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首輔嬌娘 >> 目錄 >> 304 太后霸寵(一更)

304 太后霸寵(一更)


更新時間:2020年11月11日  作者:偏方方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偏方方 | 首輔嬌娘 
首輔嬌娘 304 太后霸寵(一更)
304太后霸寵(一更)

304太后霸寵(一更)

皇宮適齡的皇子每日都要去上書房學習功課,本朝的上書房設在金鑾殿的一處偏殿之中。

在昭國,只有三品以及之上的大臣才有資格上金鑾殿早朝,因此給皇子們教學是三品之下的臣子唯一踏足金鑾殿的機會。

但也還是不能從正門進。

蕭六郎被魏公公拎著從側面上小臺階進入金鑾殿,走過抄手回廊來到御書房外。

“其余幾個皇子的功課已經上完了,你單獨為太子講學。”魏公公提醒說。

皇子與太子是一起上課的,老師都是來自朝中德高望重的大臣,不同的是,太子比普通皇子的學業要繁重一些,皇子們下課了,他還得接著上。

太子上午跟著老師們上課,下午跟著皇帝學習處理朝政,偶爾被派去歷練。

皇子之中唯一不再需要上課的是長子寧王。

蕭六郎抵達上書房外時,恰逢皇子們從里頭出來——三皇子瑞王一臉菜色,顯然上課上得極為痛苦;四皇子風流倜儻、風輕云淡,瞧著倒是都會了,五皇子、六皇子神色嚴肅,也不知是功課太難還是什么。

蕭六郎微微躬身拱手,目不斜視,不卑不亢。

魏公公給幾位公子行禮。

瑞王停下腳步問道:“魏公公,這是誰?”

魏公公笑著道:“回瑞王殿下的話,這是翰林院的蕭修撰,今日由他來為太子殿下講學。”

“這么年輕……”瑞王瞪大了眸子。

倒是沒說官階這么低。

相較之下,官階低都不算什么了,這個老師看上去才十七八歲吧?都能為太子講學啦?

而且他長得……好眼熟啊。

瑞王盯著蕭六郎的臉一陣打量。

蕭六郎從容地讓他看。

瑞王畢竟不是太子,與曾經的昭都小侯爺并不親近,一時半會兒也沒看出來蕭六郎是像他。

“三哥,走不走了?不是說帶我和四哥去你府上玩嗎?”

六皇子催促。

“來了來了!”

瑞王沒再細想蕭六郎,腳步匆匆地走了。

“蕭修撰,請。”魏公公比了個手勢。

蕭六郎邁步入內。

弟弟們都下課了,只有自己留下來繼續學****本就有些不樂意,再一看來講學的翰林官居然是蕭六郎,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怎么是你?”他差點兒驚得站了起來!

蕭六郎淡淡地拱了拱手:“微臣奉陛下之命,前來為太子講學。”

“你……為孤講學?”

父皇怎么想的?怎么會派這家伙來給自己講學啊?自己在父皇心里已經這么沒地位了嗎?

乳臭未干的小子,能有什么學問!

太子的臉一陣青一陣白,真是精彩極了。

另一邊,顧嬌也進了宮。

她是來探望姑婆的。

她手上有姑婆給她的仁壽宮令牌,十分順利地入了宮。

從金鑾殿旁邊走過時,她不知蕭六郎就在里面,只是下意識地往金鑾殿的方向望了一眼。

金鑾殿太宏偉了,屹立于百步長階之上,巍峨于朗朗乾坤之下,拔地倚天,大氣恢弘,厚重的歷史氣息撲面而來,莊嚴肅穆,令人不由地心生敬畏。

金鑾殿是每個昭國官員夢寐以求的地方,只有位列金鑾殿,才真正有資格稱得上一聲朝廷重臣。

去仁壽宮要經過御花園。

顧嬌剛走到那里便被一道熟悉而輕柔的聲音叫住。

“姐姐!”

是顧瑾瑜。

顧瑾瑜邁著輕快的步子朝顧嬌走來,驚訝地問道:“姐姐也入宮了呀?是來探望淑妃娘娘的嗎?”

