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首輔嬌娘 >> 目錄 >> 982 龍萌萌來啦(信陽VS蕭戟番)

982 龍萌萌來啦(信陽VS蕭戟番)


更新時間:2021年10月28日  作者:偏方方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偏方方 | 首輔嬌娘 
首輔嬌娘 982 龍萌萌來啦(信陽VS蕭戟番)
982龍萌萌來啦(信陽VS蕭戟番)

982龍萌萌來啦(信陽VS蕭戟番)

龍一是在蕭戟與信陽公主一行人離開后才尋到村子的。

老婦人的小茅屋距離洞口最近,他先找去了老婦人那邊,他待在信陽公主身邊多年,對信陽公主的氣息了如指掌。

他一進屋便知她來過。

他問老婦人他們去了哪里。

他戴著面具,一雙眼睛散發著無窮的殺氣。

萌萌很兇!

你最好從實招來!

不然殺你哦!

老婦人成功被威脅到,抬手指了指后院的山坡:“他們從那里,走了。”

具體去哪兒蕭戟沒說,一是不愿連累了老人家,二也是以防萬一老人家出賣了他倆。

保護一回事,信任是另外一回事,他若不事事周全,也不可能活到現在。

龍一去后山順著蛛絲馬跡追蹤到了那位年輕公子曾居住過的住宅里,武者的感官異于常人,他瞬間察覺到了箱子里的呼吸聲。

他打開了箱蓋一瞧,就見到了兩個被捆住手腳、堵住嘴巴的男人。

二人早醒了,可惜動也動不得,叫也叫不了。

好不容易來人了,二人自是激動不已。

龍一瞅了瞅,拔了那個看起來比較順眼的年輕公子嘴里的布,問道:“誰把你們弄成這樣的?”

年輕公子趕忙告狀:“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他們穿著東夷士兵的衣裳,但是他倆的口音一聽就不是東夷人!”

等等,你的口音也不像東夷人!

“他們去哪里了?”龍一掐住了他的脖子。

年輕公子一哆嗦:“去……去……圣女殿了……”

他親耳聽見二人假扮他們主仆被東夷王的侍衛護送上了馬車,所以應該是去圣女殿沒錯。

“圣女殿在哪里?”龍一又問。

年輕公子哆哆嗦嗦地說道:“我……我沒去過……”

他真沒去過。

圣女殿是整個東夷族最神圣神秘的地方,外人根本沒辦法靠近,要不是他是生了一副好容貌,又有個絕佳的生辰八字,也沒機會被選去與圣女大婚。

可誰曾料到,半路就讓人截了胡。

龍一確定問不出什么了,一掌將他二人劈暈,蓋上箱蓋出去了。

他沿著雪地里的車輪印與腳印來到村口,正經過一棵大樹時聽到了頭頂傳來了的戲謔小聲音:“大個子,你是不是要去圣女殿啊?”

他抬起頭來,目光迷茫地望向坐在樹枝上的東夷小公主。

東夷小公主輕輕一縱跳了下來,古靈精怪地看著他:“我知道去圣女殿的路。”

龍一看了她一眼,惜字如金道:“帶路。”

東夷小公主一怔:“你都不問問真的假的?還有,你也不問問我為什么幫你?”

“帶路。”龍一還是這兩個字。

東夷小公主撇了撇嘴兒:“我不。”

龍一走了。

東夷小公主杏眼圓瞪地看著他頭也不回的背影,結結巴巴道:“我我我……我都說我不帶路了!”

然后她還是跟上去了。

圣女殿是位于東夷族的東夷山上的一處神殿。

當然了,是對東夷人而言。

在蕭戟與信陽公主的眼中,它就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宮殿,還不是特別巧奪天工的那種。

只不過,宮殿里的氣氛十分神秘。

這里只有女子,沒有男人,每個人都面無表情,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

另外,宮殿各處都燃著熏香,門口是、走道里是,就連進了屋,率先映入眼簾的也是兩個大香爐。

“阿嚏!”

信陽公主鼻子一癢,打了個噴嚏。

紅衣女子皺眉朝她看來。

蕭戟淡定開口:“我何時可以見到圣女?”

紅衣女子的注意力成功被轉移,目光從信陽公主的臉上移開,落在了蕭戟的幕籬上:“按規矩,你要在三日后的大婚之日才能見到圣女,其間若是圣女想見你,自會過來。”

看來這些人不認識那個年輕人的聲音,興許也沒見過對方的臉。

算了,自己還是不要輕易露臉。

“我可以進去歇息了?”他不咸不淡地問。

“是的。”紅衣女子說。

蕭戟帶著信陽公主進入廂房,他進去了,信陽公主卻被攔在了外頭。

“你想做什么?”他聲音冰冷地問。

紅衣女子儼然沒料到這位公子的氣場這般強大,聲音一沉,她險些遭不住。

不說是鄉下來的窮小子嗎?

