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首輔嬌娘 >> 目錄 >> 980 偷香(信陽VS蕭戟番)

980 偷香(信陽VS蕭戟番)


更新時間:2021年10月27日  作者:偏方方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偏方方 | 首輔嬌娘 
首輔嬌娘 980 偷香(信陽VS蕭戟番)
980偷香(信陽VS蕭戟番)全文閱讀

980偷香(信陽VS蕭戟番)

信陽公主當即被驚出了一身冷汗。

這種做了壞事一轉頭被人抓包的感覺實在太可怕了。

老婦人的年紀看上去六七十了,頭發斑白,十分蒼老,她的衣著服侍看上去像是東夷人,還打著補丁,應當是附近的村民。

宣平侯的目光保持著與老婦人的對視,嘴上不動聲色地對信陽公主說:“我們進了東夷人的地盤,一切小心行事。”

信陽公主小聲應了聲好,又問道:“你打算怎么辦?”

宣平侯道:“見機行事。”

如果來的是一個士兵,宣平侯一定毫不留情地殺人滅口,可對方是一個普通的村民。

昭國的將士不殺敵國百姓。

宣平侯將信陽公主擋在自己身后,拉著她的手朝老婦人走了過去。

“老人家。”他淡定開口,“我們是路過的士兵,正在追蹤幾個昭國人的蹤跡,你有沒有看見他們?”

東夷族與昭國的語言大體是相通的,就是口音上有所差別,他說著一口流利的東夷口音,直聽得他身后的信陽公主目瞪口呆。

信陽公主懂一點燕國話與梁國話,但那是書面上的,讓她翻譯文章可以,真讓她去說,她就說得不達標準了。

蕭珩自幼在語言上有極強的天賦,信陽公主還以為是自己的功勞,這么一看,似乎是遺傳了蕭戟。

老婦人平靜呆滯的眼神沒有太多變化,她用蒼老的嗓音緩緩回答道:“哦,沒看見。”

“老人家,你住這附近嗎?家里還有什么人?”宣平侯接著問。

“沒人,就我一個。”老婦人的語速緩慢到讓人感覺她說話很吃力,反應很遲鈍。

不過想想她的年紀,這也不足為奇。

信陽公主從宣平侯身后偷偷探出半顆腦袋打量她。

宣平侯甫一回頭,看見冒出來的烏黑發頂,唇角好笑地勾了下。

“老人家。”他再次看向老婦人,“天色不早了,我們能去你家里歇一晚嗎?”

“好。”老婦人遲緩應下,杵著拐杖轉身走了。

信陽公主看著漸漸遠去、身形佝僂的老婦人,問他道:“我們真的要去她家嗎?”

宣平侯四下看了看:“這里沒有別的地方可以住,去她家,至少不會凍死。順便,也打聽一下東夷士兵的消息。”

信陽公主一想是這個理。

誰能料到他們誤打誤撞地居然來了東夷人的地盤?他們對地形不熟,蕭戟又身負重傷,真在冰天雪地里亂闖倒不如先找個地方養傷。

想到什么,她又問:“你說,方才的事,她到底看見了?”

宣平侯若有所思道:“不太清楚。”

信陽公主嘆氣:“算了,看見了又怎樣?難不成還真能對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老人下手?我們跟上去吧,盯著她不讓她告密就是了。”

二人跟著老人去了一座簡陋的小茅屋。

老婦人住得比較偏,再往東百步才是一個稀稀拉拉的村落。

蕭戟見信陽公主一臉疑惑,低聲解釋道:“在東夷,無兒無女也無丈夫的孤寡老人會被遷出村落,他們被視作不祥的化身。”

信陽公主恍然大悟:“原來如此。看來她沒騙我們,她家里真的只有她一個人。”

老人家年紀大了,行動不方便,衣食住行都并沒有太大的保障,屋子里收拾得也不算干凈。

她指了指一間積滿灰塵的小屋,對二人道:“你們今晚住這里,吃的,在灶屋。”

說罷,她就回了自己的屋,沒再搭理兩個陌生人。

蕭戟的傷勢很嚴重,進屋后再也維持不住人前的淡然,臉色一白坐在了灰塵仆仆的木登上。

適才一出巖洞便遭遇了一系列的事故,一直到眼下她才有機會正兒八經地打量他。

不看不知道,看了才發現他的情況太糟糕了。

難怪山洞里不讓她點火折子,若是她早知他的臉色差成了這樣,她說什么也會留他在原地歇息,自己去探路。

但轉念一想,若真的自己去了,方才早已在洞口被東夷士兵抓了。

他怎么能……總是替她考慮得如此周全?

信陽公主心中動容,忘了在巖洞里被他的嘴皮子氣到抓狂的事,她下意識地抬起手來,摸了摸他額頭:“好燙!”

蕭戟將她的手拿了下來,緊緊地握在掌心,一句話也沒說。

屋子里歸于寧靜。

信陽公主感受著他手心傳來的溫度,他緊握著她的手不放,拇指無意識地在她的手背上輕輕摩挲了一下。

像是一種無聲的安撫。

信陽公主將屋子收拾了一下,從柜子里抱出了棉絮與褥子,索性這兩樣是干凈的,就是有輕微的潮氣。

信陽公主又去問老太太借了個火盆,自己拿了火折子蹲在地上生火。

她生了半天沒生好,還把自己弄成大花臉貓。

蕭戟面色蒼白地坐在凳子上,似笑非笑地看著她:“秦風晚,你是不是第一次做這個?”

