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紅樓春 >> 目錄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兵荒馬亂(訂閱飛來!!)

第一百九十三章 兵荒馬亂(訂閱飛來!!)


更新時間:2020年05月23日  作者:屋外風吹涼  分類: 歷史 | 架空歷史 | 屋外風吹涼 | 紅樓春 
紅樓春 第一百九十三章 兵荒馬亂(訂閱飛來!!)
第一百九十三章兵荒馬亂(訂閱飛來!!)

第一百九十三章兵荒馬亂(訂閱飛來!!)

 好書

自杜工部那句“腰纏十萬貫,騎鶴下揚州”始,揚州便成了千年以來歷朝歷代文人騷客最向往的圣地之一。

揚州的美,不僅在其潑墨般的山水園林間,更在于其人文。

在于才子名士的風流不羈,在于絕色花魁的才藝多情。

除此之外,姑蘇、揚州二地的梨園行當,也十分昌盛。

前世紅樓大觀園里的戲班子,十二小官及戲曲教習便是賈薔、賈蓉專門下姑蘇買回的。

在江南,揚州的戲班子,實不下于姑蘇。

而揚州府諸多梨園戲臺班子里,白家的四喜樓,算得上做得最好的戲樓了。

通常來說,戲班子是從不駐于一地演出的,而是保持一定流動性。

因為一個好的戲班子,必是得到極多數人認可的,才能真正揚出名聲去。

而名號樹起來后,誰家想聽堂會,就會專門去請。

這種習俗,自古而然,《周禮》中所記載之“散樂”,便是如此。

只是到了這一代,揚州鹽商太富,不需要戲班子再去吃“百家飯”為生,干脆就養了起來。

為了培養好,也為了揚名,就專門開個戲樓,對外開放。

就算是尋常百姓,花個十文二十文錢,也能進樓聽一場。

其中又以白家的“四喜班”最為出名,整個江南,也只有甄家的三慶班可比。

白家雖然豪富,但是和素有江南第一家之稱的甄家還遠遠不如。

旁的不說,江南優伶之輩,稱呼起甄家家主甄應嘉連甄老爺都不叫,直接叫一聲“甄佛”。

因為他們但有所求,甄應嘉基本上有求必應。

這一點,又豈是白家一介鹽商能比的?

但饒是如此,白家的四喜班子也能在江南排到第二位。

這其中除了白家的豪富外,也彰顯出另一層深意:

白家的底蘊,絕非一介商賈那樣簡單。

不過……

那又如何。

“德昂兄,請!”

“呵呵,良臣老弟請!”

“仲鸞,請!”

“薔二爺,您請著!”

四喜樓牌坊前,賈薔左右一讓后,哈哈一笑,當仁不讓的一步向前,大踏步走向戲樓正門。

迎客伙計只看到賈薔這一身派頭,就知道必是富貴之人。

再往后一看,冷汗就下來了,他們不認識賈薔,難道還能不認識齊筠和徐臻?

連這二人都要落后一步,那當先之人的身份……

想想近來揚州城傳的沸沸揚揚的珍珠閣事件,其實也就不難猜測了。

“哎喲,賈大爺、齊大爺、徐二爺,您三位里面請!”

賈薔聞言眉尖輕挑,齊筠呵呵一笑,徐臻則隨手丟出一塊碎銀子,笑罵道:“你倒乖覺……”

又對賈薔、齊筠道:“我們錯了,應該換一身破爛乞丐服來才是,也省得麻煩了。”

小伙計面上賠笑心里卻迷糊,不解其意。

賈薔看他一眼,而后對徐臻道:“那你現在去換一身就是了。”

徐臻打了個哈哈,岔開話題問小伙計道:“你們少東家白子清今兒晚上在不在?”

小伙計忙回道:“在在在,今兒晚上我們四喜班的當家名角兒金鈺登臺演出,每回他登臺,我們大爺必定捧場!”

