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首輔嬌娘 >> 目錄 >> 307 真相大白(兩更)

307 真相大白(兩更)


更新時間:2020年11月13日  作者:偏方方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偏方方 | 首輔嬌娘 
首輔嬌娘 307 真相大白(兩更)
307真相大白(兩更)

307真相大白(兩更)

皇帝看到顧嬌舉起剪刀朝自己磨刀霍霍的樣子,臉色一變:“朕不要!”

不要也得要。

就聽得咔嚓一聲,皇帝的褲子被剪開了,血淋淋的布片被顧嬌從他傷口處撕了下來。

皇帝只感覺腿間一涼,心底升騰起了無盡的尷尬。

這股尷尬甚至蓋過了傷口的疼痛,令他整個人羞惱不已。

皇帝失血過多,有些虛弱,無力反抗,他咬緊了嘴唇,渾身上下每根頭發絲都在無聲地表達著自己的拒絕!

顧嬌:看不到看不到!

皇帝咬牙:“你……”

顧嬌放下剪刀,換了一副干凈的手套,從小藥箱里拿出了吊瓶與靜脈穿刺針。

皇帝看到寒光閃閃的針頭的一霎,被打針支配的恐懼涌上心底,蔓延到四肢百骸,他整個人都慌了:“朕不要打針!”

乖啦。

打了針并才會好嘛。

顧嬌捏住他的手,沒有壓脈管便將針扎進了他的手背。

果然越來越熟練了呢。

皇帝看著那個冷冰冰的東西扎在自己的手背上,真是嚇得整個人都在哆嗦,被刀砍都沒這么可怕。

他掙扎。

顧嬌板著小臉道:“不許動,漏針了就給你打第二針!”

我認真的,我超兇!

皇帝:“……”

皇帝堪堪壓住了掙扎的沖動,委屈巴巴地撇過臉,不去看手上的針頭。

從前顧嬌給皇帝打針都是肌注,靜脈滴注是第一次,為了防止他亂動漏針,顧嬌拿來了只給小凈空打針時才會用到的小木板。

顧嬌將小木板綁在皇帝的手下,用繃帶固定好。

之后顧嬌拿出了剃刀。

皇帝的臉色再次一變:“那還要給朕剃毛?!”

顧嬌道:“一點點就好。”

皇帝面色漲紅:“不許動朕的仙鶴之毛!”

顧嬌正色道:“是腿毛!”

脛骨外也受了點皮外傷,傷口有點深,也得縫合。

當然大的傷口在腿根處,只是這里就不用剃毛了。

可就算是剃腿毛也沒好到哪里去,他腿上被暗器所傷,大大小小的傷口十多處,大多不深,甚至大半都不用縫針,但總得消毒和上藥。

皇帝被擺成各種羞人的姿勢,方便顧嬌清理傷口、消毒、局部麻醉、縫針以及上藥。

光線太暗了,顧嬌有點看不清,輕聲說道:“腿分開點。”

皇帝:“……”

他沒臉見人!

嗚,太羞恥了!

顧嬌給皇帝做完手術,皇帝已經暈過去了,不知是失血過多暈過去的還是羞憤暈厥的。

顧嬌將屋子收拾了一番,拎著醫藥箱走出去。

見顧嬌出來,蕭六郎走上前,踏上廊下的臺階,從她手中拿過小藥箱:“娘說家里來了個傷患”

蕭六郎已經在院子里等了一會兒了,他剛去了一趟林成業家,回來就看見地上的血跡,又看見姚氏焦急地在院子里走來走去。

問了才知顧嬌帶回一個傷患,似乎傷得有些重,顧嬌進去小半個時辰了。

蕭六郎讓姚氏去歇息,他在外頭等顧嬌。

蕭六郎是叫姚氏娘的,顧嬌是親生女兒,她有心結可以不叫,蕭六郎作為女婿,若也不叫會讓姚氏覺得她是個外人。

顧嬌心里是早已接受了姚氏,因此蕭六郎叫姚氏娘她聽著挺順耳,就是自己還有些不好意思開口。

似乎像叫了,彼此之間那種羈絆就再也斬不斷了。

她還需要時間。

徹底從前世的陰影中走出來。

顧嬌明白蕭六郎是好奇為何沒將傷患送去醫館,而是直接帶回了家里,還住進了姑婆的屋子。

要知道,那可是太后的屋子,一般人住不得的。

顧嬌轉過身,輕輕推開房門,一雙仿佛會說話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著他。

蕭六郎走進屋,借著油燈的光亮看清了對方的臉。

“陛下?”他驚訝,“他遇刺了?”

