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 目錄 >> 第762章 德配其位

第762章 德配其位


更新時間:2021年09月14日  作者:浙東匹夫  分類: 歷史 | 秦漢三國 | 浙東匹夫 |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第762章 德配其位
第762章德配其位

第762章德配其位

浙東匹夫:

章武四年,正月十二,長安城內的李素私邸,一片張燈結彩。

新年還沒過完,又遇到司空三十大壽,朝廷百官自然都來慶賀,歡宴絡繹不絕,好不熱鬧。

大伙兒心照不宣,也不提三天后上元節、朝廷討論丞相人選的事兒。

不過,饒是大家都抱著來吃吃喝喝玩樂同喜的心態,而且對于李素的奢靡都有心理準備。但這次來,絕大多數人依然被李素這兒層出不窮的新玩意兒給驚到了。

人人內心驚呼:還是李司空特么會玩!

不管朝廷官員還是他們帶來的女眷,無不如此。

或許有人會好奇:李素奢靡也不是一年兩年了,而是十幾年了怎么就有那么多花樣?沒完了么?

還別說,前幾年在這些方面李素確實是消停過一陣,尤其是劉備稱帝之后,除了章武元年拿出了一些新的享樂玩意兒,后面章武二年、三年都是比較收斂的,至少沒怎么在長安顯擺,要顯擺也是在外領兵、自己地盤上顯擺。

今年又迎來一波井噴,主要是去年一年李素重用吸納了提圖斯等一小撮羅馬工匠。

后來因為提圖斯的“千金市骨”效應,安息商人這一年來往大漢送西方工巧之物和先進動植物品種的腳步,就沒有停過。

這些事兒說來不大,不會被寫入正史,但從長遠來看,對于大漢的經濟發展民生富饒,都是有潛移默化的作用的。哪怕剛引進的時候只是王侯將相家里的享樂,只要繁殖開來就能惠民。

李素也非常重視人才、文化、圖書和物種的引進,一直以優渥的待遇保持住了西域探索的熱情。

到后來不僅是安息商人倒騰,連大漢本國商人去西域,都開始弄回新奇玩意。

首次買到還未收藏過的西方新書,李素都是等重黃金換。遇到人才缺口領域的的工程師,都是年薪數百匹蜀錦起步的薪酬挖角。

遇到優良的牛馬牲畜品種,李素都不惜重金,一匹寶馬種馬,能花數百上千匹蜀錦的價錢買。

連往常官員不太重視的牛種或者別的經濟動物,只要是確有華夏土牛所無的優良性狀的,也能百匹蜀錦購買,以求豐富物種——

這一點一開始民部和財部的官員都還不理解,覺得偶爾看到有西方蠻夷的牛,干活耐力還不如土牛呢。但既然是司空自掏腰包要收藏,大家也不會反對,就當是司空自己掏錢建豹房動物園玩。

但只有李素知道,生物基因多樣性、雜交庫里貨多總歸不是壞事。華夏因為是純農耕文明,極少吃牛肉,所以兩千年人工繁育下來(到漢末接近兩千年,從商朝開始算。目前考古主流認為夏朝還沒有牛耕),牛的品種耐力是好的,但是產肉不多,奶也不好。

后世有點常識的,都知道肉牛里面,除了和牛那種講究口感精細質量好的,其他最有名應該就是阿爾卑斯原產的西門塔爾牛(當然也是各種歐洲牛雜交后的現代品種),屬于肉產量大,奶也不錯。

漢末當然不可能有培養好的西門塔爾牛,但是弄點被羅馬人征服的高盧蠻子和日耳曼蠻子土地上的牛羊牲畜品種,選肉多奶醇些的,慢慢培養,總能弄出好的。

除了牲畜之外,植物種子的搜集和擴大交流就更不用說了,那東西成本低而收益大。雖然中亞西亞作物當年張騫就引進了一波,甘英又引進了一波,但還是有很多遺漏的東西可以推廣。

