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我從禁地來 >> 目錄 >> 180 慘烈的帝戰【9100大章】

180 慘烈的帝戰【9100大章】


更新時間:2020年10月18日  作者:大橘叭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大橘叭 | 我從禁地來 
我從禁地來 180 慘烈的帝戰【9100大章】
180慘烈的帝戰9100大章

180慘烈的帝戰9100大章

大橘叭:、、、、、、、、、

“轟!轟!轟……”

三界之外,千種道法秘術,萬般神通手段,在虛空中不停的碰撞,巨大的轟鳴聲不絕于耳,震動寰宇!

這里,上演著一場極致的道之戰斗!

道君坐在寶座之上,周身圣光縈繞,手持拂塵,寶相莊嚴,眉宇間的那抹和煦悄然逝去。

凝重、嚴肅、謹慎……

這是道君此刻臉上的神情。

如今正在與他斗法的人,乃是在亙古時期,都具有赫赫威名,開辟黑暗大道的存在。

黑暗大帝橫渡宇宙,身影模糊,諸天星辰的光芒都逐漸消逝,被黑暗所籠罩。

在那片虛空,沒有任何一絲光芒存在。

黑暗大帝一如既往的強勢,猶如一尊古老神祇復蘇,君臨天下,傲視群雄。

“老君,你真的老了。”

黑暗大帝那道模糊的身影逐漸顯現,這是具有汪洋帝威的古銅身影,肌肉鼓漲猶如鐵塔,一雙眸子宛如兩顆黑洞,足以吞噬世間萬物。

一頭黑發垂落,隨意披肩,濃密如瀑。

若非帝威散發,具有一絲大道光芒,恐怕也無法在這片黑暗虛空里,看見這一道古銅身影。

“活了這么多年,想不認老都難啊。”

道君用著輕松的語氣,嘆道:“時過境遷,當年那些老友死的死、傷的傷、隱的隱……沒想到,你竟然也會在這時候出來,被逼急了?”

黑暗大帝眸中帶著懾人之威,說道:“你覺得呢?”

“你確實被逼急了。”

道君笑道:“當年的吞天大帝,乃是第一位誕生的先天人族,具有無窮氣運天資,與任何仙帝論道,都占據上風,并且全勝,毫無敗績。

若非混沌初劫的出現,這一代絕世人杰,還能天天在你耳邊念叨,說你斗不過他。”

“轟!”

黑暗大帝縱橫星空,所向披靡,一只大手在黑暗中降臨,悍然拍向道君!

道君拂塵一揮,虛空宇宙爆發出耀眼神輝,攜帶無窮法力橫穿大道,擊打在了那只大手上。

“不就是說你兩句,用得著急眼?”

道君笑呵呵的說著,但那雙渾濁老眸深處,依然帶有謹慎凝重之意。

他的右手,微微顫抖著……

不是累了,而是在于黑暗大帝斗法時,觸碰到了黑暗法則,差點被吞噬湮滅。

黑暗,也象征著吞噬。

在亙古時期,大家修行的環境相對來說比較和諧,但也有一些頭鐵的好戰分子天天跑去約架,打不過還得繼續打。

但不管如何,戰至最后,誰都沒有下真正的殺手,若是身負重傷,也會將其治愈完好。

黑暗大帝,則是其中一位頭鐵的好戰分子。

他的黑暗大道,諸多吞噬神通都是師承吞天大帝,打著挑戰的名義去偷師。

所以道君在與其交手的時候,才會那么慎重小心。

“他比不上吞天。”黑暗大帝猶如一個沒有感情的機器人,聲音冷漠。

“那你來這里作甚?去雷界,去干他啊!”

道君慫恿道:“如今雷界那邊有幾個帝尊?貧道數數看,一、二、三……嘶!七個帝尊!

不是吧?七個帝尊都打不過一具化身?這些年他們都是怎么修行的啊?怎么越修越退步?真的離譜!

