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機神算 >> 目錄 >> 第178章 生而為人,寧死不跪!

第178章 生而為人,寧死不跪!


更新時間:2020年11月22日  作者:殘劍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殘劍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機神算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機神算 第178章 生而為人,寧死不跪!
第178章生而為人,寧死不跪!

第178章生而為人,寧死不跪!

旌陽村,碧水寒潭處。

飛舞著的野鶴,四散散開,卻被一柄劍,當場殺成了一串。

而這些野鶴,則全部化作了蘇葉的分身,并又當場化作了紫氣,融入蘇葉的本體之中。

剎那之間,蘇葉自寒潭飛身而上,落在了寒潭上的巖石上。

“師尊離開已經快一年了,想他。”

蘇葉在心中默默的思量著。

隨即,他又默默的運轉父親教導的《天機推衍之術》以及師尊教導的《天機魂鑒術》。

經過一年的苦修,他已經將《天機魂鑒術》修煉得爐火純青了起來。

在這方面,他的天人之魂有著極其強大天賦,這種天賦,非常適合修煉這種《天機魂鑒術》。

所以,在學習這種功法之后,他便開始利用師尊教導的方法,淬煉分身自己殺自己。

然后,每一次,他都會只拿出千分之一的實力來對敵,永遠不暴露自己最后的底牌。

在這般學習之中,蘇葉又漸漸明白到了一些道理——比如說分身越多,本體越弱。

結合他的師尊之前教導的那些話,蘇葉已經明白到了一個道理——當別人還在連分身都不會的時候,他就以分身對待。

當別人開始玩分身的時候,他就玩本體,而當別人再玩本體的時候,他就祭煉本源。

到時候,為了避免別人不配合,還可以宣揚一下什么分身低賤本體高貴之類的思想。

總之,只要自己總在進步,總能蛻變出更強的方法,然后自己再更進一步的去思考這種方法的克制方法。

那么,當別人開始動用那種手段的時候,克制之法自己就已經找尋到了。

以自己為敵,則舉世無敵!

僅僅一年,蘇葉的成長就極其驚人。

除了潛龍丹發揮了效果之外,再就是《專氣致柔》功法讓他將所有的能力全部拿來苦修了。

再加上先前留下的那一份本源魂氣,雖只有千萬分之一但是其底蘊極其龐大對于蘇葉的好處極大!

而且,那本源魂氣蘊含的生命層次底蘊極高而蘇葉對自己苛刻的要求下所有修煉的靈氣能量會不斷的淬煉,一直達到這樣的標準。

如此一來蘇葉的生命層次提升了足足四個底蘊層次,而他自己卻根本不知道。

這種情況下他的修煉速度簡直是超乎想象的快。

一年,他便已經凝聚出了元嬰,達到了元嬰境六重圓滿。

而且其凝聚的元嬰品質,更是達到了圣嬰6星的層次。

如今一年之后他回來了。

回到了這個一年前他崛起的地方。

他在寒潭之地修煉了片刻之后,便再次的來到了那一座墳前,去祭拜他的弟弟蘇離。

只是,再次的來到此地之后,他發現那一處孤墳,徹底的消失了。

那里長著一株參天大樹整個地貌,也并沒有出現動過的痕跡。

“嗯?”

蘇葉有些奇怪隨即,他嘗試著施展天機之術推衍了一番結果他隱約感應到了父親蘇星河和母親穆清雅的部分氣息。

這些氣息似乎留下的時間并不長久也就在幾天之內。

但是,這一縷氣息已經很淡泊,他把握到了之后推衍一番,這些氣息就徹底消散了,已經無法尋覓其任何蹤跡。

“是父親和母親將弟弟的墳遷走了嗎?”

蘇葉沉吟之間,隨即忽然抬頭,猛的看向了不遠處。

這時候,那里,一名紫衣紗裙少女默默的走了過來。

她一臉的冰霜之色,也一名的寒霜之意。

“你舍得回來了?”

這少女,正是姬炎炎。

此時,姬炎炎還以為蘇葉已經回心轉意了,心中微微一喜,卻還是保持著矜持,冷冰冰的道。

蘇葉沒有動用天機魂鑒術,因為這一年,他都在自己對自己施展天機魂鑒術,并自己欺騙自己。

而且他也想過師尊說的那些分身之類的手段。

分身可以這么用,那么心理活動是不是也可以這么用?

如果可以,那么天機魂鑒術能讀心,其余的天機推衍甚至一些強者的強大魂力感應,是不是同樣可以讀心?

在這種層次上,本就無比聰明的蘇葉,因為潛龍丹的開發,在加上太清分身的引導,他徹底的跑偏了。

腦子里想的完全都是各種分身、各種套路。

到最后,他干脆一狠心,就像是晚期強迫癥一樣,任何一件事,他一定要套十八層!

