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首輔嬌娘 >> 目錄 >> 319 二更

319 二更


更新時間:2020年11月20日  作者:偏方方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偏方方 | 首輔嬌娘 
首輔嬌娘 319 二更
319二更全文閱讀

319二更

宣平侯又內傷了。

這年頭的孩子都這么能氣人的嗎?

宣平侯捂住心口。

他是噎死人不償命的宣平侯,噎遍京城無敵手,怎么到了這兒就接二連三被噎呢?

宣平侯又不記得自己是來干什么了的,讓常璟把人放下來,神色悲哀地離開了。

翰林院到了散值的時辰。

楊侍讀最近請了假,他手頭的動作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能分擔的人不多,其中給庶吉士上課的事宜主要分攤到了蕭六郎與安郡王的頭上。

原本楊侍讀負責算學與農學兩門學科,韓大學士讓他倆各選一科,安郡王選了算學,理由是他不是土生土長的鄉下人,對種地不如蕭六郎有經驗。

蕭六郎沒說什么,欣然接手了農學課。

要說種地,他其實也沒太大經驗。

在鄉下時顧嬌有幾畝地,可惜他與那時的顧嬌都不會種,乃至于后面荒廢了。

他種地的經驗還不如小凈空豐富,至少小凈空每天都會去給菜圃澆水捉蟲,偶爾還會跟著顧嬌除個草。

為了教好這門課,蕭六郎最近在學種地。

散了值他就打算回家種地了,寧致遠悄咪咪地湊過來,擠眉弄眼地說道:“喝酒,去不去?”

“不去。”蕭六郎不假思索地回絕,說完意識到一絲不對勁,古怪地看向他,“你怎么也要去喝酒了?”

印象中,寧致遠不是這種花天酒地的人。

寧致遠嘆道:“我這還不是為了打入內部?你當我想去啊?你最近給太子講學,楊侍讀又請假在家,我看大家好像沒那么明目張膽地針對你了。你要不要趁此機會籠絡幾個人?”

蕭六郎頓了頓:“不了,我要回去種地。”

寧致遠:“……”

蕭六郎出了翰林院。

從翰林院到玄武大街并不算太遠,走近路也就兩刻鐘的樣子,從國子監穿過去就直接到了碧水胡同附近。

來到國子監時他想起一件事,猶豫一下還是去了明輝堂。

明輝堂外,他意外地碰見一個熟人——鄭司業。

鄭司業曾任代祭酒,蕭六郎在國子監就讀期間沒少被鄭司業穿小鞋。

如今,老祭酒都一一給他穿回去了。

鄭司業在門口罰站,要多丟人有多丟人。

司業是從四品的官,品階在蕭六郎之上,蕭六郎沖他拱了拱手,然后就進去了。

推薦下,\咪\咪\閱\讀\A\P\P\w\w\w\.\m\i\m\i\r\e\a\d\.\c\o\m真心不錯,值得裝個,畢竟書源多,書籍全,更新快!

鄭司業看著自己都進不去的明輝堂被蕭六郎如此輕易地進入,委屈得眼淚都要出來了。

“你今天怎么過來了?”老祭酒正在閱卷,見他過來,放下筆,“坐吧。”

蕭六郎在老祭酒對面的墊子上跽坐而下:“我今天來,是想向您打聽一個人。”

“哦?你想打聽什么人?”老祭酒問。

“宮里的人。”蕭六郎道。

老祭酒的神色鄭重起來:“你……怎么突然要打聽宮里的人?”

蕭六郎躊躇片刻,還是說了:“當年給我下毒的人可能不是莊太后。”

老祭酒眼睛一亮,激動得差點按住桌子站起來:“我就知道不是她!”

蕭六郎給了他一個無比古怪的眼神。

老祭酒輕咳一聲,坐下來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我的意思是她真想殺你這一年有無數的機會殺掉你。”

蕭六郎道:“她又不記得我。”

老祭酒:……這么讓人無言以對的么?

“咳咳,總之不太像她啦,她要殺一個人哪里還會留下蛛絲馬跡?”

絕不承認自己是有什么私心,自己和莊錦瑟是純潔的君臣關系!

