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首輔嬌娘 >> 目錄 >> 315 二更

315 二更


更新時間:2020年11月18日  作者:偏方方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偏方方 | 首輔嬌娘 
首輔嬌娘 315 二更
掃二維碼

打開手機瀏覽器,掃描閱讀

主題:

315二更

書名:

上傳會員:

作者:偏方方

更新時間:2020111807:11:13

蕭六郎認識顧嬌這么久,自打顧嬌不再癡傻后,就再也沒這么狼狽過。

他只是動了一下她的金瘡藥,她就突然炸了毛,不僅奪過了他撕開的那一小袋滑滑潤潤的金瘡藥,還撲過去像小八護食那樣壓住了滿床的金瘡藥。

她的小臉都漲紅了,眸子水潤潤的,眼尾微微泛著紅,也不知是氣的還是羞的。

當然是氣的了。

這個小藥箱怎么肥四!關鍵時刻這么掉鏈子!

顧嬌氣得腦海里的小聲音都嘴瓢了!

“不許動這里的藥!”她兇巴巴地說道。

然而她這副氣呼呼的小樣子實在沒多少威懾力,蕭六郎想到了顧琰,龍鳳胎平日里看著是兩個性子,可炸起毛來就不愧是親姐弟了。

蕭六郎好整以暇地看著她。

“這這這、這些藥很貴的!我用不著這么好的藥!姑婆的桌上有一瓶醫館的金瘡藥,你拿那個!”顧嬌讓小藥箱氣糊涂了,都忘了蕭六郎是根本不可能認出這些東西的。

反倒是她這副此地無銀三百兩樣子讓蕭六郎對這種滑滑的小東西產生了一股奇怪的興趣。

算了,是她的藥,她要怎么用都聽她的吧。

總不能因為自己好奇就偷一個回屋研究。

蕭六郎去姑婆的屋子將金瘡藥拿過來時,顧嬌已經將現場清理完畢了,小藥箱似乎承受了它不該承受的重擊,被嫌棄地丟在桌子上,安靜如雞。

蕭六郎給顧嬌上藥。

這看著不像普通的擦傷,他問:“怎么弄的?”

從前他不會過問,如今卻順嘴就問了出來,自然得他自己都愣了一下。

顧嬌眼珠子滴溜溜一轉,面不改色道:“就……松了松筋骨,我不打架的!”

蕭六郎淡道:“松筋骨松到庵堂去了?”

顧嬌一臉震驚地看著他。

蕭六郎一邊給她擦藥,一邊不疾不徐地說道:“你身上有上好的檀香,腳底有紫苔蘚,從寺廟去庵堂的路上才有這種苔蘚。”

顧嬌:“……”

人設又崩了!

“瑞王妃上門,請我去庵堂出診,回來的路上碰到幾個小混蛋,教訓了他們一下。”顧嬌避重就輕地說。

聽她是被瑞王妃請去庵堂,蕭六郎的眉心蹙了蹙:“是普濟寺附近的庵堂嗎?”

“嗯。”顧嬌點頭。

蕭六郎又道:“去給靜太妃看診?”

“嗯。”顧嬌再次點頭,沒問他怎么會知道靜太妃住在庵堂。

蕭六郎忽然就沉默了。

顧嬌看著他,其實她的傷真的沒事啊……

蕭六郎擦完最后一個傷口,對她道:“以后不要去庵堂出診了。”

“為什么?”顧嬌不解。

蕭六郎沉吟片刻,說道:“皇室的人,少接觸為妙。”

顧嬌:“哦。”

另一邊,寧王探望完靜太妃,回宮向皇帝復命。

“母妃身子無礙吧?”皇帝擔憂地問。

寧王道:“太妃娘娘聽聞父皇遇刺的消息,難過了幾日,今日三弟妹去探望她老人家,說您已痊愈回宮,太妃娘娘放下心來,已經沒大礙了。”

皇帝長松一口氣:“朕就知道她會擔心,老三和他媳婦兒有心了。”

寧王開口道:“父皇,還有一事。”

皇帝看向他:“何事?”

寧王拱手道:“三弟妹回府的路上遇刺了。”

皇帝眉心微蹙:“她可有受傷?”

寧王搖頭:“沒有,只是受了點驚嚇,三弟妹與腹中胎兒皆平安。”

“老三媳婦兒是個有福的。”皇帝想到前不久剛滑胎的寧王妃,不由地嘆了口氣。

老大老二老三都成親了,卻連一個皇孫都沒給他生下來,說不遺憾是假的,可子嗣都是緣分,強求不得。

“刺客了抓到沒?”皇帝沉聲問。

寧王慚愧道:“好不容易抓到一個活口,可還沒審問便服毒自盡了。”

皇帝想了想:“你去調查一下陳國質子。”

寧王若有所思道:“父皇懷疑是他?他行刺父皇的風頭還沒過去,不會這么快又作案吧?”