顧嬌淡淡地看著她。

顧瑾瑜習慣了顧嬌的冷漠,笑了笑,沒放在心上,解釋道:“淑妃娘娘病了,祖母聽聞消息后寢食難安,便讓我入宮替她探望淑妃娘娘一趟。”

顧嬌與顧瑾瑜接觸不多,卻也記得她從前是把顧老夫人的女兒叫姑姑的。

似是察覺到了自己態度上的轉變,顧瑾瑜低下頭苦澀一笑:“姐姐大概還不知道吧,我不僅冒領過風箱的功勞,還差點搶了姐姐的糯米砂漿,我告訴淑妃娘娘我有更厲害的發明,結果東窗事發,害得娘娘在陛下面前出了丑,聽說還連累了五皇子。如今淑妃娘娘怕是半點不愿見到我。”

顧嬌沒有與她閑話家常的打算,沒接她的話。

顧瑾瑜道:“姐姐是去見娘娘的,不如與我一起吧。”

顧嬌正要說自己不是來見淑妃的,卻尚未開口便被一道少年的厲喝打斷了。

“你就是那個鄉下來的野丫頭!”

顧瑾瑜臉色微微一變,轉過身沖一名錦衣少年躬身行了一禮:“見過五殿下!”

五殿下今年十七,與顧承林同歲,卻比顧承林小兩個月。

他繼承了淑妃的美貌,在本就顏值很高的皇子中也依舊算模樣出挑。

只不過,他這副跋扈囂張的氣焰就不甚討顧嬌喜歡了。

顧嬌眼皮子都沒抬一下,只漫不經心地睨了他一眼。

五皇子在二人面前站定,驚到地看著她:“你什么態度?見了本殿下為何不行禮?”

按理說是要行跪禮,可看在親戚一場的份兒上,允許她行個福禮算了!

顧瑾瑜小聲提醒顧嬌:“姐姐。”

顧嬌無動于衷。

五皇子怒火更盛:“你好大的膽子!”

顧瑾瑜忙上前一步,輕聲說道:“五殿下,姐姐剛進宮,對宮規不大熟悉,回頭我會好好和姐姐說的。五殿下就看在祖父與大哥的份兒上原諒姐姐一次吧!”

提到老侯爺與顧長卿,五皇子的神色緩和了些,他再不懂事也是明白外公與大表哥都是自己的靠山。

外公表面辭官了,暗地里卻在為父皇辦事,大表哥在軍營也必定是有一番作為的。

不過,五皇子仍沒打算這么快放過顧嬌。

他對顧嬌冷冷地說道:“上次的事是不是你搗的鬼?”

顧嬌古怪地看著他,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么。

五皇子冷哼道:“你真是過分,你既然能發明那些東西,為什么不提前告訴我母妃?害中間滋生了這么多誤會,連我都被父皇質疑抽查了功課,都是你的錯!”

這都是什么霸道土匪的邏輯?

她會什么不會什么,憑什么大張旗鼓地告訴自己毫不相干的淑妃?

顧嬌抱懷,看傻子似的看向五皇子。

顧瑾瑜忙打圓場道:“五殿下,不關姐姐的事,姐姐都告訴我了,是我沒告訴娘娘!”

顧嬌也沒刻意告訴顧瑾瑜,顧瑾瑜這番話儼然在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

五皇子卻不買賬:“你別替她說話!我總聽說她的事了!明明回了京城卻不搬回府里,也不來給我母妃請安!”

“姐姐嫁人了,哪兒有出閣的女兒住回娘家的?至于說給娘娘請安……這不是來了嗎?”顧瑾瑜繼續沖顧嬌使眼色,示意顧嬌服個軟。

顧嬌依舊無動于衷。

五皇子再度炸毛:“你看吧你看吧!她一點誠意也沒有!分明沒將我和母妃放在眼里!”

