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首輔嬌娘 >> 目錄 >> 986 大婚(信陽VS蕭戟番)

986 大婚(信陽VS蕭戟番)


更新時間:2021年10月30日  作者:偏方方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偏方方 | 首輔嬌娘 
首輔嬌娘 986 大婚(信陽VS蕭戟番)
986大婚(信陽VS蕭戟番)全文閱讀

986大婚(信陽VS蕭戟番)

怎么又親上了?

蕭戟說道:“不一定有用,就是試試。”

信陽公主蹙眉道:“你滿腦子想的都是些什么!”

蕭戟就道:“要不我還是去找龍一?”

這都什么跟什么?

她怎么可能放任自己的丈夫大半夜的去找另一個男人?

“你、你真的……”后面的話她難以啟齒。

蕭戟卻十分清楚她要問什么,滿臉誠懇地看著她點了點頭:“比金子還真,你再不分散我注意力,我滿腦子都是龍一。”

信陽公主扶額。

內心經歷了一番苦苦掙扎,鼓足勇氣,俯下身來,在他臉頰上飛快地親了親。

在他清醒的狀態下主動做這種事,真是太讓人難為情了。

“有、有用嗎?”她臉頰微紅地問。

幸虧是有夜色的遮掩,不然自己這副樣子被人看了去,只會更難為情。

蕭戟仔細回味了一番,說道:“好像沒太大用。”

信陽公主羞惱道:“你說的這個辦法它不奏效!”

蕭戟無辜地說道:“你就那樣一下怎可奏效?”

信陽公主睫羽輕顫:“你什么意思?”

蕭戟厚顏無恥地說:“怎么也得按照上回本侯為你示范的標準來。或者你自己臨場發揮,稍稍加多一點。”

信陽公主簡直倒抽一口涼氣!

按照他的標準,又是動唇又是伸舌,再加多一點,那成什么樣了!

她這輩子不曾如此孟浪過……

等等,還是說她吃錯藥的那兩晚……就是這般孟浪的?

想到這一種可能,她整個人都不好了,臉頰如同火燒,紅得幾乎能滴出血來。

“龍一啊龍一……”蕭戟又開始叫魂。

信陽公主咬了咬牙,閉著眼,微微偏過頭,朝他繾綣地覆了上去。

她的唇瓣微微顫抖,可見她內心著實緊張。

她糾結了半晌,才十分輕微地動了一下自己的唇。

蕭戟的呼吸一滯。

信陽公主緊張害羞得要死,沒察覺到身下之人已被這根本什么也算不上的一下撩得著了火。

她紅著臉松開他,問道:“這、這樣呢?”

蕭戟平復了一下情緒,一臉冷靜地說:“好像有點效果,你繼續。”

信陽公主忍住羞澀,再次朝他親吻而來。

她是動情的,青澀的,毫無技巧可言。

最后還是蕭戟實在受不住這股撓不到癢處的折磨,抬手輕輕扣住她的后腦勺,與她深深地親吻了起來。

“好、好了吧?”

她指尖撫著自己嫣紅瑩潤的唇,氣喘吁吁地問。

他沙啞著嗓子道:“還不夠,秦風晚。”

這一晚,鬼知道他索要了多少親吻。

她躺在他身邊沉沉地睡了過去,擔心壓著他的傷口,她沒躺進他懷中,而是側身對著他,她如黑緞一般柔亮順滑的烏發鋪了一枕頭,與他的發交纏在一起。

黑暗中,他看了看她熟睡的容顏,忍住疼痛傾過身子,這一次,他并沒有親吻她的唇,而是在她眉間落下了一枚輕輕的吻。

翌日,密室中的圣女蘇醒了,龍一與東夷小公主也過來了。

龍一點了她的啞穴,令她無法開口。

東夷小公主自密室中找到了迷藥,交給信陽公主。

信陽公主未免蕭戟見到龍一,催生更強烈的藥效,把蕭戟一個人留在床上,帳幔遮得嚴嚴實實的,特別像是不能見光的禁臠!

信陽公主對東夷小公主與龍一道:“你們先出去一下,我有話單獨和她說。”

二人出去了。

信陽公主關上密室的門,拿著藥丸與燭臺走到圣女的面前。

圣女歪坐在地上,被五花大綁,只能目光冰冷地瞪著信陽公主。

信陽公主淡道:“不用這么看著我,我不會讓人解開你的啞穴,我同你做一筆交易,你答應,就眨一下眼,不答應就眨兩下眼。”

一刻鐘后,信陽公主從密室里出來,對龍一道:“可以放開她了。”

龍一進去給人松綁解穴。

東夷小公主問信陽公主:“她吃下去了嗎?”

