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首輔嬌娘 >> 目錄 >> 989 秀恩愛(信陽VS蕭戟番)

989 秀恩愛(信陽VS蕭戟番)


更新時間:2021年11月01日  作者:偏方方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偏方方 | 首輔嬌娘 
首輔嬌娘 989 秀恩愛(信陽VS蕭戟番)
989秀恩愛(信陽VS蕭戟番)

989秀恩愛(信陽VS蕭戟番)

卻說蕭銘服下了解藥之后,終于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蘇醒了。

然而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偌大的軍營居然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

……就離譜。

難道東夷人已經把邊關給占領了?將軍營的士兵全都殺光了?

總不會是將士們傾巢出動了。

古往今來不曾有過此等先例啊。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之際,一道健碩的黑影咻的閃入他營帳,將他連人帶褥子扛了起來,腳底抹油,健步如飛,啾啾啾地出了軍營!

是龍一。

他們也是走遠了才記起來把中毒的蕭銘忘在軍營了。

他又回來帶走蕭銘。

龍萌萌不是會偷聽的壞龍影衛,他的耳朵里塞了棉花的喲!

軍營的士兵們在外游蕩了整整三日才被允許回到營地,這三日里,他們回不了營地,又不能真在外頭瞎轉悠,于是去打劫東夷。

常璟與東夷大王子的兵力激戰正酣,一股可怕的盔甲洪流勢不可擋地涌來了。

常璟剛舉起長劍要刺向東夷二王子,被人把劍撞掉了。

他一轉身,發現是自己人。

不能發作。

常璟黑下臉來。

蕭銘的毒解了,蕭恩與蕭澤也成功脫險,東夷人手中再也沒了任何牽制昭國的手段,將士們一連多日的憋屈以及半夜被叫醒攆出軍營的起床氣,一股腦兒地發泄給了東夷。

東夷被打得落花流水,不日便投了降。

東夷人看著壓根兒班師回朝的昭國大軍,心道我們都降了,該簽的壓榨條約也簽了,咋還不走?

將士們心里苦,將士們不說。

蕭戟受著傷,雖說吃了圣女殿的藥,恢復得非常不錯,可縱那什么過度,也還是有影響的。

傷口裂成啥樣不說了,還感染了風寒。

信陽公主沒比他好到哪里去,風寒就是她傳染給蕭戟的。

“阿嚏!”

蕭銘的營帳內,蕭戟打了個重重的噴嚏。

蕭銘一言難盡地看著自家哥哥:“大哥,不是我說你,你也不是沒開葷的小子了,怎的如此不知節制?瞧你傷的傷,病的病,不知情的還當你怎么了。”

蕭戟鼻子堵了,帶著重重的鼻音,顯擺地說:“新婚的快樂,你不懂。”

蕭銘:二十多年的新婚,呵呵!

“阿嚏!阿嚏!阿嚏!”

另一座營帳內,信陽公主裹著被子,坐在床上一個勁兒地打噴嚏。

玉瑾心疼死她了,忙端過桌上的姜湯遞給她:“趕緊趁熱喝,發一身汗出來。”

信陽公主抬起手來,打算去接過姜湯,卻發現自己連動胳膊的力氣都沒了。

玉瑾扶額,這都什么事兒啊?

她搖搖頭,拿起勺子,開始一勺一勺地喂自家公主,一邊喂,一邊幽怨地說:“侯爺也真是的,明知公主鮮少……經人事,就該懂得節制才是。”

信陽公主垂眸喝著藥,含糊地嗯了一聲。

她應得有點兒心虛。

畢竟不懂節制的不是只有他。

邊關大捷。

蕭戟將東夷王放了回去,不過他自己不扛造,沒幾日便重病一場,尚未來得及立下傳位的旨意便駕鶴西去。

東夷在繼外患之后開始了內訌。

幾位王子爭得面紅耳赤,可最后上位的結果令所有人都感到意外——新王居然是東夷的圣女。

而她的王夫是來自昭國的一位權貴之子。

“好計謀啊,秦風晚。”回京城的馬車上,蕭戟雙手抱懷,好整以暇地看著信陽公主。

誰說女子不如男的?

秦風晚是對朝政不感興趣,不然也能做個攝政公主。

那日所有人都以為秦風晚給圣女喂下了迷藥,實則不然,秦風晚明確給了圣女兩個選擇,一是被下藥,被迫臣服于她;二是她們談一筆交易,雙方各取所需。

當聽到秦風晚用一個東夷王的王位去換取與蕭戟成親的機會時,圣女覺得秦風晚瘋了。

秦風晚沒瘋,她只是覺得這個男人值得。

而她會提出這個條件,也是基于多方面的考量,圣女有野心、有能力,不論將來哪位王子繼位,都架不住圣女殿的造反。

與其如此,不如順水推舟,將圣女扶上王位,另外還有一個附加的條件——圣女需得與昭國聯姻。

人選她來定。

蕭銘蘇醒后認回了自己的女兒,自此世上再無東夷小公主,只有蕭家千金蕭珍兒。

蕭珍是要上族譜的,她與蕭戟、秦風晚一道回往京城。

在臨出發的前一日發生了一個小插曲。

蕭銘抓著長劍,攆著龍一跑了十幾圈軍營。

“你、你、你給老子站住!”

