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 目錄 >> 928 賢惠老謝,年年歲歲

928 賢惠老謝,年年歲歲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6日  作者:渝人  分類: 言情 | 現代言情 | 豪門世家 | 渝人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928 賢惠老謝,年年歲歲
928賢惠老謝,年年歲歲

《》928賢惠老謝,年年歲歲

生完孩子,江扶月睡了整整兩天一夜才醒過來。

期間,謝定淵數次找到醫生詢問情況。

回答都是——

“您放心,真的沒有大礙,月姐產后情況非常好,她就是太累了才沒醒。”

過了幾個小時,謝定淵又來了。

他的緊張被隊員們看在眼里,都不由感慨——

“謝教授已經三天沒合眼了吧?”

“感覺他看月姐的眼神,又心疼又心碎,怪可憐的。”

“你們懂不懂什么叫關心則亂?”

“謝教授肯定愛慘了月姐。”

“孩子剛從產房里抱出來那會兒他差點跪到地上,還是劉醫生給拉了一把。”

“而且孩子都沒看,就直接沖進產房里了。”

“唉,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想當初我家那個屁顛屁顛跟著孩子走了,完全沒想到他老婆還在手術室,當時就差點給我氣暈……”

“所以啊,好男人都是別人的。”

“話說,謝教授是怎么上島的?我剛才看了一下新聞,封鎖線還在,并沒有撤。”

“……要不去問問一起上島的船員?”

“這個可以!沒準兒有什么新路線呢!”

“走!”

江扶月不知睡了多久,只覺無比香甜,渾身舒暢。

睜開眼,明亮的天光灑進室內,下一秒,措不及防撞進男人溫柔的目光里。

“醒了?”

“嗯。”她微微一笑。

“喝水嗎?”

“一點點。”

男人拿過玻璃杯,里面插著吸管,他直接送到江扶月嘴邊。

溫度剛好。

“不能多喝,潤潤唇就可以了。”

“我知道。”

他伸手理順女孩兒頰邊散亂的發絲,眼神既溫柔,又珍重,還帶著一絲別樣的復雜,隱隱透出幾分沉重。

“兩只小豬呢?”江扶月左看右看,沒找到。

“醫生抱去做檢查了。”

“你看過他們沒有?長得像不像?是像你多一點,還是像我多一點?”江扶月眼里寫滿好奇。

生完,知道是龍鳳胎,她就脫力睡過去了。

所以到現在還沒見過兩小只。

謝定淵微愣,面上閃過一絲窘迫:“其實……我也沒怎么仔細看。”

江扶月:“……”

終于,做完檢查的兩小只被送回來。

“這是哥哥,小胳膊小腿兒可有勁兒了。”

醫生一邊說,一邊交給江扶月。

后者自然而然地伸手去接,好像根本不用學,天生就會當媽媽一樣。

看著懷里沒睜眼的小肉團子,她內心一片柔軟。

額!就是丑了點。

紅彤彤,皺巴巴的……

“這個是妹妹。”醫生說著,想交給謝定淵。

不料男人渾身一僵,沒有要接的意思。

醫生微愕,不過轉念一想,第一次當爸爸難免情怯,也就理解了,順手把小家伙放到媽媽枕邊。

江扶月抱完這個,抱那個:“檢查結果怎么樣?”

“放心,兩個小家伙非常健康!”

“那就好……”

江扶月雖然是順產,但雙胎多多少少對母體傷害更大。

所以,謝定淵強行要求她坐滿四十五天的月子。

好在多浮氣候溫暖,不用擔心感冒,期間江扶月還是正常洗澡洗頭。

不過每次謝定淵都盯得很緊,洗完出來必須第一時間換上長袖長褲,頭發也一定要吹干。

兩個孩子也基本由他照顧,什么洗澡、拍嗝、把尿、翻身、換尿布,什么臟活累活他通通攬過去,根本不讓江扶月碰一下。

除了喂奶,剩下的時間江扶月就像個閑人。

就算她主動提出要分擔,謝定淵也不會同意。

半夜,兩個孩子常常哭鬧,也是他起來去哄。

從早到晚,忙得腳不沾地。

起初,他也手生、不熟練,拍嗝能把孩子拍吐奶,把尿能把到自己身上來。

經常顧頭不顧尾,手忙又腳亂。

如果一直這樣,那就不是謝教授了。

他開始找隊里兩個產科醫生學習專業知識和技巧。

不僅學怎么帶娃兒,還學怎么照顧產婦。

一次次笨拙的實踐,一遍遍認真的總結,換來最后的熟能生巧、得心應手。

“謝教授真的絕了!每天雷打不動找我跟津津學習交流,走的時候筆記本寫滿十多頁,從產后護理知識,到嬰兒早教啟蒙,差點把我們給問懵。”

“月姐生了以后,都是他在照顧吧?”