老黑,貧道要是你,真的現在就去把這人給干了!

以你頭鐵好戰的性格,能不斬了他?

沒準你一斬他,馬上就能證道,然后三身完美無瑕,登頂絕巔,無敵于世,重返仙帝!”

老黑……不,黑暗大帝眼角抽搐,宛如黑洞般的眼眸寒意逼人,跨越虛空,舉起右拳直接掄向了道君。

拳勁具有無盡的毀滅之力!

這老家伙,嘴皮子功夫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滑溜了?

“說不過就動手?你這并非是君子所為啊。”

道君一臉遺憾的嘆口氣,隨后馬上抽身暴退,避開了這一拳。

大道能量從寶座里暴涌而出,抵御著黑暗法則的侵蝕。

“你變弱了。”

黑暗大帝漠然道:“在這無盡歲月里,你是不是行多了茍且之事,方才耽誤了修行?”

嘴滑的道君也被噎了一下,破防了。

下一秒,道君揮出拂塵,震動寰宇,太極八卦演化到了極致,道之奧義浩瀚無窮。

“不過如此。”

黑暗大帝嘴角一揚,黑漆漆的雙眸似帶有不屑,一座座漆黑神像浮現,都攜帶著亙古帝威,毀滅之力!

“轟隆!”

虛空崩碎,神像被太極八卦撞得稀碎,萬物破滅,諸天星辰化為虛無!

兩位亙古帝尊在此斗法,其他觀戰的帝尊都稍微退避了一些。

道君、黑暗大帝,這兩位都是亙古時期就具有赫赫威名的存在,實力強大,每一擊都猶如天劫降臨,哪怕是至尊都得形神俱滅。

“他們都在試探。”

“二世身,還有一世身沒有融合。”

“二世身就具有這般恐怖力量,若是三身歸一的時候,怕是一場劫難了。”

“亙古帝尊都是證過仙帝的存在,本身就是劫難!”

帝尊們都在低聲交談。

其實,從某種程度來說,帝尊應該分為四個層次。

永恒小圓滿、永恒大圓滿、絕巔、亙古。

因為,證過仙帝的亙古存在,其實在三身方面都已經完美無瑕過了,只是由于要在劫難中脫身的原因,方才自斬一刀。

可無盡歲月過去,這些“仙帝”傷勢即便還沒有痊愈,起碼也有一世身已經完美無瑕了,登臨絕巔。

這樣的絕巔帝尊,在某種層面上,比還沒證過仙帝的帝尊,更要強大一些。

所以……

在一些絕巔帝尊看來,這些證過仙帝的存在,都是亙古帝尊。

其他帝尊怎么想,道君并不知道。

但道君現在非常清楚,黑暗大帝過來不是跟他生死戰的,而是為了拖住他,順便探探他的底。

“那位……可比吞天強多了。”道君輕聲說了一句。

黑暗大帝動作一頓,漆黑眼眸綻放出幽芒,猶如兩柄黑劍般銳利。

顧長天……

比吞天大帝還要強大?

“你應該知道,貧道從不騙人。”

道君笑呵呵道:“七位帝尊與其一戰,依然未能穩居上風,其中還有荒、命、劍、幻,他們可都不是弱者,實力強大,四人聯手連絕巔帝尊都能斬!”

說到這里,道君再補充一句:“據貧道了解,荒已經繼承了洪的道之本源,加上荒古時的氣運加身,現在的他,起碼是個偽仙帝。”

“你想做什么?”黑暗大帝漠然道。

聞言,道君笑了。

他知道,黑暗大帝想要了解更多的事情。

于是,道君徐徐道來……

雷界外的星空。

某道帥氣的化身面對著七位帝尊圍殺,依然從容不迫,渾然不懼,沒有一絲慌亂。

他的動作絲滑流暢,一拳一掌大開大合,在虛空中留下大道的痕跡,速度快到了極致!

