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首輔嬌娘 >> 目錄 >> 1002 青梅竹馬(凈空番完)

1002 青梅竹馬(凈空番完)


更新時間:2021年11月10日  作者:偏方方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偏方方 | 首輔嬌娘 
首輔嬌娘 1002 青梅竹馬(凈空番完)
1002青梅竹馬(凈空番完)全文閱讀

1002青梅竹馬(凈空番完)

昭國的危機解除,可朝堂之上的才剛剛開始。

太子不學無術、剛愎自用,雖仁卻難當大任,民間有關太子的不滿甚囂塵上。

更重要的是,就連蕭戟都認為自己的外甥不堪大任。

蕭戟并不覺得一個帝王要多睿智,但至少不能太蠢,太子不僅蠢,在某些事上還有些小心眼。

譬如當他聽說蕭戟與蕭珩在朝堂上對廢黜他的折子默不作聲時,居然找蕭皇后控訴,父子倆是在記恨他搶走了溫琳瑯一事。

溫琳瑯是誰?

父子倆早把這號人物忘了。

他還好意思提?

就他這豬腦子,將來若是繼位,被有心人一挑撥,蕭珩將來還有好日子過?

蕭戟原本只是默不作聲,眼下是直接要把他拉下位!

唐岳山是莊太后心腹,莊太后是顧嬌與蕭珩的靠山,不必莊太后提醒,唐岳山也不會為太子說好話的。

至于老侯爺與老祭酒,太子就更別想了。

也是真正到了這一刻,太子才驚覺手中的權勢有多可笑。

皇帝膝下還有三位皇子,愉妃之子瑞王,淑妃之子梁王,以及年僅十六尚未封王的七皇子秦楚煜。

瑞王這些年為朝廷辦了不少實事,在民間聲望頗高,他又娶了羅國公的外孫女,也算是有了一定的背景。

淑妃是老侯爺的女兒,表面上看,她與梁王的背后站著定安侯府與顧家軍,因此朝中也有一定的支持率。

倒是秦楚煜因年紀小,又是國子監一霸,名聲不太好,少有朝臣提出立他為太子。

皇帝頭疼。

而另一邊,軒轅羲回到燕國之后,立刻帶兵攻打了梁國。

這是在報當初西南內亂之仇。

梁國嘴上自然是不承認的,可承不承認有關系嗎?

我要打你,管你有沒有委屈!

前來迎戰的是一位意想不到的人物——他的茗兒哥哥。

茗兒年長小凈空六歲,今年十九。

早幾年二人是有書信來往的,后來軒轅羲頻繁往來燕國,彼此的書信便少了,參軍后更是沒辦法再維持聯絡,誰能想到再見面會是這樣的場合。

只是可惜茗兒不是柳一笙,軒轅羲也不是顧嬌。

這一仗,注定無法避免。

雙方殺紅了眼。

軒轅羲騎在馬背上,狠狠一槍斬落!

茗兒掄起手中長劍,死死擋住他的紅纓槍,他擋得很吃力,很難想象這是來自一個十三歲小少年的功力。

黑風騎驍勇善戰,身邊的梁國士兵一個接一個的倒下。

茗兒咬牙:“當初說好的不殺我的兵呢!”

軒轅羲冷哼道:“你也說過要為我退兵三十里呢!”

都沒信守承諾,誰也別笑誰!

這場仗最終是軒轅羲打贏了,茗兒摔下馬背,軒轅羲一槍抵住他心口:“來人!綁了他!”

茗兒惡狠狠地瞪著他:“你不如殺了我!”

“你是我的茗兒哥哥,我怎么忍心殺你?”軒轅羲慢悠悠地收回長槍,抬手拂去臉頰上飛濺的血跡,涼薄霸氣地說道,“拿你要挾梁國不好么?”

“你!”茗兒被綁,氣得半死,“虧我娘還惦記你!”

軒轅羲將長槍扛在肩上,漫不經心地說道:“改日我會上門探望王妃的,不牢茗兒哥哥費心。”

茗兒跺腳:“啊!氣死我了!”

