭中。

那尊佛像巍然不動,身后依次浮現八大法相,大慈大悲法相吟誦佛經,天空佛光降臨,梵音度世。

箭矢化作流光呼嘯而去,下一刻,射中了廣賢菩薩,少年僧人上半身當即炸成血霧。

躺在浴桶里的懷慶睜開眼,下意識的皺皺眉頭,淡淡道:

“請他們去御書房稍后。”

打發走宮女后,她拍了拍肩膀上大宮女的手,“芽兒,幫朕更衣。”

懷慶很快穿好常服,金冠束發,領著大宮女芽兒離開寢宮,走向御書房。

御書房里燭光璀璨,懷慶從里側出來,掃了一眼,殿內除了黃裙少女褚采薇,時間管理大師宋卿,還有臉色頹敗的天蠱婆婆。

“婆婆怎么來京城了?”

懷慶端詳著天蠱婆婆的臉色,轉頭吩咐芽兒:

“去取一些滋養的丹藥過來。”

她意識到可能出事了。

天蠱婆婆擺擺手,頗為焦急的說道:

“不必麻煩,陛下,許銀鑼何在?”

“他去雷州了。”懷慶說道:“婆婆有事可與朕直說。”

“與你說有何用!”

一聽許七安去了雷州,天蠱婆婆的語氣愈發急切,顧不得對方是大奉皇帝,連聲催促:

“速速地書傳信,讓他趕回京城,老身有十萬火急之事要告知許銀鑼。”

小說屋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