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我在豪門當夫人 >> 目錄 >> 286、地道

286、地道


更新時間:2020年10月18日  作者:鳳輕  分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鳳輕 | 我在豪門當夫人 
我在豪門當夫人 286、地道


安靜了不到半個小時,外面明顯再次熱鬧起來的聲音將傅安妮驚醒了過來。

“明玥姐姐,我們怎么辦?”傅安妮聽著外面的聲音,有些惶恐地拉著冷颯的衣袖小聲問道。

冷颯伸手拍拍她的手背低聲安慰道,“別怕,不會有事的。”

在腦海里飛快地回想了一下方才那燈光照亮房間一瞬間整個房間的陳設,冷颯拉著傅安妮小心地走到了房間的另一個角落,果然在角落里摸到了一個大木柜子。

摩挲著打開柜子,將里面的東西拿出來然后把傅安妮塞了進去,低聲吩咐道:“別出來。”

傅安妮點了點頭,將自己往柜子更角落的地方躲了躲,冷颯又重新將東西一件一件放了回去。

她們做這些的時間,外面的聲音也越發激烈起來,顯然是幾個領頭的人中間發生了什么矛盾。

“怎么回事?你不是說那個傅家大少夫人一定回來嗎?怎么這么久了還不見動靜?”明顯有些脾氣火爆的男人怒道。

另一個稍顯年輕一些的男子安撫道,“別著急啊,說不定是送信的人遲到了。”男人顯然不信,“這雍城能有多大?這都一個多小時了還沒動靜?我就說抓那個小丫頭根本就不靠譜。”

一個女聲有些不滿地道,“又沒讓你動手,那丫頭可是我們想辦法弄來的。”

“你什么意思?!”男人聲音漸漸高揚,聲音里帶著明顯的怒火。

年輕男人連忙滅火,“好了,大家都是自己人都少說兩句。既然傅家不肯合作,不如咱們送點東西去提醒他們一下?”

“什么意思?”男人問道。

那年輕男子冷笑了一聲:“咱們送那丫頭一根手指去提醒提醒他們,免得他們以為我們是開玩笑的。”

外面院子里一時間有些沉默,那年輕男子道,“怎么?我的提議有什么不妥嗎?”

那女人滿不在乎地道,“倒也沒什么不妥,只是這樣一來咱們可算是徹底得罪傅家了。”

那年輕男子冷笑道,“怎么?難道你還以為我們現在不算是得罪傅家?”那女人也沉默不語了,顯然是贊同了他的提議,“胡老大,你怎么說?”年輕男子又問道。

那中年男子沉默了片刻,咬牙道:“開弓沒有回頭箭,干了!”

年輕男子滿意地笑道,“好,那就請胡老大進去斬下那丫頭的一根手指,咱們給傅家送過去。”

中年男子冷哼了一聲,轉過身一言不發地朝著冷颯和傅安妮所在的房間走了過來。

“大哥。”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突然響起,正是之前被冷颯脅迫的青年小嘍啰,“我覺得這樣不妥。”

“你又是誰,一個小卒子聽命行事就是了多什么嘴?”那女人不悅地道。

那中年男子看了看自己的屬下皺了皺眉,沒有理會女人的話問道,“你想說什么?”

青年道:“那里面不過是個小丫頭片子罷了,哪里需要大哥親自動手?還不如請這兩位自己動手。”

“你懂什么?大家一起合作,人我們抓來了,難道胡寨主不需要交個投名狀?正好這傅家六小姐就是最好的對象。胡兄的人再三推脫,難不成是有別的什么心思?”那年輕男人道。

“我自然沒什么意思,只怕你們想要坑我大哥吧?”

“我們跟你們遠日無怨近日無仇,坑你們做什么?再說了,之前那些金條胡寨主拿的也不是假的,現在拿了錢卻不肯做事,未免有些過分吧?”

