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首輔嬌娘 >> 目錄 >> 328 爭寵(兩更)

328 爭寵(兩更)


更新時間:2020年11月28日  作者:偏方方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偏方方 | 首輔嬌娘 
首輔嬌娘 328 爭寵(兩更)
328爭寵(兩更)

328爭寵(兩更)

酉時,國子監與清和書院放了學。

顧小順去了南湘與魯師父那邊學藝,顧琰以身子不適為由請了假。

他自然不是真的身子不適了,他是為了執行與小凈空的反姐夫正義聯盟的計劃才故意請假的。

“小和尚怎么還不回來?”顧琰在院子里踱來踱去。

姚氏好笑地問道:“身子不難受了?”

顧琰輕咳一聲:“我、我吹會兒風,好多了。”

姚氏知道他是故意逃課,可礙于他的身體狀況也沒說什么。

姚氏的月份漸大,顧琰不熱,她倒是熱得出了一身汗,她回屋洗了個澡。

顧琰在門口巴巴兒地張望,也不知張望了多久,終于把小和尚給等回來了。

“你怎么這么晚?”顧琰問。

小凈空小大人似的嘆了口氣:“還不是姑爺爺太晚了?我說了我可以自己回來,姑爺爺不放心,非得讓我等他。”

國子監到碧水胡同并不遠,小凈空天天走,閉著眼睛都不會迷路了。

可大人與孩子的想法總是不大一樣的,他的安全范圍是這條胡同,超過一點家里的大人就不夠放心了。

顧琰往胡同兩頭看了看,拉過小凈空的手:“行了,先不說這個了,姐姐和姐夫快回來了。”

這意味著二人要開始暗戳戳地干壞事了。

不過到底是第一次,他們還得從長計議。

今日醫館與翰林院都不忙,顧嬌與蕭六郎到家很早,到家后蕭六郎就去書房檢查小凈空的功課。

他做作業比顧琰快,所以一般先檢查他的。

顧嬌則去了灶屋。

顧琰瞇了瞇眼,悄悄來到灶屋外往里偷瞄了一眼,發現他姐居然在做咸豆花!

給姐夫送咸豆花送上癮了是嗎?

居然還親手做起豆花兒來了!

顧琰的一顆心在醋海中翻涌,小凈空借口尿尿從書房溜了出來,兩個小作精躲在海棠樹后,一板一眼地交換彼此打探到的情報。

小凈空兇巴巴地說:“嬌嬌去翰林院接壞姐夫啦,他倆一起回家的!”

顧琰氣壞啦,姐姐都沒去接他放過學!

顧琰咬牙切齒地說:“姐姐在做咸豆花,又是給姐夫做噠!又沒咱倆的份兒!”

小凈空靈機一動,計上心來!

“嬌嬌!姑爺爺叫你!”小凈空來到灶屋外,一臉萌萌噠地對顧嬌說。

顧嬌放下勺子,道:“哦,好,那我過去一趟。”

她前腳剛走,兩個小作精后腳便閃了進來。

二人相視一眼,壞壞一笑,拿起調料罐子,嘩啦啦地往豆花里倒了下去!

“加點鹽巴!”

“辣醬!”

“八角!”

“花椒!”

“還有這個這個!”顧琰從碗柜的最里頭抱出一個罐子,“蓮子心,超苦的!”

小凈空做了個被苦到直翻白眼、倒在地上的姿勢,爬起來哈哈哈笑得渾身顫抖!

二人做完壞事,剛把最后一個罐子放回碗柜,顧嬌回來了,她錯愕地說道:“方才姑爺爺沒叫我呀。”

小凈空一本正經地攤手:“啊,那可能是我聽錯啦!”

“你們兩個在這里做什么?”顧嬌問。

二人眼神閃了閃。

顧琰臨危不亂道:“哦,你不是給姐夫做了豆花嗎?我們幫你端過去!”

小凈空忙附和:“對!幫嬌嬌端過去!”

