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洪荒星辰道 >> 目錄 >> 第五百三十七章 緣由

第五百三十七章 緣由


更新時間:2020年11月22日  作者:愛作夢的懶蟲  分類: 仙俠 | 神話修真 | 愛作夢的懶蟲 | 洪荒星辰道 
洪荒星辰道 第五百三十七章 緣由
第五百三十七章緣由

第五百三十七章緣由

“怎么會?”

回過神來,風紫宸滿臉的不可思議之色。

祂,有血脈后裔誕生?

可,這怎么可能?

似祂這種存在,除非刻意為之,不然絕對無法誕生出后代。

修為到了風紫宸這種境界,要是連自己的身體都無法完全掌握,那還修什么道。

丟都丟死人了!

所以,風紫宸可以肯定,祂與嫦娥,與敖雪,絕對沒有子嗣誕生。

但是,現在是怎么回事?

那源自血脈的悸動,可是做不得假的。

心下疑惑,風紫宸的神念,順著那道冥冥之中的聯系,向著血脈傳來的方向看去。

“那是……”

“敖雪?”

入目所見,卻是一名與敖雪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族女子。

“不對,”

“不是敖雪。”

“敖雪的修為沒有這么弱,更何況,敖雪是龍族,不是人族。”

看到這名女子的長相,風紫宸下意識的就以為她是敖雪。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

且不提敖雪的修為如何,就說祂目前正在媧皇宮中閉關修煉,豈會出現在人族,還是以一名普通人族女子的面目出現。

只是,這類似敖雪的女子,身上確實懷著身懷祂血脈的生靈。

那股血脈相連的感覺,就是來自這名女子的腹中。

可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觀這女子的年紀,也才不過雙十年華,風紫宸莫說是與她發生關系了,就是連見都沒見過。

“天道神瞳,開!”

語落,風紫宸那紫色的眼睛,忽然綻放出點點光華,似有無數道紋生滅其間。

剎那間,一切都不同了。

那女子的身份,也清晰的倒映在風紫宸的眼中。

“敖雪?”

這個時候,風紫宸確定了,眼前之人,就是敖雪。

準確的說是敖雪的分身。

“呼……”

深吸一口氣風紫宸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細細思索其中的究竟。

而隨著祂的冷靜那敏銳的直覺再次回到祂了的身上關于此事所有的脈絡,漸漸在祂心間展開。

與此同時女媧用來遮蔽天機的手段,也開始漸漸失效。

全明白了。

一切的一切都清晰無比的展現在了風紫宸的面前。

“原來如此!”

明白了其中的究竟后,風紫宸的表情變得無比的古怪,種種復雜的神情在祂臉上交織,最后通通化作了一聲無奈的嘆息。

這事吧!

是女媧搞出來的。

為了穩固伏羲的天皇之位祂老人家可真是用心良苦甚至已經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

女媧擔心,一縷薪火加上一道帝皇紫氣,還不足以穩固伏羲的地位。

所以,祂就將主意打到了風紫宸的頭上。

倘若在加個人皇之子的身份,那伏羲的地位就該徹底的穩固了吧。

女媧就是這么想的實際上也是這么做的。

可人皇之子,也不是那么容易誕生的。不是什么人都有資格懷上人皇的子嗣。

女媧思來想去,終于找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選那就是敖雪。

其實,單以身份而言望舒更為合適這才是人族公認的人族帝后。

但論起關系來女媧與敖雪之間的關系,遠勝于望舒。

在加上,在內心里,女媧對敖雪還是有些愧疚的,當年可是祂硬逼著敖雪主動離開風紫宸的。

所以,基于以上幾點考慮,女媧選擇了敖雪。將這一大機緣之事,交給了祂。

沒錯,

天皇之母,

可不就是天大的機緣嗎?

再說了,憑借著敖雪與風紫宸的關系,就算事發之后,風紫宸有所不滿,祂也不敢說出個不是來。

事實上,

也正如女媧所想的那般。

就算風紫宸現在心中有火,也不敢朝敖雪發泄,甚至在忍下來的同時,還要好生安慰于祂。

當真是要多郁悶有多郁悶。

“哎!”

“也不知道女媧是怎么說服敖雪的,怎么就讓敖雪同意陪祂一起瞎胡鬧呢?”