只因貌美被稱作東夷第一美男子,實則沒多大本事,圣女是因樣貌與生辰八字選中了他。

為什么眼前之人給自己的感覺,與傳聞的不大一樣呢?

不過疑惑歸疑惑,并未上升到去懷疑他是冒名頂替的地步,畢竟是東夷王派人送來的。

她欠了欠身,說道:“圣女殿的規矩,不允許外男待在殿中,他要隨我去外殿。”

蕭戟不怒自威地說道:“他是我的長隨,我習慣了他伺候,他必須留下。”

作為昭國一品武侯,沒人能在氣勢上勝過他,不必厲聲恫嚇,輕描淡寫的語氣便足以給人十足的壓迫感。

紅衣女子頭皮麻了麻,努力鎮定地說道:“我會去稟報圣女,如果她反對的話,他還是要離開的。”

這是被蕭戟的氣場震到了,至少先把人留下了。

二人進了屋。

紅衣女子派了兩個侍女守在門口,自己下去操辦婚事了。

這個節骨眼兒上犯不著得罪圣女的夫君,一個小廝罷了,留就留罷。

反正規矩她已經交代了,萬一哪日圣女怪罪下來,那也不是她抗命,是那位郎君。

這間屋子很大,隔了內室與外室,二人坐在內室中,說話小聲一點,外面的人聽不見。

蕭戟摘了幕籬與斗笠,嫌棄地仍在桌上。

大老爺們兒裹成這樣,娘們兒唧唧的。

信陽公主看著他這副被憋屈壞的樣子,忍不住想笑:“圣女在東夷族地位高,她成親和男人娶妻一樣,她的夫君也要遵守三從四德,不得隨意對外拋頭露面。”

蕭戟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秦風晚,你好像很羨慕啊,怎么?你想把本侯囚禁起來,變成自己的禁臠?”

信陽公主氣呼呼地道:“我什么時候這么說了!”

蕭戟挑眉:“只是沒這么說,那就是心里這么想過了。嘖,秦風晚,沒料到你是這種人。”

又一次被氣到黑臉的信陽公主:“……!!”

夜里,紅衣女子親自送了喜服過來,讓郎君試試大小。

“你們出去,他伺候我更衣。”蕭戟隔著簾子對捧著衣裳與發飾的眾人說。

紅衣女子指揮下人將服侍放在了外室的桌上,依言退了出去。

房門是開著的,她們要知道試穿結果了才能離開。

信陽公主將服侍抱進內室,小聲道:“當真要試?”

蕭戟低聲道:“不試給她們看看,她們不會走。”

這是她們職責所在,必須保證婚禮的每一處細節完美無瑕。

若是郎君的喜服不合身,她們會被問責的。

信陽公主明白這個道理,沒再多說什么,遲疑了一下,問他道:“你……”

蕭戟笑了笑看著她:“本侯當然換不了了,幫個忙?”

信陽公主想到他重傷在身,著實不便,默默走過去,替他解了衣帶。

他身上的傷用布條纏得緊緊的,微微滲出一點血跡,緊實的肌理線條分明,無時無刻不透著一股戰損的力量感。

信陽公主的睫羽顫了顫,她移開目光,轉身將喜服拿了過來,一共三層:里衣、中衣、喜服。

他張開雙臂,方便她為自己穿衣。

她在面前近在咫尺之距,能清晰地感受到獨屬于他的男子氣息,有些令人著迷。

她雙手繞到他身后為他系上腰帶,這個動作就像是主動抱住了他一樣。

她的臉頰不經意地蹭到了他結實寬厚的胸膛。

他忽然倒抽一口涼氣。

她微微一怔,忙退開來,仰頭慌張地看著他:“弄疼你了嗎?是不是碰到你傷口了?”

他深吸一口氣,抬起骨節分明的手掬起她的臉頰,拇指在她柔軟的唇上輕輕壓了壓。

他眸色漸深、嗓音變得沙啞:“秦風晚,你是不是想讓本侯在這里要了你?”

她看著這張俊美得天怒人怨的臉,感受著他誘惑的氣息,腦門兒一熱,怔怔道:“那你……要嗎?”

------題外話------

有月票的小伙伴,記得投票喲


上一章  |  首輔嬌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