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錦冠天下 >> 目錄 >> 第五百五十六章看

第五百五十六章看


更新時間:2020年11月29日  作者:玲瓏秀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玲瓏秀 | 錦冠天下 
錦冠天下 第五百五十六章看
正文卷

正文卷

沈守達夫妻都瞧出來沈洛辰面上的認真神情,他和沈洛太兄弟感情特別好,他們兩人年紀接近,平時瞧著有些不太合,但是遇到真正有事的時候,這對兄弟特別的合拍。

沈培琴是一個女孩子,她會跑的時候,兩個哥哥正好是喜歡追著年紀大兄弟的年紀,等到兩兄弟長大懂事后,又到了七歲男女有別的年紀,兄妹之間的感情,瞧著也只是過得去。

沈培琴一直憑仗著年紀小,在兩個哥哥面前很是任性行事,兩個哥哥一直包容著她。

容氏后來發現她這個毛病后,也對她提出過警告和勸說,沈培琴當面說會改過,但是后面在身邊丫頭們的縱容下,也沒有真正的改正。

她已經習慣對兩個哥哥予取予求,她從來不曾提過過分的要求,沈洛辰兄弟都當她是不懂事的孩子對待,而且他們兄弟陪父母的時間少,也不想在小事情方面和妹妹糾結什么。

沈培琴聽出沈洛辰話里面的認真意味,她這一會是傷心又疊加傷心,只覺得喬云然才是真正的禍水。

沈培琴這個時候也不敢有任何的表示,就是哭泣也變成無聲的流淚,很快在馬車的晃動中,她就這樣的沉睡過去。

沈守達夫妻瞧著這樣糊涂的沈培琴,是真的擔心起來,過兩三年要定親的小女子,還這般的不懂事,真讓人心焦不已。

他們夫妻都是精明能干的人,兩個兒子也是聰明人,這唯一的女兒怎么就這般的象真傻子,這到底是哪里出了毛病?

夫妻兩人互相看來看去,沈洛辰瞧了瞧他們兩人面上的神情,直接說:“你們以前一直說她年紀小,她現在年紀不小了,你們還是管一管她吧。

我和哥哥兩人總是要娶妻生兒育女,我們當哥哥的人,多少會包容她一些,當嫂子的人,就是心里面不舒服,瞧著她出嫁的面上,也會由著她去。

但是等到下一輩則不會象上一輩的行事只瞧著這一次我們兩家對聯姻的積極態度我都知道哪怕三代的好交情,也管不了世世代代的交情。”

沈守達瞧著沈洛辰嘆息著說:“你們老祖宗也是這般的說法我們家和喬家在你們這一輩如果還是聯姻不了下一輩交情只會更加的清淡,那婚約最后兩家會有默契的不了了之。”

沈洛辰瞧著沈守達面上的神情說:“我考了秀才后,老祖宗說要我認真讀書再考舉人。如果不是喬小姐的父親是進士老爺家里面的人也不會這般積極安排聯姻的事情。

父親,朝局一旦安穩下來,新朝的讀書人便會得到重用,特別喬家進士老爺來自西北的經歷讓上面能夠更加的放心用人。”

沈守達夫妻滿臉驚訝神情瞧著沈洛辰容氏想了想后,有些緊張神情瞧著沈洛辰說:“辰兒,你有意喬家小姐是不是有這方面的顧慮?你要是對喬家小姐無心,我們還來得及改變注意。”

沈洛辰瞧著容氏面上的急色,他有心要解釋幾句話沈培琴則在這個時候清醒過后,她只聽了后半句話滿臉高興神情說:“二哥,你后悔了。

噗你回去不敢和老祖宗說一聲,我愿意代你走一趟。”

沈守達夫妻和沈洛辰很是無語的瞧著她而她這個時候扯一扯容氏有些嬌憨道:“母親我的嫂嫂一定要家世好,容貌品行出眾的女子,喬家小姐的容貌只能夠說一般。

母親,你都開口勸二哥,那是認同我的意見。我認識好幾家的小姐,她們容貌美麗而且性情溫柔,比那位惜姐兒還要優秀許多。”

沈洛辰直接背轉身子去了,沈培琴許多的時候很喜歡自說自話,他要回應了她,只怕她的心里面更加的得意,那些安排會一輪接一輪的跟上來。

沈守達瞧著沈培琴深皺眉頭說:“夫人,我怎么覺得她現在說話語氣什么的,很是眼熟,你瞧出來她象誰?”

容氏抬眼瞧了瞧沈守達,有些沒有好氣的跟沈守達說:“象她長房的庶姑姑,我當年和你說了,那人品性不好,很會自說自話,你總是不相信我,總認為她是你庶堂妹子。”

沈守達這一時也想起了舊事情,他瞧著容氏有些不悅說:“我們后來不是不和她來往了嗎?琴兒怎么會受到她的影響?”

容氏瞧著沈守達嘆息起來,說:“那個時候她的事情多,你一個當哥哥的人,也不方便和庶堂妹子單獨相處,你喜歡帶著琴兒一道去,她大約就是這樣的受了影響吧。”

容氏自然不相信沈培琴會這般容易的受影響,但是當年那位隔房的庶小姑子很讓她受了一些窩囊氣,她和沈守達提及起來的時候,他還勸容氏要多包容那位可憐的妹子。

容氏當年不是顧及到夫妻情意,很想當面直接“呸”沈守達一口,那人會可憐,也是自作出來的結果,只是后來那人因為生子難產而亡故,這已經故去的人,提起來也沒有多大的意思。

容氏很多的時候,慶幸沈守達對那位庶小姑子沒有執迷到底,要不然,那庶小姑子沒有了,沈守達又會鬧騰出一些事情,而不是很冷靜的聽庶小姑子夫家上門來說實情。

庶小姑子一直比較難以懷孕,她前一次懷了還沒有滿兩月,那孩子就莫名其妙的沒有了,然后沈家的人,就幫著她去夫家鬧了一場,當時把庶小姑子夫家嫂嫂逼得快要上吊證明清白。

沈家這邊的人,后來知道是誤會后,對這位庶小姑子的態度也不如從前了。

只有沈守達因為庶堂妹傷心的哭著解釋好幾回后,待她還是有些情意,只是這位庶堂妹的事情太多了,有一次兩次沒有做到她得交待,兄妹漸漸情意淡漠下來。

沈守達后來明白這位庶堂妹天生是悲觀的人,別人無意間的一個眼神,她都能感覺到別人的惡意,她夫家的人,平時都不敢抬頭看她一眼,她又和娘家人說,夫家瞧不起她庶女的身份。

就這樣的來來回回,兩親家的關系跟著冷淡下來,庶小姑子懷孕要生子的時候,沈家長房還是安排人走了一趟,胎兒太大難產,夫家那邊是決定搶救大人,結果還是母子雙亡。


上一章  |  錦冠天下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