“而且,還有一件事!”

“艸”(名詞,一種植物)

“也不知道是誰,當年竟然那么無聊,將自己蛻出體外的的真龍血脈收集起來。”

“干,別讓我查出來是誰,不然絕對讓你好看。”

此時,風紫宸的心中,可謂是憋了好大一團火。任誰被人算計,憑空多出一個兒子,心情都不會好。

尤其是,當祂知道,那縷出現在雷澤的先天精氣,究竟是何來歷后,祂的心情就更不好了。

來到洪荒那么久了,風紫宸豈會不知道洪荒天地的神異。

真是托盤古的福,在洪荒,什么東西都可以化形。

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洪荒天地做不到的。

就是強者的一滴血,一根頭發,甚至一滴眼淚,只要是落到了先天之氣上,都有極大的可能化形而出。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導致某一段時間內,洪荒之中,時不時的就有大能,被尋親之人找上門來。

為此,那些大能們,不得以多出一些子嗣,或是弟子來。

這種情況,

直到眾人有所防備好,

才得以好轉。

知道了這一點后,風紫宸豈能沒有防備。早在祂修為大成之后,祂就施了手段,使得自己身體上的一切,在離體之后,直接喪失所有生機。

嗯,其余的大神通者們,也都是這么干的。

這些,都是教訓啊!

只可惜,風紫宸算好了一切,卻忘記了當年,祂在龍門之中,曾將一部分血脈蛻出體外。

那是屬于祂的真龍之血。

當時,風紫宸躍龍門成功,一股神秘的力量降臨,欲將其改造為真龍之體。只是當時的祂,心里想的都是盤古道體,不愿化龍。

故將真龍之血全部排出體外。

那時的風紫宸,可以說是修行界的小白,什么都不懂。把真龍之血排出體外之后,便不在管它。

卻沒想到,這些真龍之血,竟然被人保存了下來。之后,不知怎么回事,此血又落入了女媧的手中。

女媧就是通過此血,才讓敖雪懷上風紫宸的孩子的。

這部分血脈,雖然是真龍血脈,但它卻是實打實的,從風紫宸的體內流出的,是祂的血脈沒錯。

“哎!”

“真是麻煩。”

心中雖是不愿,但風紫宸也不能不管敖雪,只得分出一縷神念,關注著她,以免其發生意外。

至于這個“兒子”,認下也無所謂了。

反正,等到伏羲的真靈覺醒后,一切的因果都會隨之了斷。

真以為人族轉世,是給你當兒子來了,不過是借助其身份罷了。

分出一絲神念關注敖雪后,風紫宸繼續閉關推演天機。

經過剛才的一番推演,祂依舊隱隱算出,那變故的緣由,不是來自洪荒內部,而是來自混沌魔神。

但是,如今的混沌魔神,一共分為兩波。數量少,但實力強大的混沌魔神,現在正位于界外大混沌之中。

數量多,

但實力稍弱的混沌魔神,

現在正位于三千大千之中。

此時風紫宸要算的,就是此次變故,究竟是來自三千大千世界,還是來自界外大混沌。

這兩股實力,

雖然同為混沌魔神,

但對付起來,完全不同。

不搞清楚是那一方出手,就是想進行針對性的防御都難。

沒錯,在與混沌魔神的戰爭中,洪荒一方一直都是處于防守狀態的。

概因,與洪荒相比,混沌魔神實在是太古老了。

洪荒存在的這點時間,不過是混沌魔神所經歷的漫長歲月里,一朵比較起眼的浪花罷了。

對于大羅金仙,以及之上的高手來說,時間固然不是很重要。但當時間漫長到一定程度后,它就顯得尤為重要了。

其實,在風紫宸的心里,祂更傾向于危機來自界外大混沌。但猜測終歸是猜測,不能當事實用。不然,一旦錯誤的話,所造成的損失,必將是巨大的。

萬一,

說的是萬一,

雙方同時出手了呢?

凡事,還是要做最壞的打算。

時光荏苒,

轉眼間,就是十二年過去了。

華胥懷孕十二載,終于生下了一名男嬰。

只是,這名男嬰,與常人不同。

祂頭上雙角,人身龍尾。

是天生的先天道體。

伏羲,誕生了!

