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歡想世界 >> 目錄 >> 165、選擇

165、選擇


更新時間:2020年11月22日  作者:徐公子勝治  分類: 科幻 | 未來世界 | 徐公子勝治 | 歡想世界 
歡想世界 165、選擇
賬號:

密碼:

背景:

默認底色

淡藍海洋

明黃清俊

綠意淡雅

紅粉世家

白雪天地

灰色世界

字色:

字號:



作者:徐公子勝治

西曼等五名奧海姆醫藥集團的工作人員,先是乘坐洛克提供的私人飛機到達特瑪國的美里市,然后從機場乘專車去海邊,再乘船到達非索港。

這是從羅巴洲前往非索港最快捷、也是相對最安全的一條路線,不必經過幾里國的其他地區。只要天氣合適,事先安排好行程,可在早飯后出發、晚飯前抵達。

高橋鎮的公寓樓環境很好,可以在露臺上遠望濕地,周圍都是郁郁蔥蔥的植被。非索港地處熱帶,但并沒有很多人想象得那么熱,否則南部海岸也不會成為度假勝地。

初冬的小雨季當然不干燥,晝夜氣溫大體保持在二十到三十攝氏度之間,正是非索港最好的時節。除了沒有豪華酒店,位于農墾區的高橋鎮其實環境比南部海岸更好。

至于說莊園,整個北索河流域就是一座巨大的莊園。

他們被隔離的時間并不長,在三天內接受了兩次核酸檢測和一次血清抗體檢測,結果都沒有問題。有意思的是,血檢結果表明,西曼先生曾經感染過最新病毒,但是已被治愈。

結束隔離之后他們并沒有離開高橋鎮,南部海岸已經沒有酒店營業,他們也不想和當地人打太多交道,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能不發生關系是最好。

談判從第一天就開始了,歡想實業是西曼等人的接待方,負責安排行程并保證他們的安全,而合作方是新成立的非索港健康研究中心。

該中心的負責人是一位名叫凱茜的當地女士,她是得到海外贊助后成立了這家帶有慈善公益性質的健康研究中心。

從表面上看,這家中心和歡想實業沒有任何從屬關系,但它的注冊地點卻在高橋鎮,它租用了歡想實業的辦公場所,租金全免。

據說是凱茜女士成功說服了歡想實業的有關領導,讓他們意識到了健康研究的重要性,從而在當地也拉到了一筆捐助,就是免費的辦公場所。

一秒記住gel

西曼第一眼見到凱茜,就被這位頗具魅力的混血美人給迷住了,但是接下來打交道的時候,感覺卻頗為頭疼。

歡想實業和新聯盟都不直接出面,健康研究中心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大家心知肚明,可是會談一開始,就向著不可控的方向發展。

奧海姆醫藥集團原先的打算,是他們提供疫苗、新聯盟提供人,國際醫院有專門的實驗室提供數據所有成果都是奧海姆醫藥集團的。

驗證哪種疫苗有效當然重要,發現未知的毒副作用更重要,有時候甚至可以在數據中做手腳。比如兩種效果差不多的疫苗可以宣布其中一種更有效而另一種“可能存在”原本并沒有的“未知副作用”。

這種事情并不罕見經常是出于商業或政治的目的。資本的思路,和醫學的思路,并不一致。

兩種效果差不多的藥物怎么選擇?不會只看誰物美價廉而是看能否擁有專利權、代理權,能否控制生產、銷售環節,參與其中的各個集團能否達到利益與隱形利益的最大化。

比如一種藥誰都能生產每份只賣一塊錢另一種藥的技術掌握在自己或盟友手中每份可以賺一千塊想都不用想當然要選擇那種能賺一千塊的。

只賣一塊錢的那種藥怎么辦?可以想辦法將之污名化、邊緣化擠出自己控制的市場,甚至擠出人們的視線。

其實大多數時候,由資本控制的所謂自由市場競爭能帶來的好處,只停留在特意編寫的教科書上。實際中發生的,往往就是上述的事例。

這也是資本的自由選擇也是某種形式的市場競爭結果只是不是大多數人想象的那樣。否則曾經的非索港也不會墮落如斯、看不到任何希望因為它已經處于這個世界的最底層。

隨著現代工業文明與信息技術的發展各個領域的專業性越來越強,普通人能掌握的反而不是真正的信息而只是輿論,輿論的背后也有各種利益傾向的引導。

華真行全程參與了這件事隨著談判的展開,奧海姆醫藥集團的目的也暴露無遺,這也是華真行對世事的學習與經歷。就看經歷了這一切之后,他會成長為哪一種人?

