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婚后被大佬慣壞了 >> 目錄 >> 小輩番外(95)機會,苛責,非蠢就是傻

小輩番外(95)機會,苛責,非蠢就是傻


更新時間:2020年10月17日  作者:月初姣姣  分類: 言情 | 現代言情 | 婚戀情緣 | 月初姣姣 | 婚后被大佬慣壞了 
婚后被大佬慣壞了 小輩番外(95)機會,苛責,非蠢就是傻


段林白這邊在找傅沉幫自己出謀劃策,祁家四口人坐在車里,卻沒人說話。

阮夢西原本說了幾句,祁洌和祁知意都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到了,沒什么心情說話,而祁則衍則在開車,也不太搭理她。

她嘆了口氣,打開了車載電臺,主持人正在細數歷年春晚的金曲。

“都不說話啊?知意。”阮夢西扭頭看向坐在后側的女兒,瞧她被嚇得不輕,一副小可憐的模樣,忍不住笑出聲,“怎么嚇成這樣?”

“我沒有。”

談戀愛也沒什么被雙方家長撞破,任是誰都不會無動于衷。

“祁則衍,你瞧你把女兒嚇的,她都要哭了。”

“不就是談個戀愛嗎?只是對方是段一言而已,你不也夸過那孩子優秀嗎?”

“怎么,輪到你女兒這里就不行了?”

祁則衍咬牙,“欣賞他,不代表他有資格做我女婿。”

“談個戀愛又不犯法,我看他今天也被你嚇得不輕,你還沒消火?還來勁了?”

“我怎么就來勁了,不過說真的,第一次見到段林白那么卑微,心里有點爽。”

所有人:“……”

祁知意深吸一口氣,我都被嚇死了,您是圖爽快嗎?

“知意,你看上那小子什么了?就真的是喜歡他,非他不可了?”祁則衍倒不是否認段一言這個人,只是真沒想過會和段家成為親家。

斗了一輩子,結局卻是相親相愛一家人,大概只有電視劇才會有這樣的情節。

“我也說不上來,他很好,我就是喜歡。”都這樣了,祁知意也沒遮掩,說這話時,也沒猶豫。

她必須讓家里人知道自己的態度和心意,這也是對她和段一言感情的負責與擔當。

段一言都直面她父親了,她沒理由怕的。

“他到底對你做了什么,因為什么啊?”祁則衍真的搞不懂。

而此時電臺主持人說道:“接下來,讓我欣賞12年春晚,王菲和陳奕迅為我們帶來的歌曲《因為愛情》……”

車內頓時無人說話,祁則衍嘴角狠狠一抽,阮夢西偏頭看向窗外,努力憋著笑。

回家后,祁知意則被父母叫到書房。

美其名曰:談心!

祁洌則站在書房門口,等候父親召見。

忐忑心心慌。

饒是此時,他都難以接受,被好友和妹妹雙重背叛。

生活真是太難了。

祁則衍也不是那種棒打鴛鴦的人,他必須了解,女兒對段一言的態度,以及兩人大致發展到什么程度了,心里有個底,他也不想因為自己,搞得家庭關系緊張。

得知目前兩人發展,還算純潔,也舒了口氣。

若是交往這點時間,那小子就各種動手動腳,祁則衍真能直接殺到段家。

“知意,如果我說,我不同意你們在一起,你會怎么辦?”祁則衍這口氣憋了太久,其實怒火已經消減了許多,與她說話,語氣倒是平和。

“理由呢?如果是因為他人品有問題,或者不尊重您,我們感情有問題,我都能接受,我希望您能給我們一個機會,您應該好好了解他。”

祁知意原本想著,可能說服父親,很難,不曾想,祁則衍居然一笑:

“好啊,我給你們機會。”

“爸?”祁知意難以置信,“您認真的嗎?”

“怎么?在你心里,我就是那么無情,不通情理的人?段一言這孩子沒什么大毛病,我愿意給他機會,那是因為我希望你幸福,不是因為接受他。”

“謝謝爸。”祁知意沒想到父親這么好搞定,喜出望外。

“你手上那個鐲子,金的?”阮夢西到底是女人,關注點總是有些不一樣,“他送的?”

祁知意摸了摸鐲子,點了下頭。

“戴著挺好看,他眼光不錯。”

祁則衍輕哼,“千萬人里,看上我閨女,他也算有眼光。”

阮夢西瞧他還嘴硬著,只是一笑。

“行了,你先出去吧,把你哥叫進來。”祁則衍大手一揮,讓祁知意出去了。

祁洌在外面,本就忐忑心驚,把耳朵貼在門上,準備偷聽,書房又比較隔音,聽不到里面的動靜,搞得他越發心顫,聽到開門聲,急忙靠墻貼好,腰板挺得筆直。

“哥,爸讓你進去。”祁知意面露喜色。

“爸沒說你?”