五皇子這段日子過的憋屈,先是被皇帝禁足,再是被勒令勤學苦讀,不準任何人幫他做功課,老師們對他也嚴厲了許多,弄得他一點樂趣都沒有了。

今天大家約好了去三哥的府上,他卻因為有父皇的罰抄沒有寫完只能留在宮中。

他對顧嬌多少有點遷怒的意思。

若是顧瑾瑜許就讓著他了。

可顧嬌不會慣著他。

顧嬌看著他道:“我不是來探望淑妃娘娘的,也不是來給你請安的。”

言罷,她微微偏了偏頭,示意五皇子讓開。

五皇子原本只是有點遷怒她,這會兒卻是徹底被激怒了。

我拿你當親戚,只讓你給我行個福禮,你卻給臉不要臉!

五皇子冷聲道:“跪下!”

顧瑾瑜花容失色:“五殿下!”

“你讓開!不讓連你一起罰!”五皇子嫌少有對顧瑾瑜如此疾言厲色的時候,可見他是真怒了。

顧瑾瑜不敢再出聲。

顧嬌煩躁地皺了皺小眉頭:“我最后說一次,讓開。”

五皇子怒道:“大言不慚,來人,給本殿下張嘴!”

兩名孔武有力的隨行太監走上前,伸手去擒顧嬌,然而他們卻連顧嬌的衣擺都沒碰到,便被掄到了草地上。

五皇子氣得跳腳:“你竟敢在皇宮行兇!”他抬手去抓顧嬌。

聒噪死了!

她這小暴脾氣!

恰巧附近有個養睡蓮的水缸,顧嬌揪住五皇子的衣領,一把將人扔進了水缸!

“啊——”

五皇子尖叫。

他坐著跌進水缸,渾身濕透,兩手急速抓住缸沿,頂著一朵大睡蓮從水缸里掙出來。

巨大的動靜驚到了打附近路過的蕭皇后。

今天風和日麗,蕭皇后本是陪伴秦楚煜來御花園玩耍的,奈何秦楚煜沒一會兒便跑沒影了。

她這會兒正優哉游哉地閑逛著,聽到動靜走過來,就看見了坐在水缸里滿身狼狽、想爬卻爬不出來的五皇子。

五皇子的模樣雖有些狼狽,但也著實滑稽。

五皇子生得俊俏,頭上再頂一朵粉嫩嫩的蓮花,實在是令人忍俊不禁。

“咳!”蕭皇后清了清嗓子,拿帕子掩住嘴兒,吩咐宮人道,“愣著做什么?還不快去把五殿下扶起來!”

“是!”蘇公公親自帶了人過去,將濕噠噠的五皇子從水缸里撈了出來。

大夏天的,浸了一身水并不會冷,但就是難看。

五皇子的臉色更難看。

宮人們是不敢笑他的,死死憋住。

蕭皇后慢悠悠地走了過來,目光掃了一圈,問道:“出了什么事?”

“見過母后。”五皇子憋屈地行了一禮。

顧瑾瑜也躬身行禮:“給皇后請安,皇后萬福金安。”

蕭皇后的目光落在了顧瑾瑜身邊的顧嬌身上:“這是哪個宮的人?”

顧瑾瑜忙道:“回皇后的話,這是臣女的姐姐。”

“你姐姐?”蕭皇后雖未見過顧嬌,但卻是聽說過顧嬌的,只是人的腦子有時會短路,她一下子沒想起來顧瑾瑜有哪個姐姐。

況且顧嬌的容貌確實太有礙觀瞻了些。

蕭皇后蹙了蹙眉,收回了落在顧嬌身上的目光。

“怎么回事?”蕭皇后問五皇子。

五皇子瞥了顧嬌一眼,他倒是沒打算告狀,可架不住底下的太監嘴碎。

一個太監從地上爬起來,撲通一聲給蕭皇后跪下:“啟稟皇后,這丫頭好大的膽子,竟在宮里對五殿下動手!不是您及時趕到,五殿下已經遭她毒手了呀!”

蕭皇后的神色冷了下來。

在皇宮行刺皇子,這還得了?

“啟稟皇后!”顧瑾瑜跪下,冒死求情道,“五殿下與姐姐之間只是發生了一點誤會,姐姐并沒有想要殺五殿下!請娘娘明鑒!”