“嘭嘭嘭!”

荒帝、幻圣、辰皇皆被擊退出去,面色駭然,星空隨之變得寂靜下來。

其余四位帝尊,命帝、劍帝、星帝、冥祖皆被這股恐怖波動震懾住,仿佛有著某種禁錮鎖住了他們,無法再向前走出半步。

“前輩好猛啊!”

玄尊現在已經領悟顧前輩的意思了。

顧前輩不是讓他過來滅雷界所有修士,而是過來偷……呸,拿氣運的!

光明正大的事情,哪能叫偷?

玄尊祭出玄國鼎,這是他的鎮國功德至寶,若是能夠吸取大量雷界氣運的話,未來沒準能夠……

鎮守人間的東荒!

玄尊已經打定主意了。

仙界是回不去了,人間東荒的東極神朝內戰不停,倒不如自己過去取而代之,順便鎮壓一下東荒的氣運。

再說了,他這么猛的一位準帝尊過去人間,也能給人間帶來不少氣運啊!

當然……

玄尊還是很懂事的。

他十分清楚,過去人間那邊,哪怕新人皇如今只有不朽天尊的戰力,但該尊重的地方還得尊重,不可目中無人。

“前輩從禁地出來這么多年,都只收了一位弟子……”

“現在我已經是準帝尊了,若能拜前輩為師,未來絕對不會丟前輩的臉面,必證帝尊!”

玄尊盤腿坐于虛空之中,頭頂上方就是玄國鼎,氣運垂落灌體,同時也在吸取著雷界氣運。

他沒事干!

所以在思考著以后該走的路!

第一、成為顧前輩的弟子。

第二、成為顧前輩的首席大弟子,把巍擠掉,讓他喊自己為師兄!

第三、牢記以上兩點!

這是玄尊接下來的十年目標了。

雖然巍魔皇入門比他早,但諸天萬界實力為尊,巍魔皇十年之后撐死還是個不朽天尊,而自己已經是準帝尊了,沒準玄國都在人間發展壯大……牌面比巍魔皇大多了。

前輩以后若差使他去辦事,不也有面子一些?

“轟隆!”

一聲驚天巨響,寧靜被打破,氣運功德溢出,化作一條星空古路,連接遙遠的兩界!

一方大印,懸在玄國鼎上!

瘋狂吸取著雷界氣運!

“草!”

玄尊忍不住怒罵一聲,哪個孫子這么大膽,竟敢跑來分他的氣運?

玄尊仔細一看,發現那方大印刻有“人運昌隆”四字,正散發著熠熠金輝……

很快,玄尊額頭上的青筋消失,陰沉難看的臉龐漸漸露出笑容。

人皇印啊……

那沒事了!

大家都是自己人!

“前輩這是在練兵啊……”

玄尊嘴角上揚,自語道:“確實,只有一直經歷戰爭洗禮的修士,才能稱得上真正的戰士……

謀奪雷界氣運,再借雷界修士來練兵,讓人間在短時間內發展壯大,這才是前輩真正的目標!

原來如此!

我這么一位強大的準帝殺進去,那自然是輕而易舉抹殺一大群雷界修士。

但這樣慘無人道的殺戮,只會給自己徒增業障的煩惱,倒不如開辟星空古路,讓人間修士過來把業障分攤一下,這不就皆大歡喜了。”

說到這,玄尊又悟了:“而且,雙方皆有深仇大恨,打起來也只是恩怨而已,不像我直接出手,抹殺生靈,只會增加業障。”

“還是前輩想得周到啊!”

玄尊感慨連連,佩服的五體投地。

果然,也只有他這么聰明的人,才配成為顧前輩的首席大弟子。

巍什么的……

還是去當老二吧。

“殺!”

“殺!”

“殺!”

震耳欲聾的喊殺聲回蕩寰宇,大批人間修士從星空古路走來,進入雷界!

