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公主今天登基了嗎 >> 目錄 >> 第五十章 入局

第五十章 入局


更新時間:2020年10月18日  作者:春夢關情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春夢關情 | 公主今天登基了嗎 
公主今天登基了嗎 第五十章 入局
第五十章入局

第五十章入局

第五十章入局

那場雨連綿兩日,斷斷續續的,一直到趙盈答應陪薛閑亭母子出城打醮那日,才總算是停了。

雨后晴空,天總是好的。

早起吃過飯,一出門,連空氣中都夾雜著雨后塵土的清香。

薛閑亭登門來接人,少不得要跟著她到趙承衍跟前再去拜一拜禮,才好把人帶出府。

卻又在府門迎面撞見急匆匆要進門的宋樂儀。

薛閑亭心下一沉,料定她必然有事,怕今日出城之事,是要生出枝節來了。

宋樂儀神色匆匆,趙盈也吃了一驚,把人給按住了,往她身后瞧:“你怎么這時候一個人跑來?出什么事了?”

她實在少有這樣急切的時候。

從小到大,宋二姑娘雖也不是什么四平八穩的規矩人,但要說想看她急上一急,其實也難見。

宋樂儀攥了趙盈的手,拉著她就往門外走:“快跟我走,留雁不見了。”

薛閑亭原本要追上去攔的,一聽這個,遞出去一半的手就僵住了。

眼下哪里顧得上多問,趙盈叫她弄的心下不安,也跟著著急起來。

可是先前答應了……

宋樂儀拉著她就要上馬車,她卻往后一使勁兒,回頭去看薛閑亭。

薛閑亭跟著她二人下臺階,滿臉的無奈:“你去吧,我今天沒法子陪你們一塊兒,母親那里我替你說一聲。”

她這才松了口氣,提了裙擺,跟著宋樂儀上了馬車,一拍車廂,馬車急行,自燕王府一路駛向侍郎府去。

一路上趙盈才算從宋樂儀口中弄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留雁的事情最早一直是宋懷雍在幫忙盯著,后來驚動了薛閑亭,他還帶著人在他的別院見過趙盈一回后,宋懷雍得知此事有他過問,才漸次撂開手,交給他們折騰去。

但薛閑亭領了西北的差事,不日便要動身,而何家又因留雁兄長的不爭氣惹上賭坊和青樓的人,當日他們雖也派了人出面,先替何家給了一部分銀子,賭坊的人也松了口,給了十五日時間作為寬限。

但趙盈多留了個心眼,就怕節外生枝,還是請了宋懷雍派人暗中照顧,以防出什么岔子。

結果這幾日一直都好好的,可今天一大早,何家冷冷清清,安安靜靜的。

那樣詭異的安靜讓宋懷雍派去的小廝心中不安,上去敲了半天的門。

后來動靜大了,驚動了鄰居,這才知道,昨兒后半夜里,有一伙子兇神惡煞的人,沖到何家,不由分說的綁走了何家一家五口人。

趙盈再細問之下才知,原本宋懷雍是交代了晝夜不錯眼的盯著,可一連數日相安無事,那小廝憊懶,昨夜里何家出事前他去貪了兩杯酒,出事的時候正犯困睡得死,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這樣的事。

至于何家的鄰居,是起夜時候正好撞見,只是沖入何家的人個個手持鋼刀,他膽小怕事,所以壓根兒沒打算去報官。

要不是今早那小廝去敲門,他一夜難眠,實在心下不安,這才據實相告,不然實在不愿意蹚這趟渾水。

彼時趙盈面色鐵青,宋樂儀知她氣什么,拍著她手背安撫:“我哥哥已經罰了人,但也無濟于事,所以趕緊打發我到王府去找你,這會兒正派人去打聽。他說只怕是賭坊的人臨時變了卦,連夜把人給抓了。”

這并說不通。

可趙盈也沒吭聲。

馬車穩穩當當在侍郎府前停下來,她翻身跳下馬車,宋懷雍就等在府門口。

見了人,三兩步迎下來,根本就沒打算讓趙盈進府的架勢。

趙盈臉色還是不好看,勉強想緩和,實在是有些做不到。

宋懷雍面上其實也掛不住的。

這點小事他都給辦砸了,確實是沒臉見人。

趙盈試圖緩和這看來尷尬的氣氛,只好先開口叫表哥:“現在能查到是什么人干的嗎?”

京師重地,持刀逞兇,闖到人家家里把人給綁走。

賭坊這種地方,暗地里總會養著一些亡命之徒,有時候也確實會使一些極端的手段。

但何家欠下的債,已經有人牽頭,從中說和——

趙盈憋了一路,此刻才深吸口氣,冷聲問宋懷雍:“何家和賭坊的債,當日咱們既然請了順天府的周推官出面,表哥去問過人家嗎?”

宋懷雍是聽她問完了才開口的:“你別急,已經查到了,就是來興賭坊的人綁的人。”

趙盈呼吸一頓:“他們想干什么?”

敢在京城開賭坊,背后大概就有官場上的人支持,但這種利益勾結,只能藏在見不得人的地方。

大家心知肚明,可也是心照不宣。

當官的沒人敢站出來認領從賭坊分紅利拿銀子,開賭坊的也不會蠢到明目張膽打著官家旗號行事。

所以平時似他們這些下九流的生意場,總是要給順天府的官差幾分薄面的。

現在把人綁了不說,宋懷雍輕易就查到是來興賭坊干的,可見賭坊的人根本就沒打算藏著掖著。

“原本說好了半個月,這才過去幾日,現在就這樣出爾反爾,明著把順天府的推官給得罪了也不怕——”宋樂儀秀眉緊鎖,說到這兒,話音一收,側目去看趙盈。

她喉嚨滾了兩滾:“看來你當日猜的八成沒錯,從頭到尾怕都是有人設的局。”

所以昨日朝上往赴西北的官員名單才剛剛敲定,入夜何家就出了事。

從今晨驚動宋懷雍派去的人至于現在,至多一個時辰,宋懷雍就已經查明是來興賭坊的人所為——

宋懷雍看趙盈出神,等了很久,才試探著問她:“帶著銀子去贖人,還是索性報官,讓順天府出面?”

“表哥你不就是官嗎?報什么官?”趙盈唇角揚起的弧度是淡漠的,話音落下笑意就更深,“用不著讓順天府的官差出面,表哥你找個臉生的小廝,帶齊了銀子,只怕還要麻煩周推官一場,讓他到賭坊去把人給領回來。”

宋懷雍點頭說好:“可要是不放人呢?”

趙盈說不會:“這個局,現如今便是沖著咱們來的,不放人,怎么把咱們釣出來。”

她看向宋懷雍身后的宋府,揉了把眉心:“我請表哥表姐聽戲,咱們且當不知此事,贖了人出來,送他們回家去。

表哥你再找個人到商行去走一趟,找幾個得力能干的,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何家都不能沒人護衛,銀子我來出。”


上一章  |  公主今天登基了嗎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