一年之內,就有商人帶來了東地中海的油橄欖種子,可以用來在合適的氣候繁殖生長、榨橄欖油。

還有一些錦上添花的小玩意兒,主要是高盧蠻子和日耳曼蠻子土地上的草莓藍莓種子,還有色雷斯人的蘋果,這些跟民生沒什么關系,純粹豐富一下貴族餐桌上的水果搭配。

反正只要是華夏原先沒有的,或者哪怕張騫帶回來過但沒有推廣開來導致失傳的,李素都給賞就是了。如果確有對民生重大提升的物種,還可以討論給爵位。

在政府如此激勵之下,甚至不僅西域的陸上貿易很火熱,還有民間的海路船隊也自發往西探索。

從怒江入海口的毛淡棉往西航行的商人,前年就已經海路抵達了身毒國,但那邊的造船工業畢竟薄弱,還沒法繞過印度半島抵達印度西岸和阿拉伯地區。而身毒國的物種基本都已經傳回來了,長絨棉什么都種了好幾年了,也就沒有新的想象空間。

但今年情況又有所好轉,因為去年年初的時候趙云討平了林邑國、在瀾滄水三角洲的占城也建立了貿易據點,所以大漢已經與扶南和狼牙修國建立了聯系——之前大漢甚至都不知道狼牙修國的存在,只是聽說過林邑更西有扶南。

扶南大致相當于后世泰國中南部、暹羅灣沿岸。而狼牙修更是位于克拉地峽及以南的馬來半島中部。

大漢在占城建立貿易據點后,負責當地事務的步騭從狼牙修土人那兒打聽到一個情報,說是狼牙修東西兩岸之間是可以通航的,再往南不知幾千里,其土地有盡頭,東西海可以連通。

步騭得到這個重要情報后,派了一隊福船沿著狼牙修海岸線航行,繪制圖本,又往南探索了兩千里,終于發現了馬來半島的盡頭,也就是馬六甲海峽,可以繞到西洋。

不過因為今年是第一次探險性的試航,步騭并沒有完成任何貿易,半路上看到的不是狼牙修國的人,就是無國家的部落狀態野人。花了半年探險航行,只是在占城和毛淡棉之間航行了一個單程。

回來的時候步騭還讓人把船留在毛淡棉、設置貿易據點,然后走陸路穿越扶南國探路回占城。

他這也是考慮到之前毛淡棉殖民點那邊的海船,都是在南中永昌郡造的,是怒江內河生產的河海兩用船,為了從永昌開到怒江入海口,所以南中的船比較小,質量也不好,只能在身毒灣做點沿岸航行,沒法遠航。

所以把魯肅在交州造的福船留一批在毛淡棉,以后就可以穿越身毒洋直接遠航到安息國的紅海了。

因為探路發現海峽的功勞,步騭也被封了個亭侯,這些都是后話。

進一步物種大交換的最直觀結果,就是朝臣們在李素府上祝壽時,餐桌又被極大豐富了。

藍莓草莓蘋果那些倒是沒辦法,因為水果易腐爛,不可能萬里迢迢運來,只是運些價比黃金的種子,所以第一年剛拿到種子還沒種出來。

只有李素自己桌上有幾罐糖腌漬好的藍莓醬,另外就是有些加了橄欖油的菜肴。

因為用的是希臘地區的橄欖油,非常昂貴,所以李素只在招待尚書/侍郎級別以上的官員時,會擺橄欖油菜。以后國產化了就會好一些。

而主要的橄欖油用法,也只是低溫煎牛排,不過牛還是國產的,可舍不得宰殺配種的阿爾卑斯牛。另外除了牛排還可以煎鹿獐麂這些,但是得預煮,那些不容易熟。

所有沒見過的新鮮物產里面,李素最敞開供應的就是乳制品,因為那東西不需要殺牛,每天都會產生。從安息商人那兒直接弄來的母牛,雖然才幾十頭,日常也夠用了。

李素倒不是急于喝西式的牛奶,他只是順便讓找來的羅馬匠人把他們搞乳制品的方法傳授給漢人工匠,普及一下。

華夏文明自古當然也很會利用乳制品,尤其游牧胡人天天吃,所謂“饑啖腥膻、渴飲漿酪”。

但從這個描述里也可以看出,東方式的乳制品,主要是酸奶類的,所謂“漿酪”就是酸奶,甚至歷史上曹操吃的“一盒酥”也只是酸的雙皮奶一類,最多就是個奶豆腐。絕對不是電視里那種奶味的固體酥糖點心。

