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首輔嬌娘 >> 目錄 >> 987 新婚之夜(信陽VS蕭戟番)

987 新婚之夜(信陽VS蕭戟番)


更新時間:2021年10月31日  作者:偏方方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偏方方 | 首輔嬌娘 
首輔嬌娘 987 新婚之夜(信陽VS蕭戟番)
987新婚之夜(信陽VS蕭戟番)全文閱讀

987新婚之夜(信陽VS蕭戟番)

在龍一劫持了東夷王的一霎,蕭戟也迅速扣住了面前的新娘子,單臂一震,袖中匕首滑入掌心。

他用匕首抵住了新娘子的喉嚨,來到龍一身側,背靠背與龍一相互警惕著彼此的盲目。

現場的賓客們都慌了,皆不明白一場婚禮怎會混入了刺客?

要說新郎是圣女親自挑選的,之后由東夷王的親衛一路護送過來的,誰能料到他竟然是個叛徒!

“護駕!”

一名東夷親王拔劍厲喝。

龍一直接一腳將他踹回了椅子上!

蕭戟嘲諷一笑:“東夷王,看來你這王位坐得太久,有些人按耐不住了,想趁機讓你死在我們手里啊。”

東夷王今年六十,繼承王位已有三十載,確實是東夷史上任期最長的王了。

在場的賓客里有他的親弟弟,也有他的親兒子與親侄子,他們之中要說無人覬覦王位他是不信的。

如今他落在了刺客手中,這些人打著救他的幌子激怒刺客,讓刺客一怒之下失手殺了他,并不是沒這種可能的!

不得不說,蕭戟在玩弄權術與人心這方面,完全碾壓了不少當朝文臣。

東夷王也是老了格外惜命,不敢與蕭戟堵誰的手段更硬,他壓下心頭的慌張與憤怒,用余光瞟向一側,問道:“誰派你來的?”

盡管劫持他的人是龍一,可做主的儼然是方才開口的新郎。

這群人中有幾名武將曾與蕭戟交過手,奈何蕭戟戴著面紗,他們暫時沒認出他便是戰場上殺了無數東夷勇士的宣平侯。

蕭戟淡淡一笑:“別管我是誰派來的,想活命,讓人準備馬車,把蕭恩與蕭澤安然無恙地帶過來。他們要是少了一根頭發,本侯就剁掉你一根手指!”

“蕭戟?”東夷王聽出了蕭戟的聲音。

蕭戟大方承認:“是,是本侯,所以你該清楚本侯的手段,本侯真的可能殺了你的。”

東夷王原本還存了要與對方周旋一二的心思,眼下徹底偃旗息鼓。

蕭戟后臺硬,手段更硬。

他說殺,那是真敢殺,玉石俱焚,在所不惜。

他看向自己的長子道:“照他說的做!”

東夷大王子遲疑:“父王……”

蕭戟譏諷地笑道:“東夷王,你真是生了個好兒子。”

東夷王多疑的心思被戳得翻江倒海,他目光一冷,望向長子道:“怎么?你想謀反不成!還是說你也和你皇叔一樣,希望我死在昭國人的手中?如此你便可順利繼承王位!”

東夷大王子臉色一變,他絕無此意,他只是想拖延時間,讓人去拿毒藥來迷暈他們而已。

他的忠誠日月可鑒,但倘若他老子不信,那么他的忠心就是個屁。

東夷二王子趁機攪混水:“父王!既然大哥不肯!兒臣去辦!”

很好,內訌了。

蕭戟樂得作壁上觀。

最終是誰將蕭恩與蕭澤帶來他不管,總之他要他們兄弟兩個平安無事就夠了。

一個時辰后,蕭恩與蕭澤被一輛六馬所拉的大馬車帶了過來。

蕭戟壓著圣女上了馬車,緊接著,作為斷后的龍一也壓著東夷王上去了。

這時,一名東夷臣子道:“你們手中有圣女就夠了,放了東夷王!”

蕭戟呵呵道:“你當老子傻?多個人質它不香嗎?”

眾人被噎得不要不要的。

是啊,能多個人質,干嘛只帶一個,難道是馬車裝不下嗎?

不過,也不是沒機會的。

宣平侯在前幾日為救兒子落入了圣女設計的陷阱中,救上來時人就不行了,雖說他命大僥幸活了過來,可到底是身負重傷。

他沒多少戰斗力。

那個高手不可能同時兼顧車內與車外,只要車夫在半路動點手腳,導致馬車側翻,高手顧得了宣平侯便顧不了人質,顧得了人質便顧不了宣平侯。

屆時,他們將會很大的機會將東夷王救出來!

