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首輔嬌娘 >> 目錄 >> 995 團聚(凈空番)

995 團聚(凈空番)


更新時間:2021年11月05日  作者:偏方方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偏方方 | 首輔嬌娘 
首輔嬌娘 995 團聚(凈空番)
995團聚(凈空番)全文閱讀

995團聚(凈空番)

“柳……什么?”顧嬌問。

上官燕搖了搖頭:“關于魏國的這位丞相,我了解的并不多,只知他姓柳,出身微寒,似乎是來自下國。一次機緣偶遇,遇到了同樣出身不如意的魏王,許是同病相憐的緣故,二人一見如故,自此他便入了魏王麾下,從一個不起眼的小謀士,慢慢成為了魏王最厲害的智囊。”

顧嬌的注意力卻在出身微寒與下國。

“下國……”她若有所思地呢喃。

會是他嗎?

正沉思間,五歲的蕭嫣拉著弟弟(大寫加粗)滿頭大汗地跑了過來。

龍鳳胎出落得十分精致,水靈靈的,白嫩嫩的,一笑臉上還有一對小梨渦,端的是可愛極了。

蕭嫣揚起嬰兒肥的小臉,笑容可掬地說道:“皇祖母,娘親,淙兒想玩雪橇!”

安靜的小美男子蕭淙一臉無語地黑下臉來,是你想玩吧!

誰喜歡那種幼稚的東西呀?

“去玩吧。”顧嬌說。

蕭嫣開開心心地將蕭淙拉走了。

自始至終只是個工具人的蕭淙:“……”

燕國的皇宮極大,為了讓兩個小家伙盡情玩耍,上官燕更是不惜拆掉了一片花園與兩座宮殿,在御花園附近做了一個超級大的滑雪場。

宮人拿來了蕭珩親自做的小雪橇,蕭嫣一扭小屁股,迫不及待地坐了上去!

“愣著干什么呀?上來呀,弟弟!”她特別喜歡叫蕭淙弟弟。

可事實上,蕭淙從不認為自己是弟弟。

本來他是該先出來的,是這丫頭把他踹開了,搶了他的第一。

所以他其實是哥哥!

蕭嫣攤手,眉梢一挑:“你該不會怕吧?”

“嗤”蕭淙面無表情地坐了上去。

最前面的位置被蕭嫣搶了。

他坐在蕭嫣身后。

他不動聲色地捏住蕭嫣的衣角。

蕭嫣抓緊了小韁繩,神氣地說道:“你該不會又偷偷捏住我衣裳了吧?”

蕭淙神色一僵,語氣如常地說道:“我是怕你摔下去。”

蕭嫣拍了拍小胸脯,脆生生地說道:“怕也沒關系!你是弟弟嘛!姐姐罩著你呀!”

蕭淙:“別學大伯說話。”

蕭嫣壞壞一笑:“坐、穩、啦——”

不就是幾個宮人拉的雪橇,又沒多塊,還當誰坐不穩似的——

蕭淙心里剛嘀咕完,就見一匹黑馬閃電般的奔了過來,一口叼起雪橇的繩子,嗖嗖嗖地跑了出去!

蕭淙小臉煞白!

為毛會是小十一???

來不及跳車了,也來不及呼救,小十一跑得太快,他一張嘴就被吹成了一只小小悲傷蛙。

小十一呼呼跑了三圈才停下,龍鳳胎的頭發全被吹成了殺馬特,蕭嫣興奮得直拍小巴掌:“再來一次!再來一次!”

蕭淙淡定地走下小雪橇,小手捂住小胸口,表情高冷,雙膝插地跪入雪中,嘔的一聲吐了。

另一邊,軒轅羲也終于見到了心心念念的嬌嬌。

這些年什么都變了,唯獨嬌嬌在他眼里一如從前。

顧嬌穿著淡青色素錦斗篷,帽子的邊緣鑲嵌了一圈雪白絨毛,微風拂過,絨毛輕輕搖曳,更襯得她肌膚如玉、仙姿佚貌。

“嬌嬌!”

他難掩內心的激動,大聲叫了她的名字。

顧嬌聞言立刻回過頭,隔著東結成冰的荷塘,看見了風塵仆仆歸來的少年。

她眼底掠過一絲驚喜,彎了彎唇角:“凈空。”

軒轅羲施展輕功,一躍而起,想要給嬌嬌一個英俊瀟灑的小身影,讓嬌嬌沉浸在自己的魅力中不可自拔!

同時,也向嬌嬌證明,他再也不是當初的摔跤小和尚了。

宮女們全都尖叫了。

天啦,這樣的美少年從天而降,哪個姑娘家扛得住啊?

顧嬌也含笑看著朝自己凌空而來的少年。

就在他即將落地時,不遠處忽然傳來一聲脆生生的小魔音:“凈空舅舅!”

