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老婆請安分 >> 目錄 >> 第386章:幾萬

第386章:幾萬


更新時間:2020年09月16日  作者:花還沒開  分類: 都市 | 搞笑吐槽 | 輕小說 | 花還沒開 | 老婆請安分 
老婆請安分 第386章:幾萬


酒席散,沒喝酒的何妨開車帶著秦廣林回去,路上秦廣林坐在副駕駛閉著眼睛養神,忽然想起來件事。文學網,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你不是說他高考失利,然后復讀一年去洛城大學了嗎?”

“是啊,上次小園也沒逃過那一劫。”

何妨抿抿嘴,不管當時的初衷是什么,能讓本該悲痛的人健康快樂活下去,總是值得開心的。

“蝴蝶效應?”

“可能是……兩個人約好了考上美術學院,學習更加努力,于是就不用復讀了。”

“這效應有點大啊。”秦廣林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改變別人命運,這事有點……奇妙。

何妨透過后視鏡看了一眼遠去的酒店方向,也感覺有些奇妙,“努力過的人活該幸福,我看好他們,挺好的。”

秦廣林沒有應聲,才剛上大學,有什么可看好的,指不定什么時候分手了……

八月過去,何妨的暑假完結,安雅的快樂時光也一并結束,被兩口子送到幼兒園培養社交和獨立能力,也為上小學做準備。

閑暇下來的秦廣林猛然間無所事事,每天窩在家里畫畫,畫累了到處轉悠兩圈,去幼兒園外面偷瞄女兒習不習慣,或者到小學門口趁課間給何妨送個零食,然后去健身房活動活動。

當初那些健友只剩下幾個還在堅持,以前是他們羨慕秦廣林身材,現在是秦廣林羨慕他們,雖然體重減下來了,看上去壯壯的,但曾經的人魚線和腹肌想要回來實在有難度。

“一大一小和兩個女兒似的。”

接完安雅放學,再去小學門口接何妨,一大一小兩個女人跟在身邊,讓秦廣林心里滿滿的成就感。

現在就是人生巔峰,圓滿了。

“那你背我?”何妨在講臺上一天天站著,雖然早已經習慣,還是免不了偶爾腿腳發酸。文學網,更多好看小說免費閱讀。

“上來!”

秦廣林男友力……呸,老公力爆棚,一彎身子就讓她趴上來。

“最近有點重了,得跟我去健身房動動。”他把著何妨肉肉的腿往上顛了顛,感覺有點重。

“嫌我胖?”

“沒有,你哪會胖,就是重了一點。”

小安雅屁顛的跟在倆人后面,莫名有點委屈,這倆人咋回事啊?

需要背的在這兒呢。

嘻嘻哈哈笑鬧一段,秦廣林這貨才想起來女兒,把何妨丟下去讓女兒爬到脖子上,玩到騎大馬的游戲安雅才開心起來。

“哼。”

“你也想騎?等晚上的。”

“滾。”

三十多歲的何妨在學生面前一臉嚴肅,整日維持著為人師表的樣子,但和秦廣林在一起時,總是不自覺的想撒撒嬌。

這就是嫁給了愛情吧,何妨看著秦廣林帶女兒小跑的身影,臉上露出笑容,側頭看對面馬路一眼,笑容又慢慢斂去。

“快點啊,餓著呢。”秦廣林回頭喊。

“來了!”

何妨應一聲,眉眼重新變得柔和起來,帶著笑加快腳步。

她會成功的。

竊了判官的筆,改寫生死簿。

某個小縣城。

顧小青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已經半禿的男人,心里只想著回洛城。

在這個小地方,三十多歲不結婚,會被當成怪物。

結婚不生孩子,會被當成怪物。

拿著兩個月的工資去旅游,會被當成怪物。

出去后不想回來,會被當成沒良心的怪物。

這個地方不允許怪物存在,所有人都想拯救她,讓她變成和所有人一樣的正常人。

“aa吧。”

見男人終于停止噴吐唾沫星子,轉頭喊服務員結賬,一口未動的顧小青摸出錢包。

“啥?”男人像是沒聽清她的話。

“嗯……就是你一半,我一半。”

“那怎么行!”他猛的臉色漲紅,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你是不是看不起俺?!介紹人說……”

顧小青疲累地低頭扶了扶額頭,從錢包里拿出來兩張一百的放到桌上,“不好意思,我還有事,先走了。”

她不是看不起對方,是真的不想再在這個地方待下去。

對方如何,與她無關,她只想安安靜靜本本分分過自己的日子。

在路上慢悠悠的晃到家門口,還沒進門就聽到里面一聲高過一聲的爭吵,隱隱還有鍋碗摔打的聲音,顧小青拿鑰匙的動作頓了頓,隨后若無其事地開門,進去。

“我回來了。”

里面聲音頓止,她低著頭招呼一聲,房間里兩個人還在互相瞪著對方,只是沒再開口。

“怎么樣?那個是你老嬸兒幫你介紹來的,特別老實……誒,你這女娃子!”正說著話見女兒自顧自地鉆進房間,婦女壓下去的火氣頓時又冒出來。

“三十多咯還這么挑!哪個能看上你嘛?趕緊找一個嫁了得了,嘞個天天讓人看笑話,老女人嫁不出去,還挑挑挑挑……”

砰砰砰!

顧小青仰在床上,對拍門聲和外面傳來的罵聲不聞不問,好似什么都沒聽見。

隨著聲音漸歇,而后便是更用力的拍打,外面換了個人擰著把手想要進來。

許久后。

外面的人剛要離開,就聽咯吱一聲,門從里面被打開,顧小青的身影露出來,他剛要開口喝罵,見到顧小青手上的包頓時卡殼。

“公司任務重,要加班,我得回去了。”

顧小青拿著手機朝他示意一下,“不知道忙到什么時候,每個月三千我會按時打過來。”

頓了頓,她露出一絲笑容,“如果哪個月沒打,就說明我在外面出事了,不用找我。”

“你才回來幾天又走?!嘞個大伯幫你安排明天后天好幾個優秀的年輕人,不能走!”婦女從廚房跑出來,仿佛聲音小了別人就聽不見一樣,刺耳的嗓音讓顧小青忍不住皺眉。

“不上班,就沒錢。”她把手里包扔下,無所謂道:“每個月三千,你不要,我就不出去了。”

三個人站在門口,氣氛一時凝固起來,婦女神色不定,像是在衡量到底要不要讓她走。

“工作重要,工作重要。”男人見婦女不再說話,伸手打圓場,“等忙完趕緊回來,你老大不小了……”

顧小青沒有理會,重新提起包出去,到門口忽然回頭。

“今天那個給多少彩禮?”

“八……你什么意思?!”

“我給你十萬,以后不回來了,怎么樣?”

“你有十萬塊錢?!干嘛不拿出來,過來過來……”

顧小青笑了笑,“沒有,我是說去借……不行就算了,走了。”

她算是徹底明白了,別說十萬,就算二十萬拿出來,也得被“賣掉”。

誰會嫌錢多呢?

弟弟大學畢業,要買房結婚了,處處都需要錢。

沒有任何人可以糟蹋掉她的人生,自己的人生,毀也要毀在自己手里。

何況她還有個女兒……想起洛城的生活,顧小青眉眼有些舒緩起來,重重地關上房門,拎著包轉身離開。


上一章  |  老婆請安分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