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修仙從沙漠開始 >> 目錄 >> 第六百五十二章:前輩不講武德!【八千字章節】

第六百五十二章:前輩不講武德!【八千字章節】


更新時間:2020年11月22日  作者:中天紫薇大帝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中天紫薇大帝 | 修仙從沙漠開始 
修仙從沙漠開始 第六百五十二章:前輩不講武德!【八千字章節】
第六百五十二章:前輩不講武德!八千字章節

第六百五十二章:前輩不講武德!八千字章節

FD,誤訂閱的話,三點半后再看)

陳平安的洞府,位于白駝峰靠近山頂的區域,再往上,便是陳家老祖的洞府了。

這座洞府分為內外兩層,位于山體內部的洞府,是陳平安獨居修行之所,外面山體上修建的一片占地數十畝的宮殿閣樓,則是他的后人居住之所,也是日常待客之所。

周家三人跟著陳平安走進其在地面上的洞府外府后,忽然目光一凝,不禁看向了站在一座大殿前的幾個陳平安后輩。

“七姐你怎么會在這里?你既然沒有隕落,為何不回家族?”

周陽臉色驚疑的看著那個螓首低垂不敢看自己三人的女子,聲音微微有些惱怒。

原來,那大殿前站著的幾個陳平安后輩,有兩人他都熟悉認識。

其中一個便是當初他剛到白沙河綠洲之時,用一頓飯坑了他上百靈石的陳平安兒子陳方平,另外一個,則是在沙匪襲擊白沙河綠洲之時,失蹤的周家女性修士周元霞。

而現在,這兩個他熟悉認識的人,竟然是手牽手的站在一起,周元霞手中甚至還牽著一個四五歲的小男孩。

見到這種情況,周陽哪還不明白這兩人現在是什么關系。

感情周元霞并不是失蹤隕落了,而是攀上高枝做了陳平安的兒媳,難怪不愿再回到周家。

此刻聽到周陽帶著怒意的質問,周元霞嬌軀一顫,根本沒有勇氣回答,只是緊緊抓住了旁邊陳方平的手掌。

陳方平見此,不由輕輕拍了拍道侶的手心以示安慰,然后一臉笑容的上前兩步對著周陽一拱手道:“周前輩息怒,讓元霞留在陳家,全是晚輩的主意,您要打要罰,晚輩一力接著便是。”

“陳前輩究竟是何意?”周陽沒去理會陳方平,而是直接把目光看向了一旁臉色淡然的陳平安,他知道陳平安把自己等三人叫來,肯定是已經有了打算。

陳方平見到周陽直接無視自己的話,臉上笑容不由一僵,心中滋味別提有多難受了。

這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曾幾何時,周陽在他面前,還是一個任由他如何戲弄也不敢翻臉的小家族子弟。

而今才過去短短幾年時間,當初的那個初出家門的小練氣期修士,已經成長到了可以無視他的地步,成為了和他椅為靠山的父親一樣的筑基期修士。

這個中滋味,不是他這樣親身經歷的人,還真無法體會得出來。

“霞兒和這小子在一起的事情,陳某事前也不知道,等到陳某知道這件事之時,兩人的孩子都已經三歲了,陳某就算可以棒打鴛鴦拆散他們,總不能連孫子也不要了吧?”

陳平安臉色淡然的掃了兒子一眼,先是把事情的始末說了一下,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然后他目光一肅,一臉正色的看著周家三人說道:“大家都是家族修士出身,陳某也就不說那些虛偽廢話了,直接給三位說一下陳某的決定吧。”

“你們周家立族時間還短,又沒有出過三階陣法師,血脈神禁怕是還沒有本事布置出來,這是我們雙方能夠就這件事達成妥協的基礎。”

“所以陳某現在可以給你們兩個選擇,其一是陳某拿出一張三階丹方給你們周家作為賠禮,其二是陳某可以欠你們周家一個人情,以后你們周家只要使用這個人情,就可以讓陳某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

周家三人面面相覷,沒想到陳平安會是這樣說。

三人的臉色,都不怎么好看。

這不是說陳平安開出的條件不好,恰恰相反,不管是三階丹方,還是他這樣一個大家族出身的筑基九層修士人情,都是萬金難求的東西。

周元霞一個下品靈根資質的練氣五層小修士,能換來這兩樣東西中任何一種,對于周家來說都是賺大了。

可是賬并不能這么算。

周元霞資質再差,修為再低,那也是周家的修士。

她不通知家族就和外人結婚生子這件事,已經對家族形成了事實上的背叛,作為家族的族長和太上長老,周陽他們三人若是縱容這種背叛,日后還怎么統領家族?