“事無巨細,親力親為。”

“以前覺得謝教授太高冷,肯定不會照顧人,沒想到居然這么體貼……”

“月姐現在每天的食譜都是他在制定,在保證最佳營養搭配的同時,還要兼顧月姐的口味喜好。”

“昨天天不亮,我去洗房間看見謝教授在手洗月姐和兩個寶寶的衣服。”

“這算什么?上個星期謝教授還管我借針線,給月姐縫扣子呢!”

“天底下怎么會有這么優秀,還這么溫柔的人呢?”

“別說了,再說等回去之后我就要離婚了!”

“你們這些男的別光聽啊,也跟人家謝教授學著點,好男人就得這么當!”

男醫生們:“……”悄咪咪,不敢講話。

除了找現成的醫生學知識、學技術以外,江扶月還無意中發現謝定淵注冊了幾個育兒論壇的賬號。

一得空,就拿著手機逛帖子,看其他寶媽是怎么帶娃的。

其中某些做法他很贊同,當然也有不贊同的,索性用一個筆記本把自己篩查整理后的內容記下來了。

不到一個月,就記了滿滿一本。

如果涉及某些太過專業的知識,連隊里產科醫生都無法解答的時候,謝定淵就會充分利用外界的人脈,給他那些專業領域的大佬朋友發郵件請教。

講真,收到郵件的科學家們都有點懵。

打死他們也想不到有一天會被謝定淵請教關于婦嬰方面的知識。

就、很玄幻。

來之前,江家和謝家備了不少母嬰用品。

除了最基本的小孩兒衣服、奶粉、刀紙、尿不濕之外,里面還有幾本育兒指南。

謝定淵有事沒事就翻著看,江扶月笑他:“等過段時間,你是不是就成育兒專家了?”

燈光下,男人耳根浮現一抹緋紅,眼神略顯窘迫:“我就是想多學一點……”把你跟孩子照顧得更好一些。

江扶月看著他認真嚴謹的樣子,笑了:“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爸爸。”

謝定淵也跟著勾了勾唇,“我會努力的。”

可江扶月總覺得他眼里藏著心事,隱隱沉重。

再欲細看,又什么都沒有。

是她想多了嗎?

熬過四十五天,江扶月終于出月子了。

由于謝定淵盡心盡力地照料,加上她本身的自律,恢復得很好。

“江教授生孩子跟出門度假一樣,身材沒變,臉色還更紅潤了。”

“年輕就是好啊,代謝快,機能佳,恢復能力驚人。”

“美女就是美女,生孩子只長肚子,不長肉。”

經過一個半月時間,兩個小家伙不再像剛出生那會兒皺巴巴的樣子,如今小臉長開,皮膚奶白。

兄妹倆都繼承了江扶月的桃花眼,睫毛又長又密,黑溜溜的眼珠,像紫葡萄一樣。

對視的時候,無辜又清澈,仿佛天上銀河陷落其中。

然后,再露出一個無齒之笑,心都給你萌化。

江扶月拍了幾張照片,發到群里。

是的,兩小只出生后,江家、韓家、謝家拉了一個大群,群名是相親相愛一家人。

日常就是在線逗娃。

韓啟山:今日份崽崽圖還沒出來嗎?那我一會兒再來

韓恒:在線蹲一波

韓恪:[坐等]JPG.

符婉袖:謝定淵來了嗎?來了嗎?今天怎么超過時間了?

謝振東:能不能拍清楚一點?當爸的咋這么敷衍?每次都糊得沒眼看!謝定淵說的就是你!

江扶月:[圖片][圖片][圖片]

一連三張,全是兩個小崽崽。

韓啟山:啊啊啊啊啊啊

謝振東:我孫子孫女又比昨天可愛了

韓恒:阿偉死了!血槽已空

韓啟山:韓恒說什么死不死的?滾蛋!

韓恒:……

韓韻如:還是月月拍照技術好

江達:1

韓韻如:我外孫、外孫女真好看

江達:1

韓韻如:當然我女兒更好看

江達:1

啊!這兩口子真讓人受不了!