“沒有,你放心,他都幫你解釋過了,爸也不會說你的。”

段一言幫祁洌澄清過,也算還他清白了,饒是如此,祁洌進入書房時,還是心慌。

祁則衍打量著他,“知意和那小子的事,你全程真的一點都不知情?”

“爸,我真的不知道。”祁洌也沒扯謊。

祁則衍氣得咬牙:

“你小子智商不低啊,不是很聰明嗎,怎么這種事上犯糊涂了。”

“人家就跑到你眼皮底下把你妹妹拐走了,你居然還跟人家稱兄道弟,今天你還問他為什么騙你,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可憐?”

祁洌點頭,一臉無辜。

“你還敢點頭,那小子不是蠢就是傻——”

祁洌懵逼了:

妹妹不是說,父親今天很和藹,沒發火嗎?

干嘛罵他蠢和傻啊。

祁洌平白遭了一場無妄之災,差點被搞得自閉了。

從書房出來后,就回到房間,開始反省,他覺得自己沒進入社會,終究是太單純了。

就連吃晚飯時,都有些心不在焉,阮夢西瞧著兒子心情不悅,給他夾了點菜,“還難受啊?”

“感覺被全世界背叛了,難受。”

祁則衍輕哼,“那我被一雙兒子都背叛了,我就不難受?你就這點心理承受力?”

“行了你,少說兩句。”阮夢西抵了抵祁則衍。

倒是祁知意輕咳兩聲,看向對面的父母,“爸媽,還有件事想和你們商量一下。”

“你說。”

“我們過兩天不是要去平江外公家嗎?”

“怎么?你不要告訴我,你不去了?”祁則衍挑眉。

“不是,我肯定要去的。”祁知意急忙否認,“是他說,等我們從平江回來,想登門拜訪,給您和媽配個不是。”

“你倆談戀愛,又沒傷天害理,做什么壞事,沒必要賠不是。”祁則衍直言。

無論段一言處于什么目的,一旦登門,進了他家,這情況就不同了。

談戀愛是一回事,這一旦雙方都見過家長,各自去過對方家里,那就不是兩個人的事了。

“孩子如果要過來,你就讓他來唄,送了我們女兒那么貴重的禮物,讓他來家里吃頓飯怎么了?瞧你這小氣勁兒。”阮夢西看向祁知意,“你去回復他,就說我們同意了,時間等我們從平江來再定。”

阮夢西這些年幫江承嗣管理俱樂部,強勢起來,也不是開玩笑的。

直接就把事情給定了,根本不給祁則衍反駁的機會。

“我不同意他來。”祁則衍還是要掙扎反抗一下。

阮夢西認真看他,“你又說想了解他,又拒絕和他接觸,祁則衍,你到底想干嘛?你得給孩子機會啊,再說了,他是他,他爸是他爸,你也不能把他們混為一談。”

“難不成你還想和段林白鬧一輩子了?你有什么實質性的矛盾嗎?也不怕孩子笑話。”

“人家段林白今天都那樣了,你不也說挺爽嗎?你要想啊,如果咱女兒和他兒子成了,他以后對你都會這樣的,你不覺得挺好?”

祁則衍輕哂,“那感覺是挺好的。”

“既然說好給人家機會,做長輩的,還是要大度些,別出爾反爾。”

“我也沒說不給他機會啊,他要來就來唄,到了我的地盤,就算他和他爸一樣,是什么浪里小白龍,我也掀不起浪。”

祁則衍對段一言沒意見,雖說是阮夢西強勢著,讓他同意段一言登門,說到底也是他心軟了。

段一言收到消息,自然高興,趁著祁家去平江探親的時間,好好準備初次登門拜訪的事。

似乎這件事發展到這里,成了合家歡。

唯獨祁洌,哀哀怨怨,凄凄慘慘戚戚……

他分明被利用了,沒人安慰他也就算了,為什么還要被批非蠢即傻?

------題外話------

后面祁祁vs浪浪的機會還有很多,畢竟他倆已經被我鎖死了,哈哈

卑微浪浪,傲嬌祁祁開始上線。

小卷毛:全書最慘,沒有之一。

謝奪:不跟你爭,畢竟作者有良心,最后給我安排媳婦兒了。

小卷毛:談戀愛的不是我,為什么我覺得我最慘。

Copyright文學巴士


上一章  |  婚后被大佬慣壞了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