打定主意后,眾人暗暗交換了一個眼色,心中冷笑著放他們離開了。

車夫接收到了侍衛長的暗號,微微點了點頭。

十里外,小泉坡,馬車側翻,突襲。

蕭戟一行人對東夷的地形不熟悉,車夫走遠路他倆也發現不了,而東夷的士兵們則繞近路去了小泉坡,早早埋伏了一大批高手與弓箭手。

然而他們左等右等,等得天都黑了,仍不見有馬車駛來。

馬車當然不會過來了。

就在一行人離開圣女殿不久,車夫便被埋伏在附近的東夷小公主一鞭子打了下去。

東夷小公主接替了車夫的位置,帶著馬車從另一條路走掉了。

馬車內,中了迷藥的蕭恩漸漸蘇醒,蕭澤仍處于昏迷中。

二人身上受了傷,儼然是被嚴刑拷打過,不過二人骨頭硬,一句不該說的也沒說。

蕭恩一眼看見了父親,心頭就是一陣激動,眼眶開始泛紅。

蕭戟為他掖好被角,摸了摸他額頭:“你先別說話,好好休息,馬上就到軍營了。”

蕭恩這會兒確實也沒有說話的力氣。

二人是蕭戟庶子,他們自幼被養在蕭老夫人膝下,他們心里自是不敢與蕭珩去比的,他們始終清楚自己的身份與本分,不敢奢望父親能像疼愛弟弟那樣去疼他們。

可這一次,父親卻為了他們兩個豁出性命——

他從不敢向父親表達自己的親近,可這一刻他實在忍不住,斗膽微微動了動頭,將腦袋枕在了父親的掌心。

此時的他像極了一只遍體鱗傷的小獸,小心翼翼地靠近自己的父親。

他有些緊張,也有些忐忑,害怕自己逾越了,會惹父親生氣。

蕭戟沒將手抽出來,而是抬起拇指,輕輕撫了撫他鬢角。

蕭恩閉上眼,滾燙的熱淚自眼角落了下來。

馬車繼續前行。

東夷王被龍一點了穴,也在昏睡。

簾子外,一身侍衛打扮的東夷小公主一邊駕著馬車,一邊問:“我方才忘記問了,你們把東夷王與圣女擄走了,公主呢?你們把她帶上沒有?”

蕭戟瞥了眼一旁蓋著蓋頭、沉默了一路的新娘子,啊了一聲,道:“糟糕!把秦風晚給忘了!她一定還在圣女殿的密室!”

東夷小公主一個踉蹌,險些將馬車駕到陰溝里去:“啊?你們怎么辦事的?怎么可以把公主忘在圣女殿啊?完了完了!我們剛抓了東夷王與圣女,公主就落在了他們手里!這、這、這……”

馬車里,新娘子死死地拽緊了手里的帕子,恨不能將其戳出一個洞來!

蕭!戟!

還當你是認出了我!

原來你、你、你竟是把我忘了!

蕭戟看著某人氣得發抖的小身子,唇角一勾,裝模作樣地說道:“這可不能怪我,誰讓我中了迷藥,滿腦子都是龍一,哪里還記得別人?”

新娘子手里的帕子終于被戳爛了!

龍萌萌睜大了眸子,看著那張被戳爛的帕子,想了想,十分機智地坐到外面和東夷小公主一起駕馬車去了。

東夷小公主湊近龍一,小聲問他:“萌萌,侯爺說的是真的嗎?他真的把公主忘在圣女殿啦?”

自打知曉了龍一的小名,她就喜歡這么叫他了。

龍一在糾正她的稱呼與回答她的問題之間糾結了零點一秒,隨后皺眉說道:“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東夷小公主:“……”

他們回東夷的路自然不可能一帆風順,東夷的幾位王子在小泉坡等不來他們,猜到他們是改道了,于是索性率兵去了前往東臨關的必經之路,打算在那里對他們進行一次全面突擊。

這是不打算管東夷王死活了。

王位誰不想要呢?當著文武大臣以及圣女殿眾人的面,幾位王子不敢公然違抗東夷王的命令。

可事后他們擁有一整天的時間去設想,若是東夷王真的死了,他們幾個的命運會怎樣?

自然,便有了這后續的夜襲。

不過,就在他們打算亂箭射死馬車上所有人時,常璟率兵趕到了。

常璟一馬當先,直搗黃龍,將東夷大軍的陣型沖得七零八落。

東夷人交給常璟對付,蕭戟一行人回了軍營。

東夷小郡主拿著解藥去找蕭銘,龍一將蕭恩與蕭澤帶回了他們的營帳,又將東夷王嫌棄地扔進了雪地里。

信陽公主氣了一路,這會兒還在馬車上咬牙切齒。

蕭戟壓下翹起來的唇角,不咸不淡地說道:“軍營到了,下車。”

見她不動,又拿腔拿調地說,“怎么?還要本侯抱你下車?”

信陽公主很生氣,自己為了和他拜堂費了多大的心思,這家伙居然將自己忘在軍營了!

還把東夷的圣女帶回來了!

男人果然都是大豬蹄子!

很好,她倒要看看,他想對東夷圣女做什么!

她戴著蓋頭噔噔噔地下了馬車!

相鄰閱讀:


上一章  |  首輔嬌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