軒轅羲一直打到梁國的都城汴京,嚇得梁國國君瑟瑟發抖。

有人給出了個主意,讓梁國國君交出最貌美的小公主和親。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

哪知軒轅羲看也沒看梁國小公主一眼,搜刮了一堆戰利品回國了。

第二個遭殃的是陳國。

元棠聽說此事后瞬間炸毛:“陳國又干了什么!為毛要攻打朕!”

一旁的侍衛嘀咕:“那還不是您默許魏國大軍過境,害昭國邊境失守……您是失憶忘了么?再者,寶山島您也想分一杯羹,還休書威脅了燕國國君,您也忘了么?”

元棠嘴角猛抽。

連梁國的強悍兵力都架不住軒轅羲的征伐,小小陳國如何能?

元棠思前想后,覺著這個簍子是自家表哥捅出來的。

他二話不說北上去了魏國,往柳一笙府邸的床鋪上一躺,四仰八叉地耍賴道:“我不管!我是被你連累的!我這個皇帝要是亡國了,你養我!”

柳一笙皺眉:“滾下去!”

元棠將棉被一卷:“我不!”

陳國狠狠吃了一記敗仗。

軒轅羲非好戰之人,可上官燕以女子之身為帝,本就令諸國瞧不起,若再不打到他們心服口服,他們日后會變本加厲。

繼陳國之后,輪到了晉國與趙國。

昭國他是不打的,畢竟昭國有嬌嬌,也畢竟昭國皇帝想要寶山島的念頭,還沒萌芽便被莊太后掐滅在了搖籃里。

他這一仗打了整整兩年,等打到魏國時,他已是十五歲的風華少年。

魏帝早已登基,他看著邊關送來的折子,一臉懵逼:“朕沒有欺負燕國吧……這小子是瘋了嗎?逮誰打誰?”

心腹大臣道:“他八成是在介懷當初咱們沖昭國發兵的事,都說了讓您阻止柳相,您非得……非得要和蕭戟較勁。哪知最后出戰的又不是蕭戟。沒讓蕭戟丟臉,反倒給咱們魏國埋下了一個后患吧。”

魏帝狠瞪了他一眼。

魏帝下令:“去叫柳相來!”

太監去了,不多時回宮稟報:“柳相說了,他不和顧姑娘的弟弟打,要打您自己打。”

魏帝:“……”

這是個什么不靠譜的丞相啊!

太監輕咳一聲:“不過,柳相給您支了個招兒——美人計。”

柳一笙的本意是讓魏帝自己把自己獻給上官燕,洗白白用禮盒打包好的那種。

哪知魏帝會錯了意,直接讓女官把自己的親閨女送了出去。

心腹大臣與太監都服了。

陛下,您是沒聽說這位六國神將的傳聞嗎?

多少人給他獻美人,上到公主、郡主,下至民間美人,沒一個他看得上眼的。

不對,他壓根兒就不好看的好么!

所有人都為魏國的小公主捏了把冷汗。

魏帝膝下無子,僅此一女,她若是觸怒了軒轅羲被殺死,魏帝就絕后了哇!

魏國公主一聽自家親爹要把自己當作求和的籌碼獻出去,當然是不同意了,宮人勸她不要任性,那位軒轅家的小將軍驍勇無比、名揚寰宇,若是與他硬碰硬,吃虧的是邊關的將士與百姓。

魏國公主捏緊小拳頭:“大不了……我自己殺了他!”

北風烈,五萬黑風騎壓境。

軒轅羲身著大元帥傳下來的黃金甲,雙腿修長,身姿頎長挺拔。

冷冰冰的頭盔面罩放下,遮了這張冠絕六國的臉。

三個月前,黑風王與小十一展開了一場王者對決。

不論小十一多不愿意,它都必須要黑風王發起挑戰,這是黑風騎傳承下來的方式。

它只有打敗黑風王,成為新的王者,才能引領黑風騎走向下一個盛世。

在一陣激烈的較量過后,黑風王狼狽地倒在了地上,但它的眼底沒有絲毫狼狽與絕望,它似乎從很早就在盼望這一天的到來。

黑風騎迎來了新的傳承。

它向小十一俯首,承認了小十一的地位。

新的黑風之王誕生了。

此時,軒轅羲就騎在新任黑風王的馬背上,一人一馬,猶如千軍萬馬,銳不可當!

