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人仙百年 >> 目錄 >> 第451章 吉娜

第451章 吉娜


更新時間:2020年08月02日  作者:鬼雨  分類: 仙俠 | 現代修真 | 鬼雨 | 人仙百年 
人仙百年 第451章 吉娜
第451章吉娜

第451章吉娜

這時候,老虎已經長到了三米長,看上去很恐怖,但它經常趴在春秋宮正院門口,或者跟在晏雪和秦笛身后,從不齜牙咧嘴嚇唬人。

因此之故,像戴晴、張小紅那樣在春秋宮待了好幾年的人,一點都不怕它;有些游客也不怎么害怕,只有第一次見它的人才感到害怕。

春秋宮的網站上有它的視頻,每個月都有更新,包括它和游客互動,包括戴晴抱著它的頭拍照,人們看了這樣的視頻都感到好奇,漸漸的也就接受了它的存在。

畢竟飼養老虎在某些地方是有先例的,比如說泰國的老虎廟,在泰國最美麗省府之一的北碧府,坐落著一間寺廟——帕朗塔布寺。與其他寺廟不同,那里除了和尚,還有上百只老虎,因此也被稱為“老虎廟”。僧侶可以將自己的雙手伸到老虎的嘴里,并讓老虎做出各種可愛的表情,連“露齒笑”也不在話下。

游客都以為春秋宮的人能馴養老虎,卻不知道老虎的身體內,有一個人類的靈魂。

杜悅笙的靈魂被困在老虎體內,有時候他也感到困惑,自己這樣做是否值得。不過秦笛已經說了,老虎也是能成仙的,等將來他還有恢復人形的那一天。而且,這個過程不會拖得太久,只要他能進階元嬰后期,就有希望化成人形了。

他現在勉強進入煉氣第一層,身體還沒有長成,如果全部長開的話,至少有4米長,甚至能長到5米。在此之前,他只能老實的待在春秋宮,如果出去亂逛,說不定會被人打死。

2030年4月8日,青海的塔爾寺、瞿曇寺、桑周寺、達那寺等十幾所寺廟不約而同舉行佛事活動,為百姓安康祈福。

這些大型的寺廟里,都有一些具備靈根的老和尚、中年和尚。

雖然總起來看,普天下有靈根的人很少,但在歷史的長河中,斷斷續續總有人開靈。

因此,各大寺廟中,才會有大德高僧和武林高手。

隨著靈氣的蔓延,這些人也都有所覺察,于是舉行各類的活動,開班法會,開設佛學班,借此招收徒弟,吸納有靈根的年輕人。

靈氣不單在青海省境內蔓延,還向南蔓延到一部分雪區,但因為北部雪區是不毛之地,平常居住的人很少,所以沒有造成太大的反響。

與此同時,附近的道觀也有了新動作,比如說多巴道觀、老爺山道觀、北極山道觀,都經常舉行聚會,想要恢復多年以前的興盛景象。

然而這些佛寺、道觀中,很多典籍都失傳了。

失傳的原因,一半因為靈氣匱乏,多年以來沒有高人繼承,于是掌握上乘功法的人越來越少;另一半原因是當年破四舊給燒了。

所以這些地方在靈氣復蘇之后,想誕生金丹真人并不容易,開靈或者伐毛洗髓,成為煉氣期低階修士,還是可以的。

除此之外,原本在京城和魔都,都有氣功研究院,甚至還有博士生導師,碩士生導師,一度招收氣功專業的研究生,后來因為種種原因,氣功研究所沒落了。

氣功研究所,畢竟不同于傳統的道家修煉,他們試圖用現代科技來研究“氣”。氣的運行需要有經脈,然而經脈究竟是什么玩意,國家曾經在上世紀70年代,投入大量人員進行研究,卻沒有揭開其中的奧秘。

秦笛第一世乃是醫學博士,曾經發表數十篇論文;如今又是地球上唯一的元嬰修士。不過,他無意于揭開其中的奧秘,因為牽涉到天道法則,天機渺渺,不是普通人能理解的。8090

修真文明和科技文明是兩條不同的道路,其中的天道法則有相通之處,也有不一樣的地方。比如說牛頓三大定律,在修真界也同樣存在,但它只是三道普通天條,類似的天條總共有36萬道。而每一道天條,則對應著一個仙文。

對于秦笛而言,與其用現代科學研究修仙,還不如辦個“仙文學習班”呢。

5月初,秦笛和晏雪來到九寨溝。

九寨溝有四條大型靈脈,因而靈氣十分豐富,即便對金丹真人來說,都是一個難得的修真圣地,對于朱婉、秦漢承這種低階修士而言,更是極為理想的修煉場所。

這里原本有一個小院,被秦笛用陣法鎖住了。后來小院經過翻修,變成了一個三進三出的院子,從里到外有三重院落,每個院落都有正房、廂房、下房、甚至雨廊等等。

三進三出,從大門進去是院子,里面又有一道二門,進了二門還是院子,里面還有一道門,再進去又有一個院子。每進院子里都有別開的小門,這就是“三進三出”的意思。

這樣的院落占地面積很大,按理說在九寨溝景區很難被批準。不過,由大科學家朱婉、秦菱和老同志秦月聯合申請,又拿出一筆錢,贊助景區開發,所以名正言順的將院子建成了。

秦笛在這里見到一個年輕的姑娘,她是茱瑪的女兒,名叫“吉娜”。

吉娜是傳說中的羌族女神,取這個名字,寓意最美麗。

她從8歲開始,就被送到這邊來,一直跟著秦月,此時已經是煉氣第五重了。

秦笛召集眾人,包括朱婉、秦漢承、秦漢旭、秦菱、秦月、張乃景、秦湛、顧如梅、顧如虎、韓冰等,說要給大伙兒開一門課。

秦漢承問:“開什么課啊”

秦笛道:“我原想等大伙兒進階元嬰再開課的,不過后來仔細想了想,覺得提前開課更合適。我從36萬仙文中,挑出一些最簡單的字,編纂了一本書,就叫‘仙文初解’。”

朱婉問:“什么是仙文?”

秦笛道:“每一種大道,都像一棵參天大樹,地上枝繁葉茂,地下盤根錯節,但它有一顆樹心,那就是仙文。仙文是大道的象征,是抽象簡略的大道。我在這本書中,總共收錄了1000個基礎仙文。你們根基太淺,我只能簡單講一講,然后你們用毛筆蘸朱砂,在黃紙上慢慢書寫,如果寫對了,就會有靈氣氤氳,很容易吸收到體內,從而加快修煉的速度。”

秦菱問:“寫仙文是不是畫符啊?”

“仙文和符箓有相似之處,但是每個仙文都有獨立的大道,符箓的情況比較復雜,有可能是幾個仙文合起來,也可能是殘缺的仙文。

“學了這東西,真能加快修行嗎?”

“這要看每個人的造化,它適合有文化底蘊的人。”

聽見這話,眾人都面帶笑容,因為在場的有大科學家、大詩人,張乃景乃是哈佛的博士,秦漢承曾經留學英倫,秦漢旭也留學日本,秦湛更是數學家,只有顧如虎和韓冰的學歷低了一點。


上一章  |  人仙百年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