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修真界出大事了 >> 目錄 >> 第113章 神出鬼沒的噬魂魚

第113章 神出鬼沒的噬魂魚


更新時間:2020年09月16日  作者:神仙桃桃  分類: 言情 |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神仙桃桃 | 修真界出大事了 
修真界出大事了 第113章 神出鬼沒的噬魂魚
您可以按"CRTLD"將""加入收藏夾!

第113章神出鬼沒的噬魂魚

txt全集下載手機閱讀

第113章神出鬼沒的噬魂魚

←返回列表→下一頁

“接著!”

鼎中仙扔下來一根金線和紅線交錯編織成的繩索。

那些噬魂魚似乎有靈性,團團將繩索圍住,推動其逐漸遠離虎精。

虎精強忍著被噬魂魚啃咬和魂魄的劇痛,微微張開右眼,瞇起左眼,去搶奪繩子。哪知道只是微微張開的一條縫,就被兩條瘋狂的噬魂魚鉆眼中。

“啊!”

虎精痛苦地狂叫著。捂著眼睛,縮成一團,感覺里面就像有一把把鋒利的小刀,瘋狂地攪動著。一縷縷鮮血從他的指縫中溢出。極為可怕。

虎精感覺自己要瞎了,更有甚者,可能被這堆密密麻麻的小魚啃成一堆白骨。

真是,紅顏皆禍水。越是漂亮的女人越自帶危險。

虎精心中很是懊惱。若不是剛剛心中動起了念頭,想讓這仙女般的小狐貍做老婆,也不敢色膽包天地跳下這噬魂潭。

就在絕望之際。他感覺周圍的噬魂魚似乎在瞬間散去。身上那種被撕咬的感覺驟然停止。

而那些密密麻麻的傷口此前被噬魂魚注入了讓人麻醉的毒液,倒也感覺不到特別的疼痛。

關鍵是有生命體在靠近!還有一股清新甜美的荷花香。

鉆入右眼的那條噬魂魚之前拼命地往里鉆,此時倒拼命地往眼皮處沖撞。

疼痛讓他本能地張開眼睛,剛剛看到傾國傾城,玉潔冰清的一張臉,瞬間就被血糊住了眼睛。原來那噬魂魚趁機已經不顧一切地奪路而逃。

原來白蕓糾結了一會,還是對虎精出手相救。畢竟不管動機如何,虎精是因為冒險下到水潭里救她才遭此劫難。

但虎精的化形是個魁梧健壯的小伙子。白蕓把他拖上水面如實花費了一番力氣。

一路上游過程中,再也不見那些透明的噬魂魚,只有一朵朵或粉色或紫色的蓮花,還有一片片蔥綠的蓮葉在水潭中靜靜地漂浮著。

水里便充溢著一種特別的香氣。讓人心曠神怡。

不知道是不是被噬魂魚的毒液麻醉了,虎精也感覺不到身上的、眼睛里的疼痛。

他只是呆呆傻傻地任憑白蕓抓住他的后衣領,出神地看著水潭壁上一株株通體透明,閃閃發光的水草,還有滿潭的蓮葉蓮花。

一切都這樣不真實。不是仙境,卻縹緲的如仙境一般。

“累死我了”白蕓爬上岸邊,渾身濕漉漉的,幾乎虛脫,差點癱倒在地上。

但一想到眼前還有兩個打她主意的大色狼,她就壓根不敢松懈,更不敢躺下。

她抱著腿,坐在邊上的大石頭上,瑟瑟發抖。

“死老頭子。敢踢我下水。我跟你沒完!”虎精恨恨地盯著鼎中仙,心中詛咒了他的祖宗十八代。故意甩了鼎中仙一臉水。

“不是你說,她做徒弟不行,做老婆正好。”鼎中仙鼻中冷哼了一聲。禽獸就是禽獸,看到個美女,就想著那點破事。上不得臺面!就格局這個層面上,也只配做個坐騎了。

“我你!”虎精訥訥地說,被鼎中仙當面拆穿心事,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卻又不知道如何反駁。畢竟人家鼎中仙說得都是大實話。