“將軍。”聞人沖小聲提醒,“暗影部打探到消息,魏國要使美人計,您當心。”

軒轅羲眼皮子都沒抬一下:“美人計?怎么可能?”

他才不會對那些所謂的美人動心。

他倨傲地說道:“全都沒嬌嬌好看!”

聞人沖凝眸道:“大人!好像魏軍要進攻了!那邊……那邊有人攻過來了!”

的確是有人來了,然而……看了兩眼,聞人沖又覺著不對勁。

來的是個啥呀?

騎著一匹……白色的小馬駒么?

馬背上的人雖說也穿了盔甲,可明顯不合身,頭盔晃蕩晃蕩的,隨時可能掉下來的樣子。

聞人沖突然有了一種小孩兒偷穿大人衣裳的既視感。

他愣了愣,說道:“大人,我去迎戰!”

是只菜鳥,他一招便能殺了他。

“軒軒軒、軒轅羲何在!出來受死!”

那個小孩兒狂妄地開口了,然而不知是害怕還其它,他整個聲音打著顫,并且有些稚嫩。

軒轅羲眉心蹙了蹙,策馬沖了出去。

偌大的沙場,塵土飛揚。

兩匹馬絕塵而起奔向對方。

那人看著一襲黃金戰甲的軒轅羲,如九天戰神一般朝自己奔來,那凌厲的殺氣讓他瞬間嚇得小臉煞白。

“我我我我我……我是來殺——嗚哇——我不殺啦——我要回家——”

小魏軍仰頭大哭!

其余魏軍簡直沒眼看了。

小魏軍腦袋上本就大了好幾號的頭盔吧嗒一聲掉下來,露出一顆小小的腦袋,烏黑的長發如瀑布般垂順而下,被烈風揚起,拂過那張精致靈動的面龐。

軒轅羲的神色一下子頓住了。

他周身的殺氣一滯,猛地勒緊韁繩,這個急剎車幾乎讓小十一的馬蹄子在地上擦出火星子來。

他在對方三步之距的地方堪堪停住。

他一瞬不瞬地辨認了半晌,終于試探地叫出那個名字:“小雪?”

“嗯?”上官雪一怔,淚汪汪地看向他。

軒轅羲的氣場太可怕了,她看一眼都打哆嗦。

軒轅羲將面罩推了上去,覺著這樣不夠,索性直接將頭盔摘了下來:“是我。”

上官雪眨了眨滿是淚水的眼眸,怔怔地問:“凈空?”

那個不茍言笑的戰神少年,露出了沙場的第一抹明艷動人的笑意:

上官雪睜大了眸子:

時光仿佛回到了多年前,人來人往的國師殿,兩個小豆丁面對面撲棱著自己的小胳膊,小身子往前傾,一個糯嘰嘰,一個奶聲奶氣。

“真的是你?”軒轅羲騎著小十一上前一步,本就害怕的小白馬更是瑟瑟發抖了起來。

他抬起手,指尖輕輕拂去她臉頰的淚水,“你還是沒學會騎馬嗎?”

“嗯!”上官雪委屈點頭。

“那你還來打仗?”還要來殺我。

上官雪委屈巴巴地說道:“我是魏國的公主,我不來,就要被獻給那個什么軒轅羲!”

