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如意事 >> 目錄 >> 217 他很聽話

217 他很聽話


更新時間:2020年09月15日  作者:非10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緣 | 非10 | 如意事 
如意事 217 他很聽話
217他很聽話

217他很聽話

偏生歲江說了,事關公子的計劃,那他的滿腔好奇就只能哽在嗓子眼兒里,不上不下難受得緊。

好在他還可以自己分析一下——

既然天目是被“帶回來”的,那便說明這姑娘也是京城人士……

而公子的異樣,似乎就是從京城回來之后開始的!

那些往來于京城與寧陽之間的書信……

公子每日都貼身帶著的平安符……

還有公子大增的飯量!

以及那天深更半夜便要動身出門,說什么同人約好了一起吃早食——

這一切,一定就是因為這位姑娘沒錯了!

破案了!

連日來的猜測得到印證,但隨時而來的便是愈發強烈、使人煎熬至極的好奇心。

然而歲江才不管他的死活,將天目送到之后,便抬腳離開了,冷靜無情的背影落在阿圓眼中,宛若一位絕世渣男。

接下來兩日,許明意確實都不曾再見到吳恙。

昨日吳恙使人送了些雜書和話本子過來給她解悶,她翻了翻,確也確實有趣,看得出應當是他用心選了的。

而她想著,近來他忙于族中之事,或許也是件好事——終日同族人們議事,應是相對安穩,輕易不會出什么差池的。

但到了第三日,許明意還是有些心神不寧。

若她不曾記錯的話,今日夜里,便是上一世吳恙出事的日子。

傍晚時分,歲江又借著送東西的名目來了隱賢樓,在后院同阿珠說了會兒話。

阿珠暗暗覺得殷勤過頭的這個人有些不對勁。

此人不止回回都主動同她搭話,甚至昨日她還看到對方跟她父親不知說了些什么——接近他們父女,到底有什么目的?

難道說……

想到一種可能,阿珠變了變臉色。

歲江全然不知她心中所想,取出一只油紙包來,道:“這是寧陽城中遠近聞名的荷葉雞腿,我特意買給你的,你嘗嘗——”

阿珠遲疑著沒有接。

這時,朱秀從前堂走了過來,看著這一幕,微微皺眉。

吳世孫拿美色蠱惑了他家姑娘,吳世孫身邊的隨從竟也要跟著蠱惑他閨女么?美色不夠,就拿雞腿來湊?

“我家姑娘請閣下去樓上說話。”朱秀看向歲江說道。

歲江聞言,將雞腿塞到阿珠手里,便趕忙往二樓去了。

阿珠看著手里的雞腿,一時不知該如何處置。

朱秀臉色凝重地朝女兒走了過來。

阿珠皺眉先開口說道:“父親,這個歲江怕是對咱們有所圖謀。”

朱秀眉頭動了動。

咱們?

阿珠正色道:“我懷疑他想偷學我們家中的絕學。”

她看得出來,此人分明也是個武癡——這種武癡與武癡之間的感應,絕不會有錯。

朱秀沉默了。

看來他根本無需擔心女兒會被人蠱惑。

“父親?”見他沒說話,阿珠皺著眉喚了一句。

“知道了,我會多加防備。”朱秀看著到女兒,心情復雜地道:“吃雞腿吧,趁熱。”

阿珠低頭看向手中的油紙包。

她確實也餓了。

歲江上了二樓,叩了房門,就聽房中傳出了一道沉靜的少女聲音:“進來。”

他推門而入,只見許明意好整以暇地坐在桌邊,顯然是在等他過來。

“不知許姑娘有何吩咐?”

“我想讓你代我傳句話給你家公子。”

“許姑娘請講——”

“讓他今夜無論如何,最好都不要出門。”許明意正色講道。

這一夜,至關重要,即便許多事情都已經得到改變,但多份謹慎總歸更好一些。

歲江有些困惑。

見他眼神,許明意又補了一句:“你將話帶到,他自會明白。”

“是。”歲江應下。

但他估摸著,讓公子晚上不出門,估計有些難——

據他所知,在許姑娘看來公子雖然已有數日不曾來過此處,但實際上,公子每次忙完正事,哪怕已是深夜,也要專程繞一段路過來。為的就是在隱賢樓外呆上一會兒,哪怕只是看一看許姑娘的窗子。

這一點他雖然無法理解,但想來公子做事自有他的道理與用心,這個舉動必然也在計劃之內吧。

外間天色已暗,卻透著異樣的灰,陰沉沉的。

歲江很快回到了定南王府。

待他來到世孫居院的前堂中時,只見自家公子剛從內室而出,身上掛著披風,顯然是要出門。

歲江行禮罷,道:“許姑娘有話要屬下轉告給公子。”

“說。”

“許姑娘說,讓公子無論如何,今晚最好都不要出門。”歲江說話間,看了一眼自家公子身上的披風——這真是不巧得很。

吳恙聞言有些疑惑不解:“她可說了原因?”

歲江忽然沉默了一下。

……公子臉上分明是不解,嘴上還問著原因呢,怎么那手就已經開始解披風了呢?

這么聽許姑娘的話、甚至是無條件的聽話,真的沒問題嗎?

歲江強忍著心中的不適,答道:“許姑娘沒有明說,但許姑娘說,屬下將這話帶到,公子聽了就明白了。”

吳恙眼神微動。

特意囑咐他今晚不要出門——莫非在許姑娘的夢里,他就是今晚出的事?

雖說眼下毫無預兆,但她既是說了,那他就哪兒也不去便是了。

“你去給許姑娘回句話,便說我知道了。”

歲江再一次迷惑了。

這竟也需要他再特意跑一趟回話嗎

許姑娘讓他傳話,他傳到公子耳中這是必然的,公子“知道了”,難道又有什么稀奇的嗎?——還是說,公子只是為了讓許姑娘知道,自己很聽話?

“去吧。”吳恙拿著披風回了內間。

讓歲江去傳句話,應當也能讓她更安心些。

且不得不說,她的夢,確實一向很準。

此時,外面已經開始下雪了。

大片的雪花紛紛揚揚飄灑著,輕柔無聲地覆在屋檐枯枝之上。

不過短短一個時辰,大雪便將整座寧陽城都改了顏色。

繁華歸于素凈,喧囂為靜謐所掩,城中四下只有星星點點、淡橘色的燈火閃爍其間。

這一夜許明意睡得半點也不安穩。

房中燈火徹夜未熄,她每每睜眼,便看一眼滴漏。

卯時中了。

女孩子披衣起身,梳發洗漱后,來到窗前,將窗欞推開。

雪還未停,寒氣撲面,她望向樓外,只見一片簌簌而落的朦朧雪霧間,有一輛馬車在樓前停了下來。


上一章  |  如意事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