難怪不把對方送去醫館了,這種情況送醫館是很危險的。

皇帝已經睡著了,傷勢也處理完畢了,可他蒼白的臉色依舊不難讓人看出他歷經了一場怎樣的兇險。

蕭六郎為皇帝合上房門,看向顧嬌:“你沒事吧?”

皇帝遭遇行刺,她又恰巧把皇帝撿了回來,難免讓人擔心她是不是也遭遇了一波危險。

為何會用撿這個字,主要是顧嬌太喜歡往家里撿人了……

一不留神撿了個太后,再一不留神撿了個小和尚,又一不留神撿了個國子監老祭酒……

好叭,老祭酒不是她撿的,是姑婆撿的。

顧嬌本想說自己沒事,話到唇邊,眼珠子滴溜溜一轉,伸出小手:“手有點疼。”

“手怎么了?”蕭六郎下意識地握住她的一雙素手,從手心到手背、虎口到指尖,細細地查看。

看完也不見一絲傷痕,他古怪地看向她。

“酸疼。”顧嬌面不改色地解釋。

蕭六郎:“……”

蕭六郎正要將自己的手收回來,忽聽得顧嬌哎呀叫了一聲。

她一只手被他握著,另一只手抬起頭捂住了左眼,一副很是難受的樣子。

蕭六郎卻沒這么容易再上當了,他淡淡地問:“怎么?眼睛也酸疼了?”

顧嬌揉眼睛:“進沙子了。”

蕭六郎一時也不知她是真進了沙子還是假進了沙子,可見她把自己的眼皮與臉頰都揉紅了,他忍不住抬起手來,拿開她的手:“讓我看看。”

他修長如玉的指尖輕輕地落在她的眼眸上,拇指落在了她朱砂色的胎記上,胎記沒有溫度,可他指尖卻莫名有些發燙。

許是真進了沙子的緣故,她的左眼都紅了,有盈盈濕潤的水光閃動,眼尾也微微地泛著紅,透著一絲仿佛剛被人欺負過的小柔弱。

撩人得不行。

蕭六郎的喉頭滑動了一下,有些干啞。

他緩緩低下頭,湊近她眼眸,輕輕地吹了吹。

“還有沙子嗎?”他輕聲問。

顧嬌眨了眨眼,感受了一下:“還有。”

他再次低頭,像是要吻上她眼眸。

“哎呀,我什么也沒看見!姑爺你們繼續!”

剛收拾完灶屋的玉芽兒一出來就看見姑爺和自家小姐在廊下玩親親,嚇得趕忙捂住眼、背過身子、逃回灶屋、關上門,一氣呵成!

蕭六郎心里一陣羞赫。

沒干親親我我的事,卻擔了親親我我的名,著實委屈。

顧嬌的眼睛沒事了。

蕭六郎打算送她回房,可也不知是不是在救皇帝時扯動太大,她胸口的琵琶扣斷了,衣襟豁開,露出一截白色繡著粉荷的小衣來。

蕭六郎無意識地掃了一眼便趕緊將視線移開,可那粉嫩嫩的小荷尖就像釘子一樣釘進了某人的腦海,揮之不去!

可顯然顧嬌自己沒意識到自己有一顆扣子開了。

“你……”蕭六郎正要提醒她,這時顧小順與顧琰從外頭回來了。

自打有暗衛后,倆人學藝的時間便延長了一些,不擔心路上會遇上什么危險。

“咦?姐夫?”顧小順看見了蕭六郎以及……

他目光還沒來得及落到顧嬌的身上,蕭六郎一個側身將顧嬌結結實實地擋住了,他用身子將顧嬌擋在了自己與墻壁之間,雙手撐在她兩側,不留一絲視線的空隙。

這副樣子像極了護食的獸。

他回過頭對二人沉聲道:“你們先進屋!”

考試考了全班倒數也沒被姐夫如此嚴肅對待過的二人:“……”

姐夫的眼神好兇!

