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目錄 >> 927 終于相聚,龍鳳雙胎

927 終于相聚,龍鳳雙胎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5日  作者:渝人  分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渝人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927 終于相聚,龍鳳雙胎
927終于相聚,龍鳳雙胎

《》927終于相聚,龍鳳雙胎

駐地燈光大亮。

江扶月被送進產房。

“要生了嗎?”

“月姐還好吧?”

“怎么半夜發作啊?老天保佑,一定要平平安安!”

大家都披上衣服,在平壩上來回踱步,焦急張望。

兩個產科醫生已經進去了。

當時,是劉偉華第一時間聽見江扶月的聲音,把她從房間里帶出來,然后跑去叫醫生。

這會兒他的手還忍不住輕輕顫抖。

“兄弟,來根煙平靜平靜?”一個同事走過來,拍拍他肩膀。

劉偉華擺手:“謝謝,我不抽。”

“行,還剩最后兩根了,我也舍不得抽。”說著,又把煙盒放回兜里。

劉偉華朝產房里看了眼,接著又忍不住笑起來:“說真的,我媳婦兒生孩子的時候,我都沒這么緊張。”

“看出來了。你瞧瞧大家誰不緊張?”

不緊張就不會連覺都不睡,大半夜站在外頭吹冷風了。

這一年,江扶月的存在對于他們來說,既是支柱,也是靈魂。

好像有她在,任何困難都能被克服,所有難題都能迎刃而解。

甚至她什么都不做,就好好地站在那里,就能給他們帶來無限勇氣和干勁。

無法想象,如果有一天她倒下了,整個團隊會變成什么樣。

“一定要平安!”劉偉華雙手攥拳,狠狠用力。

“會的,”同事撞了撞他肩膀,“月姐那么強,生個孩子而已,難不倒她。”

很快,看到駐地這邊燈光大盛的村民們,也聞風而動,紛紛聚攏。

“要生了嗎?”

“情況如何?”

“大人小孩兒都還好吧?”

島上男女老幼,很快站成一片,臉上還有未消的睡意,可望向產房的眼神卻那么焦急擔憂。

江扶月之于醫療隊是支撐,是靈魂;然而之于這群村民卻是神祇,是信仰!

“偉大的神明,請保佑阿格塔!”

“祈愿阿格塔平平安安,一切順利。”

“信女誠心跪求……”

產房內。

江扶月渾身大汗,雙手拽住扶桿:“……怎么樣?”

“宮口沒開完,還要再等等。”

還要等?!

江扶月只覺頭皮發麻。

她一直不認為自己是個怕痛的人,但這一刻她是真的怕,也是真的疼。

“還要等多久?”

“不好說,個人體質不同,有些人開得慢,有些人開得快。”

江扶月咬牙:“有沒有什么辦法能快點?”

醫生想了兩秒:“……要不下來走走?”

“好。”江扶月顫顫巍巍下了產床。

同一時間,謝定淵緊趕慢趕,終于上島。

通過之前江扶月的微信消息,他知道醫療隊駐扎在靠近碼頭的一塊空地上。

循著地面痕跡,一路找過去,發現一大群人正聚集在平壩上,朝一處焦急張望。

“他們在做什么?”

劉偉華:“等江教授生孩——”

呃!話沒說完,轉頭一看,接著就啞巴了。

謝謝謝……教授?!

這時,村民們也發現了這張從未見過的生面孔。

“你是誰?”

“這個時候出現在這里想干什么?”

“不管了,先把人抓起來再說!”

黃鮭魚最先行動,抬手一招,他那幾個兄弟就沖上來,把謝定淵圍住。

個個表情警惕,眼神發狠。

黃鮭魚:“你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謝定淵認真解釋:“我來找我媳婦兒,就是江……”

“呸——這里哪有你媳婦兒?現在立刻馬上給我離開多浮,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

謝定淵:“江扶月就是。”

“誰?江扶月?咱們島上沒這……”等等!黃鮭魚愣住。

平時大家都叫江教授或者阿格塔,差點忘了本名。

江教授是叫江扶月吧?

很快,從驚愕中反應過來的劉偉華趕緊開口:“老黃,他就是江教授未婚夫,孩子的爸爸!”

“啊?”黃鮭魚傻住,“不是說有那個什么封鎖線,沒人可以上島嗎?”

劉偉華:“現在不是糾結這些的時候。”

“哦!對!”

