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首輔嬌娘 >> 目錄 >> 988 終得圓滿(信陽VS蕭戟侯)

988 終得圓滿(信陽VS蕭戟侯)


更新時間:2021年10月31日  作者:偏方方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偏方方 | 首輔嬌娘 
首輔嬌娘 988 終得圓滿(信陽VS蕭戟侯)
988終得圓滿(信陽VS蕭戟侯)全文閱讀

988終得圓滿(信陽VS蕭戟侯)

玉瑾聽到軍營的動靜,著急忙慌地過來,她看見了站在營帳門口的侯爺,卻沒看見自家公主,不由擔憂地問道:“侯爺,公主呢?”

蕭戟看了眼被甩得啪啪作響的簾子,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說:“本侯與圣女大婚,只顧著將圣女劫持回來,將你家公主忘在圣女殿了。”

“什、什么?”

玉瑾如遭雷擊,目瞪口呆地看了蕭戟一眼,天色太暗了,適才她又太慌,沒去在意蕭戟身上穿著紅衣。

與昭國新郎的喜服略有差別,可他這么一解釋,就說得通了。

她就說自家侯爺幾時愛穿這么騷包的顏色了。

帳篷里傳來氣到跺腳的小聲音!

蕭戟沖玉瑾擠擠眼:“放心,圣女與東夷王在我們手里,他們不敢拿公主怎么樣的。我們先按兵不動,他們等不及了,自會來找我們談條件。”

玉瑾又是一怔,隨后什么都明白了。

自家傻公主啊,又被侯爺給套路了嗎?

玉瑾沒眼看了,明明冰雪聰明的一個人,到了侯爺這只老狐貍手里,愣是被吃得死死的。

“那、奴婢需要準備什么嗎?”她也學壞了。

上道啊,玉瑾。

蕭戟滿眼笑意,嘴上卻一副漫不經心的語氣:“備點熱水吧,一會兒讓圣女洗漱,再去讓廚房做點吃的,圣女不吃辣,記得少放辣椒。”

帳篷里已經不是跺腳的小聲音了,是捶桌子的!

玉瑾于心不忍:侯爺您別太過分。

“知道了,去吧。”蕭戟壓下笑意,轉身進了營帳。

營帳里被玉瑾仔細收拾過,添置了些家具,又換了更為柔軟暖和的被褥。

信陽公主此時就坐在鋪了棉絮墊子的凳子上,從頭到腳散發著要殺了蕭戟的氣場。

東夷的喜服是有兜的,隱在兩側的褶縫中。

蕭戟雙手插兜,紈绔不羈地走到信陽公主身邊坐下:“圣女,舟車勞頓,可辛苦啊?”

我被關在圣女殿,你卻只知道關心圣女!

我若是有龍一的武功,你已經沒了命!

蕭戟實在是快要繃不住了,唇角翹得壓不下去,所幸她戴著蓋頭也看不見。

他起身,不知在帳篷里搗鼓了些什么,似是點了蠟燭,信陽公主感覺地上有光了。

蕭戟輕聲道:“方才拜堂時,夫人如此虔誠,倒是蕭某怠慢了。蕭某心中有愧,日后定不負夫人。”

都、叫、上、夫、人、了!

你都沒這么叫過我!

信陽公主幾十年的從容淡定在這一刻粉碎得干干凈凈,她終于被氣成了一只小小炸毛雞。

她唰的抬起手來,就要去掀了蓋頭與他攤牌,并且告訴他,自此她將與他老死不相往來。

哪知手還才抬到一半,被蕭戟的大掌輕輕扣住了。

蕭戟道:“新婚之夜的蓋頭,該由為夫來揭。”

“侯爺,熱水來了。”

門外響起了玉瑾的稟報聲。

“拿進來。”蕭戟說。

玉瑾將一盆熱水端了進來,又轉身去拿了一盒點心過來:“飯菜沒那么快,侯爺與……咳,你們兩個先填填肚子。”

她離開后,信陽公主繼續發火。

卻忽然,一個奇怪的東西映入了她的眼底。

似乎有點熟悉,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

不等她想起什么,蓋頭被揭開了。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俊美迷人的臉,一如多年前的新婚之夜,那個穿著喜服、用玉如意挑開她蓋頭的少年。