皇帝道:“有前科,他的嫌疑很大。何況上次的事沒拿到確鑿的證據,只斬了他一個幕僚,這次若果真是他,無論如何也不能再讓他逍遙法外了!”

寧王猶豫片刻,拱了拱手:“是,兒臣這就去查。”

寧王離開御書房后,皇帝叫來魏公公。

魏公公左臂與脖子上還掛著繃帶,奈何他閑不住,一大早便過來當差了。

他躬身道:“陛下。”

“朕記得庫房還有一支千年人參,你著人給靜太妃送去補補身子。”

魏公公躊躇道:“陛下,太后也病了呢,您看是不是……”

皇帝冷冷打斷他的話:“是不是怎樣?把人參送給她?呵,半個昭國都是她的,她的仁壽宮能缺一支人參!”

魏公公嘆息著應下:“……是,奴才去拿,連夜讓人給太妃娘娘送過去。”

皇帝又道:“還有,你把何公公叫來,最近朕這頭接二連三出事,朕擔心對方不死心,會算計到母妃的頭上,朕要給母妃送幾名暗衛過去。”

您但凡對太后能有對靜太妃一半上心,您和太后的關系都不是如今這樣。

魏公公早年對莊太后也是有極深的偏見的,可在碧水胡同養傷的這幾日,他見到莊太后與小神醫一家的相處,也見到莊太后與街坊鄰居的相處,甚至,還看到了那一晚莊太后對陛下的照顧。

他覺得莊太后或許并不像他們所想的那樣。

當然,這并不是說莊太后就是一個好人,但至少她也沒那么惡毒。

陛下與莊太后之間有真實存在且不可調和的矛盾,只要莊太后不放棄干涉朝政,陛下與她便不可能和解。

魏公公倒也不是覺得陛下非得與她和解才圓滿,而是……陛下能不能換個法子對付她?

莊太后明顯吃軟不吃硬嘛!

陛下您多哄哄她怎么了?降低她的警惕、麻痹她的情緒,哄得她暈頭轉向再一舉收網!豈不妙哉!

作為一個忠仆,魏公公覺得自己有必要替主子分憂。

他去庫房找到那株千年人參給靜太妃送去,又找了一盒雖不是千年人參卻也十分有價值的雪蓮給莊太后送去,說是陛下孝敬莊太后的。

顧嬌白天累了,夜里睡得很香。

蕭六郎就沒這么幸運了,他白日里其實也忙碌了一整日,可不知為何,他心里燥熱得很。

如今家里日子沒那么難過了,原先的布帳幔換成了紗幔,其實是很透氣的。

小凈空那么怕熱的孩子都呼呼地睡著了。

蕭六郎輾轉反側,直至后半夜才昏昏沉沉地睡過去。

然而他沒睡多久,便做了一個不可言述的夢。

夢里的一切真實得差點要了他的命。

可到底不曾真正經歷過,不得其法,不知其味,迷迷糊糊就給醒了。

醒來后蕭六郎暗罵自己禽獸,怎么能在夢里對她做那種事……

蕭六郎起來抄了一遍佛經,待到心情徹底平靜了才重新躺回床鋪上。

不過這一夜注定是多夢的。

他又做了個夢,只是并不是夢見顧嬌了,而是夢回了自己小時候。

夢里的自己與小凈空差不多年紀,小小豆丁一個,走在鋪滿石子路的小道上,進了一個滿庭芳菲的院子。

他那會兒太小太小了,還不大認識皇宮的人。

一個和藹的聲音在他頭頂想起:“想吃嗎?很好吃的栗子糕。”

他接過了一塊栗子糕,吃到一半便兩眼一黑倒下了。

蕭六郎直接驚醒了!

這是他四歲那年被莊太后下毒的事,這段記憶早就模糊了,只是潛意識里會拒絕栗子做的東西。

可能是第一個夢刺激到他的腦海了,竟讓他把塵封在幼年的記憶都給想起來了。

他沒夢到那人的臉,可他看清了對方的手。

那是一只左手,左手腕上有一顆痣。

姑婆的手腕上沒有痣。

當年給他下毒的人不是莊太后!

------題外話------

爆更會有的,月票有嗎?

為作者提供最好的文學分享平臺


上一章  |  首輔嬌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