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差一步茍到最后 >> 目錄 >> 0685 噩夢

0685 噩夢


更新時間:2020年10月18日  作者:十階浮屠  分類: 都市 | 都市娛樂 | 十階浮屠 | 差一步茍到最后 
差一步茍到最后 0685 噩夢
正文0685噩夢

正文0685噩夢

“呼”

懸崖下吹來的狂風越來越強,人類和變異人通通趴在了地上,若不是戴了防毒面具和防風鏡,將士們根本無法睜開雙眼,但他們全都看清了“仙子”們的真面目,全都是早已死亡的尸體。

“天吶!他們究竟是什么鬼東西……”

將士們震驚的看向洞窟頂部,有上百具尸體被氣流吹的飄飄蕩蕩,距離最近的波波拉尤為明顯,只是她比現在年輕很多,還有她身旁的趙米妮,完全就是跟照片上一樣的小女孩。

“你們究竟是人是鬼,為何會有你們的尸體……”

歐陽錦驚恐萬分的看向了后方,波波拉等人全都趴在建筑材料后,可他們也全都傻眼了,他們這些人的變異尸體,一個不少的漂浮在前方,包括喊打喊殺的漢娜也是一樣。

“我們是人,我們是人類啊……”

波波拉手足無措的摸著自己身體,還將趙米妮一把抱進了懷中,趙米妮也嚇的魂不附體,哆哆嗦嗦的喊著聽不懂的德語,大胡子等人更是拼命搖頭,根本不信那是自己的尸體。

“你們早就死了,你們根本不是人……”

全場只有漢娜站立在狂風之中,她的腳爪深深摳在地上,面目猙獰的指著趙官仁,大喊道:“我們在二十年前就被他害死了,我們都是一群怨靈,徘徊在地獄中的怨靈!”

“你們不是怨靈,我能看到你們的靈魂……”

趙官仁一把扯掉了臉上的口罩,將寶刀用力插在地上才沒有被吹飛,他強忍著無數傷口帶來的劇痛,大聲問道:“漢娜!二十年前到底發生了什么,懸崖下究竟有什么寶貝?”

“懸崖下什么也沒有,那里是地獄……”

漢娜目眥欲裂的喊道:“懸崖就是地獄裂縫,只要靠近它的人,藏在心底的惡念就會出現,它讓我們看到了你的卑劣,你根本不是來拯救我們的天使,你是從地獄出來的魔鬼,雷昂當初就不該祈求你的出現!”

“什么地獄,什么雷昂……”

趙官仁怒聲說道:“我看你比這些古人還要迷信,你去過地獄嗎,知道地獄什么樣嗎,我告訴你們,人間才是地獄,陰間都沒有這里骯臟,而且你不要把別人犯的錯栽贓在我身上,老子沒來過這里!”

“趙官仁!你說什么都沒用了,血債一定要血來償……”

漢娜面色青獰的張開雙臂,自爆的九尾居然又從她身后生長了出來,如同九條毒蛇迅速逼近趙官仁,將士們紛紛起身想要攻擊她,可一站起來立馬就被狂風吹飛了。

“下地獄去吧,你這個魔鬼……”

漢娜猛地一揮雙手,九條長尾狠狠刺向了趙官仁,可突然就聽“咚”的一聲巨響,不遠處的一輛坦克竟然開炮了,攔腰轟在了漢娜的身上,通紅的火光一下就把她給吞噬了。

“咣”

一道人影猛地從火焰中倒飛出去,狠狠撞在了一堵混凝土墻上,墻壁直接被轟出了一個大洞,漢娜的一條斷腿瞬間飛了出去,跟兩條斷尾摔落在一起,在地上不住的扭動。

“吼吼小賤人!吃大爺我一炮吧……”

呂大頭的聲音從坦克里響了起來,炮管再一次降低下去,對準了煙塵四起的墻洞,可趙官仁突然大喊道:“不要開炮,里面是彈藥庫,快停下!”

“嗚”

一陣狂風眨眼就把煙塵吹散了,被轟開的墻洞是個大倉庫,里面堆放了許多大鐵桶柴油,還有一箱箱的彈藥,而漢娜就躺在一堆碎石中,下半身已經全部被炸爛了。

“啊!!!”

漢娜狀若瘋魔般嘶吼了起來,斷裂的身體竟然開始迅速生長,她就像壁虎一樣爬出了碎石,靠在破洞邊緣又吼又叫,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她強大的怨氣,恨不得把趙官仁撕成碎片。

“甄清純!幾百年了,到此為止吧……”

忽然!

一道熟悉的聲音從屋里傳來,不僅讓瘋狂的漢娜戛然而止,戰士們也驚疑的望向了趙官仁,對方說話的聲音和口氣,竟然跟趙官仁一模一樣。

“栗子男?”