“你是想起什么了嗎?”老祭酒言歸正傳。

“嗯。”蕭六郎點頭沒說自己是被一個不可言說的夢刺激到了潛藏的記憶“突然想起來那個人的左手腕上有一顆痣。”

“左手腕上有顆痣……”老祭酒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胡子“臉上有顆痣我倒是還能回憶一二可手腕……”

他當年頗受先帝器重,時常出入華清宮,偶爾也撞見后妃與宮人但他畢竟不是皇帝,不能掀開宮妃或宮人的袖子去看人家的手腕。

他本想說可以問你姑婆話到唇邊想起莊錦瑟缺失了不少記憶,何況就算記憶沒缺失她堂堂一國太后也不會去留意誰的手腕上有沒有痣。

“是太監還是女人?”老祭酒問。

“女人。”蕭六郎說。

是女人的聲音,只是眼下卻回憶不起來究竟具體是誰的聲音了,甚至是年邁還是年輕、清脆還是綿軟……都沒印象了。

唯一深深的印刻在腦子里的是那顆左手腕上的痣。

“十幾年前的宮人……”老祭酒陷入了沉思,半晌才十分頭疼地抓了抓衣襟,“那個,我倒是知道一個人,對宮里的人十分了解。她是尚宮局的,常給人量身做衣,你或可去找她。”

蕭六郎一臉不解地看著他:“那您這副神情是……”

“哎,這個……”老祭酒欲言又止,“算了,我與你回家一趟,你拿上信物去找她,也不知過了這么多年,她還認不認。”

老祭酒與蕭六郎離開明輝堂,恰巧國子監蒙學也差不多放學了,二人等了小凈空一起回家。

小凈空撇嘴兒:“姐夫今天怎么也來啦?為什么不是嬌嬌來?”

蕭六郎好氣又好笑:“有人來接你,你還嫌棄?”

小凈空想了想,說道:“你給我買糖葫蘆,我就不嫌棄你。”

蕭六郎:“……你還是接著嫌棄吧。”

小凈空:“……”

一大一小拌嘴到家。

顧嬌還沒回來。

蕭六郎的眸子瞇了瞇,目光落在正坐在門檻上啃桃酥的小凈空身上:“想進宮看姑婆嗎?”

他是外臣,直接入宮拜見莊太后容易惹人起疑,可倘若是蹭小凈空的身份就容易多了。

小凈空完全沒料到自己也有被人蹭身份的一天。

他揚起滿是點心沫沫的小臉,與顧嬌一模一樣的認真眼神點點頭:“想!”

蕭六郎微笑:“真乖。”

蕭六郎要見的那位尚宮局姑姑姓張,如今是做嬤嬤的年紀了,在尚宮局的司制房任掌事。

臨走時,老祭酒再三叮囑:“你……先問問太后,太后不記得你再去找她。”

言外之意,不到萬不得已,別驚動這位故人。

蕭六郎古怪地看了他一眼:“難道……是師娘?”

“什么師娘啊!怎么可能!”老祭酒差點被問得跳腳,“別亂說!”

但他與張掌事確實有點不能為人道的小秘密,唉,希望她已經將那事兒忘了吧!

蕭六郎帶上小凈空坐上進宮的馬車。

小凈空興奮極了,小腦袋一晃一晃的,與顧嬌開心的樣子如出一轍。

在一起生活久了的人,神態與習慣上都有慢慢地滲入彼此的印記,就好像……原本就是一家人。

馬車繼續前行,路過京兆府衙門時街道忽然擁堵了。

“怎么回事?”劉全伸長脖子問。

一旁路過的一名國子監監生道:“你們還不知道吧,有人破解了孟老先生的棋局。”

尋常百姓可能不大懂這個,但讀書人幾乎都聽說過孟老先生的棋局,其中威震六國、響徹寰宇的棋局共有八局。

而八局中又以乾、坤二局最難破解。

乾局被喻為天局,無解。

原本在今日之前,坤局也一直無解。

然而太子妃做到了。

她是六國之內第一個破解坤局的人,在學術界與棋藝界造成了極大的轟動,大家圍在這里就是因為表彰太子妃的皇榜出來了。

昭國為下國,卻破解了上三國都沒能破解的棋局,太子妃太給昭國長臉了!

“陛下已經修書給燕國了吧?不知孟老先生得到這個消息會不會很震驚?說不定會親自指導咱們太子妃棋藝……”

那個秀才眉飛色舞地說著,渾然沒察覺到蕭六郎已經將簾子放下來了。

而前方圍觀的人群里,一個老乞丐看清了皇榜上得內容后,搖了搖頭:“不對,不對。”

“老頭兒,什么不對?”有人問。

老乞丐道:“這上頭說是夜半子時破解的。”

書生道:“是啊,怎么了?”

老乞丐擺手:“她不是第一個破坤局的人。”

書生蹙眉:“哎你這老頭兒!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講啊!太子妃怎么不是第一個破坤局的人了?太子妃不是,誰是?”

老乞丐認真道:“傍晚那個,才是。”

相鄰閱讀:

作者偏方方其他書:


上一章  |  首輔嬌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