他的臉上有了歲月沉淀的風華,但眼底的期待與欣喜并沒有絲毫改變。

他含笑看著她,帶著不被歲月侵蝕的純澈與美好,當然也多了一分成熟內斂的霸道。

信陽公主一愣。

有那么一瞬,她感覺自己回到了二十年前。

“你……”

她張了張嘴,發現自己的喉嚨里竟發不出一絲一毫的聲音。

她又低頭看向他手中的東西。

難怪眼熟,原來是玉如意。

她再傻,這會兒也會過意了,他方才挑開她的蓋頭后,完全沒有任何震驚的神色,說明他知道蓋頭下是她。

這家伙,一路上竟是在逗她么?

她覺得這樣做也不對,很想生生他的氣,可她看著他一如當年的眼神,又看著他手中的玉如意,以及……不知何時被點在桌上的龍鳳香燭,心頭不自覺地涌上一層動容。

“什么時候……準備的這些?”她低聲問。

“你說這個啊。”蕭戟笑著看了手中的玉如意,說道,“路上,快到軍營的時候在鎮子上停了下。”

馬車停過么?

她只顧著生氣,完全沒在意這種細節啊!

故意讓她當了一路的圣女,就是為了這些嗎?

想想也對,如果當時他早說自己認出了她,那么當著龍一與珍兒的面,她臉皮薄,不可能繼續戴著蓋頭裝新娘。

本以為一切到拜完堂就結束了,那是她與龍一約定的動手時機。

到那里她已無任何更多奢求。

可這個男人是怎么想到這個損招,一邊惹她生氣,一邊又趁她不注意把龍鳳香燭與玉如意都給弄來了的?

蕭戟弄來的可不止是龍鳳香燭與玉如意,還有曾經他們沒有喝下的合巹酒。

他倒了兩杯酒,其中一杯遞給她:“邊關的酒不如宮廷御酒香醇,只能委屈你將就下。”

信陽公主垂眸看著酒杯里的光影:“你是怎么認出我的?”

蕭戟笑了:“你拜成那樣,是生怕本侯認不出嗎?”

信陽公主臉一紅,想說你當年不也是那樣?

二人手腕相交,仰頭喝下了遲來二十余載的合巹酒。

不知是酒的作用還是營帳里燒起來的炭火,她的臉頰通紅。

蕭戟深深地凝視著她:“秦風晚,你知道合巹酒是何意嗎?”

“嗯?”信陽公主冷不丁被他問得一怔。

他不指望她回答,自顧自地往下說:“喝了合巹酒,生同衾,死同裘。”

還整得挺押韻。

信陽公主訥訥:“我怎么沒聽說?”

他將空酒杯放回桌上,理直氣壯地說:“以后就有了,史書上會記載,是本侯說的。”

信陽公主:“……”

信陽公主將酒杯放到他的杯子旁,連杯子都成雙成對,就很應景。

“然后呢?”她鼓足勇氣問。

蕭戟看了她一眼:“然后什么?”

“喝、喝了合巹酒之后……該做什么?”

“自然是該洞房的……”蕭戟說著,一臉嚴肅地看著她,“秦風晚,你適可而止,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場合,與你喝合巹酒已是很縱容你了,你還想和本侯洞房?”

信陽公主掃過他的傷:“哦。”

蕭戟皺眉道:“本侯不是不行,是在軍營洞房,不合規矩。再有,你當那些人是聾子?”

習武之人耳力過人,信陽公主想到那種事的動靜隨時可能被人聽去,也頓時沒了洞房的膽子。

洗漱過后,二人躺在柔軟的床鋪上。

“你的傷……”她開口。

“沒事了。”他說道,“洞房不可能。”

信陽公主垂眸:“哦。”

蕭戟淡淡一笑:“秦風晚,你很失望?”

“沒。”信陽公主說。

她平躺在他身邊,將被子往上拉了拉。

蕭戟道:“沒有就最好,你不要半夜趁人之危。”

“我有點冷。”信陽公主說。

蕭戟:“想本侯抱你就直說。”

信陽公主頂著微微泛紅的臉:“你抱我。”

蕭戟:“……”

他匪夷所思地看了眼身旁小臉紅透的信陽公主,心道莫不是那酒買錯了?和店家說了要酒勁兒最小的。

難道店家給了他后勁兒最大的?