而且若是讓外人知道,他們周家把家族女修嫁入陳家,又會怎么看他們?

知道內情的,可能會理解他們的苦衷,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周家是賣女求榮,想要攀附陳家才這樣做呢!

總之這件事,真的挺讓人難辦的,周陽身為周家現任族長,一時間還真不知道該如何處置這件事。

好在這時候,經驗豐富的周明翰,再次用他的經驗幫周陽解決了這個難題。

只見周明翰雙眼忽然一瞪,瞪眼看著周元霞喝問道:“元霞,你的選擇呢?你要是愿意跟老夫回家族,今日便是和陳兄交惡,老夫也會帶你回家族!”

聽到周明翰這樣說,陳平安雙眼一瞇,沒有說話。

陳方平則是驚愕無比的看著周家三人,眼中閃過不可思議之色,完全沒想到周家三人竟然真的敢不給他父親面子。

而當事人周元霞,也是一臉震驚的抬起頭來看著周明翰,眼中滿是驚慌失措之色。

陳方平信誓旦旦的和她保證過,只要有陳平安在這里,周明翰等人絕對不敢強行帶她走的,所以她才敢出來露面。

更讓她沒想到的是,她和陳方平倚為靠山的陳平安,這時候雙眼一瞇過后,非但沒有對周明翰不客氣的話語有什么不悅,反而一臉和顏悅色的看著她說道:“沒事,霞兒你可以放心的回答明翰兄,若是你真的愿意回周家,為父也不會阻攔你的。”

“我,我不要和鑫兒分開。”周元霞緊緊牽住兒子的小手,語氣顫抖的說出了自己的選擇。

而她話音剛落,周明翰便怒聲說道:“好,既然你這樣說,就休怪老夫不客氣了。”

說完他雙目一瞪,對著周陽高聲說道:“周家修士周元霞與人私奔,背叛家族,老夫以周家第一太上長老的身份,請族長開除其族籍,永不恢復!”

“在下周家第二太上長老周玄灝,附議。”周玄灝這時候也回過了味來,跟著出聲附議了周明翰的提議。

周陽見此,也是深深看了一眼那邊俏臉發白的周元霞,輕輕點了點頭道:“既然兩位太上長老有此提議,經查證確認,此事又確實屬實,我便以周家族長的身份同意此提議,并立即執行。”

說完他當著陳家幾人的面,直接從儲物袋中取出家族族譜的副本,當場抹去了“周元霞”三個大字。

陳平安見到這一幕,不禁輕輕點頭說道:“從今以后,只有陳家的陳霞兒,再也沒有周元霞此人!”

“陳兄,告辭!”

“幾位慢走!”

離開陳家,周陽三人暫時回到了平安坊市中的“玉泉樓”落腳。

“父親,為什么你先前傳音讓我不要選丹方?陳平安的人情雖然值錢,但是三階丹方關乎你突破三階煉丹師的事情,這對我們周家現在來說,應該更重要才是吧?”

“玉泉樓”中,周陽三人落腳后,他馬上就向父親周玄灝表達了自己的疑問和不解。

周家的修仙百藝,只有煉器一道有著三階以上的完整傳承,其余如陣法、制符、煉丹、靈植、馴獸等技藝,都只有二階傳承。

“灝陽窟”那里的三階陣法“戍土金戈陣”并不算完整傳承,因為煉制這套陣法的周謙老人,在煉制出陣法就去世了,根本沒來得及留下相關傳承,只留下一張二階上品陣法師也很難看懂的殘破陣圖。

所以,在周陽看來,父親周玄灝若是能夠憑借陳平安給予的三階丹方突破三階煉丹師,對于周家而言,絕對是比他突破三階煉器師還重要十倍的大好事。

“陽兒你還年輕,不懂這些也正常,此事你便是不問,為父也要和你細說的!”