所以,華夏文明還是挺缺乏制作硬質固體奶酪、分離乳清乳酪的技術的,也不需要分離。漢人沒有吃牛的傳統,胡人又不會升級科技。

李素如今招募到了羅馬工匠,總算可以利用西方人既吃牛肉又升食品科技的優點,做出硬質奶酪來。

不過他本人倒是不在乎吃奶酪的,奶酪在古代最大的價值只是長期保存乳制品,而不是為了好吃。

奶酪做出來后,其實就是乳糖、奶油和酪蛋白的混合物,高熱量,李素這種養尊處優的人也覺得不健康。

而分離出去的乳清則是少量的礦物質、維生素、乳清蛋白和水,雖然看起來黃黃綠綠的簡直有毒,但李素卻直到這玩意兒蒸發干燥之后就是蛋白粉,那才是健康人士的精華。

所以大壽宴席上,李素就把新出現的羅馬奶酪拿來招待武將,反正他們運動多,吃點高乳糖、乳脂、嘌呤的垃圾食品也沒關系,就當是“芝士就是力量”了。

李素自己則是很自律的一口芝士都不碰,反而在同僚詫異的目光下直接喝那種又酸又難聞的黃綠色可怕液體。

沒辦法,現代蛋白粉工業在干燥乳清的時候,不能煮沸,只能是低壓低溫揮發,李素沒這個條件,蒸發不出蛋白粉,只好每天直接喝新鮮乳清蛋白。

自從有了新鮮乳清蛋白,他這半年來還每天增加了騎馬鍛煉和其他有趣運動的健身量,養尊處優多年居然又重新可以看見六塊腹肌了,連他的妻妾都驚呼他年屆三十居然起落間越發威猛。

外人不知道其中內幕,但肉眼也看得出來李司空到了三十大壽,居然比二十多歲的時候還精壯、精力旺盛了,也不知道怎么養生滋補的。

外間朝中大臣們的宴會,新鮮事物目不暇接,內堂的女眷宴席,同樣是讓無數命婦眼花繚亂。

按說李素三十大壽,即將當丞相,應該是他的正妻蔡琰來主持接待女眷。不過實在是不湊巧,蔡琰此刻還在雒陽,沒法回長安。

因為年中的時候,劉備東巡、還讓太傅蔡邕東歸,聊起了“修史造核”的活兒,后來蔡邕和李素在這方面都頗有大功,劉備也許了蔡邕將來傳爵位給外孫,所以當時讓李素多努努力,老婆再生一個兒子跟母姓。

對于這種旨意,李素也不想違背,畢竟給他兒子多一個公爵這種事兒,誰不想?

所以李素去年年中開始,甚至都冷落了剛納了才半年多的甄宓一陣子,回頭燒冷灶專門在正妻身上努力。

皇天不負有心人,一份耕耘一份收獲,八月份的時候,蔡琰終于懷孕了,算算日子到現在是五個月,所以她當然經不起舟車勞頓,就留在雒陽養胎。

這次李素回來做壽兼拜相,身邊就只有二夫人甄宓陪著,主持內宅往來禮數。

過完年甄宓也才十七周歲,這樣的年紀就要以丞相夫人的禮法身份待人接物、迎來送往其他百官女眷,也是著實令人側目了。

好在甄宓從小就是薛寶釵人設,很懂禮貌,這些事兒倒也應對得體,讓人嘖嘖稱奇。

她身上如今更是戴滿了各種從南海到北海,從東海到西域的奇珍異寶,加上她的姿色和十七歲的年紀,讓多少貴婦不忍仰視,只是遠遠地偷偷地看,連女人都忍不住偷看。

酒席上,唯一能跟甄宓有說有笑自如的,也就是民部尚書諸葛瑾的夫人甄榮,畢竟是她四姐,親姐妹沒什么尊卑可言。

不過甄榮今天來,也是懷抱了一個才兩三個月的孩子,跟妹妹聊聊奶娃經驗,說些私房話。甄榮還忍不住感謝甄宓,說幸虧妹夫最近讓華令史(華佗)革新了一些醫術規范、還在朝中推廣,這孩子出生時的風熱才那么快壓制了下來,免予災病。

甄宓對于姐姐的感謝,當然是輕描淡寫地說:“都是醫官們的功勞,夫君不過是隨口下令讓他們琢磨而已。

姐姐和姐夫身體都那么好,孩子健健康康也是應該的,可有取名字了么?”

