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首輔嬌娘 >> 目錄 >> 1006 長大(嬌嬌VS教父番)非古言,慎入

1006 長大(嬌嬌VS教父番)非古言,慎入


更新時間:2021年11月17日  作者:偏方方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偏方方 | 首輔嬌娘 
首輔嬌娘 1006 長大(嬌嬌VS教父番)非古言,慎入
1006長大(嬌嬌VS教父番)非古言,慎入全文閱讀

1006長大(嬌嬌VS教父番)非古言,慎入

公元2222年,是他來到這里的第八年。

他終于找到了那日在山坡上感染他血液的孩子。

原本該是那個戴著戒指劃傷他的女人,可不知為何他血液中的能量被女人腹中的孩子吸收了。

這是唯一吸收了K93星系的能量還能存活下來的人類。

他是帶著研究的心思將她帶回醫療艙的。

小姑娘小小個,渾身被雨水濕透,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警惕而又好奇地看著他。

這是一個容貌姣好的小姑娘,有著異于常人的冷靜。

不過,到底是孩子,表面維持鎮定,一雙小拳頭卻在身側拽得緊緊的。

“躺上去。”他指著冷冰冰的手術臺說。

小姑娘凝視了他良久,最終乖乖地躺了上去。

他戴上無菌手套,開始為她采血,采集毛發,又做了一系列心電與腦電波的檢查。

整個過程小姑娘很配合,也很安靜。

“過來,去吃東西。”他摘下手套,淡淡地說。

小姑娘從臺子上跳了下來,望著他的背影,愣愣地開了口:“我衣裳濕了,有換洗衣裳嗎?”

當然沒有……適合你穿的。

他拿了一件自己的睡衣扔給她,指了指洗漱室。

小姑娘抱著衣裳進了洗漱室,約莫兩刻鐘后出來了。

她頭發濕漉漉的,渾身上下散發著幽幽冷氣,寬大的睡衣穿在她瘦小的身板兒,松松垮垮幾乎可以垂到地上。

他看了她一眼,皺眉道:“沒用熱水?”

小姑娘驚訝地睜大了眸子:“有、有熱水嗎?”

有是有的,不過帝國元帥習慣了洗涼水,就關閉了熱水功能。

是他疏忽了。

沒養過孩子,沒親近過任何人,忘了這里的人與K93星系的體質不一樣。

可這丫頭也奇怪,她難道就不會要嗎?

她這幾年是怎么過來的?

洗冷水澡也沒關系嗎?

晚餐是沒什么味道的牛排,醫療艙自備的。

餐桌配備的凳子很高,小姑娘用了半天力也沒坐上去,倒是把自己又弄出了一身汗。

饒是如此,也沒聽見她向他求助。

最終,還是他將她提溜上了凳子。

她不太嫻熟地抓著刀叉,吃得津津有味。

他的動作慢條斯理,有一種古老貴族的優雅。

然后他就發現小姑娘在模仿他,挺直了小脊背,一板一眼的,連他習慣性拿帕子擦嘴時折一折的小動作也沒放過。

檢查結果第二天就出來了。

她血液中K93星系能量的含量過高,按理說她不該如此平靜的。

他曾見過別人感染他的血液,不是死了,就是生不如死。

“你不難受嗎?”他問。

“嗯?”小姑娘正捧著杯子咕嚕咕嚕地喝水,聞言抬起頭來,不明所以地看著他,“什么難受?”

他說道:“身體上的難受?很疼痛,燒心,肺熱,如有一萬只螞蟻在啃食自己的軀體。”

這些都是他從那幾個罕有的存活之人嘴里問出來的感受,每個人不一樣。

“唔……”她很認真地想了想,搖頭。

罷了。

她是在娘胎里感染的,生下來便時刻處在這些可怕的折磨中,她沒體驗過一天正常人的日子,對她來說,恐怕“難受”才是正常的。

又過了三日,他出去一趟,回來時身上殘留了一點對手的血跡。

她失控了。

醒來后她不記得做過的破壞,只是找不見她的水杯了。

她大概也是明白什么的,見到他時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不是小怪物。”

一個月后,他將她帶回了組織。

這幾年,為了更好地適應這里的生活,他加入了一個名叫鯤鵬的組織,成為了里面的殺手。

“還記得你要叫我什么?”他問她。

她點點頭,乖巧地說:“教父。”

“教父你多大?”她問他。

他望著如同深淵大口的暗黑走廊,淡淡地說:“十六。”

換算成地球的年齡,大概是這個數字。

顧嬌在組織里展現出了驚人的天賦。

十三歲那年,她有了自己的代號——影。

這意味著她終于成為了組織里的正式成員。

她不再是什么都不懂的八歲小姑娘,她已經知道自己與常人不同了,她體內似乎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暴戾因子,遇血會失控,無法醫治,只能控制。

十五歲那年,她接到了自己的第一個任務——追回被竊取的情報。

對方一共八人,持有大量槍械。

她穿著白色齊膝連衣裙,腰肢纖細,烏黑的長發柔亮地垂順而下。

她長了一張干凈稚嫩的面龐,有著少女最純凈的靈動。

她站在路邊,雙手背在身后,不時朝過路的車輛張望,那楚楚可憐的模樣,足以勾起任何男人的保護欲。

果不其然,一輛裝載著貨物的小卡車在她身邊停下了。

車上的人正是她的任務目標。

她以為自己是單獨行動,殊不知遠處的高樓中,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的男人正一瞬不瞬地看著她。

