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歡想世界 >> 目錄 >> 103、放羊

103、放羊


更新時間:2020年09月16日  作者:徐公子勝治  分類: 科幻 | 未來世界 | 徐公子勝治 | 歡想世界 
歡想世界 103、放羊

在打造克林區、改造北索河的過程中,民間也會有很多瑣碎的沖突糾紛,都是夏爾出面解決的。假如換成華真行這些人出面,甚至容易導致本沒有必要的矛盾。

前兩天就有當地人趕著羊群想到鐵絲網里面去放牧,農墾區入口處執勤的巡邏隊員當然不讓,結果雙方爭執了很久,卻各說各話簡直是雞同鴨講,引來了很多放牧者圍觀。

華真行聽說消息后也趕到了那里,卻只是冷眼旁觀,這種事情也不適合由他來調解。幾個老頭早就提示過他,既然想搞北索河改造工程,必然會有很多“小事情”要處理。

這些小事不像鏟除黃金幫那樣的大事件,可以集中力量一次性憑暴力解決,可是又必須妥善處理好。這樣的日常事務,就是觀察與學習的機會,甚至對領悟修行中的身心境界都很有幫助。

按照華真行自己總結的標準,他已完全有資格拿到三級養元師證書,也曾向楊老頭求教四級養元術的修煉。可是楊老頭勸他不必著急,以他的年紀也不能著急,很多事情不是修為境界能解決的,更多的觀察與參與世事,才能彌補自身所缺。

總而言之,楊老頭認為華真行現在最需要的并不是提升到四境修為,而是多多增長見識,最好什么大事、小事都經歷一番。

華真行跑到沖突現場看熱鬧,果然看出點問題了,這應該不是單純的突發事件,而是有人帶節奏想搞事情。

鐵絲網圈出的這一條狹長地帶可不在市區,離這最近的郊野村落都有好幾公里遠呢。往年雨季結束后,確實有少數人會跑到北部的大草原邊緣地帶去放牧,他們彼此的位置散得都很開,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聚集了這么多?

農墾區最南端這條長達四十公里的刺網格柵,規格非常高造價也相當昂貴,僅憑人力是很難破壞的,也幾乎不可能翻越。

這條護網線路上有一個缺口和三道門戶,缺口在最西端是留給野生動物的遷徙路線,路線兩側也拉上了鐵絲網,目前正在修橋。

三道門戶都在東邊靠近非索港市區的這一側,是供人們平常出入用的,施工與種田的隊伍當然也不能翻鐵絲網。

由于歡想實業與承建單位之間的良好關系,雷總還白送了幾個小工程,就是每道門戶兩側的值班崗樓以及一個物資中轉倉庫。

這天被圍堵的就是最中間的那道門戶,站在門外隔著刺網能看見灘涂上郁郁蔥蔥的植被,還有大片長勢良好的農田。

大雨季帶來的洪水已經褪去,寬闊的河道漸漸收窄、消失,只在低洼處留下斷續的水泊。但今年的情況不太一樣,有三片地方因大雨季形成的水域并沒有消失,形成了大片濕地。

工程隊在季節性的河道上修筑了三道淺壩,工程很簡單,直接上推土機就行了。不論是野草還是各種散播的農作物,在雨季中生長的速度都極快,如今鐵絲網內是非索港周邊難得一見的水草豐茂之地。

雷云錦總工程師就是搞水利的專家,在這里搞基建有現成的東國經驗可參照,另一方面,東國某些教訓也可以規避。比如這條北索河在大多數地段都沒有興建兩岸堤壩,在大雨季到來時,就讓河道自由拓展為大片的濕地。

歡想實業的田莊修建在高處,洪水最大時也不會被淹沒,其他一些不適合成片開發的地域,都散播一些作物讓其自然混雜生長。

一條大部分河段都沒有堤壩的河流,在東國的傳統農業區是不可能存在的,因為那里人煙稠密,很多濕地在歷史上都被漸漸圍墾成農田,人們修起了堤壩以防范洪水,河道也變得越來越窄。如今很多地方已開始重新治理,退田還湖、還河、放寬河道恢復濕地。

在北索河流域,可以從一開始就做出完善的規劃,保留寬闊的河谷,滯留降雨培育濕地,這對改善局部小流域氣候非常有幫助。

大雨季結束后的小旱季,是非索港一帶最炎熱的時候,但是走到這里立刻就能感到幾分涼爽。看著鐵絲網內水草蔥郁,肯定是放羊的好地方啊,于是有人趕著羊群就來了。

守衛攔阻的理由很簡單,這里已經是歡想實業買下的地皮,剛剛種下莊稼和各種農作物,每一根草都是有主的,怎么可以隨便放羊進來禍害呢?

