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錦冠天下 >> 目錄 >> 第五百六十八章(上月月票+)

第五百六十八章(上月月票+)


更新時間:2020年12月03日  作者:玲瓏秀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玲瓏秀 | 錦冠天下 
錦冠天下 第五百六十八章(上月月票+)
第五百六十八章(上月月票)

第五百六十八章(上月月票)

作者:玲瓏秀

午時過后,沈守達夫妻在院子里面漫步,兩人的眼神時不時望向院子門口,沈培琴從外面進來,她四處望了望說:“父親,母親,二哥還沒有回來。”

沈守達夫妻如今對著這唯一的女兒,很是有些無奈起來,他們把大道理揉碎了和她說得明明白明白,她當下表示明白了,以后會改正的。

可是她轉眼間便忘記了說過的話,依舊是行事大大咧咧,還嫌棄別人家小女子虛偽行事小家子氣,認為別人行事是陽奉陰違,實在有些上不了臺面。

容氏氣極起來和沈培琴說:“你是上得了臺面,你這也是運氣不錯,從來沒有遇到過性子剛烈的人。你要是遇到一個性子剛烈有本事的人,你只怕再也不敢說別人行事上不了臺面了。”

沈培琴給父母輪番教導后,總算還是有一些長進,至少識得一些眼色,在容氏生氣的時候,也能夠軟下聲音和容氏說:“母親,我和你說了,我會改,我已經在改了。”

容氏瞧一瞧女兒面上的神情,嘆道:“你大哥的親事,還在張羅中,你二哥的親事已經定了下來,只等你大哥的良緣到了,再來定下婚期。

我也不勉強你一定要和喬家的小姐多親近,但是你要記住,她已經算是半個喬家人了,你在外面和別人說話行事的時候,你總要顧著喬家小姐的面子,可不要和別人一起亂說話。”

沈培琴很有些憤憤不平的瞧著容氏說:“母親,自從二哥親事定了下來后,母親的心里面,未來二嫂比我要重要許多了。我都和母親說了,別人說她不好的時候,我幫她說話了。”

容氏直接用手按住額頭,瞧著沈培琴說:“琴兒,你還記得幫她說的話嗎?我覺得你不幫她說那樣的話,喬家小姐的名聲反而會好起來。你和外面的人用得著說她容貌好嗎?”

沈培琴很是委屈的嘟嘴道:“母親,我也不知道她還有別的好了,我就順口說了說她的容貌還過得去,我也沒有說別的事情。”

容氏用力按著額頭,說:“我生你真是不知道造了什么的孽。一個小女子除去容貌外她還有品性可以說一說。

喬家小姐的品性端莊至少比那些喜好說閑話的女子她的品性要好許多。你這話也不懂得說嗎?琴兒,你兩個哥哥都不是一根筋的人,你怎么就生成了一根筋?”

沈培琴同樣傷心不已說:“母親你把兩個哥哥生得這般聰明,把我生得笨,你現在還怪我?那我要怪誰?母親哥哥們這般的聰明他們以后娶的妻子絕對不會太聰明。”

容氏手里面都抓住杯子只是瞧著沈培琴和她長得相像的眉目一個勁在心里面念叨著“這是親生的砸壞了,最后還得自個來心疼。”

容氏揮手讓沈培琴退下后,她一直等著沈守達回來后,才和他說一說母女兩人的對話。

沈守達聽容氏的話,瞧著她說:“夫人我覺得她現在有些開竅了還知道候在路上等我看到我后一張臉皺成一團和我說,你又莫名其妙的訓導了她。”

容氏聽沈守達的話,滿臉啼笑皆非神情瞧著沈守達說:“老爺,你這是在自我安慰嗎?她的年紀不小了,我們這兩年一定要想法子把她的性子擰過來。”

沈守達瞧一瞧容氏面上的堅決神情,他終究還是和容氏說了大實話:“夫人,琴兒這個性子,是嫁不了讀書郎君,我們還是把她嫁給從軍人家吧。”

容氏愣了愣后,她不得不認同沈守達的話,他們夫妻就是有心擰一擰沈培琴的性子,但是她終究本性難移,這種大大咧咧的性子,還是嫁進武人家生活得舒服一些。

夫妻兩人很有默契的對視了一眼,他們還來得及為沈培琴張羅一番親事,容氏和沈守達說:“可惜奕哥兒的親事沒有定下來,他要是能夠定下一位讀書人家的女兒。

我們讓琴兒和兩位嫂嫂多接觸一番,對她的性情有好處。她一直活得太過平順了,這要是有人用事實告訴她,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比我們這樣用力來校正她來得快速。”

沈守達只是沉默不語,他已經聽沈力維說過,喬兆拾是相當寵愛長女的人,沈培琴要是和喬云然接觸行事中太過分了,這門親事只怕很容易中途給毀了。

沈家如今是需要喬家這一門親事,喬兆拾一家人的背景實在是太好了,沈洛辰再也尋不到這般合適的親事了。

喬兆拾提議帶沈洛辰去喬奶娘家里的事情,沈家人相當的支持,他們認為這是喬兆拾真正接受沈洛辰的信號,而且只要年輕的男女有在一起的機會,對他們兩人的感情有好處。

沈洛辰從外面回來后,他面對沈守達夫妻和沈培琴好奇的眼神,只能夠簡單和他們說一說在喬正家中的事情。

沈培琴直接問:“二哥,你和那位喬家小姐就沒有獨自說話過?”

沈洛辰輕搖頭后,說:“喬家人的品性端正,喬家小姐也不是輕浮的性子,我們只在街道口遇見過,眾目睽睽下互相行了禮,然后一行人前后進了喬正伯父的家門。

中餐的時候,男客和女客分在兩個房間用餐,然后前后一起出了喬正伯父家的院子門,在街口,我先上了馬車,我從車窗處瞧著她彎腰上了后一輛馬車。”

沈守達夫妻都有一種意料之中的感覺,喬兆拾那樣得性子,是不會給他們私下相處的機會,而喬家小姐對沈洛辰大約也沒有一見鐘情。

沈培琴在一旁皺眉頭說:“二哥,喬家小姐也太笨了,她自個奶伯父的家里面,她要是有心,總能夠尋到機會和你說幾句話,她對你也太無心了一些。”

沈洛辰很是惱怒的瞧著沈培琴說:“琴兒,你說話這般的沒有輕重,我和她都是行事都講究君子之風,豈會行小人行事。”

沈培琴很有些不屑的瞧著沈洛辰,說:“二哥,你太會口是心非了,你要是不想和她說話,你會這般的勤快往喬家走動,你別和我說是去請教功課這樣的面子話。

你要是真為了功課,你可以去學府請教你的夫子們,他們一樣愿意為你解答難題。她也一樣的小人行事,都和你定下親事,還要故意在你面前端莊有禮節的行事,就是想引你多注意她。”

本站、、、、、、、、、


上一章  |  錦冠天下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