二人還是乖乖進屋了。

顧嬌眨巴眨巴地看著近在遲尺的蕭六郎,相公壁咚她了。

蕭六郎清了清嗓子,抽回護在她身側的手,張了張嘴,最終沒提醒她扣子開了,而是脫下外袍裹在了她身上:“回屋吧,夜里涼。”

皇帝是后半夜蘇醒的。

麻醉藥的藥效過了,他感受到了遍體疼痛。

玉芽兒守在他屋子里,見他醒了忙去叫顧嬌。

顧嬌對玉芽兒道:“你去歇息吧,后面不用守著了。”

“是。”玉芽兒回了自己屋。

顧嬌推門而入。

玉芽兒將皇帝照顧得很周到,沒讓他出汗,也沒令他受涼,一切都剛剛好。

“扶朕起來。”皇帝不習慣躺著與人說話。

顧嬌將皇帝扶坐起來,拿了個墊子給他當靠背。

京城白天熱,夜里還是有些涼意的。

皇帝原先的衣裳都不能穿了,他的身形與顧琰的一名暗衛相似,顧嬌便拿了一套暗衛的新衣裳給他換上。

顧嬌將油燈調亮:“有哪里不舒服嗎?肚子餓不餓?”

皇帝搖頭,面色蒼白,神色憔悴:“朕沒事……魏公公去哪兒了?”

顧嬌說道:“他受傷了,他讓我去救你不要管他,等我回去找他時人就已經不見了。”

“希望他是逃走了,而不是被那群人抓了。”皇帝閉了閉眼,魏公公跟了他二十多年,早已非尋常奴仆可比。

說起來也是他大意,他出宮幾次未曾遇襲,便以為少帶幾名暗衛也沒什么,哪知就給了對方可乘之機。

“為什么要救朕?”皇帝忽然問。

顧嬌一臉古怪地看著他。

皇帝被這眼神看得心口刺痛,他撇過臉,虛弱而又沉悶地說:“讓朕死了不是正好合了你們心意嗎?還是你們覺得……你再救朕一次,就能再次騙取朕的信任了?朕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訴你,別白費心機了,朕不會上當的。”

顧嬌定定地看著他,眼神從最初的古怪漸漸變得驚訝,最后驚訝褪去,有了一絲了然。

她什么也沒說。

沒為自己辯解一句。

只是默默地站起身,在床頭柜上放下一粒止痛藥與一杯溫水,便起身出去了。

她開門與關門的動作都很淡很輕,仿佛沒什么脾氣。

然而那道無聲又落寞的小背影莫名讓皇帝心口一痛。

明知道不是這樣的,他死不了才需要騙取他的信任,不是她出現,他早已喪命在那群刺客的刀下,還用騙取他的什么信任呢?

可他就是控制不住心底的火氣,自從寧安離開后,他已許多年沒碰到能走進他心底的人,他只要一想到本該屬于他的小神醫竟然投靠了莊太后的陣營,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其實他也明白這怪不得她,畢竟她認識莊太后在前,自己才是后來的那一個。

可說出口的話就是這么傷人。

或許正因為親近,才更會出言傷害。

如此也好,長痛不如短痛。

她既選擇了莊太后,那么他與她注定是要恩斷義絕的。

自己這一生還真是凄慘啊,在意的人一個一個都被莊太后奪走了,先是寧安,再是小神醫,也不知下一個會是誰。

不過萬幸自己也沒什么在意的人了。

不對,還有一個。

這個人永遠都不會背棄自己,他與莊太后從先帝在世時就是死敵,他把莊太后害進了冷宮,莊太后將他流放了塞外。

誰都可能去莊太后的陣營,獨獨他不會!

想到這里,皇帝心里總算有了一絲寬慰。

皇帝受了重傷,沒能回宮,自然就沒去第二天的早朝,可朝堂絲毫不亂,京城也無動蕩。

皇帝并不意外,畢竟有莊太后垂簾聽政嘛,她就如同一根昭國的定海神針,有她在,自己這個皇帝可有可無得很吶!

想到這里,皇帝越發恨極了莊太后!

小凈空等人是不知家里來了病人的,他們三個吃過飯就去上學了。

蕭六郎也去了翰林院上值,顧嬌去了一趟醫館,拿點寧神鎮定的藥材。

劉嬸兒來了家中。

她是來還碗的,路過老太太的屋時聽到里頭有動靜,以為是老太太回來了。

她開心壞了,把一籃子碗放在石桌上便快步走過去:“霍嬸兒,打葉子牌呀!”