顧嬌哦了一聲,道:“豆花不是給你們姐夫做的,是給你們做的。上次只給你們姐夫買了豆花,沒給你們買,你們好像挺失落的,所以今天我早點回來,親自給你們做了一碗。你們來的正好,快點吃吧!”

二人看著那個被他們用無數調料狠狠摧殘過的黑暗料理,內心受到一萬點雷霆暴擊——

兩個小作精欲哭無淚,現在后悔還來不來得及,嗚嗚……

顧嬌看了看表情逐漸崩裂的二人,古怪地問道:“怎么了?不喜歡吃我做的豆花嗎?”

嗚,必須不能不喜歡!

不然可不就輸給壞姐夫了嘛!

他們要比壞姐夫更愛嬌嬌!

二人拿出各自的小碗,顧琰給小凈空舀了一大勺:“你是弟弟,你多吃一點。”

小凈空給顧琰舀了更大一勺:“古有孔融讓梨,今有凈空讓豆花,琰哥哥多吃一點。”

顧琰:“不,還是你多吃,你要長高高。”

小凈空:“我還小,可以慢慢長高高,琰哥哥養身體比較重要。”

來呀,互相傷害呀!

反姐夫正義聯盟第一次行動,以互相傷害失敗告終!

一直到吃完飯時,顧琰與小凈空都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哼!”小凈空撇過臉。

“呵!”顧琰也撇過臉!

所有人一頭霧水,啥情況?咋又給斗上了?

晚飯后,顧嬌繼續研究她的黑火藥,研究到一半時秦公公來了。

秦公公一把年紀了居然還從馬車上跳下來,險些沒摔個四腳朝天。

“秦公公,您慢點兒!”恰巧在門口的顧小順扶了他一把。

秦公公抹著額頭的汗水笑道:“多謝小順兄弟!小順兄弟,你姐姐在嗎?”

“在的!在后院兒!”顧小順說著,沖里頭嚷道,“姐!有人找你!是秦公公!”

顧嬌收好地上的瓶瓶罐罐,站起身來望向腳步匆匆的秦公公:“秦公公這么晚過了,是姑婆找我嗎?”

秦公公著急道:“哎呀是啊……不是!”

顧嬌問道:“到底是還是不是?”

“哎!”秦公公掐了自己一把,“瞧我這張嘴,一著急就不會說話了,是這樣的顧姑娘,太后她吃魚被魚刺給卡住了,卡得挺深,御醫們沒轍,我便來找你了!”

“好,我這就和你進宮。”顧嬌回東屋,拿上小藥箱,與秦公公出了門。

可她還沒上馬車呢,又一輛馬車停在了家門口。

魏公公從馬車上走了下來,也是一臉著急:“顧姑娘!顧姑娘!”

顧嬌唔了一聲:“魏公公也來找我?”

魏公公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陛下……陛下請顧姑娘去一趟華清宮……有人受傷了!”

秦公公拉住顧嬌的衣袖:“顧姑娘,你先去看太后!”

“太后怎么了?”魏公公顧不上等秦公公回答,拉住顧嬌的另一側衣袖,“性命攸關,顧姑娘先隨老奴去華清宮吧!”

秦公公正色道:“太后也是性命攸關吶!她都咳血了!”

主要是一開始太后沒將魚刺當回事,用土法子咽了幾口飯,結果沒把魚刺給咽下去,反把喉嚨給劃破了。

顧嬌對魏公公道:“取魚刺很快,我取完就過來。”

魏公公抬手:“可是……”

沒有可是。

顧嬌上了秦公公的馬車。

秦公公松了口氣,心道,太后沒白疼顧姑娘!

不過,有人受傷了?

誰受傷了讓陛下如此緊張啊?

二人去了仁壽宮。

莊太后難受得不行,喉嚨里卡了個東西,一吞咽便鉆心地疼,太后的鳳體茲事體大,御醫們又不敢盲目地拿東西撬開太后的嘴。

萬幸是顧嬌來了,所有御醫都感覺自己如釋重負。

顧嬌打開小藥箱,拿出手套戴上,又挑了個冷冰冰的鑷子。

“哀家不要!”莊太后一看那鑷子便整個人都不好了。

“很快的,一點兒也不疼。”顧嬌哄道。

“不要不要!哀家不要!”莊太后炸毛拒絕。

顧嬌轉頭看向眾人:“秦公公,你們先出去吧。”

莊太后:“不許出去!”

