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四界柳楚傳 >> 目錄 >> 220.一方素帕寄相思

220.一方素帕寄相思


更新時間:2020年10月18日  作者:青木北恒  分類: 言情 |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青木北恒 | 四界柳楚傳 
四界柳楚傳 220.一方素帕寄相思
玄幻魔法


由柏家返回魔宮的路上,楚靈犀一反常態地冷淡。

魔尊君棠努力找話題:“剛剛與阿瀾聊了些什么?”

楚靈犀連余光都不瞟他:“閑談而已,我沒有從她的言語中發現新疑點。”

魔尊君棠提議:“市集頗為熱鬧,想逛逛嗎?”

楚靈犀賞著街市繁景,漫不經心道:“不想。”

魔尊君棠抬手摸她的額頭:“你是不是不舒服?”

楚靈犀不客氣地打開他的手:“我好的很!”

魔尊君棠施了幾分力道,終才穩穩攬住她那賭氣掙扎的肩膀:“為何不開心?”

楚靈犀的精明狐貍精盡顯犀利:“您揣著明白裝糊涂,有意思嗎?”

魔尊君棠柔聲解釋道:“我不過是逢場作戲,敷衍楚盈盈罷了,想探探她到底暗藏怎樣的心思。”

“她贈您信物了嗎?”

魔尊君棠稍作遲疑:“沒有…”

楚靈犀眼波一橫,似有萬簇冷箭射出。

魔尊君棠的心不由得顫了三顫,如實交代:“送…送了一塊帕子…”

楚靈犀臉上最后一絲笑意消散不見,目光中不僅有冷箭,更有火光帶閃電。

“我…我并非有意隱瞞…只是擔心你得知實情后火氣會更大…”

魔尊君棠后悔莫及,因一時糊涂而欺瞞,相當于罪加一等,反倒坐實了花心的罪名,急急從袖中扯出手帕,塞入她懷中,豎起三根手指立誓——

“我對天發誓,不是因為對她有意才收下帕子的…而是…而是想到她可能會循著手帕中隱藏的仙法送來傳音蝶…”

他轉念又覺不妥,慣常冷峻的冰山臉因無措而微微發紅:“我完全不想與她私下通信…只是…只是…”

“我又不傻,明白你的意思,不就是想查明楚盈盈的意圖,再找機會利用她一把嗎?”

楚靈犀捏起藕色帕子的兩個角,細細一瞧,眸中的神采忽而暗了幾分,頓了頓之后方才說道——

“荷塘美景繡的真是傳神,有首詩是怎么說的來著——青荷蓋綠水,芙蓉披紅鮮,下有并根藕,上有并蒂蓮。”

妖女戰神兒時也曾學過女紅,可是她命中注定不適合拿繡花針,刺繡水平慘不忍睹,其他姑娘的繡品是高雅藝術,而她的繡品是黑色幽默——

鴛鴦戲水似野鴨子打架,比翼雙飛鳥如麻雀大亂斗,蝶戀花仿佛是兩只撲棱蛾子圍著狗尾巴草打轉,并蒂蓮就像是張牙舞爪的畸形怪物腦袋。

從她五歲打遍楚宮無敵手的那一刻起,哥哥楚云昊就懷有深深的擔憂,唯恐河東獅妹妹嫁不出去,于是就日日督促她學習詩詞與女紅,試圖將假小子改造成為端莊淑女。

楚靈犀實在不是安安分分做閨秀的料,繡不了兩針便開始練飛針,因惹怒哥哥而慘遭禁足,繡不好一整副帕子便出不了苑門。

她繡一朵歪歪扭扭的喇叭花就得耗費大半日的功夫,繡滿一方絲帕恐怕得熬成半老徐娘。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楚靈犀本著能找槍手就不自己動手的原則,暗中請楚盈盈替做繡品。

那時的楚盈盈是一朵真真正正的純善柔弱白蓮花,為了不露破綻,她隱藏真正的實力,幫忙繡了一副清爽簡單又不失清雅韻味的荷塘美景圖。

楚靈犀還從她那里學得一首短小精悍的詩——青荷蓋綠水,芙蓉披紅鮮,下有并根藕,上有并蒂蓮。

純真美好的少女歲月去而不復返,往昔形影不離、無話不談的并蒂蓮好姐妹,被各自的命運推上截然相反的道路,殊途難同歸,情淡義絕,反目成仇。

眼前這方帕子比往昔的繡品精致千百倍,其中有心機也有陰謀,唯獨沒有無憂無慮的快樂。

她們終究是回不去了。

魔尊君棠打斷她的回憶:“你在想些什么?”

往事不可追,多言徒傷悲,萬事需得向前看,楚靈犀將虛情假意的吃醋戲做圓滿:“莫名憶起戲文中的唱詞——不寫情詞不寫詩,一方素帕寄相思,請君仔細翻復看,橫也絲來豎也絲。”

繞了一大圈又重回原點,魔尊君棠的心態幾乎崩潰:“你明明知曉我收下帕子的緣由,何必還要追究,而且楚盈盈哪里有資格與你相提并論…”

楚靈犀永遠有老娘天下第一的絕對自信:“楚盈盈自然比不上我,膽敢與我搶男人,必輸無疑!”

魔尊君棠握緊她的手,大講甜言蜜語:“對對對,千嬌百媚都比不過你一個指尖,我的心中僅住的下你一人。”

楚靈犀作天作地不好哄:“你們男人吶嘴上說一套,心里想一套,走腎又一套”

魔尊君棠撫著她的肩,在耳邊輕聲道:“今生今世,我的身邊與枕邊都只有你一人,你知道板著指頭盼三個月快快過去的日子有多難熬嗎?”

楚靈犀耍著小脾氣推開他,強調重點,以絕后患:“楚盈盈固然可恨,可是尊上您的態度更有問題,當著我的面就眉目傳情,以為姑奶奶的大眼睛是擺設嗎!?”

俗話說得好,蒼蠅不叮無縫的蛋,覬覦魔尊的小妖精何止楚盈盈一人,她不止要對付鶯鶯燕燕,更得加強魔尊的生活作風建設,讓他腦中時刻繃緊一根弦,增強自主性與自覺性,以絕后患。

魔尊君棠保證道:“日后沒有你的同意,我絕不會多看其他女子一眼,好不好?”

楚靈犀沒收了手帕:“帕子放在我這里,楚盈盈送來的傳音蝶必須先經過我的審查。”

“依你,都依你,不過…”

魔尊君棠對她也有要求:“你以后不能亂耍性子,不可再與其他男子眉來眼去!”

楚靈犀野慣了,不愿受任何約束:“若是收斂知分寸,那還叫耍性子嗎?我和尊上相比還差得遠呢,澄暉臨別并未贈我信物以寄相思。”

魔尊君棠耐著性子道:“男子逢場作戲算不得大事,但是女子應安守本分…”

“合著你們男人是與男人逢場作戲的嗎?”

楚靈犀身為巾幗戰神,自然高舉男女平等的大旗,不接受任何男尊女卑的歪理邪說。

“但你…你至少要顧及我的身份,身為寵妃,你的心中眼中只能有本尊一人!”

言至此處,魔尊君棠后知后覺意識到,自己應該硬氣些,一界至尊怎能被女人牽著鼻子走,傳出去豈不讓人笑掉大牙。


上一章  |  四界柳楚傳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