結果推門一看,不是老太太,而是一個俊美倜儻的中年男子。

皇帝的容貌盡管比不上宣平侯,但也是一等一的俊美大叔。

劉嬸兒兩眼放綠光!

皇帝眉心一跳!

“你、你是霍嬸兒的兒子吧?”

皇帝眉心一蹙:“你認錯人了。”

他乃真龍天子,怎么可能是一個隨隨便便的民間老太太的兒子?

劉嬸兒道:“哎呀沒認錯,和霍嬸兒長得這么像,一看就是親生的!”

恰巧老祭酒去國子監,打門口路過。

劉嬸兒眼尖兒地叫住他:“霍叔!你兒子過來了!”

我兒子?

我有個兒子?

老祭酒一頭霧水,古里古怪地走過去,推門一瞧,結果看見了皇帝。

皇帝也看見了老祭酒。

四目相對,二人頭頂的天同時塌了——

顧嬌去醫館拿藥材的路上還想起了姑爺爺的事,她已經知道姑爺爺是國子監祭酒了。

她尋思著一會兒回去了要提醒姑爺爺這兩天暫時先別過來這邊,免得在皇帝跟前露了餡。

顧嬌哪里知道,她前腳剛走,二人后腳便雙雙掉了馬。

顧嬌去醫館時碰到了江石。

江石是來看小江梨的。

江石在上個月便痊愈出院了,老祭酒在國子監上任后,動用關系給他與小江梨弄了正兒八經的京城戶籍。

老祭酒本也給江石尋了一份工部的差事——去工部做正規學徒,學徒期滿即可成為朝廷的正式工匠。

被江石婉拒了。

他去碼頭給人做苦力,偶爾跑船帶點私貨,風險較大,但收益比做學徒可觀。

小江梨留在醫館做小藥童,平日里打打雜、學辨藥材,不忙的時候跟著王掌柜學認字。

“顧姑娘!”江石恭敬地與顧嬌打了招呼。

他的命是顧嬌給的,戶籍也是顧嬌幫忙辦的,更重要的是顧嬌收留了小江梨,給了小江梨一個遮風擋雨的地方。

小江梨再也不用東躲西藏,他也可以放開手腳去外頭做事了。

顧嬌頷首:“曬黑了。”

江石住了那么久的院,快和顧琰一樣白了,哪知碼頭一曬,立馬黑了回來。

江石笑著撓了撓頭。

顧嬌問道:“身子可還吃得消?”

江石笑著道:“吃得消!在醫館養得太好,都把我養胖了,我是里頭最胖的一個!”

這年頭貧苦百姓要長胖可不容易,能胖那都是值得炫耀的事。

“那就好。”顧嬌又與江石說了會兒話,主要是問了他的身體狀況,確定他能勝任碼頭的勞力,沒再說什么,讓他去找小江梨了。

顧嬌帶著藥材回了碧水胡同。

她發現劉嬸兒站在她家門口探頭探腦的,一副鬼鬼祟祟好奇不已又略帶心焦的樣子。

顧嬌走過去:“劉嬸兒,你怎么了?有事嗎?”

“哎喲,是嬌嬌呀,嚇我一跳!”劉嬸兒拍了拍心口,原本他們是聽馮林與林成業叫顧嬌嬌娘的,可老太太一口一個嬌嬌,怪好聽,他們便也跟著這么叫了。

劉嬸兒小聲對顧嬌道:“你伯伯回來了,和你姑爺爺吵起來了,吵得好兇呢!我都聽見摔椅子了!哎呀,你姑爺爺平日里看著那么斯文的一個人,發起火來怎么這么厲害呀?我還聽見他說……‘跪下’!雖說這是親兒子吧,可都這么大了,動不動就跪的也怪嚇人呀……”

顧嬌嘴角一抽。

你確定說跪下的是“老子”不是“兒子”么?

劉嬸兒心疼那個俊郎君呀,被霍叔這么一番折騰,會不會好難過、好無助、好委屈呀?

被雷霆之怒折騰得觳觫不已的老祭酒此時正老老實實地跪在地上,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皇帝氣得渾身發抖:“你真是好大的膽子!你倒做起朕的父皇來了!霍弦,你這是要上天!”

老祭酒忙道:“陛下息怒,當心傷口。”

皇帝怒道:“你還管朕的傷口!你不就是想氣死朕!少給朕惺惺作態!”