甄榮回答說取名叫諸葛恪。

歷史上諸葛恪要三年后才出生,但現在既然連母親都變了,諸葛瑾娶妻也變早了,很正常。

甄榮和甄宓這番聊天,還有一個背景,那就是之前皇室后宮生產時,也發生了一些意外,有些孩子哪怕有醫官照顧,還是沒挺過來。

不過考慮到漢朝三成的嬰兒夭折率,劉備也是仁慈之人,覺得孩子養不住是天意,沒有責怪醫官。

但是自從劉備關照李素努力、再努力出一個兒子接他岳父的公爵后,李素就不得不認真起來了。

他也算過,妻子蔡琰已經二十六歲了,到生的時候就是二十七。所以這一胎一定要一次性搞定。之前李素的子女出生時也多多少少有點炎癥,用草藥調養挺過來了,但這次他要追求絕無意外。

哪怕在后世,女人三十歲以上生也比較不容易,最好是三十之前解決了。蔡琰如果這次失敗,再調養一年身體,二十八懷二十九再生,實在沒多少容錯率。

而且如果是女兒那就是天意,李素也不會強求,反正他不希望妻子當高齡產婦,身體壓力太大,生得多也容易衰老,身體也養不好。

于是乎,為了自己的爵位后繼有人,哪怕原先看不上那些污穢血腥的手藝,他也不得不親自找來醫官過問。

以李素的身份,找的當然是華佗了,華佗的醫術雖然高明,但他給出的辦法也不可能超越時代局限性。

在華佗描述之后,李素很快憑借粗淺的衛生常識,鎖定了一個嬰兒感染夭折的高風險節點——

這個時代的醫生,有用牙齒直接咬斷臍帶的,還有用刀子切的。但是只有華佗這樣的良醫會先把刀子清洗用藥湯煮、追求穩妥的話甚至會拿火烤一下刀刃。

華佗不知道消毒的原理,但他憑經驗知道動刀前要烤。

另外,還有些名醫會考慮用香灰或者草木灰糊傷口止血,也頗為聽天由命。

華佗倒是意識到草木灰可能不干凈,反而引入“邪毒”,所以有時候他不糊藥粉,而是拿燒紅的刀刃側面燙一下臍帶切口,用高溫把切面燒熟止血消毒。

但這種法子看起來比較血腥殘忍,母嬰都會忍不住劇痛大哭,反而在達官顯貴的孩子身上不敢用,導致這個時代權貴子嗣的出生感染率反而不比窮人孩子低。

李素弄清楚了問題之后,為了他自己能有第二個兒子繼承爵位,只好親自操刀改良,指示華佗以后依然可以用灰糊傷口,但灰的來源要嚴格篩選,不是什么香灰草木灰都行。

可以把洗干凈曬干的稻草拿去燒成灰、然后放到凈水里融化,再過濾掉不溶的固體雜質,然后蒸餾燒干。這樣留下的就是純凈的硝酸鉀一類硝酸鹽,不會引入感染雜質。

用這種純凈灰糊傷口,同時普及藥煮火烤刀刃切臍帶法,估計也就把九成感染源都杜絕了。死嬰數量大約可以降低一半。

華佗研究出新法后,第一個試驗品受益人就是諸葛恪。試得效果非常好之后,明年就要用到李素自己的孩子身上了。當然朝中百官女眷走動間聽說療效不錯后,也都愿意試試,最后連劉備宮里的妃子們,但凡有身的也都問醫官是否可以嘗試。

這些女眷的想法也挺樸素:李司空為了確保多個兒子多繼承一個公爵,都能隨手點撥醫官積攢那么大一份功德。難怪人家德配其位該當丞相呢。

PS:時間線又過去一年了……穿插一點種田日常,明天拜相。為了縮短篇幅,所以轉場比較緊湊水。


上一章  |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