信陽公主心里燒著一團火。

酒壯慫人膽,她酒量不好,充其量只比顧嬌強一點,但強得不多。

一本下肚,過往煙云走馬觀花在她腦子里過了個遍。

她越是想到當初的新婚之夜,越是感覺到自己對他的虧欠,也越是扼腕他們這些年遺憾錯失的美好。

人生能有多少個二十年?

浪費一夜少一夜。

她就像一下子打通了任督二脈似的,以往種種認知皆被顛覆。

蕭戟不和她洞房不是在以退為進,是真沒打算在這里要了她。

一是他的傷,二則是她金枝玉葉,她真心實意的第一次,他不想如此草率。

可某人今晚喝上頭了,不停往他身上蹭。

他看著懷中某個不安分的女人,深吸一口氣:“秦風晚,你這又是做什么?”

信陽公主的手深入他衣內:“我不干什么,就摸摸。”

蕭戟:“……”

“秦風晚,你喝醉了。”他無奈地說。

他將秦風晚的手拿了出來。

信陽公主不經意間撒著嬌:“我睡不著,我有點熱。”

蕭戟血氣上涌,將她拽到自己身上,扣住她的頭霸道而強勢地親吻了起來。

不愧是喝了酒的,她居然主動動了舌。

酒香在唇齒間交纏流連,他品嘗著她的美好,手不自覺地撫上了她敏感的腰肢。

但是并沒有很過分的舉動。

他忍住了。

不知親吻了多久,她忽然頓住——

蕭戟一怔。

信陽公主紅著臉松開他的唇,將頭埋在他懷里,一動也不動。

蕭戟驚訝不已:“秦風晚,本侯只是親了親你,你竟然就……你竟然就……”

信陽公主羞得不行了。

是啊,只是親親,她怎么就、、、

蕭戟抱著她,愣愣呢喃:“你今晚又沒吃藥,怎么比吃了藥還敏感?”

信陽公主沒臉見人了。

方才那么一下,她的酒也醒了,腦子史無前例的清醒。

而也正是因為清醒,所以她更想死一死了。

好丟臉啊……

蕭戟冷靜下來,認真道:“你要真想要,本侯也是可以……”

“閉嘴!”信陽公主不許他再提這件事,自他身上下來,拉過被子蒙住頭,打定主意一輩子悶在里頭不見人了。

蕭戟卻是掀開被子出去了。

信陽公主不知他為何突然離開,但以他今晚確實十分克制的種種舉動來看,估摸著是想讓她自己一個人冷靜一二的。

營帳外,傳來了將士們集結的動靜,馬蹄聲與盔甲的摩擦聲不絕于耳。

信陽公主一臉懵逼。

她不就是……那個了一下嗎?

至于大半夜的練兵讓她來冷靜?

一刻鐘后,練兵集結的聲音漸漸休止,她腦子嗡嗡的,一時間也分不清是出了什么事。

下一秒,營帳的簾子被掀開,一道披星戴月的身影快步走了進來。

他先是將簾子鎖上,隨后大步流星地來到床邊。

寬衣解帶。

信陽公主聽著身后淅淅索索的動靜,怔怔地轉過身來,不明所以地看著他:“你……做什么?”

“洞房。”他說。

信陽公主訝異地看著他:“可你不是說……不合規矩?”

他解了腰帶:“本侯就是規矩。”

“那……他們……”

“出去了。”

所以你大半夜的把人叫醒不是為了練兵,而是將他們全都攆出去?!

這又比讓他們聽見動靜好多少呢?

明天整個邊關都知道昭國一品武侯為了與妻子行房,把三軍將士大半夜轟出軍營的事了!

信陽公主: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如她所愿,她今晚的確死了一次又一次。

在他火(防和諧)熱的身(防和諧)軀下,在他霸道而溫柔的索求里,在他給予她的一輪又一輪極致愉悅中,她徹底淪陷。

相鄰閱讀:


上一章  |  首輔嬌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