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首輔嬌娘 >> 目錄 >> 999 嚴父慈愛(凈空番)

999 嚴父慈愛(凈空番)


更新時間:2021年11月07日  作者:偏方方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偏方方 | 首輔嬌娘 
首輔嬌娘 999 嚴父慈愛(凈空番)
999嚴父慈愛(凈空番)

999嚴父慈愛(凈空番)

在燕國也有大年初一上香的習俗,顧嬌說的爬山其實就是去廟里上香。

頭香他們是搶不到了,盡量趕在午時前抵達寺廟,上幾炷香,再吃一頓齋飯。

三個小豆丁記著要出去玩的事,早早地過來了,蕭珩累了大半夜,孩子們過來時他沒醒。

蕭嫣看著記憶中第一次賴了床的爹爹,不由想起了昨晚爹爹背舅舅的事,于是問娘親爹爹不是背不動舅舅,受傷了。

如果爹爹受了傷,那今天必然是不能去爬山的了。

可是爹爹方才說不疼!

爬上去咯!

蕭嫣麻溜兒地爬了起來,先將蕭淙拽了起來,隨后把兩歲的小蕭煊笨拙地抱了下來。

她笑嘻嘻地說:“爹爹你真棒!凈空舅舅那么大的人了,你都背得動!”

一頂高帽子扣下來,蕭珩連反悔的余地都沒了,不然他豈不是成了一個不厲害的爹爹啦?

在媳婦兒面前要面子,在孩子面前也是要尊嚴的呀。

他清了清嗓子,面不改色地說:“咳,那是自然,你們舅舅才多重。”

“嘻嘻!”蕭嫣帶著兩個弟弟愉快地出了屋子,“要去爬山咯!”

顧嬌眉眼彎彎地看著他。

蕭珩扣住她的雙手,一個翻身將她虛虛地壓在了身下,懲罰地在她柔軟的唇瓣上咬了咬,兇狠地說道:“故意的是不是?”

顧嬌心虛地眨眨眼:“那你要懲罰我嗎?”

已經在懲罰的蕭珩:“……”

如果這不算懲罰的話,那就得再深入地懲一懲,可是懲完估計他今天別想出這個門了。

他深吸一口氣,又在她唇上狠狠地要了一記利息:“先記著,晚上回來再懲罰你。”

說罷,他隱忍著大清早輕而易舉被她撩撥起來的沖動放開了他。

隨后他就看見她從小藥箱里拿出了一盒、兩盒、三盒小淘淘。

主動受罰,乖得不行。

蕭珩:“……”

軒轅羲就住在昭陽宮。

繼喚醒了爹爹,三個小豆丁又去叫醒了凈空舅舅。

軒轅羲被一杯酒干到一夜宿醉,醒來腦子嗡嗡的。

“舅舅舅舅!”蕭嫣在他的床前一陣亂蹦,“快醒醒!要去爬山了!”

“唔。”軒轅羲迷迷糊糊地抬起另一只手,擋住刺目的光線。

恰巧此時,進屋伺候他洗漱的小宮女端著臉盆入內,一眼看見晨光下慵懶俊美的少年,目光一劃而過,不經意地瞥見那微微滾動的小喉結,只覺心口一陣悸動。

她腳步踉蹌,水盆里的水都灑了!

“起來了!起來了!”

蕭嫣化身小喇叭精,在軒轅羲的耳邊叭叭叭個不停。

軒轅羲拉過被子蒙住頭,她就將小腦袋鉆進被子,繼續不厭其煩地叭叭叭。

天道好輪回,一直叭別人的軒轅羲終于體會了一把姑婆等人的絕望。

他被蕭嫣吵到沒脾氣,生無可戀地坐起身來:“好好好,舅舅起了。”

早飯過后,一行人乘坐馬車去了外城的靈隱寺。

上官燕不在隨行的行列,只有上官慶與蕭珩一大家子。

來寺廟的香客太多了,馬車在距離山腳一里地的地方便無法再往前一步。

一行人下車步行。

這里人多眼雜的,不可能讓孩子在地上走,上官慶抱蕭淙,蕭珩抱小蕭煊。

蕭嫣自顧嬌身后探出小腦袋,笑嘻嘻地沖軒轅羲道:“凈空舅舅!”

軒轅羲眉心一跳,硬著頭皮把蕭嫣抱了起來。

蕭嫣搖頭晃腦叭叭叭講了一路,軒轅羲腦袋都要炸了。

蕭珩一手抱著小蕭煊,另一手牽著顧嬌,優哉游哉地跟在后面。

見昔日的小和尚被蕭嫣吵到一個頭兩個大,某人心里別提多暢快。

“壞姐夫你不許幸災樂禍!”

某人冷哼哼地說。

蕭珩笑容一僵,確定凈空沒回頭,他心道:你小子的眼睛是長后腦勺上了么?這也能被你發現?

一行人進寺廟上了香,三個小家伙磕頭拜佛,整得有模有樣,尤其小釋心,本就穿著小僧衣、戴著小佛珠。

再一個頭磕下去,不知情的還當他就是廟里的小師父。

只是這小師父未免也太可愛了呀!