雖然年紀幾十萬歲了,但這動心倒是頭一回,還是個青澀的毛頭小伙子。

“哼!有本事你收她做徒弟!你這可是對天發過誓的。”虎精扭過頭去不理鼎中仙。眼角的余光卻情不自禁地打量著白蕓。心里還是很感激白蕓在關鍵的時候救了他。

也是這個時候,他才驚訝地發現,自己之前被噬魂魚咬傷的右眼怎么一點事都沒有。既不疼,看得也清清楚楚的。立即撩開袖子和褲腿,細細地檢查,發現之前被啃咬的那些痕跡完全不見。

這倒是奇了個怪!

這個潭之前他下去過一次,還沒下去幾米。就被那群噬魂魚咬慘了。不僅身上被咬得見骨,而且魂魄也被嚴重咬傷,靈力被吸走掉一部分。也是那次受傷極為嚴重之后,他堂堂虎精才徹底被鼎中仙打敗,淪為坐騎。

一股股清香怡人的蓮花香鉆入鼻中。虎精用力掐了掐大腿,很痛。不是幻境。

莫非這小狐貍真的大有來頭?真的是救他們兩個出幻境的大救星?

虎精盯著滿潭的蓮花陷入了沉思。原本打算把白蕓變成老婆的心態,突然變得有些復雜。

“嗚”鼎中仙愁眉苦臉地掃了縮成一團的白蕓一眼,搖了搖頭,深吸了一口氣,滿臉憂傷和悲愴,“收就收。誰怕誰?!哼!有本事,你也說到做到!”

鼎中仙抬起驕傲的頭顱,45度仰望天空。又勝一局,心中暗爽。

晴,萬里無云。有飛鳥三只。

對于出去,尤其依靠這個弱雞小狐貍出去,他壓根沒報希望。

“老鼎,你不覺得這突然多出來的蓮花很詭異嗎?還有,我下去那么深,竟然沒有被噬魂魚咬傷。”虎精懶得跟鼎中仙較勁。

這幾十萬年來,他們兩個成天以斗來斗去為樂。彼此身上幾根毛都一清二楚,更別提性格脾氣了。

“你沒有被咬傷?那你剛剛瞎叫啥?”鼎中仙半信半疑地看著虎精,以為他為了博得小狐貍的好感,故意搞的苦肉計。

“之前在水里被咬得很慘。可是不知道怎么上了岸就完全好了。剛剛找了下傷口,一個都沒有。還有魚鉆進我眼睛里了。現在也沒事。記得我上次掉進去嗎?傷得那么嚴重。還有這突然冒出來的荷花。老鼎,你不覺得有些奇怪嗎?”

虎精一邊說,一邊偷偷地打量著渾身濕漉漉的白蕓。

他有一種直覺,這跟她有關。似乎渾身都是謎,看起來卻又平平無奇,很普通。

“那有什么。今非昔比,你現在都已經太乙金仙了。人家魚也不傻。被你的氣場給鎮住了。不敢咬你,不是正常?咬你,直接被拍得魂飛魄散,怕才是傻子吧?”

鼎中仙不以為然地搖了搖頭。他都懷疑,這虎精是不是裝傻。都說女人遇見愛情就變傻,男的恐怕也一樣。尤其是情竇初開的。

虎精也對鼎中仙非常無語。杠精中的杠精。你說啥,他都能找到理由反駁。

他將剛剛的事情,努力地回憶了一下。腦子一閃,又想到了關鍵一點。“還有,那些魚,見到我就咬。卻不咬她!”

“那是因為你臭。一萬年不洗澡!”

鼎中仙沒好氣地說,白了虎精一眼。“杠精!別妨礙我收徒弟。喂,小狐貍,你過來!跟我走!”

站長推薦:

下一頁


上一章  |  修真界出大事了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