皇帝簡直難過死了!無助死了!委屈死了!

小神醫投靠莊太后尚可說是莊太后手段高明,小神醫自始始終被那個女人蒙在鼓里,不知那是一個毒婦。可霍弦這個老東西與莊太后打了一輩子交道,他能不知莊太后是個什么德行嗎!

他能不知大昭國最大的毒瘤就是莊太后嗎!

他能不知自己與莊太后勢不兩立嗎!

“陛下……”

老祭酒想解釋,卻又欲言又止。

他總不好說是莊錦瑟失憶了,錯把他當成了自己的老伴,這話倒也不是不能取信皇帝。

可他就是不想這么說,他也不知道是為何。

皇帝:“你可知褻瀆一國太后是何等罪名?!”

老祭酒:“按律當誅。”

皇帝:“當誅?朕誅你九族!”

老祭酒忽然平靜了下來,許是嗅到了死亡的味道,反而沒那么害怕了。

他磕了個頭,跪伏在地說道:“老臣是孤兒,無父無母,無姊妹兄弟,孑然一身,青年喪妻,一生無子,老臣的九族……只有老臣一人。”

“你……”皇帝氣得抄起床頭柜上的藥碗砸過去。

老祭酒沒有閃躲。

奈何皇帝傷重力氣不夠,藥碗只是砸在了老祭酒面前的地上。

皇帝于是更氣了。

顧嬌來到門口,她不欲袖手旁觀,抬手去推房門。

突然,一只有著歲月痕跡的手輕輕地扣住了她的皓腕。

她扭過頭,微微一愕:“姑婆?”

來人不是打扮成老太太的莊太后,又是誰?

“姑婆你怎么來了?”顧嬌問。

莊太后威嚴霸氣地說道:“出了這么大的事,哀家能不來嗎?”

總不能說她是出來打牌的叭!

莊太后淡淡地說道:“你去外頭等著,哀家來處理。”

“哦。”顧嬌乖乖地去了院子里的石凳上坐著。

莊太后推門而入。

皇帝的怒斥聲戛然而止。

原本跪伏在地上的老祭酒也一個機靈挺直了身板兒!

跪也跪得有骨氣極了!

莊太后面無表情地睨了老祭酒一眼:“你也出去,哀家有話與陛下說。”

“是,臣……告退。”老祭酒不敢直視莊太后的容貌,垂眸,目不斜視地行了一禮,隨后便起身出去了。

皇帝不可思議地看著一副民婦打扮的老太太,一瞬間竟有些語塞。

他從未見過這樣的莊太后。

就算要微服出行,也不必打扮得如此寒酸吧?

他差點不敢認。

莊太后一個凌厲霸氣的眼神掃過來——

皇帝:有那味兒了。

你母后……還是你母后!

莊太后想要發光,便是披著麻袋也能發成太陽,她往哪兒一站,凌厲的氣場便充斥了整間屋子。

“哀家從麻風山逃出來,暈倒在路邊,被人酒醒后便不記得從前的事了。哀家記憶錯亂,認錯了些人,皇帝大可不必揪著那些不敢違抗哀家的人不放。”

這是莊太后第一次光明正大地當著皇帝的面承認自己得了麻風,承認自己流落民間。

其實本就是彼此心知肚明的事,只不過二人在宮里就是要互飆演技。

皇帝倒也有想過由他去說,結果卻還是莊太后先捅破了這層窗戶紙。

皇帝自嘲地笑了。

論膽量,論魄力,自己還真是比不上這個母后呢!

莊太后接著道:“皇帝要怪就怪你自己,不是皇帝害哀家染了麻風病,又怎會牽扯出后面那么多事情?”

又是一層窗戶紙被捅破。

皇帝羞憤尷尬地捏緊了拳頭。

“那母后呢?”他冷笑,“母后就沒想過要朕的命?”

在宮里,他不會當著莊太后的面自稱朕,都是自稱兒子。

可她以為只有她會捅破窗戶紙?

皇帝冷笑連連:“母后一大早出宮,不就是想確認朕死沒死嗎?昨晚的刺殺失敗了,母后是不是很失望?”

莊太后沒急著回答他的話,而是反問:“哀家的麻風病治愈了,皇帝又失不失望?”

皇帝冷笑:“當然失望,失望極了!”