“要,尿尿。”釋心小和尚,也就是小蕭煊拽了拽爹爹的衣裳。

蕭珩指了指軒轅羲:“咯,找舅舅去。”

小蕭煊走過來,揚起小腦袋:“舅舅,尿。”

“壞姐夫你可太懶了。”軒轅羲早已領教壞姐夫的懶惰,對壞姐夫不抱絲毫希望,抱著小蕭煊去了茅房。

“去禪房等你們。”蕭珩說。

“知道啦!”軒轅羲撇嘴兒。

從茅房通往禪房的路上要經過一個小梅園,軒轅羲抱著小蕭煊走在梅園的小道上時,與一個身著粉色斗篷、戴著面紗的千金不期而遇。

青石板小道就那么窄。

軒轅羲有意相讓。

哪知對方也在讓,還讓成了同一個方向。

軒轅羲忙又往右。

好巧不巧,對方也這么想。

一來二去的,還真給走不過去了。

軒轅羲索性側了側身:“姑娘請!”

少女欠了欠身,以示感謝。

隨即她轉身朝前方走去。

與二人擦肩而過時,小蕭煊鬼使神差伸出小手,扯下了她的珠花。

軒轅羲:“……”

“抱歉。”軒轅羲先向女子道了歉,而后看向懷中的小家伙,“煊兒,把東西還給人家。”

小蕭煊不還。

少女溫聲道:“沒關系,一朵珠花罷了,不值幾個錢。”

軒轅羲道:“那也不行,傳出去有損姑娘清譽。”

可不論他怎么說,小蕭煊就是不還。

蕭煊身子骨又弱,他還不敢讓他哭,怕他哭暈了過去。

最后,在軒轅羲的堅持下,他以二十兩銀子買下了對方的珠花。

回到禪房后,他沒隱瞞,將園子里的事兒一五一十地說了。

蕭珩嚴厲地看向小兒子。

小蕭煊嚇得一個哆嗦,求救一般撲進了上官慶懷中。

說他笨他也不笨,還知道闖了禍撲娘親懷里沒用,娘親一準與爹一個鼻孔出氣,只有大伯靠譜。

上官慶護住懷中的小家伙,輕聲哄道:“好了好了,煊兒不怕,伯伯罩你。”

蕭珩:“你的新火銃沒了。”

上官慶一秒將小蕭煊遞出去,對蕭珩嚴肅地說道:“自己的兒子自己管教!”

小蕭煊:“……”

蕭珩把兒子帶去了隔壁禪房。

該糾正的錯誤一定得糾正,但他有個原則,不當著別人的面訓斥孩子。

一刻鐘后,父子倆從隔壁禪房過來了。

沒人清楚蕭珩對小蕭煊說了些什么,總之小蕭煊乖乖地把珠花還給了軒轅羲。

軒轅羲:不是,你不要給我干啥?

軒轅羲也不要。

什么才子佳人萍水相逢因緣際會這種橋段在軒轅麒身上是起不了化學反應的,他覺得那朵珠花好丑,轉頭就給扔了。

回去的路上,蕭珩難得沒坐馬車,而是與軒轅羲一塊兒騎馬。

軒轅羲瞅了眼他一旁的壞姐夫:“這么大的風,吹壞了我可不管的。”

蕭珩沒那么弱不禁風,他只是不習武而已,可私底下也是有悄悄鍛煉身體的。

但蕭珩放棄與妻子親昵的機會來陪他軒轅羲騎馬,儼然是有話要說了。

“到底是干嘛嗎?”軒轅羲問。

蕭珩猶豫了一下,這種事嬌嬌開口不方便,還是得自己來操心。

他頓了頓,將馬兒往他身邊靠了靠,不動聲色地問道:“你在軍營……沒和人鬼混吧?”

“什么鬼混?”軒轅羲沒聽懂。

蕭珩想到方才珠花的事,說道:“你大了,許多世家子弟在你這年紀就通曉了人事,但我并不贊同那樣。”

軒轅羲半猜半推,再結合他有些一言難盡的神色,終于明白他在說什么了。

軒轅羲小臉一黑:“壞姐夫你說什么呢?我才多大!”

看來果然是懂的,明明去軍營前都是個單純的小孩子,和那些老兵廝混了一年,開了不少知識。

小孩子成長的速度真是太快了,一不留神,他們便已經是半個大人了。

蕭珩壓下滿腹感慨,耳提面命地說道:“你要愛惜自己身子,切不可以亂來。”

我根本沒想過這種事好嗎!

軒轅羲內心還是個寶寶。

可他不會承認,大概小男人都這樣,不論內心多幼稚,面上總是要裝一裝成熟的。

他揚起下巴哼了哼:“你與其擔心我,不如擔心你自己吧。”

蕭珩問道:“我怎么了?”

軒轅羲挑眉道:“我聽說魏國出了一個柳相,來自下國,身份低微。別怪我沒提醒你,嬌嬌在昭國曾經有一個知己,就是姓柳!叫柳一笙!”

------題外話------

蕭首輔威武霸氣臉:今晚的小淘淘再加一盒!


上一章  |  首輔嬌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