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帶著系統來大唐 >> 目錄 >> 第八百八十六章 一聲招呼眾人來(第一更 請訂閱、投票)

第八百八十六章 一聲招呼眾人來(第一更 請訂閱、投票)


更新時間:2020年09月16日  作者:農家一鍋出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農家一鍋出 | 帶著系統來大唐 
帶著系統來大唐 第八百八十六章 一聲招呼眾人來(第一更 請訂閱、投票)
第八百八十六章一聲招呼眾人來(第一更請訂閱、投票)

宥州,長澤縣,下泉村。

一早起來的時候,放養的老漢帶著娃兒,看著十六只山羊四處啃著春天長出來的嫩草。

十六只羊是一家人最大的財富,指望著生活。

若沒有其他特殊的情況,到明年會超過二十只山羊。

包括賣掉的換了鹽和糧食的羊,然后就可以給娃兒的叔叔,老漢的三兒子娶一個媳婦。

老漢盤算好了,分出去一半的羊,剩下的讓娃兒養,等娃兒長大,湊更多的羊,說個更好的媳婦。

對老漢來說,有了后代,后代再娶了媳婦,就是個盼頭。

一代代活下去,趕上哪一代出了個有出息的,一大家算是熬出頭。

小娃兒在旁邊的小山坡上找吃的,有小根蒜,或者是大葉酸,可以美美地吃一頓。

在往東北一些,是大的山脈。

此處是小山,還有山和山之間的平地與洼地,有風化了的沙子,沒完全風化的石頭。

以前喝水,到山腳下去拎,那里有從山上匯聚下去的水。

小河不大,卻很清澈,有時候野獸也來喝。

現在呢,村子有一口井,就打在村子里,壓力井,通了的竹管子相接,用了桐油和麻。

打井的人還教了怎樣維修,很簡單,就是壓力小,說深了的水抽不上來。

有了水井,村里人就在旁邊刨出點地,種上豆子。

種麥子的話犁地費勁,種稻子的話水又不夠。

豆子好看管,到時候豆秧還能喂羊,豆子拿去換錢。

當然,菜還是要種的,等過些日子種高粱和糜子,煮了能吃。

老漢身邊有一條二尺寬,一尺深的人工水渠。

是打完了井之后村里人一起刨出來的,下面鋪上一層小石頭,周圍壘高了。

此刻有水在渠中流動,顯然是哪家在壓水,水渠會分岔,到了岔口的地方就是各家種地挖出來的水洼。

村子里有人要給自己家中的地澆水,會壓井,水四處流著,把別人家的坑也灌上。

村里人輪換著壓,占一點便宜、吃一點虧,無所謂。

人家來打井的也沒要錢,只是說以后有隊伍過來,不能攔著不準壓水。

小娃兒看上去收獲不錯,手上抓了一大把的狗尾巴酸和大葉酸,在山坡上跑著過來。

“大父,大父給你吃,我吃過了。”小娃兒邀功一般把手上的東西放在老漢的腳邊。

喊完跑到渠邊,先用水洗洗臉和手,又捧著水喝。

老漢瞇起眼睛,似乎覺得這一刻就是人生全部的幸福。

隨即他瞇著的眼睛又睜大,他站起身向遠處望去,那里有不少的人,還有馬、騾子、驢。

隊伍行進的速度……比正常人走的快。

“上面那個老漢,這里是下泉村嗎?”吆喝的聲音在山中回蕩。

老漢看看自己,又瞇眼睛看隊伍,他覺得對方不應該能發現他。

可他確定,對方就是喊他。

他深吸口氣:“是你們哪來的?”

“我是縣令曲治,縣令,把你們村正郭守叫來,找人干活,種姜。”那邊有人回喊。

“沒人啊,忙呢,你們自己種吧,給誰種姜啊?”老漢直接就拒絕了。

你縣令就縣令唄,又沒指望你吃喝,你還敢收我們租子?這破地方,種什么都不長。

“給李家莊子種。”

“哪個李家莊子?”

“長安灞水李家莊子。”

“等著,有人,不忙”老漢喊完,把放羊的鞭子交給小娃兒,他自己朝村里快步走去。

他根本不管自己前后不一致的答案對縣令會造成多大的傷害。

快步回村,他吆喝:“灞水李家莊子的人過來種姜,找人幫忙,快去,家家出人啊。”

村里一共就三十戶人,都姓郭,聽到老漢喊,紛紛從家中出來,壓水的人也停了。

“拿東西,不拿東西刨地怎么種姜。”有人招呼。

大家拿著木板制作的鍬和石頭片綁的镢頭,還有的干脆拿個帶短柄的木頭鏟。

一個和老漢年歲差不多的人手上抓著一只母雞的翅膀:“走了,吃人家的水,要給人家干活。”

一家出一個人,一共三十個人,他們帶工具出發。

井就是以李家莊子名義給打的,到縣里的時候,他們也聽說過李家莊子的事情。

手上甚至還有幾張李家莊子的兌換券,只是遺憾太遠,見不到李家莊子東主的面。

一群人趕到山腳下的時候,隊伍還沒抵達呢。

大家圍在一起聊天,說著為什么李家莊子跑這么遠來種姜。

兩刻鐘之后,前頭‘部隊’抵達,伸手在兜里掏出來幾塊用毛邊紙包著的飴糖,塞到小娃兒手中。

“多謝多謝,有不少姜要種,一天一人三十錢,大家賣力氣啊。”給孩子送完糖的人笑著與村民說。

“啥?給錢?不用不用,不要錢,閑著也是閑著。”村正郭守急忙擺手,拒絕錢財。

其他的村民在點頭,不要,雖說三十錢很誘人。

“不要錢可不行,要種好幾天,你們人手不夠,又找了人,一百畝地。”

李家村子的人知道因為什么,一路上找的其他村子的人都說不要錢。

他們認為喝了井水,應該幫忙。

“那也不要錢,幾天的事兒。”郭守再次拒絕。

“還有西瓜秧子要種,上千畝,平日里指望你們照看,都給錢,等熟了你們口渴就選好的自己吃。”

李家村子的人又提出個作物。

郭守不敢再拒絕,工作量太大,只是他在盤算錢是不是給多了。

種的時候一天三十錢,照看用不了那些,一天給個六七錢,比自己種地賺。

等種上再說,一天一人給五錢,幫忙照看,一定給照看好了。

小娃兒不管大人要不要錢,他剝開糖紙,先把裹著飴糖的糯米紙吃掉,再含著飴糖舍不得嚼。

又等了一會兒,大隊人馬抵達,包括長澤縣其他村的人。

“我是縣令曲治。”一個三十多歲的人過來,氣喘吁吁,找到了目標,村正郭守。

“是曲明府。”郭守只證明一句,沒有別的話。

他這個下泉村根本就不交租子,沒有租子可交,長城以北地區,都沒指望過縣衙門幫忙。

既然如此,你縣令與否跟我們有關系嗎?

曲治張張嘴,點頭,對,我是縣令,那個……讓李家莊子的人和你們說吧。


上一章  |  帶著系統來大唐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