“是又怎樣?”信陽公主嘀咕,“我看嬌嬌生火很快呀,是這么生的呀。”

蕭戟笑了一聲,太疼了,傷口要笑裂了。

他穩定了一下情緒,嘴上是不笑了,眼底的笑意卻幾乎可以溢出來。

他說道:“我來。”

“你給我坐著!”信陽公主冷冷下令。

蕭戟夫綱不振地坐了回去。

信陽公主繼續生火,最終以燒壞了自己的一小撮劉海為代價,總算把火給燒起來了。

她開始烤有潮氣的褥子。

然后就把褥子給燒了……

老婦人原本不想搭理二人的,可她約莫是擔心再這么下去,那個女人要把自己的家給燒光了。

她黑著臉過來幫二人把被子給烤了,又拿了一床新褥子過來,也是烤好了才敢遞給信陽公主。

信陽公主把床給鋪了,又幫蕭戟把盔甲脫了,隨后才扶著他在暖和的褥子上躺下。

“我去拿點吃的。”她給蕭戟拉過被子蓋上,轉身去了灶屋。

老人家生活條件很艱苦,灶屋里除了醬菜與烙餅什么都沒了。

可烙餅硬邦邦的,根本咬不動。

信陽公主看了看水缸里的水,心底有了主意。

老婦人在自己屋子搓麻繩,她年紀大了,種不了地打不了獵,就以做點簡單的手工營生。

她尋思著那兩個人該吃飯了,其中一個看著細皮嫩肉的,挑剔得緊,應該不會直接吃那些冷東西。

她就晚了那么一步,果不其然,等她打算去給二人熱飯時,灶屋已經燒起來了。

滿臉黑灰的小包公·信陽公主尷尬不已地站在院子里。

老婦人無語地看著她。

信陽公主故作鎮定沉聲道:“我在家里做過飯的,是你的灶臺不好使!”

老婦人:“……”

信陽公主拔下手腕上的金鐲子賠給了老婦人。

老婦人去地窖里取了一截臘肉給二人燉了泡饃送過去。

信陽公主看著桌上的肉湯,對老婦人幽怨地說道:“所以你藏了好吃的。”

老婦人面無表情地出去了。

蕭戟笑得不行,傷口疼得他一抽一抽的。

今年東部的天氣很奇怪,正月都快過完了居然又下了一場大雪。

鵝毛般的雪花紛紛揚揚落下,與京城的雪景不同,大山里的雪格外給人一種寧靜致遠的感覺。

信陽公主幫老婦人將曬在外頭的衣裳與草繩收進來。

“老人家,您的家人都去哪兒了?”她問。

她只是隨口一問,本以為老婦人不會回答,哪知對方沉默片刻后,蒼老嗓音淡淡開口:“死了,被抓去打仗,全死了。”

信陽公主望著老婦人孤單佝僂的背影,沒再多言。

“她看見了。”

夜里,二人躺在床鋪上,信陽公主對蕭戟說。

“嗯?”蕭戟不明白怎么突然有了此話題。

信陽公主望著黑漆漆的房梁,怔怔地說道:“她看見我們殺了東夷士兵,她不告發我們,是因為她也恨東夷士兵,她的家人是被抓去充軍的,都戰死了。”

戰爭的殘酷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蕭戟也不喜歡打仗,可他職責所在,他不打,毀的就是他背后的家園。

東夷將士也一樣。

大家各為其主。

不過抓壯丁充軍這種事,他一貫是反對的,東夷王該殺,東夷的王權該被覆滅。

他握住了她的手,在黑暗中給予她無聲的安慰與力量。

信陽公主的情緒漸漸平復了下來。

“蕭戟,你睡了嗎?”

她輕聲問。

回應她的是一陣均勻的呼吸。

也是,傷得這么重,還發著高熱,一定早困了。

信陽公主卻有些睡不著,她用胳膊支撐起身子,借著從窗戶縫隙里透進來的雪光,一眨不眨地看著他熟睡的容顏。

二十年如一日,還真是風華不減。

“蕭戟。”

她又叫了一聲。

蕭戟睡得很沉。

她定定地看著他,腦子里忽然閃過一個大膽的念頭。

她臉頰一紅,將頭扎下去。

她是中邪了嗎?

她怎么可以這樣?

可是——

她又將腦袋支棱起來,羞澀地偷瞄著他,心口撲通撲通狂跳。

反正……他也睡著了不知道。

知書達理、端莊矜貴的信陽公主終于鼓起勇氣,紅著臉緩緩湊近他,水盈盈的目光落在他菱形的薄唇上。

她深吸一口氣,做了這輩子最大膽的一件事,她俯下身,嘴唇在他臉頰上輕輕地碰了碰。

夜色中,傳來一聲低低的嗤笑:“秦風晚,你壯了半天膽,就這?”

信陽公主汗毛一炸!

相鄰閱讀:


上一章  |  首輔嬌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