那青年還想說什么,中年男人卻已經一揮手道,“行了,一點破事那么多廢話做什么?我去就是了。”

“大哥……”那青年還想要攔,卻聽到里面傳來幾聲節奏有些奇怪的敲擊聲,立刻頓了一下將到了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里面是什么聲音?”女人警惕地道。

那青年臉上一片淡定,滿不在乎地道,“那小丫頭著急了在鬧騰吧?”

見其他人都沒有再多說什么,中年男子便抽出腰間的匕首朝著里面走去。

他一個身高一米八以上的彪形大漢,自然不會將傅安妮這樣一個才十五還不到自己胸膛的小丫頭放在眼里。

推開門走進去同時也伸出一只手打燃了火,看都沒看坐在墻角的人就朝著另一邊的桌子走了過去。點燃了桌上的油燈之后才轉身看向角落里的人,提著刀朝她走了過去。

走到跟前,中年男子冷聲道:“小丫頭,別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命不好生在了傅……”一個家字還沒有出口,男人突然察覺到了不對。

眼前這個將頭埋在膝蓋上的女子根本就不是下午抓回來的丫頭。別的不說,雖然他只匆匆看了幾眼但是衣服明顯就不一樣,總不能是外面那個婆娘還好心給她換了身衣服吧?

另外身形也不太一樣,這個看著明顯就比那個小丫頭要大一些……

“你……”

不等他反應,冷颯已經抬起頭來手中匕首刺向了他。

那中年男人到底也是做著刀口舔血的營生的,反應還是極快連忙后退幾步避開了這一刀。

冷颯就地一滾,一刀就刺在了他的左腿上,刀鋒一橫左腿立刻血流如注。

中年男人悶哼了一聲,惱怒之下伸手就要去砍冷颯,冷颯卻已經飛快地退出了他的攻擊范圍。

“你到底是誰!”中年男人一聲怒吼,冷颯笑道,“你們不是在找我嗎?我來了怎么又問我是誰?”

“你是…傅家大少夫人?!”中年男子驚怒交加,拖著一條血流不止的腿道。

屋子里的動靜自然也引起了院子里的人的關注,那對年輕男女立刻就想要往里沖一邊朝外面叫人,站在門口的那青年毫不猶豫地掏出槍,對著兩人就是一陣亂射。

兩個人瞬間重傷,那人打的很準,連續幾槍都打在要處,既不會立刻就死掉也失去了行動能力不用擔心他們再做什么添亂。

不過這一番動靜到底還是驚動了外面的人,很快就有人朝著里面沖來。

那人連忙躲到柱子后面將最先沖進來的人一槍擊斃,一邊扭頭問里面,“有人沖進來了!”

里面傳來冷颯的聲音,“怕什么?我們的人也來了。”

果然,下一刻外面就響起了凌亂的槍聲。

冷颯拖著那中年男子走了出來,掃了一眼倒在院子里的兩個人有些詫異地挑了挑眉頭道:“槍法不錯。”

那中年男子這才發現自己的小弟竟然反水了,頓時怒不可遏。可惜連他自己這會兒都成了階下囚,自然也就不能對那人如何了,只是狠狠地瞪著他咬牙道:“叛徒!”

那青年卻仿佛一點兒也不在意,甚至還好脾氣地對中年男子笑了笑,更是氣得對方恨不得用眼神撕碎了他。

“胡老大!”負傷被迫坐在地上的年輕女人同樣也咬牙切齒,不過對象卻是那中年男人,顯然是認為對方御下無方才導致他們現在狼狽的處境。

那中年男子倒也光棍,對那女人翻了個白眼,“你現在對勞資發火有什么用?你們不是說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了嗎?連個女人摸進來了都不知道,萬全個屁!”

