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首輔嬌娘 >> 目錄 >> 1007 寵上天了(顧嬌VS教父番,非古言,慎入)

1007 寵上天了(顧嬌VS教父番,非古言,慎入)


更新時間:2021年11月18日  作者:偏方方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偏方方 | 首輔嬌娘 
首輔嬌娘 1007 寵上天了(顧嬌VS教父番,非古言,慎入)
1007寵上天了(顧嬌VS教父番,非古言,慎入)

1007寵上天了(顧嬌VS教父番,非古言,慎入)

與顧嬌約會的學長叫時也,今年十七,只比顧嬌大兩歲,是一中的校草兼學霸,家境優渥,籃球打得也不錯,追他的女孩子很多。

可他唯獨被獨來獨往的顧嬌吸引。

別人都說顧嬌很奇怪,總給人一種無法接近的冰冷感,被她涼颼颼地看上一眼,能毛骨悚然好幾天。

然而在他看來,這樣的女孩子才足夠特別。

“這里晚上有篝火晚會,我訂了房間……你放心!是兩間!”時也有些害羞地撓了撓頭,“當然,你要是不想住在這邊,我就早點送你回去。”

“不用,我想看篝火晚會。”顧嬌看向他,彎了彎唇角,“長這么大,第一次有人邀請我出來玩。”

時也被她的笑迷了眼。

平日里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笑起來竟比三月的春景更明艷動人。

時也忙道:“你、你喜歡的話,我天天都能帶你出來玩!”

顧嬌朝他伸出手。

時也一怔。

啊,這個,這,就要牽手了嗎?

他激動得喉頭滑動了一下,手心冒了汗,在衣服上不著痕跡地蹭了蹭,正要去牽她的手,就聽得她說道:“門卡。”

時也尷尬死了,趕忙將手抽回來,掏出一張門卡遞給她:“是海景房,景觀最好的那間。”

其實不是的。

景觀最好的總統套房不是有錢就能訂到的,不過他訂的這兩間也十分不錯就是了。

顧嬌拿上門卡,去了709號房間。

當她拉開背包準備換上自己精心準備的泳衣時,瞬間傻眼了。

她將一團花花綠綠丑到哭的布料舉了起來:“我的比基尼呢!怎么變成連體泳衣了?還帶這么長的裙邊!!!”

誰動了她的包包!

好氣哦!

這么保守又老舊的款式,一看就是教父的風格。

他自己穿衣裳,連領口最上面那顆扣子都一定會系上。

“什么嘛?比基尼都不許人家穿。”

顧嬌嘀咕著,忽然腦海中靈光一閃,撥通了前臺的電話:“我要一套比基尼!”

電話里傳來前臺小姐溫柔的聲音:“抱歉,這位女士,我們酒店的比基尼賣完了。”

顧嬌望了望人際稀少的沙灘:“我也沒看見幾個客人啊,怎么就賣完了?”

前臺小姐訕訕地看著面前穿黑風衣、戴墨跡、一臉冷肅之氣的年輕男人,捂住話筒小聲道:“就、就是賣完了。”

還是被這個帥哥一人承包的。

長得人模狗樣,沒想到是個大變態!

前臺小姐掛斷了電話,干笑一聲,遞上房卡:“衣裳……稍后送去您房間。”

教父拿上房卡,頭也不回地走了。

藍牙耳機里傳來助理的聲音:“計劃有變,他晚上才會到,要不要我幫你訂個房間?”

教父淡道:“不用,已經定了。”

“誒?”電話另一頭,助理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的手機,有那么一瞬他懷疑自己撥錯號碼了。

這位爺最不喜歡在外頭過夜了,他竟然自己給自己定了個房?

他難道提前知道計劃有變?

他張了張嘴:“那個……”

教父掛斷了電話。

顧嬌最終只能一臉嫌棄地穿上了又丑又土的殺豬色荷花邊連體泳衣。

當正在喝飲料的時也在沙灘上看見她這副裝扮時,險些沒一口把自己嗆死!

這、這確定不是偷了他奶奶的泳衣嗎?

只看泳衣差點以為他奶奶過來逮他約會了!

