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公主今天登基了嗎 >> 目錄 >> 第五十一章 靠山

第五十一章 靠山


更新時間:2020年10月19日  作者:春夢關情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春夢關情 | 公主今天登基了嗎 
公主今天登基了嗎 第五十一章 靠山
第五十一章靠山

第五十一章靠山

第五十一章靠山

黃鶴樓坐落在來興賭坊的正對面,是個三層半高的戲樓。

這地段好,熱鬧繁華,底下小商小販,買賣吆喝,絡繹不絕。

三樓最盡頭拐角的雅間門被人從外推開,周衍低垂著眼睛進門的時候,趙盈手上正捏著顆荔枝把玩。

剝好的荔枝甚至去了核,細白的果肉卻竟不如那纖纖玉指白皙誘人。

周衍匆匆一眼而已,連趙盈的臉都沒看清,就趕忙又低下了頭。

宋樂儀虎著臉在她手背上拍了一把,拿了帕子給她擦手:“要吃就吃,不吃便撂下,糟蹋東西,弄的一手汁,臟不臟?”

趙盈吃吃的笑,由著她去。

等周衍徹底走近了屋里來,身后的雕花門又被人帶上,宋懷雍才叫奉功。

周衍掖著手,沒敢靠的太近,遠遠地同趙盈請安見禮:“微臣順天府推官周衍,見過殿下。”

趙盈托著腮,好整以暇的打量他,可他始終低著頭,掩去了半張臉,連他的眉眼,她都只是勉強看見。

不過不要緊。

周奉功,她是知道的。

是個腳踏實地能辦實事的人。

一肚子的學問和本事,只可惜沒有個好出身,承徽三十五年的二甲第四名,原該有個更好的前程。

趙盈懶懶的叫免禮,見他始終都不敢抬頭,淺笑聲自唇邊溢出:“周大人怕我?”

周衍一怔:“殿下何出此言?”

她一面說著你坐吧,一面問著叫人無言以答的話:“自周大人進門以來,一眼也不敢看我,可不是怕我嗎?”

宋樂儀似乎有些不高興,扯了扯她袖口。

周衍才要往一旁坐過去,登時又拘謹起來。

宋懷雍揉著眉心嘆了聲:“奉功,公主是個和善的性子,今次的事多仰賴你,你別這么拘束。”

說起宋懷雍和周衍,便不得不感慨一聲緣分真妙。一個是侍郎府嫡子,一個是寒門庶出,原本八竿子打不著的人,在京城這地方,經年下來,竟也成了至交好友。

周衍聽他那語氣,遲疑了片刻,試探著抬眼:“微臣只是怕唐突了殿下。”

趙盈眼角的笑意更深了:“周大人上賭坊去贖人,過程順利嗎?”

少女明艷的笑映在周衍眼底,他看得有些走神了。

大齊自開國,便沒有哪位公主似永嘉公主這般得寵的。

可此刻那張明艷的臉后卻藏著一抹孤寂,偏他一眼看見了,就分了心,走了神。

周衍覺得他可能是瘋了,不敢再想:“何姑娘的父母和兄嫂都接了出來,但何姑娘她……”

他欲言又止,似乎有難言之隱。

趙盈眼皮一跳:“留雁怎么?”

周衍是真覺得為難,把目光投向宋懷雍。

宋懷雍與他四目相對時也是一愣,心下隱隱明白些什么,嘴角動了動:“你……你直說。”

仿佛是得到他的鼓勵,周衍心底的顧慮才打消一些,一咬牙:“賭坊的人把何姑娘送去了惜花樓,微臣去贖人時她已不在賭坊中,不過賭坊的人也應承下來,人既是他們送去的,自然他們去接回來,好生送回何家去。”

好快的動作。

昨夜把人綁走,今晨帶起了銀子去贖人,就已經送去了青樓了。

這些下九流的生意門道,趙盈即便是前世,接觸的也不多。

眼下只是恐怕留雁往那惜花樓一進一出,要壞事。

她心頭微墜,面色也不好看起來:“周大人可知賭坊的人是因何出爾反爾,昨夜突然上門把人給綁走的?”

周衍搖頭說不知:“微臣去贖人時,來興賭坊的東家不曾露面,也只說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端的是無賴潑皮的架勢。”

和下九流打交道,周衍讀書人那一套肯定是不好使的。

趙盈按著眉心:“這來興賭坊的東家是什么來頭?”

“賭坊的東家姓白,祖籍淮陰,就是個生意人。”她問什么,周衍就老老實實的答什么,“不過白掌柜行蹤成謎,一向也不怎么張揚。”

“行事低調的人敢得罪順天府的推官?”趙盈眼底陰翳一片,“我知道開賭坊背后有官家撐腰,周大人身為順天府推官,知不知道這來興賭坊背后撐腰的是哪一位?”

“這……”

他遲疑著沒有答趙盈這句話。

趙盈眉心一凜:“看樣子周大人是知道了。”

知道,卻不敢說。

周衍連忙擺手:“殿下誤會了,微臣并不知,才不知怎么答殿下。”

趙盈嗤笑:“是嗎?你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支支吾吾做什么?”

“微臣只是個六品推官,好些事兒,輪不到微臣知道……”周衍面上閃過尷尬和落寞,“只是早兩年偶然聽到過一些,但與微臣無關,微臣未曾細查探究過,眼下殿下問起,微臣不敢胡亂回話。”

趙盈這才面色稍緩:“那周大人聽到過什么,就告訴我什么,不算你胡言。”

周衍的視線又繞過她,落在宋懷雍身上。

宋懷雍正執盞吃茶,眼角的余光瞥見了,把那一口茶咽下了肚:“你說你的,別總看我啊。”

“那大概是五年前,來興賭坊鬧出過人命,但并不是微臣經手,所以只是偶爾聽見了一些,那案子最后定的是意外死亡,與賭坊無關,把來興賭坊和白家摘的干干凈凈,說是有御史臺的大人給白家撐腰。”

周衍深吸口氣,似是在認真的回想著:“三年前來興賭坊為了三千兩賭債,逼死了一戶人家,案子倒是微臣過手的,但欠條收據,一應都有,按《大齊律》,也判不了白掌柜有罪,罰沒了銀錢,此事也算揭過。那會兒順天府的大人們又說,是有閣臣為白家撐腰……”

過了明路沾上人命的案子,都輕而易舉的揭過去,這來興賭坊背后的人,還真是只手遮天。

趙盈越是聽,臉色越是陰沉鐵青:“御史臺的誰?內閣的哪位閣臣?”

周衍大概沒想到她還要追問這個,一時猶豫。

趙盈橫過去一眼,高高挑眉:“怎么?周大人是怕將來仕途不順,遭人排擠?”


上一章  |  公主今天登基了嗎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