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我有一棵神話樹 >> 目錄 >> 第八百一十章 原始三百萬年【大章】

第八百一十章 原始三百萬年【大章】


更新時間:2020年11月22日  作者:南瞻臺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南瞻臺 | 我有一棵神話樹 
我有一棵神話樹 第八百一十章 原始三百萬年【大章】
第八百一十章原始三百萬年大章

第八百一十章原始三百萬年大章

FD白霧之中。

所有的一切都顯得朦朧。

但是那尊端坐在寶座上的偉岸存在。

周身不斷散發出來的強橫氣魄,以及洶涌如同一道浩瀚大澤的靈元波動,卻極為明顯!

鏡時尊皇微微怔然。

她發覺那只恐怖、兇戮、無盡神秘的神獸,仍舊在注視著她。

神獸上散發出來的兇殘氣息,讓她逐漸意識到這一切并不是幻象。

殿宇之中,兩位鳴鏡皇朝重臣,這個時候也清晰的看到了白霧之后,那一位神秘強者以及這一只奇異卻異常可怕的神獸。

她們在極為短暫的出神之后。

立刻有所反應。

鳴鏡女將,身后忽然有一座已然化成實質的神淵橫立而來。

神淵之中,不斷有澎湃的靈元傾瀉而下,就如同壯闊的瀑布。

極界神淵境界強者的威勢,也在此刻體現的淋漓盡致。

她十分警惕的看著若隱若現的白霧。

神淵之中,又不斷醞釀著許多大神通,甚至又有神法玄術在運轉。

但凡白霧之后的強者有一絲一毫的異動,這些大神通,這些神法玄術就都會傾瀉而出!

而另外一位鳴鏡上尹,身軀周遭突然百花盛開,每一朵花卉都象征著一道大神通!

她則警惕的看著那一只力量浩偉無邊,氣息兇殘萬分的神獸。

也不怪她們如此警惕。

實在是白霧后面這兩道身影,太過于強大!

如果這兩尊存在動手,只怕這一座鳴鏡宮闕,會在傾刻間化為烏有!

離妙寶珠和血脈輕紗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聯系,也將崩潰。

甚至,離妙寶珠和血脈輕紗,都會因此毀滅。

鳴鏡皇朝的希望,也將就此徹底消失無蹤。

正在此時。

隨著白霧的流動!

兩位威勢盡顯的鳴鏡重臣,忽然驚覺,白霧之后,不單單只有那兩尊可怕的存在。

白霧流動之下,開始有華麗瑰異的殿宇、雕刻著強大異獸的華表、散發著奇異波動的珍貴陳設……等等許多復雜的東西顯現而來。

與此同時。

兩位鳴鏡皇朝重臣,愕然看到白霧之后的殿宇之中,似乎有強大存在,在散發著波動。

當殿宇顯露出蹤跡。

那一尊可怕存在的下首,又有兩道桌案顯現而來。

桌案之后,赫然有兩位強橫至極的生靈正在注視著她們!

其中一尊生靈,身穿黑衣,面容俊朗,神色柔和,甚至嘴角還帶著一縷溫煦的笑意。

可是鳴鏡皇朝兩位重臣。

卻根本無法因為這位黑衣生靈,柔和的面色,而放松警惕。

因為在鳴鏡皇朝兩位重臣眼中。

這一位黑衣生靈極其強大!

甚至當兩位重臣展露自己的極界神淵之時。

她們清晰的看到。

那黑衣生靈身后,忽然有一座浩瀚無垠的血海,翻涌起滔天血色波浪!

血海之中,一座座墓碑、一顆顆尊貴帝王的頭顱、一幕幕映射而來的戰場,相繼浮現在她們眼前。

令她們渾身顫栗。

“這……這是什么層次的力量?僅僅只是顯化異象,就能夠讓我們喪失抗爭的欲望。”

鳴鏡皇朝女將喃喃自語。

“轟!”