鬧事的那位牧羊者的情緒很激動,宣稱祖祖輩輩都在這里放羊,這里豐茂的水草就是神賜予他們的禮物,居然有人用鐵絲網給圈了起來,這是奪走了他們祖傳的牧場。

華真行聽了簡直想罵人,因為非索港一帶就沒有誰祖祖輩輩都生活在這里,假如有的話,也是那個在“神之國度”中已消亡的部族。

這座城市的歷史只有百年,新建于殖民時代的尾聲,原先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漁港,這座城市中的居民,大部分都是在最近十五年內遷來的。

華真行從小就生活在這里,墨大爺和楊老頭也喜歡帶著他到周邊逛,在他記事的時候,北索河一帶根本就沒有人放牧。

牧民出現在這里是近幾年的事情,季節性的河谷地帶土地肥沃,但植被很脆弱,這幾年已經呈現荒漠化的趨勢,哪里有什么牧場?無非是見今年的植被很好,想放羊來吃草!

這種場面比較玄幻,也沒什么道理好講,牧羊者甚至理直氣壯,聚的人越多就感覺越有底氣,甚至想強闖關卡了。

值守的巡邏隊員有槍,統一配發的制式武器,只要開槍就能將人群驅散,哪怕只用棍子也能將這些人打得哭爹叫娘。

但那么做不太合適,可能會導致后續更大規模的沖突,也會將歡想實業置于當地某些部族對立面。華真行搞農墾,目的是應對饑荒避免騷亂,當然不想自己挑起騷亂。

就在這時,夏爾終于趕到了,帶著一群保鏢兼隨從。當地人居然都認識夏爾,那些情緒激動的圍堵者態度都變得很尊敬與謙遜,主動讓開一條路還紛紛脫帽鞠躬。

夏爾來到門前問明了情況,這時已經有人用木箱搭了個簡易的演講臺,連麥克風和音箱都給架設好了,電源是從旁邊的崗亭里接出來的。

夏爾不是來吵架的,而是來發言的,就算有人想跟他爭論,從氣勢和音量上也完全不對等啊。

夏爾大聲問道:“非索河岸邊有一個地方,生長著大片的香蕉林,你們為什么不趕著羊群去那里吃香蕉?”

非索河就是城市南邊那條常年不斷流的河,或可稱為南索河,夏爾說的這個地方當然有,就是他本人經營的香蕉林,每年都會收割香蕉釀造香蕉酒。

有人在下面答道:“那是人家的香蕉園,是有主的。”

夏爾:“對,那是有主的土地,主人種植了香蕉,不是別人可以隨便放牧的地方。那么在香蕉園的對岸,還有一片油棕園,繼續往南還有可可園、有畜牧公司的種植基地,你們為什么不去那里放牧?

這里誰都知道為什么!根據我們古老的傳統,誰的羊啃食了別人的田地,就要將這頭羊賠給對方。

有人說這里是他們的牧場,那么就請拿出證據來!你們沒有人能拿出證據,而我身后的這些人,他們卻能拿出地契,證明這是他們買下的農莊。

誰都知道,半年前這里還是一片荒灘,有人買下土地建設成了農莊,然后你們就趕著羊群來了。現在我為大家做見證,見證古老的規矩,你們是否想將羊群都賠償給對方?”

圍觀者在小聲議論,好半天都沒有人大聲反駁,想大聲也沒有麥啊。夏爾又說道:“我給你們一個機會,帶個話給那些畜牧商人,告訴所有人,可以獲得高品質飼料的機會,就是以勞動來換取……”

這些牧羊人的背后,其實就是非索港的畜牧商人,他們收購牲畜出口海外,曾經是非索港最重要的外匯來源,也只有他們才能鼓動這么多牧民來鬧事。

華真行很生氣,但再生氣也得解決問題。這一片農墾區出產的可不僅是糧食,同樣也包括各種青飼料以及青儲飼料,比如赤豆的藤枝以及葉子都是高品質的飼料。

夏爾現場宣布,新聯盟可以雇傭大家進入農墾區,在指定的區域按指定的方式收割飼料,所得的報酬是非索港供銷社發行的購物券。

拿著這些購物券可以去供銷社購買物資,也可以就在現場購買飼料,未必是自己收割的,也可以是已經處理好的、別的種類的飼料,拿去喂牛、喂羊、喂駱駝都沒有問題。

新聯盟圖歡想實業合作,提供的勞動機會也不僅是收割飼料,還可以打理農田、修建水渠、采收木薯……等等。這些工作同樣可以換到購物券,然后再用購物券去買飼料或其他物品。

圍觀者中有人在大聲叫好并表示感謝,還有人背出了夏爾的演講《勞動創造世界》,這些也不知是誰安插的人,反正都是當地土著面孔。

眼看一場沖突已被化解,突然有保鏢沖上臺擋在了夏爾的身前,緊接著人群中傳出了一聲槍響。有人大喊道:“抓刺客,有人想刺殺夏爾!”

如果您是相關電子書的版權方或作者,請發郵件至kpsanmaohotmail,我們會盡快處理您的反饋。

來奇網電子書版權所有遼ICP備13002105號7


上一章  |  歡想世界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