“不行,不能只讓大炎神朝的人過來這邊,我還得把玄國的戰士調過來才行!”

玄尊眸中精光閃爍,施展手段,分離出第二條星空古路,隨后打入虛空里面,捕捉到仙界的方位。

從這里打出一條連接仙界的星空古路,還得天帝允許才行。

畢竟,仙界是天帝執掌的界域。

很快,天帝察覺到了一條星空古路滲透過來,第一反應是一掌擊滅,不讓對方有機可乘。

天帝剛準備出手,就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察覺到究竟發生什么事情之后,天帝也是一臉無奈的表情。

這玄……

當真是欠收拾!

如今這個時候,竟然還敢開辟一條連接仙界的星空古路?

真當他現在日子過得舒舒服服?

陽海那邊一條,如今還有一條要打通在玄國那邊,以后他這仙界豈不是要被人捅個千瘡百孔?

天帝有些惱怒,以前欣賞歸欣賞,但現在玄都跟人跑了,那還欣賞個毛啊!

跑就跑了,如今還給他整這些幺蛾子。

不過……

“原來如此……”

天帝掐指推算之后,發現人間那邊也有一條星空古路連接著雷界。

如今,大批人間修士都已經踏上星空古路,征戰雷界。

玄受顧前輩的恩澤方能證道準帝,自然而然也要為顧前輩做點事情。

那么……

雷界的仙境修士,就是交給玄國來解決了。

天帝沉思片刻,如果能在雷界那邊開辟一個戰場的話,那么他仙界這邊的壓力也會減少許多。

算得上是一件好事吧。

明白事情的原委,天帝大手一揮,允許這條星空古路進入仙界。

玄尊咧嘴一笑,他就知道,這種事情,天帝是絕對不會拒絕的。

隨后,玄尊便下達指令,讓玄國的道尊全部帶著人過來雷界!

星空的戰斗還在繼續。

荒帝、幻圣、辰皇雖然都被打退了出去。

但命帝、劍帝、星帝、冥祖掙脫禁錮之后,便以法則之力化作一條條鐵鏈,永恒道光照耀蒼宇,神輝驚爍萬古,整個虛空瞬間被封禁下來!

“嘩啦啦……”

法則鐵鏈洞穿而去,沿途間留下大道痕跡,道光熾盛!

剛剛借力開辟星空古路的玄尊面色大變,前輩有麻煩了!

“鎖!”

四位帝尊齊齊暴喝!

四條由大道法則之力形成的鐵鏈,牢牢鎖住了顧長天四肢,將其困在蒼茫宇宙當中!

鏗鏘之音穿透了封禁的虛空,顧長天掙動著這四條法則鐵鏈,面色不變。

“殺!”

荒帝、幻圣、辰皇驟然殺至,破開乾坤,橫掃寰宇!

混沌殺伐至寶砸下!

古經吟誦!

神通盡顯!

洶涌的混沌已然化作最致命殺機,劃出一道道恐怖虛空大裂縫!

顧長天被法則鐵鏈鎖住,這是擊殺他帝身最好的時機!

只要能斬滅顧長天這具化身,接下來就能順著化身力量,對顧長天的一具絕巔帝身造成毀滅打擊!

“轟隆隆!”

蒼宇中的混沌氣流洶涌澎湃,猶如汪洋大海般淹沒虛空,任何力量在這里都會遭遇湮滅,不復存在。

時間一點點流逝……

七位帝尊,還在死死盯著那片崩潰的混沌虛空!

他們要親眼看見這具化身毀滅才行!

否則,睡覺都不踏實!

“嘩啦啦!”

鐵鏈的聲響傳遍宇宙星空,七位帝尊睚眥欲裂,驚恐欲絕!

“這怎么可能?”

“殺伐至寶、神通、道法……能用的都用上了,這還殺不了他一具化身?”

