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第一百零九章 蠱神的目標

第一百零九章 蠱神的目標


更新時間:2021年07月28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賣報小郎君 | 大奉打更人 
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零九章 蠱神的目標
第一百零九章蠱神的目標

第一百零九章蠱神的目標

懷慶深深看一眼天蠱婆婆,原本輕松美好的心情,隨之凝重。

她抓起地書碎片,私聊三號,傳書道:

寧宴,速回京城。

懷慶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目不識丁的懷慶,既然已有夫妻之實,她也不藏著掖著了,稱許銀鑼顯得生分,這絕對不是為了故意氣飛燕女俠。

三:何事,我即刻就到雷州了。

一:天蠱婆婆預見了未來,非見你不可,瞧她神色,恐非好事。

盡管天蠱婆婆什么都沒說,但懷慶還是猜到了真相。

佛陀進攻中原之際,還非得讓許七安回來,要當面告知,那說明事情的嚴重性超過了雷州的戰況。

而天蠱婆婆獲取“情報”的方式,不言而喻。

天蠱!

許七安雖然是粗鄙的武夫,腦子卻不粗鄙,懷慶想到的東西,他念頭一轉,便意會了。

在這個時候,天蠱婆婆通過集鎮的傳送陣,趕到京城,絕非尋常之事。。

當即傳書回復:

等我!

距離雷州不到半刻鐘路程的許七安,調轉方向,朝著來路返回。

夜空之下,黑影一閃而過,他的飛行造成了震耳欲聾的音爆,讓沿途中城池、鄉鎮里的百姓錯以為是雷雨將至。

但一抬頭,圓月輝輝,夜空如洗,分明半片雨云都沒有。

皇宮里,天蠱婆婆焦慮的來回踱步,時不時咳嗽一聲,她的臉色呈現行將就木的灰敗,讓人擔憂下一刻就會病倒。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御書房內氣氛凝重,褚采薇抿著嘴唇,身為監正的她都沒敢吃東西。

宋卿眼睛一閉一閉,身子輕微搖晃,仿佛隨時都會睡去。

他在過去的三天里,只睡了兩個時辰,面對著煉器器材時,他總能迸發出讓圣子都羨慕的精力。

可一旦離開煉金實驗室,他就忍不住犯困打盹。

御書房里的宦官們低著頭,一言不發,盡管已經過了用晚膳的時間,也只能一遍遍的吩咐御膳房熱菜、保溫,不敢有絲毫打擾。

終于,殿內人影一閃,許七安趕回來了。

天蠱婆婆見他歸來,眼睛一亮,整個人明顯松弛了一下,拄著拐棍,搖搖晃晃的往身邊的大椅坐下。

“婆婆!”

許七安大步走過去,一邊扣住她的手,渡入氣機,一邊問道:

“何事喚我回來。”

天蠱婆婆掃了一眼褚采薇、宋卿和大案后的懷慶,聲音蒼老:

“法不傳六耳,何況天機!”

懷慶看向許七安,見他頷首,當即道:

“爾等隨朕出去。”

她雙手置于小腹,蓮步款款,繡龍紋的衣擺與發絲微微晃蕩,領著褚采薇等人離開了觀星樓。

等御書房里只剩下許七安和天蠱婆婆,他高抬掌心,撐起氣機屏障,徹底隔絕了內外。

天蠱婆婆這才安心,深吸一口氣,說道:

“我窺探了未來,看到了你的隕落,看到超品分食九州氣運,九州生靈灰飛煙滅,十不存一。”

.......許七安心里陡然一沉:

“在你看到的未來里,我無法晉升武神?”

天蠱婆婆點頭。

未來的我無法晉升武神,那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一個前提兩個條件,我與懷慶雙修后,氣運昌盛,想來是夠了的........未得天下認可?可刻刀說過,這個成就我已經達成許七安想到了。

最后一個條件:得天地認可!

如果未來的他真的無法晉升武神,那肯定是這個環節出了問題。

“婆婆喚我回來,不只是告知這個噩耗吧。”

許七安收回思緒,看著滿臉皺紋的老人。

天蠱婆婆點點頭:

“蠱神和佛陀的異常讓我如鯁在喉,無法忽視,小輩們去了雷州后,我便主動窺探了未來。我終于知道蠱神為什么要出海。”

許七安下意識的屏住呼吸。

天蠱婆婆停頓了一下,當她再次開口時,聲音已經變的嘶啞和虛弱:

“祂要去殺監正。”

殺監正?!