軒轅羲唇角一勾,輕輕地笑了:“原來是這樣。”

“我……”上官雪的馬害怕,她也害怕,一人一馬哆嗦得厲害。

軒轅羲忍俊不禁地笑了一聲,朝她伸出手來。

人長大后,心腸會逐漸變冷變硬,尤其十二歲便殺上戰場的軒轅羲,他的心早已筑起壁壘,再沒有任何人能輕易走進來。

偏偏他們相逢在兩小無猜的年紀,有過最童真美好的相處,她一直都在他的心靈深處,與家人一樣待在他心頭最柔軟的地方。

上官雪猶豫了一下,把自己的手遞給了他。

她對凈空也是毫無保留信任的。

小時候便牽過的白白胖胖的小手,如今已是一只纖細的少女柔夷。

軒轅羲將其握在掌心,另一手輕輕一攬,將她攔腰抱到了小十一的馬背上,坐在自己身前。

至此,上官雪總算是長松一口氣。

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公主,偏偏就害怕騎馬。

軒轅羲雙手握緊韁繩,將她護在自己懷中,調了頭往回頭。

兩國的將士都驚訝啦。

什么情況?

你倆不是要對殺嗎?

怎么殺著殺著殺到一匹馬上去了?

黑風騎:將軍,你不對勁!

魏軍:公主,你不對勁!

上官雪是暈馬后遺癥,腦子有點漿糊,還沒反應過來這么多。

軒轅羲是不在乎。

他用寬大的身軀擋住了她嬌小的身形,又將自己的頭盔戴在了她的頭上,遮了她精致絕美的小臉。

隨后他冰冷的目光掃過黑風騎,所有人齊刷刷地低下頭。

都遮這么嚴實了,他們想看也看不著呀。

上官雪心思單純,不知凈空用意,她頂著頭盔晃了晃:“嘻嘻!”

她的背靠上了軒轅羲結實的胸膛。

她不是不知禮數的人,平日里她不會靠近除了親爹之外的任何一個男人,但他是凈空呀!

是世上最善良、最勇敢、最單純、最值得信賴的小男子漢!

上官雪忘了,昔日的小小男子漢今年十五了。

是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了。

二人騎在馬上,少年霸氣而溫柔地護著懷中的人。

比起小時候她被刺客擄走,年僅五歲的他只能使用自己的小鋼牙咬住刺客一起被拖走,如今的他有了絕對強大的力量。

再沒人能從他手中傷害她。

小十一走了幾步,上官雪杏眼圓瞪:“突然想起來,凈空你會騎馬啦?你好厲害!”

軒轅羲輕輕一笑:“我厲害的事還有很多,回頭慢慢說給你聽。”

少年的聲音干凈溫暖,是草原上最溫柔的一縷清風。

“嗯!”上官雪點頭點頭。

“這些年我給你寫了許多信。”軒轅羲輕聲說。

燕山君的府邸雖是空了,可每隔一段日子都會有人定期去收拾書信,他不知小雪去了哪里,只能先將信寄往那里。

上官雪皺了皺眉:“有嗎?我一封也沒收到呀!我也給你寫了很多信呢!可是你都不回我!”

軒轅羲眸子微瞇,很好,被魏帝扣下了。

上官雪坐在他懷中,摸了摸馬兒的鬃毛,問道:“這是小十一嗎?”

軒轅羲道:“嗯,你還認得它?”

上官雪點頭點頭,忍不住驚嘆:“哇,小十一也這么威風啦!”

小十一雄赳赳地揚起了脖子,蹦跶著邁出了六親不認的步伐。

知道是小十一后,上官雪最后一絲害怕也無了,她小時候可是很喜歡小十一的!

她想到什么,又問道:“可是凈空,你為什么會來這里?你認識軒轅羲嗎?”

軒轅羲笑了笑:“認識。”

“他厲害嗎?”上官雪接著問。

軒轅羲面不改色地說道:“非常厲害。”

上官雪又一次嚇得小臉慘白:“那、那、他會不會殺了我和我父皇?”

“不會。”軒轅羲壓下翹起來的唇角,“我向你保證。”

上官雪如釋重負地拍拍小胸口:“我們現在去哪里?”

“你想去哪里?”軒轅羲問她。

上官雪歪著腦袋想了想:“嗯……我想去見老師。”

軒轅羲意味深長地說道:“見家長啊……”

“嗯?”上官雪沒聽明白。

軒轅羲唇角微勾:“我說好。”

相鄰閱讀:


上一章  |  首輔嬌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