大伙驚訝的瞪大了雙眼,只看一個黑衣男緩緩出現在墻洞內,手提一把黝黑的長刀,迎著狂風站定在墻洞中央,不是跟他們走散的栗子男又是誰,而狂風也在此時逐漸變小了。

“嘶”

大伙突然齊齊倒吸了一口涼氣,連趙官仁都差點把眼珠子給瞪出來,只看栗子男身旁又走出來一個人,一身金袍,長發披肩,但他卻是個大老爺們,并且是趙官仁。

“臥槽!日了哈士奇了……”

呂大頭活見鬼一般爬出了坦克,看看倉庫內長發披肩的趙官仁,再看看地上混血浴血的趙官仁,兩個趙官仁幾乎沒有任何差別,但是倉庫里那個皮膚白的嚇人,年紀也比外面的更大一些。

“兩、兩個?你們誰才是趙官仁……”

漢娜靠在洞外也一樣傻了眼,或者說沒有人不傻眼,好在狂風已經慢慢小了下去,被吹上空中的尸體也盡數落回了懸崖,外面的趙官仁立即站了起來,用力抹了一把臉上的鮮血。

“你是冥殿里的女尸,為什么要冒充我……”

趙官仁驚疑不定的打量對方,他從對方的袍服辨認出,這家伙正是跪在冥殿中的干尸,而且栗子男跟他在一起,肯定也是發現了古怪,只是沒想到他竟然是個男人。

“我沒有冒充你,也沒有必要冒充你……”

白皮趙官仁緩緩走出了破洞,左右看了看亂做一團的廣場,冷聲說道:“我是來自地球的趙官仁,家住東江市明珠小區,母親叫沙小紅,父親叫趙家才,我的臉是我父母給的!”

趙官仁的嘴巴張成了O型,腦袋已經處于嚴重的卡頓狀態,但呂大頭卻急忙喊道:“你說你是趙官仁,那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不認識你,但你的口音是東北人,沒錯吧……”

白皮趙官仁歪了歪頭,而栗子男又說道:“王爺!此人在冥殿詐尸的時候,我就發現他跟你長得一樣,但他不認得我們,甚至不知道吉國和大漢,而且他的血是藍色的!”

“我變異了,血當然是藍色……”

變異趙官仁也用審視的目光,打量著對面的趙官仁,問道:“我雖然幻想過做個古代王爺,但從沒想過成為現實,你究竟是誰,平行空間的另一個我,還是不同時間軸上的穿越者?”

趙官仁抬手問道:“慢著!你在地球上的女人叫什么?”

“周米妮!怎么了……”

“周米妮沒死?”

“你什么意思,我女朋友當然沒死……”

趙變異有些不爽的皺起了眉頭,趙官仁則猛地一拍額頭,說道:“難怪你不認得大頭,原來你和周米妮還在一起啊,那你肯定也沒蹲過大牢,二花也還活著是吧?”

“蹲大牢?”

趙變異古怪的說道:“拘留所我進過兩次,但監獄一次沒去過,我莫名其妙來到這個鬼地方之前,二花還在我公司喝酒,那晚是2018年3月底,還有幾天就是米妮過生日了!”

“怪不得咱倆的行事風格不一樣,原來你比我歲數小……”

趙官仁搖著頭說道:“你的破公司會在6月份倒閉,然后改行賣小龍蝦,年底你就跟周米妮分手了,但在我的人生中從沒來過這里,所以可能就跟你說的一樣吧,咱倆不是來自同一個地球!”

“那你為什么要來這?我們一起出現在這肯定有原因……”

“趙子強!他對你說了什么……”

趙官仁認真的凝視著他,趙變異微微點頭說道:“我就知道是他,當年他突然出現,說我是什么天命之人,讓我跟他一起發掘這里的秘密,最后……我失去了那段記憶,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

“放屁!你就是罪魁禍首,你休想逃避責任……”

漢娜憤怒的從地上站了起來,她的身體已經重新生長出來,只是明顯虛弱了很多。

“你醒醒吧,一直是這個女人在搗鬼……”

趙變異猛地指向了納蘭荀,怒聲說道:“我從來沒有背叛你們,更沒有獨自逃離,納蘭荀為了奪取趙子強給我的仙丹,將我引到地面后殺了我,要不是我感染了病毒,我連復活的機會都沒有!”

“胡扯!她一直在我的控制中,如何害你……”

漢娜根本不相信他的話,可納蘭荀忽然發出了一陣奸笑,站起來說道:“你確定嗎?我看你不應該叫甄清純,應該叫甄天真才對,其實我殺了你們每個人……兩次!”

“什么?你……”

漢娜震驚的轉過了身去,誰知大批生化兵忽然動了,還有更多的變異人從內部鉆了出來。

八大城寨的幸存者也突然出現,直接跟生化兵們站在了一起,黑木軻更是跪地大喊道:“微臣納蘭軻,叩見皇后娘娘!”

“你這個賤人,你陰我……”

漢娜驚怒萬分的指著納蘭荀,誰知就聽一陣噗噗聲,納蘭荀屁股后面又冒出了足足十條長尾,得意的笑道:“你們這些歐羅巴野人,頭腦就是簡單,居然把趙官仁這樣的小無賴當成救星,真是可笑!”

“可笑的是你才對……”

趙變異指著趙官仁說道:“以前我一直想不明白,趙子強為什么說我是天命之人,我不過是個平平無奇的小屌絲而已,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趙官仁就是他們的救星,但這個趙官仁不是我,而是他!”

“納蘭荀!其實你的戲不錯……”

趙官仁輕蔑的冷笑道:“徐婉清也是你安排的吧,我一直在等著你的后招,現在你自己蹦出來了,我就用實力告訴你,我為什么敢來這,趙官仁這三個字,將會是你永遠的噩夢!”


上一章  |  差一步茍到最后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