蠱神出海居然是為了殺監正,事到如今,監正只不過是區區一位天命師,祂這個時候選擇出海殺監正?

這個答案讓許七安難以置信,是他怎么都沒想到的。

他斟酌道:

“大奉不滅,監正不死。”

天命師與國同齡,大奉王朝不滅,監正就不會死,以荒半步超品的實力都無法殺死他,只能選擇封印。

當然,許七安也不能保證超品就一定殺不死監正。

畢竟術士體系只有短短六百年,而這六百年里,超品未曾對天命師出手。

天蠱婆婆搖著頭:

“我窺見的未來有限,無法給你太詳細的答案,但監正確實死了,他的死,讓一切都變的無法挽回。”

許七安“嗯”了一聲,臉色凝重,眉頭不直覺的鎖起:

“如果是這樣的話,蠱神出海的行為,以及佛陀的牽制,就得到了合理的解釋。”

只是為何殺死監正會讓事態走向不可挽回的深淵?

另外,許七安又想到了一個點,那就是超品殺不死監正。

理由很簡單,荒一旦重返超品,肯定不會放過監正,那么蠱神就沒有出海的必要。

但這里的邏輯悖論時,如果重返巔峰的荒殺不死監正,蠱神去了海外又有什么意義?

這些疑惑,沒有人能給他答案。

天蠱婆婆反握住許七安的手,一字一句道:

“你要做的是出海,救回監正,不然萬事皆休。”

許七安沉默著點頭,凝視著天蠱婆婆布滿老年斑的面孔,輕聲道:

“婆婆,您還有什么想對我說的?”

天蠱婆婆目光轉柔,笑道:

“大劫之后,老身不知道幾個首領中,還能活下來幾個。

“希望許銀鑼能善待蠱族,善待鸞鈺丫頭。

“將來如果蠱族想脫離大奉,重返南疆,你便由他們去,不要為難他們。

“他們若愿意融入大奉,也請給他們一定的主權,莫要讓朝廷壓迫。

“若此劫難度,一切便隨他吧。”

天蠱婆婆撐起衰老的身體,站穩后,放下拐棍,朝許七安鄭重行了一禮:

“海外之行,兇險莫測,老身先替九州生靈,謝過許銀鑼了。”

許七安沒有閃避,無聲頷首。

天蠱婆婆施禮后,坐回椅子,身子往后靠了靠,安詳的閉上眼睛。

許七安后退三步,躬身,作揖:

“婆婆走好!”

“吱......”

御書房的大門緩緩打開,站在屋檐下等待的懷慶霍然回首,她先看了許七安一眼,接著目光掠過后者的肩膀,看向了垂著頭坐在椅子上的天蠱婆婆。

心里早有準備的女帝目光一黯,于心里嘆息一聲。

“婆婆說了什么?”

礙于邊上還有宮女宦官,她傳音問道。

許七安傳音把天蠱婆婆窺見的未來,告訴了懷慶。

泄露天機者,必遭天道反噬。

天蠱婆婆之所以屏退眾人,只留下許七安,是因為旁聽者太多的話,很可能她還來不及泄露天機,就死于反噬。

這........女帝瞳孔微縮,怔怔而立,猶如木偶。

隔了十幾秒,她內心涌起強烈的絕望。

許七安不是蠱神的對手,更何況還有一位荒,讓一位半步武神面對兩位超品,結局可想而知。

神殊的過去,就是許七安的未來。

不,以荒吞天食地的手段,配合蠱神的話,許七安甚至都不會有神殊的待遇。

死路一條。

而中原這邊,失去了許七安,神殊獨木難支,如何擋住佛陀的壓力?

更何況,巫神破除封印在即。

“寧宴.......”