不過顧嬌到底底子好,十五歲的少女身材纖秾合度,該發育的地方發育得極好,不該長肉的地方愣是沒有一分贅肉。

凹凸有致,腰肢細到不堪一握,一雙細腿又長又直。

雪白的肌膚宛若凝脂美玉,右腳的腳踝出有一個墮落天使的刺青,越發襯得她一雙腿白到發光。

學生當然不能紋身了,這個是貼上去的。

時也的眼睛都看直了。

正對著海灘的總統套房中,教父戴著墨鏡站在陽光滿天的陽臺上,一只手插進褲兜,另一只手端著一杯紅酒,目光危險地望著某個不知死活的小丫頭。

顧嬌穿著最土的衣裳,也擋不住她膚白貌美,不僅時也被她迷得神魂顛倒,還來了不少搭訕的。

顧嬌沒功夫理會他們,她要沖浪。

她第一次玩,時也手把手地教她。

少男少女,充滿了青春的氣息與戀愛酸腐氣。

“礙眼。”教父喝著紅酒說。

藍牙耳機里,助理懵逼的聲音傳來:“什么礙眼?”

教父盯著那個笑得前俯后仰的小丫頭,淡淡說道:“沒什么。”

顧嬌學什么都快,沖浪也不例外,一個小時過后,她就比時也玩得厲害了。

時也累到不行,抱著自己的沖浪板來到沙灘上,氣喘吁吁地望著樂此不疲的顧嬌,她興奮得像只小麻雀,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似的。

真好,真可愛。

時也坐在沙灘上,雙手撐住身后的沙子,微笑著看著他的女孩,只覺這一刻無比滿足。

顧嬌玩到天黑,肚子餓了才意猶未盡地收了沖浪板。

二人回酒店換了衣裳。

時也預定了燒烤攤,那里已坐了不少客人,烤肉與孜然的香氣彌漫了整個小廣場。

時也讓顧嬌坐著,他自己跑前跑后,拿食材、架爐子。

自幼含著金湯匙出生的時家小少爺,頭一回如此殷勤地對待一個女孩子。

他在家里練習過,烤出來的味道不賴。

顧嬌說道:“蜂蜜蜂蜜,我喜歡吃甜的。”

可是教父都不讓她多吃,說會壞牙齒。

“好。”時也頂著滿臉黑灰,往烤串上刷了一層晶瑩剔透的蜂蜜。

“好吃嗎?”時也問她。

顧嬌擼串,小嘴兒很忙,小倉鼠似的點了點頭。

時也開心地笑了。

另一邊,教父準備行動了。

今晚的任務是攔截一批貨物,之所以只評定為E級,是因為對方的來頭不算大,武裝力量不強。

按照最初得到的情報,本該在人煙稀少的下午進行行動,可對方姍姍來遲,眼下海灘一帶人流倍增,實在是有些棘手。

更棘手的是,組織的情報有誤,不是十斤貨物,是五十斤,并且被另一巨頭接管了。

事情麻煩了。

教父自屋頂吊著飛索一躍而下,來到交易的房間,手舉消音槍,一槍一個,撂倒了一大片。

而就在此時,兩個剛從外面回來的同伙推開了房門。

二人一眼看見地上的尸體,唰的合上門,轉身潛逃!

“他們身上還有貨嗎?”教父冷冷地問跪在地上的金主。

金主戰戰兢兢地點頭。

教父一邊警惕地拉開房門,一邊將消音槍插回了腰間的槍套,以風衣遮掩住。

此時,顧嬌剛與時也吃完燒烤去了小吃亭,時也給她買了一個冰淇淋。

她低頭舔了一口,蘸了一嘴的奶油。

時也笑了,伸手去給她擦嘴,她卻忽然轉過頭,望著黑夜中一閃而過的身影:“教父?”

“什么?”時也沒聽明白,還當她是在故意躲避自己的觸碰,他忙去摸褲兜,訕訕遞出一張紙巾。

顧嬌沒接,她把冰淇淋往他手里一塞,走掉了!

“顧嬌!顧嬌!”

時也叫了兩聲沒叫住,抓著冰淇淋追了上去。

顧嬌沒追上教父,倒是一轉頭,看見一個穿銀色西裝的男人用刀架著時也自一旁的花壇后走了出來。

時也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遇到這種情況難免就露出了幾分驚恐。

可令時也感到震驚的是,顧嬌的眼底一片冷靜。

西裝男子大喝道:“別動!不許過來!否則我殺了他!”