男人眉目冷峻,眼神冰厲,一只手插在風衣的兜里,另一只手提著一把狙擊槍。

她演技太爛,笑得一點兒也不過關,很快便漏了餡兒,最后還是暴力通關的。

她踢了踢倒在地上鼻青臉腫的男人,小嘴兒一撇,嫌棄地說道:“一點兒也不經打。”

她帶著今日的成果轉身離開。

走了差不多三四十米時,地上一個暈厥的男人忽然醒了過來,他拔出腰間的配槍,惡狠狠地對準了顧嬌的后背。

然而不等他扣動扳機,樓上的男子唰的端起手中的消音狙擊槍,在壓根兒沒開狙擊鏡的情況下,一槍將他爆了頭!

恰在此刻,一輛轟隆隆的大卡車自顧嬌身旁疾馳而過,巨大的轟隆聲掩蓋了子彈的破空之響。

顧嬌對自己險象環生一事一無所知,她來到約定的地點時,教父的黑色皮卡已經在路邊等著她了。

“唔?教父?”

她歪了歪頭,驚訝地走過去,雙手背在身后,彎下纖細的少女腰肢,從車窗外看著他:“不是獵豹來接我嗎?”

他單手擱在方向盤上,面無表情地說道:“他臨時有任務,先走了。”

顧嬌:“哦。”

她拉開車門,坐上了副駕駛。

他淡道:“安全帶。”

顧嬌乖乖系上了安全帶,隨后她將一個此次的勝利品——一個金屬小盒拿給他看,不無顯擺地說道:“數據全在里頭,我是不是很厲害?”

他不咸不淡地嗯了一聲,發動了車子。

柔和的暖風呼呼地吹了進來,她柔順黑亮的長發被幽幽拂起,她轉身去后座找吃的,這個動作讓二人的距離一下子拉近。

散發著少女清香的發梢拂上了他的臉龐。

有些微癢。

回到組織后,他對顧嬌道:“一會兒過來一趟,要采血。”

“哦。”

顧嬌每月都會到醫療艙內采血,她對此見怪不怪了,從沒問過為什么。

帝國元帥……如今該叫教父了。

教父給顧嬌采完血便去進行儀器分析。

結果與從前沒什么兩樣,K93能量物質的復制力極強,在血液中的濃度沒有絲毫降低的跡象。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因為自打他來了這里,由于無法補給K93星系的能量,他一直出于不斷消耗的狀態,說明白一點,他會比在K93星系短命。

然而他需要的能量物質竟然能在她的體內無限復制。

他至今無法解釋這是什么緣故,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可以通過奪走她的能量來補給自己的壽命。

她越強大,體內的能量物質便復制得越快,對他延長壽命便越有利。

“教父,飯好了,今天是你喜歡吃的糖醋魚!”

她突然出現在檢驗室的門口,探進來一顆少女的可愛腦袋,她的眼睛眨巴眨巴的,仿佛會說話一般。

她對外人不這樣,只有在他面前才會卸下所有防備。

他不動聲色地關閉了儀器。

她只是一個實驗體,一份延長他壽命的能量補給。

他不會對她產生任何感情。

吃飯時,她的手機亮了一下。

他坐在她對面,不經意地掃了一眼。

她拿起來看了看,忽然對他說:“周末沒任務,我可以出去玩嗎?有人約我。”

他夾米飯的動作一頓:“男人女人?”

顧嬌誠實地說道:“學長。”

“不可以。”他淡淡說道。

“哦。”顧嬌悶頭吃飯。

他冷冷地看著她:“你很失望?”

“學長說帶我去沖浪,有點向往。”她出生就與正常人不一樣,她身邊幾乎沒有朋友,這是第一個說要帶她出去玩的人。

“而且也不遠。”她說,“就在海岸城,不到兩個小時的車程。”

他放下筷子,拿盤子里的餐巾慢條斯理地擦了擦嘴角,說:“想去就去。”

蔫噠噠的小鵪鶉一秒抬起頭,精神抖擻地看著他:“教父你要不要去?”

他淡道:“不去,幼稚。”

顧嬌開心地去收拾東西,翌日一早便去了約定的地點與學長會和。

教父去了一趟組織。

剛進門便碰上助理神色匆匆地迎面而來,太著急的緣故,并沒看見他。

若在以往,他不會多管閑事,今日大概是閑的,破天荒地地問了句:“出什么事了?”

助理一怔:“King?啊,是這樣的,海岸城突然來了個任務,原本是要分配給獵豹的,可我聯系不上他,這小子八成昨晚又去哪里泡妞了……我打算聯絡一下黑鷹!”

“海岸城的?”他問。

“是。”助理道。

他風輕云淡地說道:“不用聯絡黑鷹了,我去。”

此話一出,助理又是狠狠驚了一把:“啊,可是,只是一個E級小任務……”

你都多久沒接S級以下的任務了?

相鄰閱讀:


上一章  |  首輔嬌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