徐臻沖賈薔嘿嘿一笑,道:“你猜這金鈺是男是女?”

賈薔瞥他一眼,徐臻哈哈一笑,三人被小伙計引入樓中,于一樓戲臺前不遠的雅座處落座。

“白子清呢,沒見到人啊。”

落座后,徐臻往左右擺設了瓜果茶盤的雅座上看了圈兒,呵呵笑問道。

里面已經不是小伙計伺候了,而是四喜班子的大師兄趙博。

趙博賠笑道:“白大爺在后臺,陪著金姑娘呢。”

徐臻哈哈笑罵道:“狗屁金姑娘!分明也是個帶把兒的!”

“你……”

四喜班大師兄聞言臉色漲紅,他本也是唱旦角的,舉手投足間娘里娘氣,蘭花指豎起,想要斥責徐臻,可看到徐臻混不吝的笑臉,似乎正等著他張口,四喜班大師兄到底是老江湖,看出不對來,忍住了口,強笑道:“二爺也是常來咱們四喜班子的人,好歹多疼疼咱們,別欺負狠了。”

賈薔主動的將椅子搬離徐臻身旁,嫌棄之意不言而喻。

徐臻氣罵道:“少放屁!爺看戲歸看戲,可不像白家那爺倆,被窩里玩兒兔子!”

此言一出,別說賈薔側目,齊筠都有些震驚了。

他沒想到,徐臻居然這么賣命,徐家這么豁得出去。

怪不得賈薔對徐臻,刮目相看一番……

然后就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道厲喝聲:“徐仲鸞,你胡吣什么?不想看戲就給我滾出去!”

賈薔三人轉頭看去,就見白家白子清身后帶著兩人,從戲臺一側出來,來至這邊。

不過罵完徐臻后,又迅速變了臉,拱手笑道:“德昂兄,賈公子,來我四喜樓聽戲怎不打個招呼?若是早點說,今晚就不接外客了,清樓招待你二位貴客。”

齊筠笑了笑,道:“右學,客氣什么。今兒也是無事,因為良臣想起個戲班子,我們就往你這里來看看。”

白子清眼角抽了抽,呵呵笑道:“賈公子也想起戲班子?何必費這個勁,若是鹽院大人家想聽戲,派人來言語一聲也就是了。”

賈薔似笑非笑道:“我不就是京城來的鹽院衙門御史大人的親戚么?有這份體面?”

這話,原是當日在梅園,白子清替馮家站臺時,譏諷賈薔之言。

當時外界一直認為林如海處于瀕死彌留之際,就算救了過來也是半死不活。

更重要的是,揚州府已經知道鹽院衙門要被裁撤,大權歸于兩江總督衙門。

林如海的分量大減,更何況他的一個遠親?

所以當日白子清并不將賈薔放在眼里。

可當時誰又能想到,林如海雖然仍臥病在床,但大體已經無礙,而且,還和新任兩江總督神交已久,書信往來多年?

韓彬不僅沒有急著奪權,反而又將鹽務托付給了林如海,鹽院大印仍掌在林如海手中。

兩個新政大佬,翻手間將梅家和馮家打落塵埃,永世不得翻身。

這種“淫威”之下,連八大鹽商之首的齊家都跪了,和賈薔眉來眼去,甚至不惜賠本送上一小島,以取悅鹽院,更何況一個白家?

被人當面打臉,白子清心中暴怒,面上卻笑的真誠,拱手賠情道:“當日確是在下之過,未明是非前,就偏幫了馮家人。當時只是想著,桑梓之情……實在是慚愧,慚愧。”

賈薔目光玩味的打量了他稍許后,點頭道:“沒關系,我也是幫親不幫理的世俗之人,豈會苛責于你?”