莊太后道:“那哀家也一樣。”

她說罷,面無表情地出去了。

“果然是這個毒婦干的!”皇帝氣得一拳砸在了床柱上!

今日秦公公也過來了,他陪顧嬌等在院子里。

“秦公公坐。”顧嬌拍了拍一旁的石凳說。

秦公公笑了笑:“多謝顧姑娘,老奴就不坐了。”

顧嬌沒為難他,頓了頓,問他道:“秦公公,昨晚的刺殺……真的是姑婆干的嗎?”

二人的聲音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顧嬌與秦公公全聽見了。

秦公公執著佛塵嘆了口氣:“老奴也不是什么都知道,不過……應當不是太后。”

“為什么?”顧嬌扭頭看向秦公公,示意他說下去。

秦公公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與顧嬌說。

他嘆道:“太后曾答應過寧安公主,不論如何,永遠留陛下一條命。太后可能會對付陛下、打壓陛下、軟禁陛下……甚至魚死網破廢了陛下,但都絕不可能去殺陛下。”

老祭酒被莊太后勒令退下后沒留在這邊,也就沒聽到顧嬌與秦公公的談話。

不過,他也相信昨晚的刺殺不是莊錦瑟的手筆。

并非他知道莊太后與寧安公主的約定,而是他了解莊太后的手段——她一般不出手,一旦出手便是致命一擊,若刺殺是她指使的,那么皇帝不可能還有命。

但那人對皇帝的行蹤了如指掌,想來在宮里也安插了眼線。

老祭酒在自己的宅院默默地琢磨了一會兒,想了許多,最終還是決定去給莊錦瑟道個歉也道個謝。

道歉是因為他的不謹慎,暴露了這一段令人誤解的老伴兒關系,令皇帝與莊錦瑟本就冰冷的關系雪上加霜。

而道謝則是因為莊錦瑟出面替他說了話。

不論皇帝信不信他其實都不在乎了。

當然了,他心里還是效忠皇帝的。

他不會為了莊錦瑟背叛皇帝。

可一碼歸一碼嘛。

這不影響他向莊錦瑟道歉道謝啊。

何況,被養子誤會了,她心底多少有些難過吧?畢竟是她曾用心疼過的人。

這么一想,老祭酒就覺得更有必要去安慰安慰莊錦瑟了。

莊錦瑟去了隔壁趙家。

老祭酒在心里打了一下腹稿,一會兒見了她該怎么安慰最合適,可別越說越讓她難過。

這么尋思著,他進了趙家。

可誰能告訴他,他看見了什么?!

“二筒!”

莊太后翹著二郎腿,霸氣地打了一張葉子牌!

她臉上哪兒有半分難過與委屈之色?分明神采飛揚得不得了啊!

老祭酒嘴角狠狠一抽!

他是為什么要覺得她會難過的?

這個女人知道難過兩個字怎么寫嗎?

莊太后瀟灑地將牌一撒:“糊了!給錢!”

老祭酒:“……”

皇帝的傷口隨時都有感染的危險,只能先留在碧水胡同養傷。

皇帝要找魏公公,顧嬌通知了顧長卿。

顧長卿在一個下水道里發現了暈厥的魏公公。

原來,昨夜魏公公拼著最后一口氣去找皇帝,哪知井蓋翻了,他一腳踩空跌了下去。

他的傷勢也夠重的。

左不過老祭酒也掉馬了,顧嬌索性將魏公公安置在了隔壁。

中午,莊太后沒有回宮,留在家里吃飯。

姚氏與房嬤嬤去廟里上香了,家里只有顧嬌、莊太后、顧長卿、皇帝以及掉了馬的老祭酒。

皇帝的重傷只有一處,其余全是輕傷,他還是能上桌吃飯的。

只是這么一來,氣氛就挺尷尬了。

皇帝冷聲道:“都站著干什么?坐啊,朕是暴君么?連一口飯也不給自己的臣子吃?”

老祭酒于是硬著頭皮坐下了。

顧長卿也坐了下來。

顧嬌把最后一碗玉米龍骨湯從灶屋端了過來,見大家都落座了,她也開心地坐下。

她習慣性地開始給大家盛湯。

盛了一碗正要給出去,就見皇帝與姑婆齊刷刷地看著自己!

顧嬌:呃……

------題外話------

到底給誰呢?在線等,挺急的!


上一章  |  首輔嬌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