周玄灝輕輕一嘆,然后滿臉苦笑的說出了原因來。

“你覺得身為煉丹師的為父,不想要三階丹方嗎?可是你根本不知道,白沙河修仙界附近能夠煉制常見三階靈丹的靈草靈藥,基本上都被陳家和黃沙門給壟斷了,只有那些他們都用不上的靈草靈藥,才會流出來被其他人得到。”

“所以陳平安愿意拿出來的丹方,要么是那種材料難覓根本無法湊齊的廢丹方,要么就是作用偏門沒有什么用處的偏門丹方。”

“咱們周家是缺少三階煉丹師沒錯,但也沒到那種病急亂投醫的程度,根本沒必要上他這個當!”

周陽這下不說話了。

他是煉器師不是煉丹師,煉丹這方面的事情,他還真沒有什么發言權。

既然父親周玄灝都這樣說了,那肯定不會錯的。

這時候,一直沒說話的周明翰也跟著點頭說道:“玄灝說得沒錯,三階丹方的事情,咱們以后可以慢慢謀劃,反倒是陳平安的這個人情,在當前魔道修士入侵的情況下,指不定哪天就能發揮出大作用。”

說完他又是微微一笑道:“元霞這件事,表面看起來是一件讓我周家丟臉的事情,其實卻正好說明了一件事,隨著玄灝和小九你們父子先后筑基成功,隨著魔道修士入侵,我們周家在陳家的眼中,已經由以前那種可有可無的不重要小跟班,變成了一個值得他們重視和拉攏的重要盟友。”

“不然的話,以他們陳家的勢力,完全可以把元霞藏起來不讓我們發現,又何必主動暴露出來讓我們知道,何必以此為由頭給予我們好處?”

周陽聽到此處,不禁跟著點頭贊同道:“曾祖父說得沒錯,陳家現在確實是急了,金霞山一戰,他們隕落了三個筑基修士,這次和魔修一戰,他們又隕落了一個筑基修士,而上次他們三枚筑基丹用下去,只筑基成功了一人,再加上先前隕落的陳平芝,如今只算筑基修士,他們陳家堪堪只有八人了。”

“就是如此,陳家筑基修士人手不足,日后勢必會對我們這些同盟家族的筑基修士更為倚重,一些以前不對我們放開和嚴格控制數量的三階寶物,這次怕是都要放開口子拿出來收買人心了,這對我們周家來說,絕對是一件大好事啊!”

周明翰撫須一笑,臉上滿是欣喜之色。

“確實是好事,我們周家終究是立族太短,家族底蘊上面別說是和陳家這種紫府家族比較,就是和赤霞山劉家、金泉谷楊家這兩家傳承五六百年的筑基家族相比,都是多有不如。”

“如今我們周家有著三個筑基修士,正是立族以來最鼎盛的時候,又恰逢魔修入侵,修仙界動蕩,這種時候若是不抓住機會,多為家族積攢些底蘊,以后等局勢穩定下來,想再讓家族底蘊實現跨越式增長,可就沒有那么簡單了。”

周陽也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沒筑基之前,除了筑基丹這種寶物沒有外,他感覺周家什么都不缺,要什么有什么。

可是等到他筑基后,方才明白,周家的自給自足,只是在低階修士身上可以做到罷了,對于周家的筑基期修士來說,家族中可以給自己提供的有用東西,除了法器外,基本上是什么都缺。

這就好比他前世的那些國家,一些小國家關起門來也可以養活本國的國民,可是也只限于養活罷了,那些已經脫離飽腹之欲的國民要想用上高技術產品,則基本上只能靠進口購買。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周陽筑基成功后,就沒有服用過一次增長修為的三階靈丹,從這就可以看出周家在家族底蘊這塊上面有多差了。

像赤霞山劉家,就算家族中也沒有三階煉丹師,可是因為其家族每代都有人筑基的原因,其家族寶庫中一直都有不少三階靈丹儲存,筑基修士使用靈石就能以優惠價格從寶庫中兌換靈丹使用。

劉家動用家族公款購買高價靈丹放在寶庫中讓家族筑基修士以平價兌換,看似讓家族財務出現了赤字,可實際上卻通過這個穩定了家族筑基修士的人心,提升了家族筑基修士對于家族的認同感和凝聚力。

而只要家族的筑基修士繼續留在家族為家族效力,那些被平價兌走的靈丹,不還是以另一種方式留在家族嗎?