“喲,御花園今天好熱鬧啊。”

入口處,傳來了莊貴妃似笑非笑的聲音。

她身邊跟著愉妃。

愉妃是瑞王生母,倆人一貫走得近。

這還是寧王妃滑胎后,莊貴妃第一次出來逛園子,誰料就碰上了這么精彩的事。

莊貴妃沖皇后微微欠了欠身。

愉妃行了一禮:“臣妾見過皇后。”

五皇子難為情地行了一禮:“莊娘娘,愉娘娘。”

莊貴妃今日心情似是不錯,說話時眉間自帶了三分笑意:“小五這是怎么了?天氣太熱去鳧水了么?頭上怎么還頂著一朵花?”

花?!

五皇子臉色一變,忙抬手將頭頂上的睡蓮摘了下來。

想到自己堂堂一國皇子竟然在那么多人面前頭頂開花,他羞憤難當,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蕭皇后看了看顧嬌,嘆道:“小五與這丫頭發生了一點齟齬,本宮正在查問此事。”

莊貴妃笑著看了眼顧瑾瑜與她身旁的顧嬌:“這么說,小五是被她推下水的?出了這么大的事,還是把淑妃叫來吧,怎么說小五也是他親兒子。”

蕭皇后點點頭:“去把淑妃叫來。”

“是!”蘇公公去長春宮稟報了淑妃。

得知兒子竟然被人推下水,淑妃顧不上自己還在病中,頂著烈日去了御花園。

蕭皇后想不起顧瑾瑜的姐姐是誰,淑妃還能想不到嗎?

臉上一塊紅色的胎記,丑得不能見人,不是那個養在鄉下的侄女兒又是誰?!

她心疼地扶著五皇子的手,轉頭惡狠狠地瞪向顧嬌:“是你把小五推下水的?我看你是反了天了!”

蕭皇后道:“淑妃,事情還沒弄明白,顧小姐與這個太監各執一詞,還是聽聽小五和這個丫頭怎么說。”

淑妃咬牙道:“我只問皇后,是不是她把小五推下水的?”

五皇子身邊的太監哭道:“娘娘!就是她!她打了奴才們,還把五殿下推下水!”

淑妃氣得渾身發抖,她捏緊拳頭,用最后一絲理智對蕭皇后道:“娘娘,此人是我娘家侄女兒,還請娘娘把人交給我。”

蕭皇后問道:“你打算怎么做?”

淑妃冷冷地看向顧嬌道:“她有娘生沒娘養,臣妾自然是代替兄嫂好生管教她!來人!把她給我拿下!”

話音剛落,秦公公的聲音由遠及近地響起:“太后駕到——”

蕭皇后與諸位后妃忙轉過身來,恭恭敬敬地福下了身子。

莊太后的鳳攆來到御花園,如金鳳振翅而臨,氣勢瞬間震懾住了全場。

御花園里靜得落針可聞。

還是蕭皇后貴為后妃之首,不得不壯膽開口:“母后怎么過來了?”

“哀家不來,還不知你們一個個的都這么會給哀家找麻煩。哀家從宮外請了個大夫,半路就被你們堵住……喊打喊殺的。怎么?哀家才回宮,你們就這么盼不得哀家好了?”

這頂帽子扣的,只差沒說她們阻止太后行醫,想謀害太后的命了!

“母后恕罪!”

蕭皇后在宮女的攙扶下跪了下來。

皇后都跪了,莊貴妃等人也只能跟著呼啦啦跪了一地。

“過來。”莊太后不咸不淡地說。

這話是對顧嬌說的。

莊太后當著外人還是想要端一端架子的。

她的意思其實是讓顧嬌走到鳳攆旁邊來,然后她繼續高冷地做一個令人顫抖的禍國權后!

哪知顧嬌會過了意,單手一撐,上了鳳攆,特別乖地坐在姑婆身邊。

莊太后:“……”

所有人:“……”

莊太后:嗚,自己慣的,崩了也要寵下去!


上一章  |  首輔嬌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