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大奉打更人 >> 目錄 >> 番外一:劫后

番外一:劫后


更新時間:2021年08月08日  作者:賣報小郎君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賣報小郎君 | 大奉打更人 
大奉打更人 番外一:劫后


巫神,人族至強者之一。

生于遠古神魔時代,活躍與人、妖爭霸時期的巫神,自殞,灰飛煙滅。

看著巫神的身軀、元神瓦解,回歸虛無,許七安輕輕吐出一口氣,最后一名超品殞落,大劫至此才算真正平定。

“太棒了,干掉巫神,平定大劫,再沒有人能阻攔我們勾欄聽曲。”

太平刀朝著主人傳達出欣喜的意念。

我怎么會有這樣的武器,這樣的器靈許七安隨手丟掉太平刀,轉而看向不遠處的靖山城。

巍峨的雄城孤獨的佇立在平原上,城內并非空空如也,有著無數活人的氣息。

他一步跨出,轉瞬間來到位于古城中央的那座大殿。

十幾根粗壯的立柱支撐起恢弘的穹頂,宮殿高闊,規格是按照十幾米高的巨人來建造的。

知道巫神是生于遠古時期的人族后,再看這座龐大到夸張的宮殿,也就不奇怪了。

想來當年遠古時期,神魔們居住的宮殿也是這等規模。

猩紅地毯的盡頭是高高的御座,穿著巫師長袍的薩倫阿古站在御座邊,御座之下,是數千名同樣穿長袍的巫師。

他們低頭盤坐,做祈禱狀。

“巫神自殞了。”

許七安說話時,還在大殿入口,這句話說完,已經大馬金刀的坐在屬于巫神的御座上。

聞言,下方的數千名巫師沒有嘩然,沒有喧鬧,而是一片死寂,仿佛認命了。

身為巫師,他們自然能感應到巫神的死亡,知道巫神是被這位新晉巫神逼死的。

心存怨念和仇恨的巫師并不少,甚至是此刻大部分巫師的共同感受。

只不過面對曠古爍今的武神,沒有哪位巫師會產生報復心理。

螻蟻如何報復神明?

濃密的白胡遮住半張臉的薩倫阿古,從寬松的長袍底下掏出兩件物品,躬身奉上,聲音嘶啞的說道:

“巫神自殞前留下的,說憑此物,可讓許銀鑼留我等一命。”

兩件物品,是刻刀和儒冠。。

伴隨著趙守的殉國,兩件法寶落入巫神手中,巫神并沒有摧毀它們,而是保留了下來。

不過,兩件法寶消耗巨大,沒有半點浩然正氣留存。

基本已經廢了七七八八,沒個幾百年的浩然正氣溫養,不可能再復蘇了。

許七安揮了揮手,把刻刀和儒冠收入地書碎片,他環顧殿內黑壓壓的巫師,聲音威嚴平靜:

“我準許巫師體系傳承下去,自今日起,巫神教改名巫教,受大奉管轄,過去種種,既往不咎。”

轉而看向薩倫阿古,以及臺階上的雨師納蘭天祿、靈慧師烏達寶塔和伊爾布,道:

“爾等超凡,隨我回京,于司天監地牢思過五百年,五百年后,還爾等自由。”

薩倫阿古等四位超凡強者,齊齊躬身,接受武神的懲罰。

許七安當即消失在殿內。

三:巫神自殞,大劫已定。

離開巫神殿后,他盤坐在太平刀上,一邊朝著京城而去,一邊傳書。

將來史書上會寫我的名字嗎,太平刀孤軍奮戰,力斬遠古神魔和佛陀屁股底下的太平刀傳達意念。

“會的,以后你就是天下第一神兵了。”許七安拍了拍它的刀柄。

趕緊回京城吧,回京城勾欄聽曲太平刀用意念說道。

“你是天下第一神兵,要有神兵的自覺,這種掉位格的事少干。”許七安嚴肅道。

那我要一把母刀,我要和她雙修太平刀接著表達出想睡“女人”的意思。

?許七安愣了一下,謹慎措詞:

“你是什么時候誤入歧途的,是誰帶壞了你?”