秦公公輕咳一聲,帶著御醫與宮人們退下了。

莊太后:……我還是不是你們太后啦!說好的聞風喪膽呢!

莊太后捂住嘴,咻的從鳳床上蹦了下來。

顧嬌追著她滿寢殿跑。

二人簡直是玩起了貓捉老鼠的游戲。

秦公公看著投射在窗戶紙上的身影,搖搖頭,這也是個沒眼看的。

最后的最后,莊太后還是被顧嬌追上了。

她死死地捂住嘴:“哀家不要!”

顧嬌哄道:“好,我不用它,我看看總可以吧?”

莊太后道:“那、那你把這東西給我!”

顧嬌乖乖地把鑷子給了她:“張嘴讓我看看,看能不能用藥。”

莊太后張大嘴。

一道銀光一閃,咻的一下,顧嬌用另一把鑷子將她的魚刺取出來了。

莊太后:“……”

顧嬌道:“好了,沒什么大礙了,不過喉嚨破了得養一陣子,少用嗓,飲食清淡。”她說著,對門外道,“秦公公,進來吧。”

秦公公笑嘻嘻地步入寢殿。

莊太后神色冰冷地瞪了某人一眼!

秦公公脖子一縮,躲到了顧嬌身后。

卻說另一邊,魏公公獨自一人回到了華清宮。

皇帝只有他一人,不免龍顏大怒:“怎么回事?小神醫呢?朕不是讓你無論如何都要把她請來嗎?”

魏公公訕訕道:“奴才去請了,可……小神醫……”

皇帝冷聲道:“有話就說!別吞吞吐吐的!”

魏公公把心一橫,說道:“太后也病了,小神醫讓秦公公給叫走了。”

皇帝譏諷地笑了,他一拳頭捶在桌上,冷笑著說道:“她的風寒不是早就痊愈了嗎?朕方才去給她送平安符時她都還精神矍鑠著,怎么一會兒的功夫就病得需要叫大夫了?宮里沒御醫嗎?”

魏公公想了想:“這……聽說是意外,卡了一根魚刺。”

皇帝的笑意越發譏諷:“上回生了那么大的病,都舍不得告知小神醫,如今不過區區一根魚刺就將小神醫叫到宮中,你說她是不是故意的!她是不是知道了?”

“陛下……”秦公公完全不知如何接話。

皇帝捏緊拳頭道:“好,她做初一,就別怪朕做十五!”

“陛下!顧姑娘來了!”門外的小太監稟報。

皇帝給秦公公使了個眼色,秦公公會意,親自去華清宮外將顧嬌迎了進來。

顧嬌只知是華清宮有人受了傷,卻不知究竟是何人受傷,一直到進了華清宮的偏殿,才發現需要自己醫治的傷患竟然是靜太妃。

顧嬌沒問本該住庵堂的靜太妃為何出現在了皇帝的寢宮,且似乎仁壽宮對此并不知情,不然秦公公也不會嘀咕了一路。

顧嬌看著昏迷不醒的靜太妃。

唔,相公只說以后不要去庵堂出診,沒說不能來華清宮出診。

四舍五入今天是可以出診的。

顧嬌將小藥箱放在桌上,開始為靜太妃檢查傷勢。

“她是怎么了?”顧嬌問。

皇帝看著靜太妃,心疼地說道:“母妃摔倒了,她是去給朕摘果子,結果不慎從臺階上滾下來。”

庵堂的后面有個小小的果園,里頭種著時令的瓜果,每季碩果累累時靜太妃都會采摘一些讓人給皇帝送進宮里。

皇帝主動說起靜太妃入宮的緣由:“朕今日去探望母妃了,剛回到宮里便聞此噩耗,朕這邊實在放心不下,這才命人將母妃接回宮中靜養。”