一道驚天的響聲,驟然響起。

兩位被滔天血海攝住心神的鳴鏡皇朝重臣。

此刻終于注意到殿宇中另外一尊存在!

又一尊紫衣存在,軀體巍峨,威勢無雙。

他的面容威嚴、氣魄威嚴、威勢威嚴!

他就如同一尊天生的霸主,散發著強烈至極的絕倫威嚴!

紫色衣衫之下,還有隱隱有一條無法揣度的真龍,在緩緩游走。

真龍冷漠的目光,透過這一尊絕倫霸主的紫色衣袍,顯現而出,落在兩位重臣的身體上。

目光過落下的那一剎那。

鳴鏡皇朝兩位重臣,身后已經化成實質的極界神淵異象,忽然在這一道目光之下,寸寸瓦解。

甚至兩位極界神淵強者軀體之中的大小秘藏,也仿佛要就此崩潰一般!

“這……”

鳴鏡上尹以及鳴鏡女將,此刻都不知所措。

區區一道目光!

就讓她們極界神淵級別的秘藏,生生瓦解。

如此恐怖的力量,令她們難以做出任何應對。

就只能呆立在殿宇中。

“上尹,上將軍……”

正在這時,鏡時尊皇忽然開口:“切莫無禮!血脈輕紗冥冥之中自有規則,如此漫長的時間,能夠得到血脈輕紗的,絕對是人族血脈。”

鏡時尊皇動聽的聲音,傳入鳴鏡皇朝兩位重臣耳朵中。

兩位重臣不加猶豫。

立刻將自己醞釀的諸多大神通,諸多神法玄術盡數驅散。

她們再度看向那兩位強者。

發現這兩位神秘強者還是那般強大,神秘。

可是那令人絕望的力量氣息,卻消失的無影無蹤。

鳴鏡皇朝兩位重臣,這才注意到端坐在寶座上的那一尊更加尊貴的存在,剛剛輕輕抬手。

抬手之間,兩位強橫生靈恭敬朝他行禮,就要驅散了自身散發出的一切威壓。

須臾之間。

來自那位黑衣生靈,來自那位絕世霸者的強大壓力。

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奇異云端寶座上,端坐著的存在,究竟是什么來歷?

如此可怕的強者,竟然也臣服于他!”鳴鏡女將心頭驚疑萬分。

“還有這只神獸,此刻它又閉起了眼眸,可是單單只是方才匆匆一瞥,就令我如墜深淵!

就好似天地之間一切空間都化作黑暗的監牢!

黑暗監牢中的一切氣息,都如同能夠融化真靈、神識、圣體、秘藏等等一切萬物的可怕物質……”

鳴鏡上尹深深吸氣。

這許多年歲月之中,她幾乎麻木的心竅,終于再度感知到了恐懼!

這時,鏡時尊皇眼中也有濃濃的疑惑之色。

“血脈輕紗竟然落到了如此強大的強者手中!

我人族竟然能夠有如此多的英豪?

難道,這是某一座極其強大的人族秘境?”

她不由看向殿宇中的陳設,看向殿宇中雕刻著的種種奇異物事。

卻看不出什么端倪。

于是鏡時尊皇越發疑惑。

正在此時迷霧忽然緩緩變得稀薄許多。

那一尊端坐神奇寶座,若隱若現的強大存在,面容開始緩緩顯現而來。

正在鏡時尊皇好奇注視著寶座之時。

一道醇厚的聲音忽然想起。

“鏡時尊皇,沒想到短短不到兩百年時間,我們就再度相見了。”

這道聲音并沒有刻意夾雜任何威嚴的語氣。

可是殿宇中所有人,都感覺到聲音之中無上的尊貴之氣。

這是位格帶來的尊榮氣息,無法磨滅,也無法作偽。

醇和的聲音落在鳴鏡皇宮三人耳中。

頓時令她們十分驚訝。

尤其是鳴鏡皇朝兩位重臣。

“難道尊皇曾經見過這一尊神秘、尊貴的存在?”