“他究竟強大到了何種地步?”

“他是怪物嗎?”

七位帝尊的道心都不穩了,他們聽到一縷縷刺耳的金屬顫音傳出,寂靜的混沌虛空里,漸漸浮現出一道偉岸挺拔的身影。

這道身影,依然是那么令人絕望!

“哈哈哈!”

玄尊看見這一幕,哈哈大笑,心情那叫一個激昂澎湃!

“前輩還是前輩!”

“別說七位帝尊了,縱然是面對十位、百位帝尊,前輩依然可以隨手滅之!”

玄尊熱血沸騰,雙目赤紅,猖狂的笑聲響徹。

沒人理他。

每一位帝尊都在盯著從混沌虛空中走來的人影!

“三身歸一吧……”

星帝滿眼皆是恐懼!

此時若不三身歸一,用巔峰狀態去迎戰顧長天的話,他們絕對斬滅不了這一具帝身。

“他是吞天大帝的輪回轉世嗎……”

冥祖聲音有些顫抖。

在亙古時期,就有這么一位舉世無敵的存在。

無論誰去挑戰他,都是失敗而歸!

沒有一位仙帝是他的對手,他就像是古今未來最強盛的人,也是他一手帶領人族崛起,成為諸天洪荒的主角。

頭鐵好戰分子二號的冥祖,曾經也一直去挑戰吞天大帝。

但不管怎么打,他最終都是以失敗收場。

而吞天大帝……

仿佛還沒有用盡全力。

就像如今的顧長天一樣。

哪怕是面對七位強大無匹的帝尊,顧長天也只是出動一具化身來抵抗,連二世身都懶得融合。

修長挺拔的身影出現在混沌霧中,他仿佛一腳踩在了大道上,令得諸天顫栗,眸中只有冷漠淡然。

“過去身……”

命帝喉嚨艱澀,說道:“這是他的過去身……”

特殊的黑衣裝扮,棱角整齊,踩著锃亮的皮鞋,白領干凈整潔,氣質凸顯而出。

這不是顧長天的化身,而是過去身親至!

一具過去身,便保住了化身的能量!

并且擋住了他們七位至尊的所有攻伐!

這一樣打擊人啊!

隨后……

只見那道身影輕輕一揮,虛空炸裂,混沌仙芒破開一切阻礙,四條法則鐵鏈頃刻崩斷!

萬古搖動,時間長河的歲月力量變得紊亂起來。

在那片蒼茫混沌當中,一切法則都被粉碎!

“歲月不加身,萬法不沾身……不只是過去,還有未來。”

劍帝眼尖,看出如今出現的這具帝身,究竟還蘊含何種力量。

完美無瑕的過去身,還有一半完美無瑕的未來身力量!

“三身歸一迎戰吧。”

幻圣沉聲道:“如果不使出全力,我們一樣無法斬滅他一具帝身,到時候做的這些事情,都只會是徒勞無功罷了。”

甘心嗎?

不甘心!

他們拼盡全力,就是為了過來斬滅顧長天的一具帝身,削弱顧長天的力量!

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在接下來的帝戰穩操勝券!

“諸位,如何?”荒帝看了眼眾人。

要不要三身歸一?

要的話,那就一起!

如果有人在此時耍心眼,那么這場戰斗也別再打下去了!

“戰吧。”

命帝挺直了腰板,眼神凌厲,穿透虛空。

兩股混沌洪流,在蒼茫宇宙中涌來,浩瀚磅礴的氣機令得萬界生靈都感到陣陣壓抑。

偽仙帝!

命帝的過去身、未來身,都已經完美無瑕了!

除了命帝以外,荒帝、劍帝、冥祖,同樣是偽仙帝戰力。

幻圣、辰皇、星帝并不意外,他們都是亙古帝尊,擁有偽仙帝戰力很正常。

而且,他們三位都是現在身完美無瑕,過去身和未來身都達到了永恒大圓滿。

論戰力的話,聯手起來,也能打爆一位偽仙帝的過去身。

若想殺偽仙帝……

還得加一。

同時也有獻祭隊友的可能。

四尊偽仙帝、三位絕巔帝尊!