顧嬌的氣場突然就變了,她周身開始散發出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殺氣:“放了他。”

西裝男子的眼神閃了閃,刀刃抵上時也的脖子,直接割出了一道血跡,低聲喝道:“不許出聲,否則殺了你!”

可時也沒有聽他的話,時也忍住內心的害怕,顫抖著喊道:“當心你后面!”

沒人看清顧嬌是怎么做到的,她一個轉身,手中的尖刺刺穿了偷襲之人的喉嚨!

鮮血飛濺了她一臉!

那人不可置信地倒在地上,死也沒將驚恐的雙眼合上。

顧嬌一腳將他的手槍踢了起來,穩穩地拿在手上,轉過身來,對著西裝男子的大腿就是一槍!

這槍也是裝了消音器的,聲音不大。

顧嬌本想爆他的頭,可為了不嚇到時也,她選擇了打大腿。

那人痛得放開時也倒在了地上。

他又趕忙去拔槍,被顧嬌一槍擊碎了右手腕。

確定他沒了反抗能力,顧嬌來到時也面前,看著他脖子上的血跡,眉頭一皺,探出指尖。

時也下意識地往后一躲。

顧嬌的手僵在半空。

顧嬌歪著頭,怔怔地看著他,不明白他在害怕什么。

時也驚恐地看了看顧嬌,又看看手中已經化了一半的冰淇淋。

他豁出命也想保護她的。

可他也被她嚇到了……

她怎么可以……她怎么可以……

顧嬌讀不懂他的情緒,認真地想了想,用槍指著地上的西裝男子:“你是怕他再傷害你嗎?那我殺了他。”

“住手!”時也怒吼。

顧嬌愣愣地抬起頭,望進他情緒激動下狠狠發紅的眼眶,不解道:“你,怎么了?”

時也看著這個殺人不眨眼還能冷靜如斯的小學妹,忽然感覺自己快要呼不過氣來。

他一步步后退,直到轉過身去,不知是害怕還是厭惡,飛快地離開了原地。

顧嬌望著他頭也不回的背影,喃喃道:“我只是想,保護你。”

夜風吹過。

她的身影有些孤單。

她耷拉著小腦袋,慢吞吞地往回走。

走著走著,看見了一道投射在地上的人影,她下意識地順著人影往上瞧了瞧,就見穿著黑西褲與白襯衣的教父兩手插兜坐在花壇上。

花壇挺高的,不過他腿更長。

顧嬌既沒說話,也沒繼續往前走。

“很喜歡他?”教父淡淡地問。

顧嬌低聲道:“我第一次交朋友。”

教父神色稍霽,優雅冰冷地站起身來,拿起一旁的風衣來到顧嬌面前,大手一揮給她披上。

冰涼的小身子瞬間被他的氣息與溫暖包裹,本來不是很委屈,只是有些悶悶的。

可這會兒,突然就委屈上了。

她的額頭啪的抵上他結實的胸口。

教父抬起修長如玉的手,輕輕摸了摸她的頭。

“腳麻了。”顧嬌說。

教父無奈一嘆,把人扛在了肩上,邁開修長的雙腿往酒店的方向走去。

路過那個被顧嬌打傷了右手與右腿的西裝男子時,西裝男子忙用左手掏出槍。

教父看也沒看他一眼,反手一槍正中他心口!

回到總統套房后,教父叫了客房服務。

顧嬌看著眼前面前明顯高級了不知多少倍的冰淇淋,吸溜了一下口水:“給我的?”

教父一邊清點貨物,一邊淡淡說道:“方才不是沒吃到?”

顧嬌的眸子亮晶晶的:“那我可以吃幾個?”

教父:“半個。”

顧嬌黑下小臉。

顧嬌盤腿坐在沙發上,一小口一小口地嘬著手里的甜筒。

忽然,門鈴響了。

依然是客房服務。

顧嬌以為又來了好吃的:“進來!”

門開了,一排遲到了一下午的性感比基尼被服務生送了進來。

顧嬌目瞪口呆。

------題外話------

嬌嬌:買這么多,是給我穿的嗎?(⊙o⊙)

教父:不是!

嬌嬌:難道是你自己穿?

教父: ̄□ ̄||

關于蕭珩是不是教父的轉世,大家在細節里去尋找答案吧。


上一章  |  首輔嬌娘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