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逢春 >> 目錄 >> 第209章 算計

第209章 算計


更新時間:2020年10月19日  作者:冬天的柳葉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冬天的柳葉 | 逢春 
逢春 第209章 算計
女生言情第209章算計

第209章算計

馮橙挺喜歡霧湖中那片名為長天洲的半島。

島上林木茂盛,鳥語聲聲,被湖水沁過的夏風帶著濕潤的涼爽拂來,一掃夏日的煩躁。

“馮橙——”身后傳來一聲喊,聲音甜美。

沒有轉身,馮橙就知道喊她的人是誰。

來到拙夏園的貴女中,會直呼她姓名的人沒有幾個。

馮橙回過身來,看著走過來的粉衣少女容色冷淡:“有事么?”

薛繁花抿了抿唇忍下不滿,笑道:“馮橙,我有些話想和你說。”

“說吧。”

“這里不太方便。”

馮橙掃一眼左右,納悶看著她:“這里連一個宮婢都沒有,不是很方便嗎?”

“怎么沒有,你看那邊。”

馮橙順著薛繁花手指的方向望去,一臉莫名:“這么遠的距離,你說話又不是吼,擔心什么?”

薛繁花被噎個半死,心中有些急了,可偏偏理由又站不住腳。

“我們還是去那邊說吧,我找了個方便說話的地方。”

馮橙眸光微閃,揚唇笑笑:“不去。”

她才沒有這個好奇心去聽薛繁花會說什么,把自己陷入未知的麻煩中。

“有話就在這里說,要是沒事,我就去那邊了。”

見馮橙要走,薛繁花忙道:“是我哥哥的事兒。”

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她聲音高了些,那名宮婢往這邊看了看。

馮橙面色微冷:“若是令兄的事,就不必說了。抱歉,我要去那邊走走,薛三姑娘請自便。”

“馮橙,馮橙——”

眼見馮橙轉眼走遠,薛繁花跺了跺腳,喪氣往一個方向走去。

馮橙躲在樹后靜靜望著薛繁花離開,悄悄跟了上去。

她不會聽了薛繁花的話隨對方走,但不妨礙悄悄跟著看一看對方有什么算計。

薛繁花心中窩火,越走越快,漸漸離湖邊近了。

一名少女從樹后轉出,把薛繁花喊住。

“繁花,人呢?”

韓煙凝往后看了看。

薛繁花沮喪搖頭:“她不來。”

“不來?”韓煙凝臉色一沉,“你沒說要說的是你哥哥的事?”

“說了,她就是不來。”

韓煙凝用手打了一下橫在面前的樹枝,忿忿道:“便宜她了!”

從容偷聽的馮橙眉梢微挑。

這樣看來,韓煙凝與薛繁花準備給她點教訓,然后薛繁花以薛繁山為借口想把她騙過來。

騙過來準備干什么呢?

馮橙掃了掃四周。

長天洲三面環水,一面與湖岸相連。

與湖岸連接的那面在南,湖對岸的臨仙閣在北。

她們目前在西邊臨湖的位置,樹木遮擋之下,站在臨仙閣是看不到這邊情況的。

平靜的霧湖籠罩著輕紗般的霧氣,看起來恍若仙境。

馮橙的眼神漸漸冷了下來。

要把她騙到這里,該不會是想把她推入湖里吧?

呼痛聲響起。ok作文網

“煙凝,怎么了?”

韓煙凝按著手,在好友面前不用掩飾氣急敗壞:“扎手了,痛死了。”

“我幫你把刺拔出來。”

薛繁花握著韓煙凝的手,小心翼翼給她挑刺。

二人折騰了一陣,薛繁花松了口氣:“好了。”

韓煙凝用帕子按著手,目光冰冷:“馮橙這個賤人!”

“煙凝,她既然不來,就算了吧,其實我有些怕出事……”

韓煙凝冷笑:“怕什么,只是給她一點教訓而已,能出什么事?”

薛繁花下意識掃了煙波渺渺的湖水一眼,咬了咬唇:“可她不來,我們也沒法子。”

韓煙凝盯著薛繁花來時的方向,一臉不甘:“再住兩日就要回去了,不能就這么算了。”

想到來的那日在馮橙那里受的氣,本來容貌可人的少女面容變得扭曲。

薛繁花心頭發緊,拉了拉她衣袖:“煙凝,反正我哥哥都和她退親了——”

韓煙凝甩開那只手,氣鼓鼓問:“你是不是想打退堂鼓?”

“我沒有……”薛繁花又忍不住瞄了湖邊一眼。

縈繞著霧氣的霧湖冷清清的,哪怕是炎炎夏日,也會讓人覺得湖水幽深冰冷。

要是掉進湖中,那些宮人趕不及的話,會死嗎?

她不喜歡馮橙,可害一個人死這種事,從沒想過。

“行了,這兩日看情況吧。”

二人相處時,韓煙凝是強勢的那一方,但薛繁花也是高門貴女,不是她的跟班。

見薛繁花流露出打退堂鼓的意思,韓煙凝氣過之后,只好退一步。

薛繁花暗松口氣,聊起別的話題。

馮橙聽著都是些不相干的話,悄無聲息離開,直接下了長天洲往別處走去。

韓、薛二人的對話,在她心頭激起不小的漣漪。

薛繁花說反正薛繁山與她退親了……原來韓煙凝對她的厭惡,是因為她與薛繁山定親嗎?

馮橙回憶起來,韓煙凝對她徹底冷臉,似乎就是她與薛繁山定親那年開始的。

韓煙凝居然喜歡薛繁山,她可真是遲鈍,竟然一直沒有看出來。

馮橙懶得再想那二人的算計是什么,反正瞧薛繁花哄騙她的手段也不怎么聰明的樣子。

她只要不聽那二人廢話,對方就完全無可奈何。

馮橙想著這些眸色越來越冷,突然停下腳步,望向一個方向。

一只白貓停在那里,靜靜盯著她。

是蘇貴妃的白貓。

對視的瞬間,馮橙微冷的眼神轉為不喜。

白貓一下子被激怒了,喵了一聲向她撲來。

馮橙皺眉往旁邊一閃,礙于追著白貓過來的宮人,沒有教訓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貓。

隨著白貓撲空,一聲喊響起:“雪團,過來。”

白貓完全不理會宮女的話,再次撲向馮橙。

這次馮橙不躲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捏住了白貓的脖子,而那名宮女完全沒看清她的動作。

“喵,喵——”兇狠激烈的貓叫聲響起。

宮女愣了一瞬才快步走過來,臉色駭得煞白:“馮大姑娘,請您立刻放開雪團。若是雪團有事,您可就有麻煩了。”

更重要的是她會沒命。

看著花容失色的宮女,馮橙一手托著白貓,一手摸了摸它柔軟的毛:“你誤會了,我是怕它摔著,接住它呢。”

見馮橙把貓兒遞過來,宮女不愿深究,順著臺階下了匆匆離開。

馮橙盯了宮女背影一瞬,微一沉吟,悄悄跟了上去。


上一章  |  逢春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