謝定淵的到來引起一陣不小的騷動,村民們不認識他,但醫療隊的人卻知道他和江扶月的關系。

“謝教授,您……”

“我想進去。”

江扶月托著肚子,才走了三十分鐘,就累得滿頭大汗。

醫生檢查之后,“開了三指,現在感覺怎么樣?”

“陣痛,頻率大概是四五分鐘一次。”

醫生點頭:“要吃點東西嗎?”

江扶月一愣:“還能吃東西?”

“當然。生孩子是個體力活,不吃飽怎么用力?”

江扶月:“吃!”

“行,我讓人煮兩個糖水雞。”

“等等!”

“……嗯?”

江扶月:“三個。”

她餓了。

“……行!”

等待的間隙,江扶月靠在墻上,深呼吸以緩解宮縮帶來的陣痛。

聽見腳步聲,她以為是醫生回來了:“怎么這么快……”

下一秒,忽然愣住。

她以為自己太痛產生了幻覺,所以第一反應不是高興,而是疑惑——怎么會在這里看見謝定淵?

然而,懷抱卻是那么真實,他顫抖著手,撫上她后背,清晰的體溫,熟悉的味道,帶著一絲風塵仆仆的急促。

“……謝教授?”江扶月試探著開口。

“是我。對不起月月,我來晚了。”

江扶月怔忡,下一秒,嘴角漾開微笑,伸手回擁住他,聲音又輕又軟——

“你來啦?”

三個字,險些令男人哭出來。

“月姐,雞蛋來了,怕你不夠我讓廚房煮了四……”

什么情況?

等兩人分開,背對著的男人轉過身,“我的天!謝教授?!”

謝定淵:“辛苦你了。”

“不、不辛苦!應該的!”

江扶月吃了四個糖水蛋,期間謝定淵一直陪在旁邊。

“吃飽了嗎?”

“嗯。”她點頭。

突然,一陣比之前更密集的疼痛席卷而來,江扶月整張臉都扭曲了。

“津津——”

“已經開到四指,可以進去,開始生產了!”

江扶月深呼吸,轉頭看向謝定淵。

后者緊緊握住她的手,沒有松開的意思。

他要陪產。

“你去外面等我。”江扶月冷靜開口。

“月月?”男人眼里閃過錯愕。

“我可以。你去外面等。”

“不行!我要陪你!”

江扶月咬牙:“你出去,相信我好不好?”

“這個跟相信沒關系……”他就是想陪著她,一分一秒都不愿意錯過。

這時,醫生開口:“島上醫療條件不比外面,雖然我們已經盡量做到產房無菌,但多一個人就多一重感染的風險,所以,我建議您還是去外面等。”

最終,謝定淵只能無奈松手。

江扶月被推進去的那一刻,男人站在原地雙目赤紅,眼里有淚閃過。

產房內。

醫生:“為什么不讓謝教授陪產,看得出來,他很難受。”

江扶月輕輕勾唇:“太狼狽了,我不想他看見。”

“謝教授不會介意。”

“我介意。”

“……好吧。”

其實作為專業的產科醫生,她們也不太建議男士陪產。

不過總有些孕婦覺得讓男人陪著進產房,看完整個生產過程,就會更心疼,未來也會對這個拼死拼活給自己生孩子的女人更好。

然而,現實卻恰好相反。

江扶月倒是沒想過這些,她只是愛美,要面子,僅此而已。

“月姐,我們要開始了,準備好了嗎?”

“嗯。”

“你現在聽我口令調整呼吸,我讓你用力的時候再用力。”

兩小時后。

江扶月臉色蒼白,“不行,太疼了……”

醫生也有些慌了:“怎么回事?不應該啊!”

“麻藥!劑量少了!”江扶月咬著牙,渾身顫抖地憋出這句話。

她本身就是專業的,醫生一點都不懷疑她的判斷。

“宮口馬上就全開了,這個時候再補麻藥……”

非常危險!

加上條件簡陋,很多專業儀器都沒有……

“津津!”這時,另一個醫生進來,端著一碗黑乎乎的中藥:“用這個。”

“這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是那個巫醫帶來的,村民們都說有用。”

“胡鬧!這種時候怎么可以亂吃藥?!”

“可是……也沒辦法了啊!”

江扶月伸手:“給我。”

“月姐?!”

“給我,我相信他。”

從深夜到黎明,海平面上漸漸升起半個紅日。

終于——

“哇哇哇……”

一前一后兩道嬰兒的啼哭聲傳來。

“生了?生了!”

“謝天謝地!阿彌陀佛!”