鏡時尊皇也微微發怔。

不過轉瞬。

白霧變得愈發稀薄。

白霧之后,神廟寶座上的王者,也顯露出面容!

這一尊神秘存在身穿一身玄衣,面容俊美無濤,尊貴絕倫。

就如同一尊天生的生靈,一尊天生的……天人!

“是你……那一尊五十余載就修成神臺的人族古星圣體!”

鏡時尊皇忽然恍然大悟。

眉宇之間,又有許多驚喜之色。

兩位看似極為年輕的鳴鏡重臣,在短暫的驚愕之后。

眼中頓時爆發出無窮無盡的希望之光。

“人族圣體?”

“人族還能誕生出如此強大的圣體天驕?”

紀夏朝著鏡時尊皇輕輕點頭。

他左右看了看稀薄白霧之后,燈光飄搖,光芒黯淡的鳴鏡宮闕。

紀夏有些感慨道:“一尊皇朝,在強橫帝朝的傾軋之下,竟然衰弱到了這樣的程度。”

鏡時尊皇緩緩坐在寶座之上,神色有些頹然無力。

“尊皇……你看到了我記錄在血脈輕紗中的景象了嗎?”

鏡時尊皇詢問。

她之所以知道紀夏是一尊人族尊皇。

是因為約莫一百六十余年前,齊聚在罰天王將雎哀鎮塔空間的,是八百位人族國度君王。

紀夏頷首:“我看到一座朧月帝朝,為了奪取琉璃靈田,將鳴鏡皇朝鎮壓。

我也看到鏡時尊皇不懼帝朝之威,以玉石俱焚為要挾,換取了一線生機。

鏡時尊皇,不愧為一代人族英豪。”

鏡時尊皇仔細注視著紀夏。

她說道:“我也至今還記得當日在雎哀大人鎮塔空間之中,尊皇在我等眾人黯然、絕望之時,曾經化身為一只神異獨腳神牛,神牛雷鳴之聲,令我等重獲希望,令我等心潮澎湃。

如今再見尊皇,卻愈發覺得尊皇之強大,遠遠超過我的預估。”

紀夏臉上露出一道溫和笑容:“我也十分敬佩鏡時尊皇,那朧月帝朝,不知鎮壓了鳴鏡皇朝多少歲月,鏡時尊皇卻始終不曾屈服。

我人族,需要的便是這種不屈的脊梁。”

紀夏說完,又從寶座上站立而起,朝著鏡時尊皇行禮。

“方才鳴鏡宮闕之中,大約不曾發生變化。”

可是我在太先上庭,卻早已經聽到尊皇與兩位重臣的聲音!

尊皇為了我人族希望,不惜國祚崩滅、不惜身死、不惜將自身所有的一切,都進獻給胤龍,以此換取存續我人族希望的微末時間……

此等大義,讓太蒼紀夏極為敬佩。”

他語氣真摯,神色也極其認真,甚至眼神中,流露出感激之情。

“我人族在無數歲月中,被欺凌、被吞噬、被奴役!

而無垠蠻荒之中,無論是何地域,無論是何國度,都流傳著關于炤煌上國的傳說!

正是炤煌上國的傳說,讓無數人族都保有希望,都沒有泯滅血脈脊梁。

而如今,鳴鏡皇朝犧牲國祚,犧牲萬千子民,讓可能能夠溝通炤煌上國的琉璃靈田,不落入其他兇殘種族之手,正是守護住了民族的微末希望!”

紀夏說完,再度向著鏡時尊皇行禮。

太先上庭殿宇中,白起和禍龍,也站起身來,朝鏡時尊皇一拜!