江達丫的是應聲蟲嗎?

群里這些長輩們,每天最大的樂趣就是蹲照片。

看不見真人,抱不到小家伙,那看看照片也是好的呀!

江扶月:“咱們還沒給兩個孩子取名,你有什么想法嗎?”

謝定淵搖頭:“你辛辛苦苦生下他們,還是你取吧。”

“我?”

那就……試試?

江扶月開始翻字典、翻詩經,想法倒是很多,名字也都挺美,好歹也是學霸不是?

但總覺得差點什么。

她把備選的幾個名字寫在紙上,拿去問謝定淵:“瑾和瑜怎么樣?”

男人點頭:“懷瑾握瑜,挺好。”

“那這個瓚和琦呢?”

“美玉無暇,也不錯。”

“皓和皎?”

“皓月皎皎,清麗脫俗。”

江扶月:“……你怎么哪個都行啊?”

謝定淵攬過她:“因為你每個都起得好啊。”

“我看看是不是吃糖了,怎么這么甜呢?”

江扶月吻上去。

男人一頓。

兩個月了,醫生說可以一起。

江扶月伸手圈住他脖頸,男人遲鈍了幾秒,在她狐疑的注視下才開始緩慢回應。

可總顯得有些……不太專心。

江扶月皺眉,咬住他嘴唇,不算用力,但也絕對不輕。

“嘶……”男人倒抽涼氣。

“月月……”他雙手扣住女人兩側腰際,并未像平時那樣纏上來,反而帶著幾分推拒的意味。

江扶月以為是錯覺,欺身而上,撩得他節節敗退。

突然,“哇哇哇……”

孩子哭了。

原本是妹妹在哭,沒一會兒哥哥也開始了。

謝定淵把她按在懷里,深吸口氣:“我去看看兩個小的……”

說完,飛快下床,朝外面跑去。

怎么看都有種落荒而逃的感覺。

江扶月傻眼,什么情況?

大灰狼成了柳下惠?

她忍不住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身材,腰還是跟以前一樣細,腿還是和從前一樣長,體重沒變,上圍還漲了。

所以,他躲什么?

起名這事,最終江扶月還是決定交給長輩來做。

不是她想不出來,而是覺得承載了老人祝福的名字會更有意義。

至于由哪家的長輩來起,這就交給他們自己商量決定了。

首先韓啟山肯定當仁不讓。

理由也很充分:“我輩分最高。”

謝振東作為兩個孩子的爺爺肯定也有想法:“其實我都早就想好了……”

一直惦記著呢。

兩邊都不愿退讓,就這么僵持住了。

好在群里還是一片和諧,沒吵沒鬧。

江達知道以后:“我也是長輩啊?怎么都沒人問我給兩個小寶貝起什么名呢?”

韓韻如瞥了他一眼:“你會起嗎?”

當初月月和沉星的名字還是她給起的。

江達聞言,憨憨撓頭:“好像也是哈,那我就不爭了。”

韓韻如:“……”你也要爭得過才行啊!

最后,還是謝家退了一步。

謝振東:“你起吧,我認輸。”

這倒是讓韓啟山狠狠驚訝了一把:“咋?太陽打西邊出來了?這可不像你?”

謝振東輕嘆:“月月辛苦了,我們全家……對不住她,讓你們一步也是應該的。”

“哼!還算有點良心!”

謝振東:“你好好起啊!這可是要跟我孫子孫女一輩子的東西,整難聽了我找你算賬!”

“要你說!”

在經過半個月的斟酌思考之后,兩小只的大名正式確定下來——

哥哥謝安年。

妹妹謝安歲。

寓意:平安喜樂,年年歲歲。

這下小名也有了——

“年年,你喜不喜歡太姥爺給你起的名字啊?”

“咯咯……”小家伙蹬著藕節似的小肥腿,笑得眉眼彎彎。

江扶月又轉到另一個小家伙面前:“你呢,歲歲?”

“嗚哇!噗噗——”相較于哥哥的可愛秀氣,妹妹就不怎么講究了,口水噗得亂飛,小胖手還一個勁兒去抓自己的腳丫子。

也不知道像誰……

“你覺得怎么樣?”江扶月抬頭看搖籃床邊的男人。

他正望著兩個小家伙發呆,一時之間竟沒反應過來。

“謝教授?”

“……嗯?什么?”

江扶月皺眉,直勾勾盯著他:“你最近很不對勁。”

 新書、、、、、、、、、


上一章  |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