“那還不是因為你的人無能?”女人忍無可忍,咬牙道。

冷颯饒有興致地打量著三人,笑瞇瞇地插嘴道:“我覺得他說的沒錯,你們現在互相推卸責任確實沒什么用啊。”

那年輕男子抬頭打量著冷颯,好一會兒才有些陰惻惻地道,“傅家大少夫人,幸會了。”

冷颯同樣也低頭打量著他,“對你們來說好像挺不幸的。”

“說說吧,擺這么大的陣仗找我是為了什么?”冷颯道。

那兩位顯然也是有些氣節的,面帶不屑地瞪著冷颯并不開口回答。

冷颯有了些興趣,“感情我遇到了兩個硬骨頭啊?”回頭看那胡老大,“他們不說,你說?”

胡老大長了一副三大五粗英雄好漢的模樣,脾氣也是相當硬氣,“勞資就收了一點錢,拿人錢財與人消災,既然被你抓住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冷颯饒有興致地打量著他,將胡老大看得渾身發毛,“你看什么看?!”

冷颯微笑道,“所以,你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我留你何用?”冷颯慢悠悠地舉起手中的槍指向了胡老大,胡老大睜大了眼睛,“你敢殺我!外面有我上百個兄弟,等他們進來你們兩個還有屋里那個小丫頭就死定了!”

冷颯挑眉:“上百個?我看連三十個都沒有吧?院子里鬧出這么大動靜也沒有人進來,你說他們在干什么?”

槍聲還在持續,不過已經沒有了一開始的激烈。外面的交戰在極短的時間內似乎就已經進入了尾聲。但是卻依然沒有一個人沖回院子里來看看,這意味這什么,在場的人自然是都明白的。

胡老大張大了嘴巴一時間卻什么都說不出來了。

冷颯眼神驟然變得鋒利起來,“你真的不打算說點什么?”

胡老大雖然是個五大三粗的胡子,但也是個很識時務的人。見自己這一方似乎真的翻盤無望了,低聲嘟噥了兩句,似在說自己倒霉,“別人給我錢我就替他們干,再說了傅鳳城抓了我哥,我抓他妹他老婆怎么了?我就知道…地上那兩個,好像跟那個什么傅家三小姐挺熟的。”

地上的兩人瞬間變了臉色,“姓胡的,你少胡說!”

胡老大不屑地道,“我是不是胡說你們不知道?要不是你們勞資怎么會這么倒霉!所以你們也別怪勞資不講義氣了。”

“傅安言?”冷颯微微搖了搖頭,不對…至少有人目擊到的傅安妮見的那個女人絕對不是傅安言。

那個時候傅安言和宮思和都各有各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那里,更何況以傅安妮對兩人的態度,這兩人也根本就不可能將傅安妮騙進這里。

冷颯看著地上的兩個人,“你們想嫁禍給傅安言?”故意表現出這么緊張的模樣,讓人想不懷疑傅安言都不行。

那女子咬牙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冷颯微笑道:“在我面前不知道要說什么,看來還是得傅大少出面你們才肯招了?”

傅鳳城這三個字顯然還是很有殺傷力的,那兩個男女的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那女子一咬牙就將自己的額頭朝著地面撞去,冷颯抬腳一踢就將她踢翻在了地上,“想一死了之,哪兒那么容易?”

女子被踢得不輕,有些艱難地抬起頭來朝冷颯怒目相視。

身后的房間里突然傳來一聲驚叫,是傅安妮的聲音。

冷颯臉色微變,立刻轉身朝著門口而去。剛到門口就看到一個男人將傅安妮從柜子里拉了出來擋在自己身前,傅安妮的脖子上還架著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

“你不是說這屋后面沒有窗口嗎?”冷颯忍不住回頭看向那來歷不明的青年。

那青年顯然也很意外,愣了愣才有些無奈地道:“確實沒有窗戶,但是…可能有地道。”

冷颯深吸了一口氣,平靜地看著挾持了傅安妮的人,“你放開她我讓你走。”

那人朝著冷颯獰笑一聲,“想得倒是美!”