懷慶臉色煞白,有些絕望的喊了一聲。

“救監正,不代表要和蠱神、荒決一生死。我會盡快回來,在那之前,中原就拜托你了。

“此間之事,也請陛下告知天地會,告知魏公。”

許七安說完,轉了個身,正要傳送離開。

后背突然被人抱住,接著傳來懷慶帶著一絲顫抖的聲線:

“一定要回來。”

宮女和宦官們瞠目結舌,傻在原地。

許七安低聲“嗯”了一下,從女帝懷里消失不見。

這個瞬間,褚采薇看見女帝眼里隱約有淚光,一閃即逝。

“采薇,宋卿,你們隨我來。”

懷慶接著讓宮女和宦官留在御書房外。

她大步往前,穿過鋪設昂貴地衣的走道,當她坐回屬于自己的位置時,她的目光重新銳利,她的表情變的冷峻,方才在許七安面前流露的柔弱蕩然無存。

她恢復了一國之君的身份。

“你們可知道身為帝王,要如何凝聚氣運?”

懷慶緩緩問道。

許府。

許七安回府時,晚宴已經結束,內廳的燈黑了,府上眾人在房里或說話,或醞釀睡意。

婚房里,臨安穿著單薄的睡衣,正與貼身大宮女下五子棋,她手邊放著一碗補腎湯。

初為人婦那段時間,狗奴才日夜索取無度,臨安瞎看了幾本醫術,深怕他精力耗損嚴重,虧空了身子,于是每晚都要讓身邊服侍的宮女們偷偷熬煮補腎湯。

現在,她已經明白自己當時太年輕,根本不知道一品武夫的強壯和可怕。

但依舊讓宮女夜里熬補腎湯,因為這不是給許七安準備的,是給她自己喝的。

“臨安!”

許七安鬼魅般的出現,嚇了主仆一跳。

臨安拍著規模遠不如姐姐的胸脯,嗔道:

“干嘛呀,不會敲門進來嘛!”

許七安揮了揮手,打發走宮女,接著抱起正牌妻子走到床邊,把她放在自己的腿上,臉埋青絲間,低聲道:

“我又要出海了,這次不會太久,也有可能會很久很久。”

“又要出海!”臨安瞪他一眼,忽然發現夫君的眼神和表情于平日里不一樣。

說不出的不同。

她沒來涌起難以遏制的彷徨、迷茫。

她結結巴巴的說道:

“去干嘛?”

許七安沒有回答,臨安是沒心沒肺的雀兒,只要啄人就好了,國家大事天下興亡,不該成為她的困擾。

他抱著臨安默默溫存了片刻,直到她在催眠氣體的影響下睡去。

許七安接著傳送到二叔和嬸嬸的屋子外,屋子里傳來嬸嬸的說話聲:

“我跟你說,我發現慕姐姐的一個秘密,是小狐貍告訴我的。”

接著是二叔的聲音:

“什么秘密。”

“小狐貍說慕姐姐很漂亮,但手腕那串菩提手串給她易容了。”嬸嬸振振有詞。

“這有什么好奇怪的。”豈料二叔一點都不驚訝,說:“她肯定是個美人啊。”

“你怎么知道。”嬸嬸語氣一變。

“那她不是和寧宴有一腿嘛,就你那侄兒看上的女人,能丑?”許二叔也振振有詞。

“哎呀,我只是懷疑他倆有一腿。”嬸嬸說。

“全家人都懷疑,那鐵定就是了。”許二叔說。

“唉,寧宴睡了那么多女人,怎么就沒給我生個孫子。”嬸嬸唉聲嘆氣。

屋外,燈光晦暗的屋檐下,許七安跪下來,朝著房門嗑了一個頭。

小豆丁的房間里。

許七安坐在床邊,摸了摸幼妹的腦袋,許鈴音四仰八叉的躺著,“阿呼阿呼”的酣睡。

照顧她的丫鬟很盡職,知道小姐兒睡相不好,給她穿的很嚴實,渾身除了腦袋,就露出兩只手,以及褲管下的兩只小腳丫。

許七安捏了捏胖嘟嘟的臉,雙手穿過許鈴音的腋下,把她抱了起來。

他沒說話,也沒繼續下一步動作,只是沉默的抱了一會兒。

許玲月還沒休息,微微敞開的窗戶里透出明亮的燭光。

圓桌邊,清麗脫俗的少女低著繡著袍子,燭光里她的眸子黑亮澄澈,精致的五官溫潤如玉。

咬斷了線頭后,她心有所感,望向窗戶。

窗外漆黑一片,什么都沒有。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