“呃!”

軒轅羲氣息一滯,身形一僵,呱啦啦地自半空跌了下來!

不近不遠,不偏不倚,恰巧跌在顧嬌的面前。

俊臉朝下,摔了個大馬趴。

顧嬌:“……”

上官燕:“……”

眾位宮女:“……”

罪魁禍首蕭嫣噠噠噠地跑了過來,蹲在凈空舅舅身邊,歪著腦袋好奇地打量他。

三秒過后,她一比一復制了凈空舅舅的同款姿勢,臉朝下埋進雪地里,將自己擺成了一個小小大馬趴。

所有人再次:“……”

難得耍一次帥,結果摔成了蛤蟆,軒轅羲恨不能原地死一次。

他拽緊拳頭,咬牙社死了五秒,才一臉從容地自雪地里起來,然后他就看到了那個模仿自己的小豆丁。

他少年身軀一震。

不是吧!

他摔得辣么丑嗎?

好、好想再死一次啊……

顧嬌笑翻了。

軒轅羲看著她笑得不能自已的樣子,撓了撓頭。

好叭,能讓嬌嬌開心,摔再難看也值了。

蕭嫣十分敬業,沒人撈她,她就一直維持著“摔暈”的姿勢不動。

上官燕好氣又好笑:“起來了!”

還是軒轅羲將她提溜起來的。

他自己都沒發現,他提溜蕭嫣的姿勢,與從前蕭珩提溜他的姿勢一模一樣。

“凈空舅舅,我好想你呀!你又變帥了呢!”

蕭嫣吹彩虹屁的小樣子,也與他兒時的如出一轍。

家,真的是一個奇妙的字眼。

“嬌嬌,陛下。”他與顧嬌、上官燕打了招呼。

上官燕欣慰點頭:“這一路辛苦你了,可有受傷?”

“沒有。”他果斷搖頭。

隨后他四下一看,“咦?怎么不見淙兒與蕭煊?”

蕭嫣坐在他臂彎上,表情夸張地告小狀:“弟弟坐雪橇,嚇吐了!”

被宮女抱過來的蕭淙再次黑下臉來,我是暈車暈吐的!

蕭煊是顧嬌與蕭珩的小二胎,也是臘月出生,前幾日剛過完兩歲生辰。

他在睡覺。

上官燕知道凈空剛回來,姐弟倆有許多體己話要說,她貼心地笑了笑,說道:“蕭煊也該醒了,你們去看他吧,晚上過來鳳棲宮用膳。”

“好。”顧嬌應下。

上官燕帶著眾人離開。

軒轅羲放下蕭嫣,沖上官燕拱手行了一禮。

顧嬌定定地看著這個眼前俊美如玉、知書達理的翩翩小少年,不由感慨,曾經的小團子真的長大了。

蕭嫣自己可以走,她一蹦一跳地走在前面。

蕭淙吐了一場,這會兒有些虛弱。

顧嬌打算從宮女手中將他接過來。

“我來。”軒轅羲說。

他伸出修長的胳膊,將五歲的蕭淙抱了過來。

“凈空舅舅。”蕭淙蔫噠噠地叫了人。

他溫柔地看著懷中的小家伙:“別說話。”

顧嬌唇角微彎地看了他一眼:“長高了。”頓了頓,又說,“曬黑了。”

前一句還挺得挺樂,后一句直接讓他一僵。

曾經被壞姐夫曬成小黑娃的黑歷史涌上心頭,他表情一哂,開始四下張望。

顧嬌道:“你姐夫不在,他去和你慶哥哥修火銃了。”

軒轅羲輕咳一聲:“我才沒找壞姐夫!”

顧嬌笑了。

“受傷了吧?”她問。

“沒受傷。”他斬釘截鐵地說。

顧嬌道:“好,一會兒給我檢查一下。”

他噎了噎,眼神微閃道:“不要吧,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可以再給你看。”

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太多了,他不想讓她瞧見。

何況,他這點傷算什么?

他傷了多少,嬌嬌當年只會比他傷得更多、更重。

他趕忙岔開話題:“蕭煊的身子好些了嗎?”

說來也怪,蕭煊明明是單胎,又是足月出生的孩子,身子骨卻比早產的龍鳳胎弱多了。

凈空記得小家伙出生后,幾乎每個月都在生病,月子里體重不增反減,喝藥喝得他都心疼死了。

顧嬌頓了頓,說道:“好多了。”

說話間,二人來到屬于二皇子的寢宮,凈空雖是外姓男子,不過上官燕早已下旨,允許他住在皇宮,因此沒有哪個宮人膽敢阻攔他。

二人剛要走進寢殿,便瞧見一個呆頭呆腦的小豆丁探了出來。

相鄰閱讀:


上一章  |  首輔嬌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