他打又打不過,攆也攆不到,龍一臉不紅氣不喘,他卻已經快要喘到暈倒。

事情還得從龍一與蕭珍兒去圣女殿找蕭戟、秦風晚說起。

蕭戟中了藥,對龍一產生藥效,為防止藥效加重,秦風晚讓珍兒帶著龍一去別的屋子住幾晚。

誰能料到找遍了圣女殿,又要離內殿近、又要無人經過的屋子只有一間?

珍兒幾番欲言又止,可看著大伯兩口子如膠似漆,她又不忍心拆散他們倆,就和龍一在屋子里住下了。

但是她對天發誓,她與大個子真的沒什么!

龍一在陌生的地方是不輕易入睡的,他一直待在房梁上,整晚整晚警惕著圣女殿的動靜。

龍一心思單純,根本就沒多想,珍兒也覺得不值一提,這件事最好就爛在彼此的肚子里。

哪知她那晚多喝幾口馬奶酒,然后一不小心說漏嘴,讓她爹給聽去了。

蕭銘堅決認為龍一毀了親閨女的名節,要砍了龍一這個混球。

龍一一邊跑,一邊回頭略略略,把蕭銘氣得半死。

蕭恩與蕭澤痊愈后去給秦風晚請了安。

“公主。”二人拱手行禮。

印象中,信陽公主不接受他們父親,自然也不接受父親的孩子。

秦風晚并不強迫他們改口叫母親,她給二人做了兩身衣裳。

這是二人長這么大,頭一次收到她的禮物,二人有些懵。

秦風晚溫聲道:“你們大了,按理該成親了,你們心中可有喜歡的姑娘?若是有,我去上門提親。”

二人難以置信地看著她。

秦風晚接著道:“若是沒有,我替你們挑選一二,自然,得合你們心意,我再去下聘。”

公主這是……接受他們了嗎?

秦風晚看著他們道:“聽你們二叔說,你們今年年底就能回京了,正好,慶兒和依依還沒見過兩個哥哥。”

二人的喉頭涌上一股哽咽,抱著她親手縫制的衣裳,深深地行了一禮。

四月底,蕭戟與秦風晚的馬車抵達了京城。

“走最熱鬧的街。”

“窗子都打開。”

“簾子也掀開。”

蕭戟大刀闊斧地吩咐。

常璟趕著車,不解地問:“干嘛要這樣?”

蕭戟撣了撣寬袖,無比欠抽地說:“本侯這么帥,讓百姓多看看。”

常璟:“……”

蕭戟讓百姓圍觀的不是自己的臉,而是他與秦風晚的恩愛。

天下百姓不是都說他與秦風晚夫妻不睦嗎?

他就秀給他們看看!

“再繞一圈。”他吩咐常璟。

常璟無力吐槽:“已經繞了三圈了。全京城百姓都看見你坐在信陽公主的馬車上了!”

“那個人沒看見。”蕭戟指著路邊的一個乞丐說。

常璟面無表情地道:“因為他是瞎子。”

蕭戟:“那你去和他說。”

常璟:“……”

又繞了三圈,天都黑了,蕭戟才心滿意足地讓常璟結束今日份的游行。

“回府嗎?”常璟繞得沒脾氣了。

蕭戟挑眉:“不,入宮。”

二人剛到宮門口,便分別被皇帝身邊的魏公公以及蕭皇后身邊的蘇公公接走了。

御書房,皇帝幾次欲語還休。

秦風晚冷靜地瞥了他一眼,問道:“陛下有什么事?”

被皇姐支配的恐懼來了。

皇帝默默擦了把額頭的汗,明明是自己妹妹,怎么嚴肅起來總讓他感覺是自己皇姐呢?

皇帝最終還是說了,他嘆道:“信陽,朕聽聞你找了個新的面首。”

秦風晚古怪地問道:“這話從何說起?”

皇帝抬了抬手:“別瞞著朕了,皇宮都傳遍了,說你去了一趟邊關,撞破了蕭戟的風流韻事,惱羞成怒之下,找了一位酷似蕭戟的面首,還在京城游行了一整日,以此來羞辱蕭戟。”

秦風晚嘴角一抽,她這一整日是游了個寂寞嗎?

怎么蕭戟就成了她面首了???

坤寧宮,蕭戟也遭到了蕭皇后的靈魂拷問:“哥,你與我說實話,外頭的傳言是不是真的?你當真把一個陌生女子帶回京城了?還讓全京城百姓看見了!你是不是終于受不了那個女人了?決定奮起反抗了!”

蕭戟眉頭一皺,這都什么跟什么?

蕭皇后是蕭戟親妹妹,當然向著蕭戟了,她痛快地說道:“也是,她這些年對你那么差,你早該再納一房小妾氣氣她了!身份怎么樣?不夠的話我替你抬,保你的心上人做個貴妾!”

蕭戟很是擔憂地看著自家妹妹一眼。

你讓秦風晚做貴妾,就不怕她給皇帝塞一百個小妾。

處心積慮秀恩愛,結果秀出了一地雞毛,兩口子也是很憋屈了。

------題外話------

居然給番外又寫了個番外,笑cry。

P.S.新的一個開始啦,求一波月票喲


上一章  |  首輔嬌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