冷颯漫不經心地道,“不然你以為你還能提其他什么條件?這里可沒有別的傅家人,你難不成還指望我會為了這小丫頭搭上自己的命不成?”

那人一言不發地推著傅安妮走了出來,走近了一些才沖著冷颯道,“后退!退出去!”

冷颯聳了聳肩表示,“沒問題。”果斷地向后數步直接退進了院子里。

男人出了門看了一眼院子里的情形,立刻道:“放了他們,讓他們過來。”

冷颯點點頭表示沒問題,那人拽著傅安妮朝著另一邊大堂門口挪去,地上那兩個男女也有些艱難地爬起來,各自撐著一條瘸腿朝他靠攏。

站在冷颯身后的青年有些惋惜地嘖了一聲,似乎是在懊悔剛剛沒有多補了上幾槍。

那三人對視了一眼,還是那個年輕男子開口道,“大少夫人,這次算我們輸了,咱們后會有期。要傅六小姐的命的話,你就最好不要追上來。”

冷颯搖搖頭道,“不行,不放開她你們誰都別想走。”

“大少夫人放心,六小姐不是我們的目標。”年輕男子陰惻惻地道,“不到萬不得已,我們不會對她下手的。等我們離開這里,自然會放了她。”

冷颯依然是不疾不徐,道:“我說不行就不行,要么你們放開她自己走,要么…我動手打死你們,看看誰命大。”

“……”三人對視了一眼,一時間都有些為難。

他們顯然是沒有想到冷颯竟然如此冷漠無情,根本不在乎傅安妮的性命。

眼看著外面已經安靜下來了,無論是他們的人還是胡老大的人只怕都已經死傷殆盡。很快就會有南六省的人沖進來,那挾持傅安妮的人果斷地道,“你們先走,我斷后。”

那兩個男女也不反對,只是對他說了一聲保重,就轉身朝大廳里走去。

“大廳后面有地道。”

冷颯默默翻了個白眼,“馬后炮并沒有什么用處,你知道地道通向哪兒嗎?”

“……”青年沉默,他連地道的存在都不知道,又怎么能知道地道通向哪兒?

目送那一對男女進了大堂很快就沒有了聲音,顯然大廳里確實有著一個無為人所知的地道。

冷颯也不著急,等了一會兒才淡淡道,“差不多行了啊,放人吧。”

那挾持了傅安妮的男人聽到外面傳來整齊的腳步聲,顯然是傅家的援兵來了當下也不敢再多耽擱,看著冷颯道,“我帶她進去然后讓她自己走出來,你們不能追我。”

冷颯道,“那要是你給她一刀怎么辦?”

那男人顯然也知道主動權要掌握在自己手中,當下做出惱怒狀,“那不然我現在給她一刀,你打死我?我一條賤命換傅家六小姐的命,還是我賺了。”

正在冷颯思索著什么的時候,傅鈺城帶著人從外面走了進來,看到院子里這一幕傅鈺城也有些驚訝,愣了一下才走到冷颯身邊,低聲說了兩句話。

冷颯微微揚眉,打量了那挾持傅安妮的男子一眼,點頭道,“行,你先走。只要你在大廳里放開她不傷害到她,我保證半個小時內不追你,不然…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我看你那地道的位置也未必有多隱秘吧?”

那男人遲疑了一下,又看了看傅鈺城還是咬牙道,“我相信大少夫人的諾言,一言為定。”說完也不拖拉,直接拽著傅安妮就退進了大廳。

冷颯喃喃道,“連我自己都不信呢,不過這次我說的是真話。”

站在旁邊還抓著胡老大的青年忍不住道,“大少夫人,你真的放他們走?”

冷颯笑道,“你真覺得他們能跑得了?”

青年摸摸鼻子,“這個,我怎么知道?”

“是么?那你怎么聽得懂南六省軍中慣用的密碼?”

看過《》的書友還喜歡


上一章  |  我在豪門當夫人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