人都是現實的,一個家族如果不能再給家族高階修士提供修行上的幫助,那么家族高階修士也會漸漸不在乎家族了,畢竟他們脫離了家族也能過得很好,家族那時候對于他們而言反倒是成了負擔,而可以選擇的話,沒有人愿意背負負擔前行。

周陽可以保證自己對家族的忠誠,也相信老族長周明翰和父親周玄灝對家族的忠誠,可是忠誠并不能當飯吃。

他們三個經歷了家族困難時期,受過眾多家族前輩修士恩德的人,可以“用愛發電”幫扶家族,但是他們的后輩,那些在家族興盛時期成長起來的家族后輩筑基修士,還能像他們一樣“用愛發電”忠于家族么?

周陽前世的見識經驗告訴他,絕不可能!

所以,為了不讓家族以后出現人才流失的情況,他這個族長,一定要在那些后輩修士成長起來前,把家族底蘊提升起來。

黃沙門。

黃沙門的山門位于一個巨型綠洲上面,這個巨型綠洲好似一只貝殼緊閉的扇貝,南北長五千余里,東西寬四千余里,綠洲上的凡人數量,足有四五百萬,其中大多數都是歷代黃沙門修士留下的后裔。

黃沙門從上到下的上萬名修士,只有大約一成是門中修士的直系后代,剩下的九成,一半來自麾下各個附庸家族和散修,一半就是來自于巨型綠洲和其他黃沙門直屬綠洲上的凡人當中。

張云鵬當初就是出身于黃沙門所在的巨型綠洲上一個普通凡人家庭中,然后因為檢測出了上品靈根資質,直接被黃沙門內的一個紫府期修士收為徒弟,從此飛黃騰達,一路往上修行到了如今這個境界。

因為這份經歷,張云鵬對于培養自己的黃沙門是很感激的,個人感情上面就是將黃沙門當成了自己的家,對于宗門的事情也很是上心。

這次發現魔道修士入侵無邊沙海修仙界的事情后,他深知這件事情對于黃沙門的影響有多大,故而在戰斗結束后,他也顧不上休息,直接是一路急趕的強打著精神飛越數萬里路程,直飛回了黃沙門的山門。

到了山門,他也顧不上休息半刻鐘,直接就是飛到了宗門內的兩位金丹老祖洞府門前,給兩位金丹老祖發送了面見請求。

黃沙門的金丹期修士有兩人,一人名為曹文金,已經修行八百余年,金丹六層修為;另一人名為蔣明,修行五百余年,金丹二層的修為。

這兩位金丹期修士的洞府,都在黃沙門山門所在的五階上品靈脈上,兩座洞府互相之間相隔的距離,不到一百里。

收到張云鵬的傳信后,金丹二層的蔣明,當即就出關趕到了曹文金洞府門前,與張云鵬一同進入了曹文金的洞府中。

金丹期修士壽元千載,曹文金雖然實際壽齡高達八百余歲,面相看起來卻仍舊是一副中年人樣貌,蔣明更是看起來比張云鵬還要年輕。

張云鵬和蔣明走進洞府后,就看到一個頭戴束發金冠,身穿金色法袍,手執白玉如意的中年修士正盤坐在一張千年寒玉塌上,正目光炯炯的看著他們。

“見過曹師伯!”

“見過曹師兄!”

兩人紛紛行禮,不同的是,張云鵬行禮之時微低著腦袋,不敢直視曹文金雙眼。

而蔣明則只是一臉微笑的隨意拱了拱手,并不畏懼和曹文金對視。

能夠凝結金丹的修士,都是一時人杰,哪個沒有自己的傲氣,除非是元嬰期大能當面,否則無人能夠讓他們低下高傲的頭顱。

“蔣師弟。”

“張師侄。”

曹文金面色含笑的對著兩人微微點頭,然后手中玉如意一揮,一團散發著濃郁生機的青色靈光便落到了張云鵬身上,瞬間融入了他身體中。

青色靈光一入體,張云鵬原本疲憊的精神,如沐春風一般瞬間為之一振,整個人都一下輕松了許多。

一旁的蔣明見此,不由嘖嘖稱贊道:“嘖嘖嘖,師兄就是師兄,這青華玄靈咒我也能施展出來,可要想和師兄這般信手粘來,卻是再修行兩百年也未必能夠做到!”