許七安絕對不會承認武器隨主人這種事。

玉陽關,懷慶站在荒涼孤寂的城頭,怔怔的看著玉石小鏡的鏡面凸顯出的傳書,半晌,她睫毛輕輕顫抖,靠著女墻,一點點的滑倒。

性格堅毅如她,此刻也有種歷經萬劫后,雨過天晴,大地回春的虛脫感。

這種虛脫感來源于精神。

劍州,在武林盟和當地官府的組織下,鄉紳百姓開始東奔,劍州城的官道上,背著行囊的百姓拖家帶口,組成慢慢人潮,如同外出獵食的蟻群。

達官顯貴和商賈人家,乘坐馬車或馬匹,走在隊伍前頭,如果不是軍隊限制著他們的速度,早就如脫韁的野狗,能逃多遠是多遠。

官道兩側,劍州武林盟的騎兵、江湖人士,以及劍州官府的官兵,還有襄荊豫三州的守軍,分列在官道兩側,維護著逃難隊伍的秩序。

已經邁入三品武夫之境的曹青陽,高立于云端,俯瞰大半個劍州,觀望大局。

“老祖宗在西域不知道怎么樣了。”

官道邊,高居馬背的傅菁門忍不住側頭,對身邊的策馬并肩的楊崔雪說道。

楊崔雪沉吟一下:

“老祖宗是二品武夫,等閑死不掉。”

話雖如此,但他臉色卻無比凝重。

二品武夫,即使面對一品強者,也有吹胡子瞪眼的底氣。

排除同體系的高品武夫,以及相近領域的武僧,各大體系的一品,都無法輕易的殺死二品武夫。

但這是正常情況下,如今的局面是三品多如狗,一品滿地走,半步武神打頭陣,超品親自擼袖子下場。

新晉的二品大儒趙守都死了,老祖宗又是必須沖鋒陷陣的武夫,能不能活下來,看天意了。

這時,邊上的喬翁目光眺望漫漫人潮,嘆息道:

“大劫不平,他們又能逃到哪里?

“老夫嘔心瀝血的經營劍州商會,掙那么多銀子有何用?”

周遭的幾位門主、幫主,沉默了下來。

寇陽州離開前,把大劫的真相告知了他們。

如果換成是旁人說:九州馬上要變天了,超品取代天道,天下生靈灰飛煙滅。

那武林盟的幫主門主們一定笑哈哈的打賞幾個銀子,夸他書說的不錯,下次還來。

但這話是老祖宗說的,意義就不同了。

結合前陣子兩位半步武神在雷州邊境擊退佛陀的事跡,容不得他們不信。

這段時間以來,雖然身為四品武夫的他們,表面沒有恐慌絕望,甚至表現出超強的執行力和沉穩態度。

但內心深處,對未來的絕望擔憂,對大劫的無力惶恐,其實一點都不少。

“黃白俗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有啥好可惜的。”傅菁門罵咧咧道:

“老子的婆娘還懷崽了呢。”

他臉色猙獰的啐了一口,突然頹廢的低聲道:

“罷了,這狗娘養的天下,不來也罷。”

這時,蕭月奴收回目光,環顧眾人,“楚兄說過,許銀鑼若是能從海外歸來,則一切可定!”

聞言,傅菁門等人看向踩著飛劍,立于低空的楚元縝。

一切可定.......楚元縝只能苦笑,許寧宴能從兩名超品的圍殺中存活下來,就是最大的幸運。

想救監正,談何容易?

他在海外苦苦掙扎,超凡強者們在西域苦苦掙扎,懷慶留在玉陽關盯著巫神,何嘗不是一種掙扎。

掙扎過后,九州會迎來什么樣的結局?

他已經不愿再想。

這時,熟悉的心悸感傳來,掏出地書碎片,定睛一看。

他當即愣在原地,接著,“哐當”,地書碎片摔落在地。

傅菁門等人注意到空中墜落的地書,心里一凜,紛紛御風而起,來到楚元縝身份,急切道:

“有什么消息?”

話音落下,他們愣住了,楚元縝眼眶微紅,因為情緒過于激動的緣故,雙手微微發抖。

他臉上的表情非常復雜,很難讓人直觀的看清情緒。

楊崔雪試探道:

“怎么了?”

問完,這位老劍客在心里嘀咕一聲:千萬不要是壞消息!

盡管壞消息的可能性最大。

深吸一口氣,楚元縝喃喃道:

“許寧宴傳來消息,他已殺盡超品,大劫已定!”

如夢似幻。

武林盟幫主、門主們面面相覷,傅菁門呼吸一下急促,追問道:

“真的假的?”

