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錦冠天下 >> 目錄 >> 第五百六十章(月票+)

第五百六十章(月票+)


更新時間:2020年11月30日  作者:玲瓏秀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玲瓏秀 | 錦冠天下 
錦冠天下 第五百六十章(月票+)
第五百六十章(月票)第五百六十章(月票)作者:玲瓏秀:、、、、、、、、、千千,最快更新!

喬兆拾瞧著女兒眼里面清澈透亮的神情,他的心里面隱隱有些擔心起來,自兩家相看之后,喬云然一直表現得太過坦然自若了一些。

喬兆拾仔細的問過喬云然對這門親事的態度,就差沒有明言,兩家沒有正式定親之前,喬云然有想法,他都愿意成全她。

喬云然知道兩家聯姻幾乎到了木已成舟的地步,她現時對親事還真沒有任何的想法,沈家和沈洛辰這個人瞧著都是不討厭的。

喬兆拾瞧著喬云然感嘆說:“然兒,你要是一個兒子,我真不會為你的親事著急。可是你是一個小女子,將來要去別人家過日子,親事方面一定要慎重再慎重。”

喬云然認真的想了想后,說:“父親,只要他們家不對我動武,我還真不怕嫁進沈家去。再說他們就是敢對我動武,我又不是沒有娘家的人,我也不會怕。”

喬兆拾一直明白喬云然在有些事情上面,她關注點和許多人是不同,她的身上自帶一種強者的作風,這大約是她比尋常人直覺敏感帶來的好處。

喬兆拾這一時又慶幸女兒行事低調起來了,他想一想沈洛辰的樣子,一個文弱的讀書人,便直接對女兒說:“你早起還是要跑步打拳,你帶著惜兒一塊多動一動,身體好,比什么都好。”

喬云然暗自松了一口氣,只要喬兆拾不把她當成一個易碎的東西捧著,她的心里面就不會有任何的負擔。

喬云然瞧著喬兆拾提醒說:“父親,我早起都會在院子里面跑步打拳,我聽母親說,父親忙起來的時候,都不會早起跑步打拳了。父親,你可要帶著弟弟們多跑一跑,這樣身體好。”

喬兆拾瞧著喬云然點頭笑著說:“行,我們父女互相提醒,我以后會天天早起跑步也會讓你弟弟們起來跑步。”

喬云然輕舒一口氣說:“父親,我們最好都不生病,伯母說生一場病家里面一間店鋪一月的營利全送了出去而且人還受罪不輕。”

喬兆拾瞧著喬云然嘆息道:“你以前悄悄的學醫是多好的一樁事情,至少有的時候用得到。你看,你對藥草有興趣我和軒兒又不方便陪你去城外采藥。”

喬云然瞧著喬兆拾頗有些感嘆說:“爹爹長大真不好,要不然,你們沒有空我和山兒也一樣能夠出城采藥

山兒比我要走運許多他現在有正伯陪著偶爾還能夠出城采一采藥我只能夠望著四角的天空嘆息。”

喬兆拾瞧著喬云然面上的神情搖頭說:“山兒現在要用心讀書你正伯的意思,希望他能夠早一日考取秀才的功名。”

父女兩人又提及凌鏢頭和凌花朵父女,凌鏢頭這個時期大約是在江南,喬兆拾傳信給他,希望他能夠幫著買幾匹江南的好布料。

喬云然姐妹都大了起來在穿衣裳方面也不能夠太漫不經心了一些。

喬兆拾和喬云然提了提喬云然和喬兆拾說:“父親花朵姐姐給我信里面說花朵姐夫現在跟著凌叔身邊做事,那是不是花朵姐夫學出來后,凌叔就不用再跑長途了?”

喬兆拾聽喬云然這亂七八糟的稱呼都皺了眉頭說:“你凌叔的年紀也不小,總是這樣的在外面奔跑,以后晚年的時候,只怕身體不太好。

然兒,你上次說看書看到一個藥酒的方子,你寫下來,我有機會尋人問一問,要是有用的話,你介意我把方子給你凌叔用嗎?”

喬云然很快的搖頭,想一想后望著喬兆拾說:“父親,那是祖母帶來嫁妝書籍里面的方子,爹爹,還要不要想法子再問一問舅祖父那邊的意見?”

喬兆拾聽喬云然的話后,想了想說:“我先把方子請人看一看,要是有用的話,再抄錄一份送到你舅祖父那邊去,至于方子的來處,就不要再多言了。

然兒,你要是想去父親書房里面看書,你只管去看,只是不許天天守在書房里都不愿意動彈一下,那樣你母親會怪責爹爹太過縱容你了。”

喬云然滿臉歡喜神情瞧著喬兆拾,瞧得喬兆拾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長女的頭頂,感嘆說:“爹爹第一次抱起你,你只有一個小包袱的大小,這轉眼間就成了妙齡的小女子。”

喬云然笑而不語,戴氏說喬兆拾第一次抱她的時候,那手都不敢舒展開去,后來喬云然長大一些后,喬兆拾抱她,就象隨手抱著一個包袱般的自如。”

父女兩人很快把大事情定了下來,戴氏事后知情后,她是第一次明著給喬兆拾瞧了她的黑臉,只是喬兆拾正好心里面有事情,她黑了三四天的臉,結果照樣不管用。

戴氏恢復原本的樣子后,喬兆拾想起來問一問:“夫人,你要是身體不太舒服,一定要請大夫來瞧一瞧,你可別省了這點小銀子,知道嗎?”

戴氏這一時也不好意思再說心情不好的事情,只能夠低聲解釋說:“我是想著然兒都要定下親事的人,這一天到晚還往你書房跑,這要讓沈家人知道后,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喬兆拾當下便不高興起來,說:“我這女兒還不曾嫁進他們家,在自家里行事,就要拘謹起來,那這門親事也不用往后談了。”

戴氏可沒有想過要毀了女兒的親事,連忙搖手說:“老爺,我這不是瞎擔心嗎?你經事多,你說沒有事情,自然是沒有什么事情。”

喬兆拾瞧著戴氏有些感嘆起來,說:“你聽我一句大實話,女人只要在家里面好好過日子,少想一些心事,那身體一定會好的。

我母親當年就是太過操心了,才會那么早,身體就消耗得差不多了。”

喬兆拾回來后,聽家中兄弟們提及他母親的舊事,再想一想喬祖璋現在對林氏的縱容,便覺得他的母親一輩子活得太難了。

如果聰慧出眾的女子都是那般的下場,他寧愿兩個女兒只有一般人的聰明,只要她們安分懂得跟著出眾的人指的方向走便好了。

喬兆拾對林氏只當是頂了一個長輩身份的陌生人,但是他生氣喬祖璋當年的不擔事,而喬祖璋仿佛也知道次子對他的看法,父子兩人就是在家中都少有交集的地方。

本站、、、、、、、、、


上一章  |  錦冠天下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