“師弟寥贊了,不過是借助法器之力才能如此,當不得師弟如此稱贊。”

曹文金笑著擺了擺手,對于蔣明的稱贊并不以為傲,然后他眼中精光一閃,目光凝重的看著張云鵬問道:“張師侄,你不是去白沙河綠洲幫助陳耀輝調查沙匪襲擊綠洲的事情了嗎?怎么突然如此急著趕回來?可是事情有了什么變化?”

張云鵬面色一肅,然后深吸一口氣,聲音沉重的把自己白沙河綠洲之行的經過全部說了出來。

可以看見,當聽到張云鵬說起血煞魔宗入侵無邊沙海修仙界的時候,曹文金和蔣明臉色齊齊一變,眼中滿是驚疑之色,若非是兩人修行多年,養氣功夫早就到了一定程度,恐怕早就失聲驚呼了起來。

等到張云鵬將事情經過全部說完,兩個金丹期修士一時間竟是相顧無言,盡皆沉默了。

“那血煞魔宗被流云洲修仙界仙道各派剿滅一事,數十年前羅師侄從流云洲修仙界回來的時候就說了,老夫記得羅師侄當時說過,血煞魔宗金丹期以上修士幾乎全部被一網打盡,就算偶爾有一兩個漏網之魚,也該是嚇破膽的躲起來才是,怎么會敢如此大張旗鼓的入侵我們無邊沙海修仙界?這里面會不會有詐?”

沉默良久之后,終究還是曹文金首先出聲,他一開口,就對張云鵬帶來的消息表達出了疑問。

張云鵬聽到他這話,連忙說道:“師伯明鑒,此事師侄也不敢斷定,只是看那血摩羅的樣子,應當不像是說謊,何況他手中的五階法器和替身血偶也做不得假。”

一旁的蔣明聞言,也是面色沉重的點頭說道:“不管他是說謊還是事實果真如此,這件事都必須引起我們重視,我建議馬上下令各地宗門修士和宗門下屬的修仙家族,對他們各自的轄區內散修和凡人進行排查,若是魔道修士真已經大規模入侵我們無邊沙海修仙界,不可能完全一絲行跡都不露!”

“那就按照蔣師弟說的去辦,我這就簽發宗門乙級動員令,凡我黃沙門附庸修仙家族,每家必須抽出一個筑基修士和五個練氣修士到附近大型綠洲上聽候宗門差遣,另外凡是發現魔修蹤跡上報者,宗門可根據實際情況對其發放功勛獎勵。”

曹文金略一沉吟,便點了點頭認同了蔣明的建議,當即便雷厲風行的將命令下達了出去。

他做出決定后,又看著張云鵬說道:“張師侄這次也辛苦了,你消耗的那張天罡神雷符,宗門暫時無法為你補充,但是老夫可以為你補上相應的宗門功勛值,你可自行到寶庫中換取入眼的寶物。”

“多謝師伯。”張云鵬臉色一喜,連忙行禮道謝。

這對他來說,可真是個意外之喜,心中頓時對曹文金和宗門充滿了感激。

這才是他所熱愛和守護的宗門啊!

“張師侄先別忙著道謝,白沙河綠洲那邊,仍舊還得你過去一趟,老夫將一只子母金螺的子螺交給你保管,若是能夠找到那個血摩羅的蹤跡,你馬上動用此物將消息通知老夫,屆時老夫親自過去將他拿下。”

曹文金口中說著,袖手一揮,一只拳頭大小的淡金色金螺便被他扔到了張云鵬手中。

“謹遵師伯吩咐。”張云鵬雙手接過金螺,一臉鄭重的將之收進了儲物袋中。

這“子母金螺”可不簡單,其乃是一種珍貴堪比五階法器的奇物,只要一方手持母螺在手,另一方即使在數萬里外手持子螺說話,也能將聲音無損傳進手持母螺之人手中。

他退出曹文金的洞府,馬上就去了宗門寶庫,準備挑選幾件寶物再去白沙河綠洲。

而在張云鵬離開后,洞府中的曹文金卻是看著蔣明說道:“這是一個機會,血煞魔宗雖然衰落了,但不妨礙我們借助這件事和流云洲修仙界那邊加深聯系,那邊的人只要不蠢,就應該知道血煞魔宗一旦占據我們無邊沙海修仙界后,會給他們造成多大的麻煩。”