盡管知道楚元縝不會在這種大事上開玩笑,但他說出的信息給人的感覺就是再開玩笑。

楚元縝沒搭理他們,一吐胸中濁氣,抬起頭,閉上了眼睛。

隔了片刻,傅菁門哈哈狂笑起來,揮舞著手臂,“許銀鑼殺盡超品,平定大劫,亙古未有。盟主,咱們不用逃了。”

笑聲遙遙回蕩,讓官道上沉默逃難的百姓停下腳步,詫異的循聲望來。

緊接著,喧嘩聲和議論聲傳開,百姓們臉上出現輕松表情或笑容,他們聽不懂什么是超品,但那個江湖匹夫說的話,他們可是在聽在耳中的。

許銀鑼平定大劫,不用逃了!

憑借著對許銀鑼的信賴和尊崇,幾乎沒有人質疑,甚至認為這很正常,許銀鑼平定叛亂、大劫,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

雷州邊境。

李妙真、阿蘇羅和恒遠大師取出地書,查看傳書。

“結束了”李妙真放下地書碎片,悲喜交織,淚水無聲滑落。

“阿彌陀佛!”恒遠和度厄羅漢同時雙手合十。

阿蘇羅默默的把地書碎片收好,一言不發的捧著臉,好久沒有任何動作,沒發出任何聲音。

他的仇恨結束了。

他人生的意義,仿佛也在這一刻失去了。

寇陽州則轉頭東望,看向了京城。

孫賊,你的江山,老子替你保住了。

不管是早已身化黃土的王者,還是桀驁不馴的匹夫,當年率軍起義,都只是為了讓百姓活下去。

浩氣樓。

魏淵站在瞭望廳,耳邊傳來疾步登樓的聲音。

“義父!”

南宮倩柔滿臉喜色的奔上七樓茶室,望著瞭望臺上的背影,高呼道:

“宮中傳來消息,許七安斬了所有超品,大劫已定。”

背對著他的魏淵,沒有回頭,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如釋重負。

文淵閣。

“捷報,捷報”

掌印太監飛奔著沖進內閣,此時王貞文正與幾位大學士議事,廳內凝重的氣氛被掌印太監沖的蕩然無存。

王貞文霍然起身,主動迎向掌印太監,深吸一口氣后,沉聲問道:

“捷報?何來的捷報?”

身后的錢青書插嘴道:

“雷州,還是玉陽關?”

在他的認識里,能成為捷報的,也就來自這兩處戰場。

掌印太監擺擺手:

“方才,方才陛下和許銀鑼一起回來了。”

這句話說出口的瞬間,廳內猛的一靜,接著,幾位大學士呼吸急促起來。

王貞文得到了他最想要的答案,前奔幾步,抓住掌印太監的手臂,迫不及待道:

“捷報是.......”

掌印太監滿臉笑容:

“陛下說,世間再無超品,大劫過去了。”

當場,錢青書趙庭芳幾位大學士,或癱軟在桌上,或老淚縱橫,或振奮拍桌,情緒激動。

三:傷亡情況如何?

地書中,許七安問道。

二:金蓮道長和趙院長殞落,其他人無礙。

李妙真回答了他的問題。

金蓮道長和院長死了啊這樣的損傷對許七安來說,是值得欣喜的,相比起這次大劫的危機程度,只是戰死兩位超凡,完全是不幸中的萬幸。

但他難免想起當年初見時,街邊擺攤的老道士和書院里不修邊幅的老儒生。

一晃三年過去,兩位曾經值得信賴,對他多有幫助的老前輩,已經徹底離開人間。

悲傷和悵然繚繞在胸腔,久久不散。

三:監正和天尊也殞落了。

許七安傳書道。

監正也死了天地會成員看著傳書,愈發沉默。

昔日的大奉守護神,算無遺策的一品術士,最終還是難逃劫難。

七:等等,天尊怎么會殞落?你怎么知道天尊殞落了?

這時,李靈素發來傳書。

圣子驚呆了,他在山腳下正罵的興起,結果天尊不聲不響的偷偷殞落了?

PS:我會不定期更新番外。以日常為主吧,畢竟劇情已經走完,該填的坑也填完,番外能寫的東西也就日常了。

“后記”是全訂番外,起點的完本活動,大家可以全訂看看。

番外對后記是一種補充。


上一章  |  大奉打更人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