天定的天皇出世,動靜自然非同小可。

無盡的神光從伏羲的身上升起,照耀整個洪荒,足以與太陽爭輝。

種種異象顯化而出,大道轟鳴不止,似在慶祝伏羲的誕生。

當然,

這些異象,

只有仙人才能看到的。

本來,按照后世的傳說,華胥在生出一個怪物后,會被族人驅除出部落,任其自生自滅。

但現在的人族,完全不同了。

按照風紫宸當年的要求,人族的每一個部落,最少都要有著一位金仙做鎮。

這件事,被風紫宸記錄在薪火之中,哪怕人族的文明斷絕,只要薪火不滅,后人自然而然的就會知道。

就是現在的人族,遠沒有上古巫妖時期那般強大,做不到每個部落,都有一位金仙坐鎮。但一個玄仙,數位天仙,還是能拿得出來的。

華胥所在的部落,就有著一位玄仙,和四位天仙坐鎮。

他們離得那么近,自然看到了伏羲身上的異象。

頓時驚為天人。

哦不,

就是天人。

其實,就算沒看到異象,也不要緊。能修成仙道,最起碼的眼力,還是要有的。

伏羲人身龍尾,整個人宛如“道”字一般。先天道體的特征,表現的如此明顯,祂們要是認不出來,就顯得有些假了。

心知伏羲的不簡單,部落首領一面派人通知祖地,一面將母子二人接了回來,好生安頓。

只是,還未等祖地那邊來人,華胥部落之外,就來了一騎牛老者。

太清圣人來了。

人族大興之事,非比尋常,太清圣人為防止出現意外,決意親自過來坐鎮,順便收伏羲為徒。

當然,這都是對外的說辭。

真實原因是,除了太清圣人,三教也沒別的人有資格教導伏羲了。

再怎么說,伏羲也是洪荒最頂級的大神通者,女媧的兄長。若是安排一個二代弟子過來收伏羲為徒。

那打的是誰的臉?

估計,那弟子還未走到伏羲的面前,就會被暴怒的女媧,打出飛灰。

所以,

太清圣人只得親自出面了。

六圣之首,這個身份,足夠教導伏羲了。

想來,女媧也不會有所不滿。

人族高手雖然認不出太清圣人的真實來歷,但從祂身上彌漫的先天道韻,以及祂坐下那頭實力不凡的青牛身上,就能看出眼前老者的不簡單。

如此,見其欲收伏羲為徒,眾人高興還來不及呢,又哪里會拒絕。

之后,

伏羲便跟著太清圣人,開始了自己的求學生涯。

至于風紫宸?

則是提著紫宸劍,遙指北冥妖師宮。

伏羲的證道之寶,河圖洛書,也該從鯤鵬的手中收回來了。

于風紫宸而言,奪回河圖洛書,不止是為了伏羲。

祂對人族的意義,更為重大!

河圖洛書,雖然是帝俊的伴生靈寶,但祂代表的卻是洪荒水脈。

人族若是得了此寶,便可得到洪荒水脈的氣運,其好處不言而喻。

另外,都說了,河圖洛書是帝俊的伴生靈寶,也是其最為依重的靈寶。要是能將此二寶奪走,日后帝俊回歸,實力定然會受到影響。

有著如此多的好處,風紫宸豈有不取回河圖洛書的道理?

再說了,此事對于風紫宸來說,也不是很難。

當年,鯤鵬就不是祂的對手,如今,就更不是了。

是以,風紫宸打算先禮后兵。

先向鯤鵬講明其中的究竟,討要河圖洛書,若是祂不識趣的話,再強搶也不遲。

“鯤鵬道友,河圖洛書參悟的如何了?可曾參悟出幾分玄妙?”

妖師宮,正在閉關參悟河圖洛書得鯤鵬老祖,耳邊驟然傳來了風紫宸的聲音。

“是你!”

“紫宸氏!”

“你果然還活著,并且逃出了太一布下的封印。”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鯤鵬老祖一下子就認出了說話之人的身份。

“哈哈,鯤鵬道友,久違了。”

大笑聲中,風紫宸持劍而出。

只是,祂的身體,極為的虛幻,顯然不是真身。

“是啊!”

“真是久違了。”

望著風紫宸,鯤鵬老祖一臉的復雜之色。


上一章  |  洪荒星辰道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