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錦冠天下 >> 目錄 >> 第五百四十八章擔心

第五百四十八章擔心


更新時間:2020年11月26日  作者:玲瓏秀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玲瓏秀 | 錦冠天下 
錦冠天下 第五百四十八章擔心


作者:玲瓏秀

過后的幾天,喬家人忙著赴酒宴,自家也在酒樓置辦了十桌,只請親近的人家赴宴。

喬祖璋最初跟著歡喜好幾日,過后瞧著林氏漸漸冷了下來的面孔,很有些不理解的問:“夫人,家中何人招惹了你?”

林氏嘆息道:“我聽說家里面請客,老二奶娘家里的人都請了,可是我娘家的人,卻不曾見過一張的請帖。老爺每天歡歡喜喜的出門,我都不忍心打碎老爺的美夢。”

喬祖璋瞧著林氏面上委屈的神情,解釋說:“你嫡親的兩個弟弟都不在京城,家里面大約便沒有想那么的周全。你當時心里面不太舒服,你和我說,我也能夠和長房理論一番。

現在家里面已經操辦了賀喜宴,事后,再提及起來,只會傷三房人的感情。你總不會讓我在這個家里面和兩位兄長家都不來往吧?”

林氏只覺得她還未曾老去,現在的日子卻顯得艱難了起來,喬祖璋當年是多么瀟灑的一個人,現在瞧著都有些老態起來,而且事事小心,事事遲疑不決,都不象當年那個性情明快的人。

喬祖璋瞧見到林氏眼里面的不滿意,他的心里面自然是有些不高興,但是他當年自個相中的人娶了回來,生有兒女后,他也從來不曾生過丟棄的心思。

喬家的人則想不到喬祖璋夫妻的心事,林家兄弟都不在京城里面,別的林家人也不用當成姻親走動,能夠遠一些應付著,也還是顧及各家的面子了。

喬祖璋后來和喬光享提了提,喬光享白眼瞧著他,說:“老三,你現在的腦袋是不是生在林氏的頭上,你什么都聽她的,你就不想一想家中的情形?

她的兩個弟弟不在京城,她要想和林家別的人交往,那是你們這一房的私交,喬家的人不干涉,自然也不會胡亂的認姻親,畢竟林氏不是那些人家的女兒。”

喬光享以前還心疼這個嫡三兒子,認為分了家后他的日子是會難過許多,可是他冷眼瞧了一些日子,只覺得老三太不爭氣他要繼續悄悄的支援下去有一天他們祖孫都會離心。

喬光享曾經就著喬祖璋的事情,他和長子喬祖仁提了提,當時喬祖仁神態特別的平靜說:“父親老三有光兒兄弟三人在,你只管放心,他只要不亂聽婦人之言他的晚年會幸福的。”

喬光享的心里面自然是有幾分的失望但是他也明白長子說的沒有錯喬祖璋這么大的年紀他有三個兒子在總不能夠再起依靠長兄的心思。

喬祖璋瞧得出來喬光享的心思他的心里面有幾分不是滋味,他這些當林家姑爺非常的舒服自在,他每一次到林家人,都是給人捧著說話的。

林家分家后,他再去林家便有幾分的不自在而且林家兄弟忙于前途的事情待他瞧著還是周全卻不象從前那般事事和他商量一下。

林家兄弟離開的時候,他和林氏表示過,還是會一樣照顧留在京城的林家人但是這一次喬家請客,明顯把留在京城的林家排斥在外。

喬祖璋昂著頭,說:“父親,我這樣一事無成的兒子,偏偏夫妻關系融洽,很是讓你失望吧?”

喬光享瞧著喬祖璋的神態,搖頭說:“你是嫡三子,我對你原本就不曾抱有特別的希望,你年少時表現出來的文采,對我來說是意外之喜。

你后來娶了林氏后,你在書畫方面越來越不成氣,我對你也不曾失望過,只不過認為你沒有遇到知己,所以這方面漸漸的少了幾分靈氣。”

喬祖璋扶著椅子坐了下來,緩緩說:“父親,你認為我以前的畫,還有幾分的靈氣,后來的畫,反而只有匠氣?”

喬光享不想兒子一輩子活在夢里面,點頭說:“璋兒,也不單單是我這般的認為,從前瞧過你書畫的人,再看你現在的書畫,都是這般的認為。

璋兒,你要覺得日子過得不夠松快,你可以把年輕時的書畫寄賣出去,想來還是能夠多換得幾個銀子。

我瞧著光兒兄弟對這方面沒有多大興趣,印兒在這方面沒有天分,他本來也不是多么出眾的孩子,就不要讓他在別的地方多費精力了。”

喬祖璋聽喬光享的話,只覺得是一個打擊,他的心里面一直認為喬兆印的天分象喬兆光,只是喬兆印沒有喬兆光會表現,然而喬光享這般的說話,他的心里面又信了幾分。

喬祖璋從來沒有見到喬光享看錯了人,他要說誰不太行,那人肯定是特別的不行,他要認為誰不錯,那人一定是相當的好。

喬祖璋有些不相信的瞧著喬光享說:“父親,他們兄弟三人,拾兒都能夠表現得出眾,為何到印兒這里就不行了?”

喬光享沒有好氣的瞧著他,說:“三人又不同母,你就不想一想光兒的母親是多么聰慧的一個人,那樣的人生出的兒子,又能夠差幾分。

拾兒當年在家里面,上有父母護著,兄長對待他又是一心一意的愛護,他的性子自然是跳躍一些,在讀書方面就不會用心的。

你瞧一瞧他在外面多年,撐起了一個家,還能夠把他奶娘一家護得周全,然后自個學業方面也沒有落了下來,這有了機會,就科舉一路沖到進士。

拾兒的聰慧和光兒的智慧不一樣,拾兒在有些方面比光兒要有決斷心,他們兄弟情深,你要是有事無事都去尋光兒說話,拾兒出面的時候,你便知道兩個兒子的不同之處。”

喬祖璋知道這個家里面沒有任何的事情,最終能夠隱瞞了喬光享,他對去讓喬兆光準備禮物得事情,也沒有任何的心虛。

喬祖璋直接和喬光享說:“父親,我在學府里教繪畫,這是能夠教一年是一年的活,我的手里面想存一些銀子,免得將來要伸手向兩個兒子討要,那個時候可要看他們兄弟的臉色。”

喬光享聽喬祖璋氣得差點鼻子冒煙了,這個當父親的人,這般的看待兩個兒子,難怪兩個兒子待他越來越只有面子上的情意。

喬祖璋瞧著喬光享生氣的模樣,他趕緊起身借著外面有事走人,他出了院子門后,也懂得彎去和喬祖仁說一聲。

喬祖仁瞧著喬祖璋面上擔心神情,也沒有多著急,喬光享要是能夠被喬祖璋這么一氣,就氣得生病了,喬祖璋也不能夠在家里面這般蹦跳多年。

本站、、、、、、、、、


上一章  |  錦冠天下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