健康中心的反應,出乎西曼的預料,凱茜女士并沒有理會奧海姆集團的訴求,直接拋出了早已準備好的合作方案。

健康中心不會組織人試驗奧海姆集團提供的疫苗,不論這些疫苗是通過什么渠道來的。

非索港健康研究中心有自己的、明確的渠道,與東國的研發機構合作,展開東國提供的三種疫苗的臨床三期與臨床四期試驗。

新聯盟將組織六千名志愿者,分為六個對照組,展開大規模的試驗并記錄全面數據。健康中心給奧海姆集團的選擇,就是他們可以參與進來,包括國際醫院的合作方。

奧海姆集團可以全程參與,并共享數據,疫苗不必他們提供,他們只需支付志愿者以及部分試驗費用。

六千名志愿者,總計補貼費用三百萬米金,已經相當低了,人均只有五百米金。

這是因為當地的人均收入很低,去年的不完全統計,非索港的人均年收入只有二百米金。今年歡想實業成立后,當地人均收入應該有大幅增長,但是改善與覆蓋的暫時只是局部。

相對而言,疫苗的運輸、保存、試驗以及組織協調成本,反而比志愿者補貼高得多。健康中心也沒有獅子大開口,奧海姆集團全程參與與共享完整數據的費用,只需一千萬美金。

區區一千萬米金,就能全程參與并拿到六千人試驗的所有數據,已經相當劃算了。可是西曼卻急了,這根本不是他想要的結果,也不是他想要的方式。

西曼原先的設想,是花一筆錢“買通”新聯盟的頭目,組織一批人在不公開的狀態下做藥物試驗,就像以前經常做的“業務”那樣。

他也沒想到會是這么大的規模,原計劃幾百人、上千人就頂天了,試驗全程都由奧海姆集團方面來主導,所有的數據都由他們來掌握。新聯盟方面只需要提供人就可以了,別的什么事都不必管,甚至都不用知道。

他也沒打算重點試驗東國的疫苗,假如別的疫苗安全可靠,他甚至想給東國疫苗的試驗數據動點只有他們自己知道的手腳。

西曼不同意這樣的合作。可是凱茜告訴他,不論奧海姆集團參不參與,健康中心自己都會開展這個項目,之所以同意他們參與進來,還是因為歡想實業的控制人風自賓打過招呼。

這與在布魯賽談好的結果不一樣啊!于是西曼又去找楊特紅。楊特紅沒空,歡想實業副總裁唐森至接待了他。

唐森至告訴西曼,計劃沒有變化快,在他來之前,當地政府已經通過東國援建項目工程部的渠道,達成了另一項疫苗試驗合作項目,是公開的、正式的合作。

出于人道主義精神,也考慮到先前的承諾,健康中心才同意奧海姆醫藥集團也參與進來,全程共享第一手數據。

唐森至最后反問奧海姆:“你們來的目的,難道不是因為別利國的疫情已經失控,所以要盡快確定安全有效的疫苗嗎?那么這個項目就可以滿足你們的要求,假如你們還有別的目的,我們恐怕就無法滿足了。”

西曼不知道說什么才好,直接問道:“你們真的放心與東國合作嗎?你們能相信他們的疫苗嗎?”

唐森至笑了:“我就是東國人啊,你不是也來找我合作了?”

西曼:“不一樣,這不一樣,我們有最先進的技術、最好的專家,原計劃是我們來全程主導的。”

唐森至:“奧海姆集團有自己的疫苗已經進入臨床階段了嗎?既然沒有,就不要這么說。你也看到了,這里有大量的東國援建工人,歡想實業的主要工程,都是他們承建的。

正因為有這個關系,我們才通過外交途徑,爭取到了這一次合作機會。

東國方面提供經過臨床驗證的疫苗,是優先給外派的援建工人使用的。我們力爭擴大了規模,也將提供更全面的驗證數據。這是公開的,完全正規的合作。”

唐森至說的都是實話,正因為有東國援建項目在這里,后續還有更多的工程合作,所以才有這一次的疫苗合作機會。

能公開招募到六千名志愿者,是新聯盟的組織動員能力。其實就算新聯盟不做組織動員,那一千五百多名援建工人,也很愿意接種東國提供的疫苗。

他們都有自己信息渠道,包括親朋好友的介紹,獲悉東國國內已經組織小規模的疫苗接種,一般人想接種還排不上隊呢。當然了,東國得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也用不著大規模接種。

但是西曼不可能有這樣的意識,他對這個項目的疑慮乃至反對都是很正常的。使用哪一國的疫苗,某種意義上也是一種政治選擇。

換位思考一下,假如東國沒有自己疫苗且疫情失控,需要選擇別的國家的全新疫苗,進行大規模甚至全民接種,肯定也會慎之又慎,不可能直接拿來就用,而且要有各方面的考量。

希曼不可能也沒有權限做這個決定,他只得再度強調:“唐先生,這和貴方與奧海姆先生在布魯賽的商談結果不一樣。”

唐森至笑道:“只要沒有正式敲定合作方案,就可以繼續商談細節,當初我們也是這么告訴奧海姆先生的。如果你做不了決定,可以讓奧海姆先生親自來談,也應該由他親自來談。”

相關小說:


上一章  |  歡想世界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