“她傷的不重。”顧嬌說。

皇帝眸光深邃道:“可朕擔心她還會有別的意外。”

這話就不大好猜了,是說靜太妃上了年紀容易發生意外,還是說有人暗中對靜太妃不利,屢屢給靜太妃制造意外,不得而知。

顧嬌也沒問。

靜太妃的右手肘、左手心以及以及右側的大腿和膝蓋有不同程度的擦傷,伴有輕微發熱,診斷是近日染了風寒。

顧嬌給開了個方子,讓魏公公去抓藥:“一日一副藥,早晚各煎一次,飯后服用,至于她的傷勢,擦點御醫局的金瘡藥即可,不擦也沒關系。”

顧嬌收拾東西準備離開了,皇帝忽然苦澀一笑,開口道:“朕本以為瞞得很緊。”

結果還是太高估了自己的實力,也太低估了仁壽宮那一位的眼線!

顧嬌頓了頓,道:“太后不知道。”

“呵。”皇帝冷笑,“她不知道會在這個節骨眼兒上裝病?萬幸是靜母妃傷得不重,萬一重呢?這么一耽擱的功夫,靜母妃的命可能都沒了!”

虧得自己還因為她照顧了自己一宿而有所動容,而今看來,那只是她籠絡人的手段,她根本是死性難改!

“太后沒裝病。”顧嬌指了指床鋪上的靜太妃,“太后的情況比她嚴重,真要裝病,為什么不是她在裝病?”

顧嬌不是質疑靜太妃,只是單純舉證反駁皇帝而已。

皇帝當即激動了:“靜母妃怎么可能裝病?她都傷成這樣了!你親眼所見還能有假!”

顧嬌不為天子怒火所懾,定定地看著他,倔強地說道:“太后那邊我也親眼所見。”

皇帝的目光越發冰冷了下來。

整座偏殿都靜了,一旁伺候的魏公公全都屏住了呼吸,大氣都不敢一下。

顧姑娘的膽子也太大了,這么和陛下說話就不怕被陛下問罪嗎?

皇帝的確被顧嬌氣得差點問了顧嬌的罪,可他最終堪堪忍住了。

他轉過身,冷冷地說道:“你退下,這幾日不要出現在朕的面前!”

顧嬌淡道:“正好,我也打算告訴陛下,以后這華清宮我不來了,華清宮的人生了病請自行去請大夫或御醫,不要來找我。”

皇帝猛的轉過身看向她:“你!”

顧嬌吧嗒關上箱蓋,抱著小藥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皇帝氣得臉都綠了。

他望著某人揚長而去的小身影,氣吼吼地說道:“太子都沒在朕面前這般放肆過!”

顧嬌的步子一頓,抱著小藥箱蹬蹬蹬地折了回來。

皇帝唇角勾了一下,知道天子之威了吧?

也罷,也不是誠心要罰她,乖乖巧巧地服個軟他便大方原諒她一回好了。

顧嬌伸出一只手。

“什么?”皇帝一愣。

“診金!”顧嬌一臉清冷道,“皇帝看病不給錢嗎?”

一口氣差點沒噎死的皇帝:“……!!”

顧嬌收了五十兩銀子的診金后,面無表情地離開了。

靜太妃悠悠轉醒,約莫是身上疼痛,她倒抽了一口涼氣。

皇帝察覺動靜,忙走過來在床邊坐下:“母妃!”

靜太妃按了按昏昏沉沉的腦袋:“方才好吵,是有誰沖撞陛下了嗎?”

魏公公緊張地看了皇帝一眼。

皇帝為靜太妃掖了掖被角,說道:“沒有,母妃想必聽錯了,沒人沖撞朕。朕方才只是在與大夫商議母妃的病情,吵到母妃了,是朕的不是。”

魏公公神色一松,陛下還是疼小神醫的。

------題外話------

感謝評論區的腦洞,小作精的稱呼來自可愛的小書友

看過《》的書友還喜歡


上一章  |  首輔嬌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