信陽公主嗯了一聲:“吃了,應該不會再對我有二心。”

東夷小公主好心提醒道:“你還是得當心點,這種藥的藥效因人而異,差別很大。”

信陽公主風輕云淡地點點頭:“我知道,還有兩天就大婚了,來來往往的人會更多,你和龍一最好不要在人前現身。”

想到什么,她又道,“或者讓龍一先送你離開。屆時我們劫持東夷王,可能會顧不上你。”

東夷小公主道:“我會武功,自己可以保全自己。”

她堅持留下,而這里距離昭國軍營太遠,送回去是來不及了,放在路上又不放心,信陽公主沒再提將她送走的事。

信陽公主與蕭戟回到了原先的廂房,龍一與東夷小公主則潛伏在圣女的暗處,密切監視她的一舉一動,以及觀察藥效的變化。

萬一藥效沒了,他們就采用強硬的手段。

但迷藥的藥效似乎不錯,圣女對信陽公主言聽計從,沒鬧任何幺蛾子。

轉眼到了大婚這一日,蕭戟早早地起來,一睜眼發現秦風晚不在,問了門口的侍女才知她是被圣女叫了過去。

圣女不會叫她,應當是她擔心圣女那邊會出岔子,去盯著圣女了。

他心中不作二想,遺憾地看著桌上的喜服,自己給自己穿上了。

雖是假成親,不過未免秦風晚心里不痛快,一會兒禮數上盡量敷衍怠慢些。

穿戴整齊后,他去圣女的寢殿外等候圣女。

沒等多久,一身鳳冠霞帔的圣女在紅鸞等八位侍女的護送下走出了內殿。

紅鸞手中拿著一根紅綢,她將一端交給圣女,另一端遞到了蕭戟手中。

蕭戟四下看了看,沒看見秦風晚,猜測她應該是在密室里帶著。

紅鸞在前帶路。

蕭戟沒見過東夷人成親,但據說婚俗是不大相同的,可當他們一路來到成親的大殿時,他意外地發現傳言有誤。

火盆、馬鞍,瓦片,這不就是昭國的婚俗嗎?

他十分不耐煩地往前走,根本不想等新娘子,新娘子被他拽得險些摔倒。

新娘子隔著蓋頭瞪了他一眼,提起重重的裙擺,咻的自馬鞍上蹦了過去。

隨后她又有驚無險地跨過了馬鞍與火盆。

接下來是踩瓦片了,只見新娘子高高地抬起腳來,猛地一腳剁下去,那力拔千鈞的氣勢直把紅鸞都給嚇了一跳。

踩個瓦片而已,您不必這般使力。

瓦片碎得干干凈凈,蓋頭下的新娘子長呼一口氣,似乎對自己的力氣十分滿意。

蕭戟皺眉。

一對新人進了掛滿紅綢的大殿,東夷王與諸位王公子第早早地在殿中落座。

蕭戟再次皺眉。

老家伙已經來了么?

龍一干什么去了?怎么還不動手?

“一拜天地!”

圣女殿司儀開始唱禮。

蕭戟與新娘子各自轉過身去,面向門外的天地,躬身拜了下去。

蕭戟只拜了一半,他余光一掃,發現圣女拜得好虔誠。

“二拜圣祖!”

圣女是神職的化身,早與民間的父母斷絕關系,大婚時自然沒有拜堂高堂一說,拜的是圣女殿始祖的雕像。

蕭戟又與新娘子面向雕像,這一次,蕭戟拜得更敷衍了,幾乎只是微微欠了欠身。

他的行動引來賓客諸多不滿,只是并不好當眾發作。

最后一輪夫妻對拜。

蕭戟是拒絕的,可他清晰地看見對方深深地拜了下來,帶著全部的虔誠與信任,似要將往后余生全都交給他。

他眸光一動,心跳忽然就漏了一拍。

“禮成!”

伴隨著圣女殿司儀話落,一道健碩的身影從天而降,帶著龍吟海嘯之勢,猛地來到東夷王面前。

他的身法太猛太快了,眾人只看見一道殘影,等他們反應要護駕時,東夷王已經被龍一死死地掐住了脖子!

相鄰閱讀:


上一章  |  首輔嬌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