“所以還得勞煩蔣師弟你去一趟流云洲修仙界,直接去和血煞魔宗有著深仇大恨的玄陽仙宗,告訴他們我們需要支援,如果他們不肯派金丹修士過來幫我們除魔的話,就讓他們以五折的價格,出售五十枚筑基丹和三份用于開辟紫府的紫心玉髓給我們。”

“我記得宗門藥園內還有一株藥齡已達兩千年的五階中品靈藥玄陽金芝,你去的時候,將這株靈藥帶上送給玄陽仙宗的玉陽上人,請他幫忙說情一下。”

黃沙門掌握著一條比較安全的通往流云洲修仙界的秘密通道,這是無邊沙海修仙界眾所周知的事情,不過知道這條秘密通道的黃沙門修士,卻不會超過十指之數,甚至一些資歷不夠的黃沙門紫府修士都不知道。

而通過這條較為安全的秘密通道,黃沙門每隔數十年都會派人前往流云洲修仙界進行貿易,把一些無邊沙海的特產靈物出售給流云洲修仙界的修士,然后換取筑基丹、紫心玉髓等可以用來幫助修士筑基、開辟紫府的珍貴靈物。

不過在以往的時候,流云洲修仙界的人,并不愿意大量出售這些珍貴靈物給黃沙門修士。

一來他們自己宗門對于這些珍貴靈物需求量也很大,二來他們也不愿看著黃沙門做大,以免日后大而難制。

這次血煞魔宗入侵無邊沙海修仙界,在曹文金看來,即是一場危機,也是一個機遇,若是能夠化解危機,抓住機遇,黃沙門的勢力,必將因此更上一層。

“師兄放心,我明白該怎么做的!”

蔣明眼中精光一閃,一臉了然的點了點頭,當即便離開曹文金的洞府,直接攜帶著數十萬靈石通過秘密通道趕往了流云洲修仙界。

黃沙門內發生的事情,周陽當然不會知道,他這會兒正在和老族長周明翰以及父親周玄灝一同分贓。

這次他們雖然只殺了一個筑基期的沙匪,可是收獲到的東西還真不少。

不算被陳平安過手拿走的那部分東西,落到他們手里的寶物也價值超過兩萬靈石。

其中包括三階上品法器“平山印”一件,三階中品法器“鎮魂鐘”一件,三階下品法器“碎岳錘”一件,另外還有五千多靈石和價值數千靈石的二階法器、靈符、丹藥。

這些東西里面,“平山印”和“鎮魂鐘”都是那“千機洞天”原主人的寶物,兩件寶物都是難得的精品。

經過商議,周明翰拿走了威力最大的“平山印”,“鎮魂鐘”這件可攻可防的法器則是給了周陽,剩下的那件“碎岳錘”則是歸了周玄灝。

至于剩下的那些靈石靈物,三人只平分了靈石和一些用得上的靈物,其余東西全部捐獻充公到了家族寶庫中,惠澤那些家族后輩。

而他們分配完收獲的寶物后不久,一道傳音符就飛進了房間中,落到了周明翰手中。

“是鈺兒發來的傳音符,她已經到白沙河綠洲外面了。”

周玄鈺就躲藏在白沙河綠洲百里外的一個無名沙丘下。

周明翰在收到她的傳信后,當即就和周陽以回歸家族得名義離開了白沙河綠洲,然后暗中來到了她藏身的地方。

為了掩藏身份,兩人也都戴上了周陽煉制的面具,這樣即使萬一被人發現三人密會,只要不被當場抓個現行,就還有緩和的余地。

于是,在一個夜黑風高的夜晚,三個帶著龍、虎、鳳面具的人聚在一起交談了一會兒后,便一起御劍向著玉泉湖綠洲飛了過去。

和周玄鈺交談了一會兒后,周陽和周明翰最終還是決定先帶她回一趟家族,起碼讓她再看一看自己的兒女親人,再看一眼生她養她的那片山水。

血摩羅剛被重創,無論如何也不可能這時候出來找她,要帶她回家族,現在是最好的時間。

不過周玄鈺現在的身份終究是太敏感了,為了防止消息走漏,她甚至都不敢當面和女兒周元春相見,只能躲在暗中看著。


上一章  |  修仙從沙漠開始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