謝定淵雙膝一軟,險些跪倒在地。

幸好旁邊的劉偉華眼疾手快,拉了他一把。

兩個醫生一人抱著一個孩子出來,走到他面前,“謝教授恭喜,龍鳳胎,兒女雙全。”

他如夢初醒,根本顧不上看孩子,拔腿就朝里面跑去。

“師父?”傅綏鐘轉頭看向枯站一夜的男人。

他身上還有熬藥留下的清苦味道。

由于站在人群后方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里,幾乎沒有人發現他們師徒倆。

不知道是不是傅綏鐘的錯覺,才一個晚上而已,他卻覺得師父好像又蒼老了幾歲。

白發失去了光澤,眼尾的皺紋更深刻。

但身形卻依舊筆直挺拔,屹立如山。

“走吧。”

“您不進去看看嗎?”

“平安就好,看與不看不重要。”

“……哦。”

守了一夜,又是煎藥,又是送藥的,好不容易人沒事了,他又走了。

傅綏鐘以前怎么沒發現,自家師父這么無私偉大呢?

這是拿了苦情男配的劇本吧?

可憐喲!

“別忘了把爐子收好,搬回竹樓。”

傅綏鐘:“……”為自己那兩秒鐘的同情感到不值。

這他媽哪里苦情了?

支使人一套一套的!

江扶月產下龍鳳胎當天,正好是10月1號,國慶節。

大家都說這倆孩子根正苗紅。

消息當天就傳回謝家、江家,還有韓家。

由謝定淵親自通知。

韓韻如清晨醒來,習慣性摸手機,點開微信一看,“生了!生了!”

江達被她吵醒,噌一下坐起來:“那道菜生了?我再炒熟點!”

“傻啊你,就知道炒菜!月月生了,一兒一女,龍鳳胎呢!”

“真的?!什么時候?!誰說的?!”

“喏,剛才阿淵發來的消息,還有照片,你看……兩個小家伙長得一模一樣!”

江達盯著手機,滿眼不可置信:“我、我當外公了?”

韓韻如撫去眼角的淚漬,“我也當外婆了呢。”

最重要的還是月月平安。

第一張照片就是江扶月睡顏恬靜的模樣。

接著才是兩個孩子的照片,就像隨手一拍似的,比孩子媽那張潦草多了,焦點都沒對齊,有點糊。

謝家——

“生了生了!”老太太興奮的聲音傳遍整個老宅。

謝振東手里的報紙掉到地上,眼鏡也歪歪斜斜來不及扶:“是月月生了?!”

“對!剛才阿淵發的消息,順產,月月遭了一夜的罪,聽那語氣,給心疼壞了。”

“是咱們對不起人家小姑娘……孩子還好吧?”

聽到孩子,老太太笑得滿臉褶皺:“好著呢!兒女雙全了。”

“看吧,我就說肯定有個小公主!這下粉色能派上用場了,阿淵也選的粉色……”

“是是是,你們直男的審美全國統一。”

“媽——”謝云藻剛進門,“什么事這么高興啊?在外面就聽到你跟爸的聲音了。”

“月月生了!”

“真的?”

“還有照片呢,就是拍得有點糊,也不知道小九怎么搞的……”

“我看看……哎喲!兩個小乖乖!真可愛!大的是哥哥?”

“欸。哥哥好,以后長大了可以保護妹妹。”

老爺子迫不及待湊上來:“有照片你怎么不早說?讓我看看……”

“你別搶啊!”

韓家。

老爺子跟韓韻如一樣,自打江扶月去了多浮,早上醒來第一件事就是看微信,然后看新聞了解a、k兩國目前的對峙情況,以及國際局勢。

今天還是像往常一樣,他剛拿到手機——

哐當!

韓慎聽到動靜,還以為老爺子摔了碰了,立馬沖進來。

韓恪和韓恒緊隨其后。

誰知剛推開門,就看見老爺子拿著手機,渾身顫抖。

“爸,您怎么了?”

“生、生了……”聲音也在顫。

“什么?”

“月月生了!龍鳳胎呢!一對小寶貝!”

韓慎:“!”

韓恪:“!”

韓恒:“……我這么年輕,終究還是逃不過當舅姥爺的命運?”

“滾!爸,有照片嗎?”

“有有有,你們看母子三個睡得多香……”

四大金剛迅速湊到一起,圍著手機,眼角眉梢全是笑。

猛男溫柔也不過如此了。

 新書、、、、、、、、、


上一章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