白子清聞言,含笑謝過后,在三人座后的雅座落座,也算是自認低一頭賠罪。

可是看著賈薔的目光,還有齊筠、徐臻的笑容,他總覺得哪里不對勁,后背涼颼颼的……

正這時,臺上忽地響起銅鑼聲,鼓槌擊面,似由遠而近,聲聲入耳。

只此一手,就將滿場觀眾的注意力吸引過去,大聲叫好的聲音此起彼伏。

在這個沒有電沒有網絡更沒有手機電視的年代,看戲,絕對屬于全社會都瘋狂追捧的娛樂活動,也是最受歡迎的娛樂活動,沒有之一。

上到達官貴人王公貴族,下到販夫走卒乃至乞丐,都癡迷戲曲。

四喜樓作為整個江南都出名兒的戲樓,今日又是臺柱子名角兒登場,所以今日能來看戲的,也都是揚州府里有頭有臉,最少也是家境殷實的人。

他們起初或許還會把注意力放在最前面的賈薔一行人身上,可戲鑼聲一起,諸人的注意力卻紛紛轉移到了戲臺上。

賈薔等權貴公子間的交流或者交鋒對他們來說,太遙遠。

左右如今的形勢安定,不會再有什么大動作。

傳言中白家似乎得罪過那位鹽院大人的親戚,可如今人家都登門來看戲了,說明這一過節已經過去了。

那其他的,怎么著也沒戲好看吧?

“裊晴絲吹來閑庭院,搖漾春如線。停半晌、整花鈿。”

“沒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

旦角出場,只開場兩句,整個戲樓內的叫好聲瞬間沸反盈天,像是要掀了這四喜樓的頂。

賈薔有些無法理解,也欣賞不來,被吵的腦仁疼,皺起眉頭來。

今夜旁人都一直在聽戲,唯獨心中不寧的白子清一直在后面觀察著賈薔、齊筠、徐臻三人。

齊筠,這個智謀高絕公認的揚州府年輕一代第一人,他雖然嫉妒,但也不得不服。

且齊家在揚州府的勢力,本也是十個白家加起來都比不過的。

至于徐臻……

癟三浪蕩子一個,在徐家都是一個另類,也不知道徐家家主是不是昏了頭了,偏愛這個紈绔蠢貨偏愛的厲害,徐臻大哥早有不滿。

不過這二人目前看起來,倒是被戲臺上的戲給迷住了,看的仔細。

倒是這個京城來的小子,居然連金鈺的戲都不去聽,果然是北地來的侉子……

“薔二爺,這戲莫非難入薔二爺的眼?也是,聽說來揚州府前,薔二爺和璉二爺一道去拜訪過甄家,甄家的三慶班,的確高我家的四喜班子一頭。三慶班的劉子墨,那旦角也比金鈺好那么一籌。不過薔二爺要是愿意,白家可以送二爺一臺戲班子,都是十來歲的小女角兒,后宅內眷看再適宜不過。”

白子清在賈薔背后,小聲說道,語氣里,帶著低頭賠情的意思。

看來,這些被家族大力培養的富家子弟,也并非都是無能狂怒的廢物。

至少,在人情方面,他們懂得什么時候低頭,什么時候大方,什么時候化敵為友。

只是,可惜了……

賈薔還未開口,他身旁的徐臻突然跟著臺上唱了起來:

“原來姹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

“良臣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

唱至此,徐臻忽然回頭,對白子清唱道:“恁般景致,老爺我和你奶奶再不提起呀”

這篡改的詞,和輕佻的動作,讓白子清大怒。

齊筠他惹不起算了!

賈薔他惹不起也算了!

可一個徐家的老二,也敢對他陰陽怪氣,這不是找死嗎?!

然而沒等他發作,忽地,就聽后臺傳出一陣哭喊聲,白子清心頭一沉,剛站起身來,一道身影“砰”的一聲飛過帷帳,重重的摔落在戲臺上,砸翻了幾個鼓鑼。

戲驟停,一片兵荒馬亂!


上一章  |  紅樓春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