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錦鯉農門崛起日常 >> 目錄 >> 第1213章 惡毒的大禮

第1213章 惡毒的大禮


更新時間:2020年11月22日  作者:風十里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重生農門小福妻 | 風十里 | 錦鯉農門崛起日常 
錦鯉農門崛起日常 第1213章 惡毒的大禮
第1213章惡毒的大禮

“金子,金子啊,高家竟然有金子,還是三壇!”鄭縣令看著眼前的三壇金子,是什么疲累都沒了。

不過,心里又有些酸,這撈偏門的竟是比他還有錢,簡直沒天理。

鄭師爺瞅著縣令大人快要流口水的模樣,輕咳一聲,提醒道:“大人,這些都是鄉親們的血汗錢,咱們看見了應該唾棄才對。”

嗯,說得也對,這些確實是鄉親們的血汗錢。

這鄉親們流了這么多血,他身為縣令,應該難過才是。

“師爺,算好沒有?”鄭縣令是收起自己眼饞的模樣,問著錢糧師爺。

錢糧師爺道:“大人,算好了,三壇金子一共是四千五百兩,化為白銀算,是四萬五千兩。按照大楚刑律,這種抄家來的財物,要上交六成給朝廷,咱們能留下一萬八千兩,再加上高家的宅子、田地、鋪子,咱們這回能用的銀子有一萬九千三百兩可用。”

鄭縣令聽罷,是松了一口氣,道:“一萬九千三百兩,雖然還不夠,但多多少少也能幫上鄉親們。”

又看向秦三郎,道:“而高家的事兒,震懾了縣里那些想要趁機抄底農人家業的惡人。三郎啊,你這回是又立功了。”

震住那些惡人,不讓那些惡人把田福縣攪弄得更亂,比起一萬九千兩銀子來說,更為重要。

高家的事兒一出來,縣里是安寧不少,連跪在衙門口的鄉親都抬著棺材走掉了大半。

鄭縣令聽說鄉親們走掉一半后,是什么都明白了,這是除了高家以外,還有人買通了鄉親們,想要鄉親們來鬧事兒啊!

鄭縣令氣得快炸了,不敢想象要是沒有抄了高家,縣里還會冒出幾個比高家還惡毒難纏的人家來。

還有劉總旗的事兒,要是查出來劉總旗真有問題,那又是一大功勞。

“三郎啊,田福縣怕是要留不住你了。”鄭縣令是很喜歡秦三郎的,有他鎮著,田福縣是清明許多,一些匪徒、賊寇、撈偏門、惡霸混子是都不太敢做惡。

要是三郎走了,司兵所沒有能人壓著,縣里的惡人、其他地方的山匪聽到消息,估摸著會跑來作惡也說不定。

畢竟田福縣可是附近幾個最有錢的縣啊,那些惡人早就磨牙嚯嚯的想來搶一波了。

想到這些事兒,鄭縣令就頭疼。

秦三郎笑道:“大人放心,在您離任之前,卑職不會去府城守軍大營。”

他這幾年的計劃是跟小魚成親、訓練人手、安排好田福縣的事兒,等一切都安排好后,才會向前邁步。

畢竟這一邁,就是干系著幾家生死的大事,他必須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妥當,做到萬無一失。

鄭縣令聽到這話是高興了,又同情起郭將軍跟藍副將來:“郭將軍跟藍副將可是看上你好幾年了,這回再被你拒了,藍副將怕是要氣得不輕。”

秦三郎笑道:“不會,府城守軍大營里也來了個好苗子,叫鐘宇的,很是不錯,藍副將多帶帶他,也能訓出個好幫手來。”

鐘家有錢,還有兩個寵愛兒子、弟弟的人,在國庫空虛,南邊的軍餉被砍半的情況下,大營很需要鐘宇。

有了他就有了錢,有了能跟京城直接通信的路子,危急時刻可以讓求援信直達天聽,這對于河安府來說,很有益處。

要是河安府或者田福縣真的出了亂子,鐘宇就會是他們的救命稻草。

鄭縣令并不知道鐘宇就是鐘家的小霸王,聞言只覺得,呀,三郎果然是個大度的好孩子啊。

“大人,高黃氏等人帶回來。”姜小旗是進來稟報道。

鄭縣令大喜,立刻道:“升堂,把那妖婦的罪給定了,好結案。”

又對錢糧師爺道:“把那銀子好好分分,看每戶能分到多少?不過有錢的,交得上稅金的就不用分了,給那些窮得揭不開鍋的。”

“是。”錢糧師爺應著,是又帶著書吏們開始埋頭算賬。

鄭縣令、秦三郎、姜縣尉是去了前院公堂。

鄭縣令也不跟高黃氏廢話,把證據擺出來后,直接給她定罪了。

高黃氏是冷笑一聲:“原來真是洪家賣了我。呵呵,姓洪的,以為高家敗了,我敗了,你家女兒就能脫離苦海嗎?可惜啊,我給你留了個大禮,等你女兒回去后,找個大夫給她把把脈,你就知道那大禮是個啥了。”

“你,你說啥?你對我家女兒做了什么?!”洪老伯是急得不行,質問著高黃氏。

高黃氏欣賞了他痛苦的模樣片刻,笑道:“也沒什么,就是給你女兒喂了點虎狼之藥,讓她這輩子再也生不出來罷了。所以你女兒想要改嫁,過安生日子,那是做夢!”

這就是為什么高洪氏生下兒子七年,再也沒有懷上的原因。

“你,你這毒婦,你好狠毒的心啊,為啥這么害我家女兒?!”洪老伯是泣不成聲,他還想著等救出女兒后,給她說個老實人嫁了呢,沒想到女兒竟是被害得不能生了。

本就是二嫁,要是還不能生,誰還娶她啊。

“天老爺啊,你咋這么狠心,讓我家閨女的命這么苦啊。”洪老伯是捶胸頓足:“我洪家要是做了啥壞事兒,你報應在我身上就成了,何苦害我女兒?!”

鄭縣令聽罷,也是心下大驚,這個高黃氏可真夠毒的,竟然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害人:“來人,把高黃氏押去刑房用刑!”

這等毒婦要是不打一頓不行啊。

高黃氏是一點不怕,進高家,決定幫著高三雄做事開始,她就沒想過善終,不過她看向秦三郎,道:“你是個聰明的,但你渾身煞氣,又造孽太多,估摸著是難有善終!”

要不是因為他,高家也不會敗!

啪一聲,鄭縣令怒了:“你個老虔婆,都這時候了還詛咒人,當真是一點良心也沒有。來人啊,趕緊把她押下去。”

是多看一眼鄭縣令都倒胃口。

“是。”衙役們也對高黃氏很是惱怒,他們就沒見過這么惡毒的老婦。

“大人,大人,民婦是冤枉的,所有的壞事兒都是高黃氏這個老虔婆逼著民婦做的。”昌桃花是個精明的,見高黃氏被抓了,立刻撒謊:“民婦要是不幫她做惡事兒,她就要給民婦灌下絕嗣藥,民婦是怕自己生不出來,這才被逼幫她做事的,民婦苦啊!”

你苦個屁,高家四個媳婦里,生得最多的就是你,還絕嗣藥,蒙誰呢?


上一章  |  錦鯉農門崛起日常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