又有紀夏寶座旁邊的饕餮巨獸,睜開攝人雙眸,緩緩站立而起,朝著鏡時尊皇點了點巨大的頭顱。

繼而再度臥倒,安然休憩。

鏡時尊皇一時之間,忽然感覺有些欣慰。

這許多年以來,她眼看國祚凋敝,眼看鳴鏡人族生靈不斷死亡,眼看鳴鏡皇朝變為暗無天日的深淵。

這種種的一切,都讓鏡時尊皇有些懷疑自己是否應該如此堅持。

可是今日。

當這尊古星圣體,當那兩位神秘強者,甚至那一只奇異神獸,都向她鄭重行禮時。

鏡時尊皇終于覺得,也許自己的選擇,是值得的。

無垠蠻荒無數人族國度,無數人族生靈都需要希望。

無法想象,倘若消失了無數歲月的炤煌上國,忽然間被無垠蠻荒諸多強大勢力尋找到,炤煌上國國祚,就此崩滅。

那對于無垠蠻荒人族生靈,是多么沉重的打擊。

無數歲月以來的希望破滅,是一件極其可怕的事。

“尊皇,不知這朧月帝朝究竟是什么來歷?

朧月帝朝的實力又如何?

不知道我太蒼,可否對鳴鏡皇朝有所助益?”紀夏沉聲發問。

鏡時尊皇思索了幾息時間,她的神色,忽然又化為頹然無力之色!

她倚靠在寶座上,輕聲道:“我曾經日日夜夜盼望著離妙寶珠,能夠和血脈輕紗建立規則聯系。

可是而今達成夙愿之后,卻發現一個更加令人絕望的事實。

那便是,哪怕我與尊皇建立聯系,對于我鳴鏡皇朝如今的處境,卻并沒有什么幫助。”

兩位鳴鏡皇朝重臣,大概也意識到這一點,沉默不語。

“朧月帝朝,對于無垠蠻荒人族而言,實在是太過強大。”

鏡時尊皇說道:“哪怕尊皇的實力,以及其余兩位強者的實力,令我震撼萬分,令我感知到自身的渺小。

可是如此實力面對一座帝朝,卻還并不足夠……

我不愿眼看如此一座人族強國,因為妄圖拯救即將崩滅而去,沒有任何價值的鳴鏡皇朝,而被朧月帝朝注意。”

紀夏神色不變。

他知道鏡時尊皇說的是事實。

帝朝至尊,何其強大?

哪怕太蒼在強上許多倍,恐怕也無法硬撼一座帝朝。

兩位鳴鏡重臣眼中的希望也漸漸磨滅。

“又如何起不到一點幫助?

這時,一旁得白起忽然出聲。

我能夠感覺到兩片空間,在這一顆珍貴寶珠,和那一片奇異輕紗的奇妙規則之下,似乎有所交集。“

白起說到這里,思索一番又說道:“我太蒼就算無法徹底讓鳴鏡皇朝掙脫束縛,卻也能夠借助寶珠、輕紗的奇異規則力量,打通空間,繼而建立一座趨于穩定的空間橋梁!

哪怕這一座空間橋梁,無法承載生靈,卻也能夠運送許多丹藥、許多寶物、許多靈米靈泉,暫且讓鳴鏡皇朝諸多尚且存活的生靈,得以繼續存活下去。”

“我們當時也是如此計劃。”

鳴鏡殿宇之中,鳴鏡上尹眼神落寞:“可是當方才離妙寶珠與諸位建立聯系之后,我們才發現兩片空間雖然有所交集,但是空間壁壘卻仍然極為堅硬。

“鳴鏡皇朝被朧月皇朝鎮壓,其實也不過才區區數百年時間。

在鳴鏡皇朝尚且強盛之時,卻也從來沒有聽說過無垠蠻荒,有一座強橫至極的人族國度啊……”

鏡時尊皇對于紀夏的話語有些不解。

紀夏神色不變,忽然抬手。

抬手之間!

整座太先上庭玉乾宮,霎那間變作透明之色!

太先上庭之外,天地色變,虛空生白!

鏡時尊皇和兩位鳴鏡重臣,忽然神色大變。

她們的表情,從不解,變作了深深的震撼!

看過《》的書友還喜歡


上一章  |  我有一棵神話樹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