這樣的戰力,哪怕是天帝和魔帝聯手,也不見得能討得了好!

顧長天周身混沌洪流四溢,冷漠的眸光注視七位帝尊,大道的波動在她周身縈繞。

“他也拿出了偽仙帝的戰力……未來身最后一半的力量,歸道融合了。”命帝瞇起雙眼。

冥祖戰意無窮,眸中煞氣磅礴,手持雙劍,似能斬斷歲月,說道:“這樣才有意思!”

辰皇祭出一張古老大弓,搭上一支璀璨神箭,悍然爆射而去!

“咻!”

虛空中出現一道漫長的空間裂痕,大道法則之力橫擊寰宇。

星帝手持星羅盤,布下周天星斗陣。

幻圣祭出一面古鏡,施展古幻術,歲月法則蔓延,將這片虛空化作他的領域。

四尊偽仙帝,則是要簡單粗暴的多,拳、掌、指、劍,破滅萬法,恐怖絕倫!

面對這令人震顫的殺伐攻勢,顧長天巋然不動,右手探出,擊潰了虛空。

“嘭!”

神箭還沒近身就炸碎成齏粉。

“咔嚓!”

星羅盤上的光芒暗淡下來,大道之力泯滅,周天星斗陣也隨之破碎。

“噗嗤!”

幻圣的幻術領域還沒蔓延過去,就被一股無上主宰之力粉碎,鏡面崩開,歲月法則遭遇反噬,黑發瞬間花白,生命力正在瘋狂消逝!

“咚!”

顧長天的右手化作成拳,悍然捶下,擊得混沌宇宙發出亙古回響!

劍帝虎口裂開,帝血淌落,那柄古劍發出嗡鳴顫音,似乎還有恐懼之意。

命帝和冥祖嘴角溢血,他們伸手擦拭之后,繼續朝著顧長天殺去,把一切防御粉碎掉!

他們是負責給荒帝開路的!

荒帝的肉身出現裂紋,但他也在防御粉碎的那一瞬間,刺穿長空,槍尖直指顧長天的頭顱,欲要將其貫碎!

三位帝尊臉上寫滿了驚恐。

他們七人聯手,都能被顧長天擊傷!

然而,在槍尖快要抵達顧長天面前時,他僅僅只是伸出兩根手指,輕輕一夾,槍尖便驟然崩斷!

“嘭!”

鏗鏘悅耳的金屬斷音炸響!

混沌殺伐至寶大荒槍,裂紋開始順著槍桿蔓延,龐大恐怖的力量席卷而開,令得荒帝不得不棄槍暴退!

“誰能敵他?”

星帝眸中頭一次露出了絕望。

混沌殺伐至寶,都在顧長天手中破碎了!

四尊偽仙帝,也同樣負傷!

“耗也要耗死他!”

幻圣感覺到自己的過去身快要泯滅,直接脫離出去,讓過去身朝著顧長天沖去。

“轟!”

過去身還沒炸開時,便被顧長天一掌拍爆,混沌翻騰,血霧炸開!

顧長天氣機鎖定在了幻圣身上,橫渡虛空而來,速度快到極致,拳掌開合間,兩次攻擊落在幻圣身上!

“救我!”

幻圣大吼,睚眥欲裂。

顧長天的攻勢實在是太過霸道了!

命帝和劍帝沖來,抓住了幻圣的殘破肉身,撕開虛空之門,將幻圣扔了進去。

這個時候,幻圣已經沒有一戰之力了。

繼續留在這里的話,只是死路一條!

顧長天還想追過去,卻被荒帝和冥祖攔截,辰皇和星帝則從后方殺來,爆發出恐怖的震世威壓。

“砰!”

顧長天頭也不回,反手一掌拍了出去,星帝身上的那件星海神衣驟然粉碎,口吐鮮血。

“快斬了他!”

辰皇怒吼一聲,脫離出過去身,趁機飛奔而去,四肢牢牢抱住了顧長天。

想要殺顧長天這樣的存在,他們也得付出一些代價!

“殺!”

“滅!”

四尊偽仙帝齊齊爆發出全力一擊!

在攻擊快要落下時,顧長天氣機爆發,震爆了辰皇的過去身!

順著這股道之本源的力量,顧長天眸光掃向飛快逃遁的辰皇。

“糟了!”

辰皇渾身汗毛倒豎,驚恐欲絕,起了一層小疙瘩。

恐懼!

僅僅一個眼神,便讓他感受到了如利刃般的實質殺機!

顧長天無視了四尊偽仙帝的全力一擊,而是一拳轟向了辰皇那邊!

“不!!!”

辰皇仰天咆哮,眸中盡是不甘和恐懼。

“轟!”

“轟!”

隨著兩聲驚天轟鳴,顧長天身上浮起一道虛幻人影,那是他的另一具帝身,在此刻炸碎!

辰皇則是沒有那么好運。

顧長天最后那一拳,同樣是拼盡全力,打得辰皇帝身崩碎,帝血帝骨迸濺,生命力在那瞬間泯滅消散,化為粒粒劫灰,身死道消!

“咚!”

“咚咚!”

“咚咚咚!”

諸天萬界里,響起了仙鐘之音,如同一曲悲歌。

辰皇,隕!

顧長天殺辰皇,因此也付出了未來身泯滅的代價。

仙鐘之音傳遍了諸天萬界,也在三界中響起。

悲歌奏鳴!

天帝站在陽海之上,負手而立,閉上雙眼,片刻后方才睜開。

“辰,死了……”

天帝眸中古井無波,帝尊隕落在他預料之中,只是沒想到,竟然是剛剛入局的辰皇遭殃了。

三界局勢,辰皇插手的并不多。

可偏偏這樣的“局外人”,卻死在了顧長天手下!

“幻過去身泯滅,雙身重傷逃亡。”

“星三身受損,大道受創,混沌防御至寶破碎。”

“荒、命、劍、冥……各有負傷,并暴露了真正戰力。”

“荒還損失了混沌沙發至寶……大荒槍。”

“顧長天……僅僅被打爆了一具未來身而已。”

陽帝推算出那邊的戰況之后,睜眼嘆息,這場帝戰,他們也不能說是賺了。

七位帝尊聯手,死一人、重傷兩人、四人也有受傷,混沌至寶損失兩件……

僅僅換掉了顧長天一具未來身。

“旭兄,趁現在陽海通道還在開著,我勸你趕緊逃命比較好點。”

天帝淡笑,話中藏有玄機。

“怎么,真怕仙界陷落,三界破碎?”陽帝看向天帝,笑呵呵道。

“我怕你到時候跟辰和雷一樣,落得這般下場罷了。”天帝淡淡道。

天帝可沒有忘記,自己的過去身到底是怎么重鑄回來的。

天靈魚!

在長壽客棧里面,有著一池子的天靈魚!

顧長天只需要吃掉一條天靈魚,再魚骨重鑄帝身,過段時間,未來身就會歸于大道本源里面。

所以……

這場帝戰,顧長天什么都沒虧!

“多謝勸告,你還是先顧好你自己吧。”陽帝并不領情。

天帝也沒再吭聲,目光透過魔界,看向妖界那邊。

至尊戰只要有一定結果的話,那么三界這里的帝戰,也要掀起了。

辰皇的隕落,可是刺激到了不少帝尊。

況且,現在顧長天的未來身也沒那么快重鑄回來,戰力還不穩定。

妖界。

斗帝看向雷界外的星空之處,嘆道:“竟然是辰隕落了。”

“顧長天的未來身泯滅,現在是斬他過去身的最好時機!”妖帝眸中兇光畢露,殺意澎湃。

他們倆若是出手,顧長天就沒活路了!

“別沖動。”

斗帝提醒道:“始帝還在暗中盯著,有她在,顧長天的過去身恐怕不會泯滅,頂多被重傷而已。”

斗帝還是很冷靜的。

至少在這個時候,一具未來身換一位帝尊的命,對于始帝來說,是值得的。

妖帝也如夢初醒,后背驚出一身冷汗。

都打到這般地步了,始帝還沒有現身?

始帝……

究竟在謀劃算計著什么?

“她到底想要干嘛?”妖帝內心有些發寒。

始帝的手段,它是領教過的。

如今始帝這么耐得住性子,絕對是在謀劃著一件驚天動地的事情!

什么事情足夠驚天動地?

帝尊隕落!

“不好!”

斗帝面色大變,似乎察覺到了危機,抓住妖帝的龍首,二話不說直接遁逃進時間長河里,飛速離開此地!

“噗!”

一支神箭射來,洞穿斗帝手掌,同時也貫穿了妖帝的腦袋。

“吼!”

時間長河里,爆發出妖帝的凄厲吼聲。

始帝,想要殺它!

時間長河的歲月法則,正在不停地撞擊在妖帝身上,讓它的生命力在加速流逝,氣機萎靡。

與此同時,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漫步在時間長河里,尋到了斗帝和妖帝的所在節點,一拳轟來!

“走!”

斗帝低吼一聲,一刻也不敢在此多做停留。

之前那一幕,又重現了!

哪怕他們逃進了時間長河里,顧長天依然是窮追不舍,勢必要殺他們兩個!

斗帝逃的很快,但顧長天的拳頭也不慢,最后還是轟在了妖帝身上!

“轟!”

驚天巨響回蕩在了時間長河中,久久不散,讓人心神欲裂。

“顧!長!天!”

妖帝充滿怨恨的念著這個名字。

它辛辛苦苦修煉的過去身,竟然在此刻被打爆了!

還有始帝!

若非始帝剛剛偷襲了它,它完全可以躲過顧長天那一拳!

雷界外的星空。

當四尊偽仙帝還要趁勝追擊的時候,顧長天卻已經撕開空間裂縫,遁入時間長河里。

他們原本以為顧長天逃走了,心里還有些沾沾自喜。

畢竟……

這是顧長天第一次出現敗績!

同時證明,此人并非不可戰勝!

可誰又能想到,顧長天遁入時間長河,竟然是為了拳殺妖帝!

“這個人,真的是變態嗎?”

荒帝瞠目結舌,心神顫動。

未來身都已經泯滅,不逃,反而還去打爆了妖帝過去身。

正常人,誰能干出這樣的事來?

命帝沒有在乎這件事情,而是看向了雷界那邊。

他更在意……

雷界的氣運。

遠處。

玄尊一聲不吭,默默拉著玄國鼎撤到另一邊去,偷偷摸摸。

前輩……

竟然被打跑了。

那他怎么辦啊?

四尊偽仙帝,個個如狼似虎,他怎么頂得住啊?

玄尊躲在角落瑟瑟發抖,利用玄國鼎遮擋住自己的身軀,希望那邊的大佬們發現不了他。

“雷界氣運各憑本事!”

始帝的聲音響起,充滿著清冷和霸道,說道:“帝尊若是再出手,我現在就出來斬了星帝!”

玄尊眼前一亮!

始帝,那就是自己人啊!

玄尊膽子也大了許多,從玄國鼎后探出個腦袋,賊溜溜的觀察著大佬們。

星帝悶聲不吭,身影漸漸隱于虛空之中,默默離開。


上一章  |  我從禁地來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