而且別的他也不干,先套上十八層再說!

套完了之后,在這一年里,他遭遇到過各種的兇險和危機,然后他最多只被打穿過三層,就已經大獲全勝。

而打穿他三層的那位奪他寶物的修行者見到他再次以分身復活,當場就氣得吐血,心神失守,被他一劍殺了個對穿。

如今,面對姬炎炎這種心機女,蘇葉又豈會掉以輕心?

“回來,取你賤命!”

蘇葉聲音寒厲,運轉著《專氣致柔》功法,一字一句道。

“嗯?”

姬炎炎還等著蘇葉回心轉意,卻不想,竟是聽到了這樣的一句話。

那一刻,她徹底的驚呆了。

隨即,她極其憤怒的盯著蘇葉,寒聲道:“取我賤命?賤命?就因為我隨意給你摸了,就下賤了?還是你得不到我的身體,我就下賤了?!”

她說著,雙眼已經通紅,眼中已經盈滿了淚水:“好,很好,我姬炎炎算是看錯了你蘇葉了!你蘇葉是何等天驕,又豈是我這賤女人可以想的?我就是癡心妄想!我就是活該!

這一年我為你擔驚受怕,為你擔憂得寢食難安,而你卻如此冰冷無情——”

姬炎炎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蘇葉打斷了:“是擔心無法奪取我的血脈之力,砍掉我的天人之魂吧?一開始,我以為我感應出錯,后來我苦修之后發現,你將自己偽裝了至少三層!”

蘇葉的話,讓姬炎炎聽懵了:“我什么時候要奪你的血脈之力,什么時候想要砍你天人之魂了?什么偽裝三層,我怎么偽裝了?你,原來你一直這么的不信任我!”

蘇葉道:“姬炎炎,你醒醒吧,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個什么東西嗎?師尊傳我的功法不會錯的!而現在,那源自于冥冥中的感應,源自于師尊給予我的冥冥中的未來感應里,我都能感應到那股被斬斷天人之魂的痛苦和絕望,都能感應到你那股熟悉的、卻也讓我仇恨的氣息!”

所以,我知道,哪怕我真的錯怪了一年前的你,但是也并沒有錯怪真正的你!”

蘇葉的話已經有些深奧。

但是,姬炎炎聽到了。

“你是懷疑我對吧?!好,很好!”

姬炎炎說著,眼神悲絕,悲哀:“原來,我在你心中,如此的卑微和渺小,如此的卑賤——枉我還為你留著清白之身,還想著,將來為你孕育一兒一女,形成一個美好的家庭,一家人快意修行……原來,那些都已經成為了我的奢望。”

姬炎炎說著,眼中的淚水無法控制的淌落了下來。

蘇葉眼神冰冷的看著,道:“你現在的哭泣,或許是真的,但是,卻已經不值得同情。不是我心狠,而是我們之間,已經不可能!既然注定會成為隱患——那么,抱歉,我已經容不下你了!”

姬炎炎道:“你要殺我對嗎?一年前我殺了你兩次,如今,你是打算還回來?你學習了天機推衍之術?你推衍出了未來的我是個魔頭對嗎?所以,以虛無縹緲的未來來定現在的我的死罪?”

蘇葉冷聲道:“我殺你的念頭,已經沉淀了一年,累積了十八層!我是不會有任何的動搖的!我唯一可以給你的機會就是——你可以先出手!”

姬炎炎冷冷的盯著蘇葉,一字一句道:“好,蘇葉,你記住你今天的話,若是有一天我姬炎炎不死的話,我一定——”

蘇葉忽然出劍了。

一出劍,就是十八層戰力的疊加,剎那爆發出了所有的戰力。

這一次,他是全力出手,沒有任何保留。

所以,姬炎炎的話都沒有說完,眉心就被蘊含極道嬰魂能量的一劍,當場殺穿了眉心。

血水中綻放出了白色的花朵。

蕩漾四方。

鮮血染紅了大地。

姬炎炎身體一怔,雙眼死死的盯著蘇葉,忽然俏臉上綻放出了一抹諷刺之意——我到死,還相信你會讓我先出手。

哈哈哈哈哈,我到死,還在相信你!

蘇葉仿佛看透了姬炎炎的眼神泛出的意思,一點兒也不以為意,淡淡道:“抱歉,言語陷阱、囚籠的手段,我也是跟你學的!”

蘇葉說著,劍猛的一抽。

剎那之間,姬炎炎的身體一震,眉心之中的幽魂當場炸裂,化作靈魂本源四散散開。

可就在這一刻,那些四散的血水、靈魂本源魂氣,忽然之間又重新的匯聚到了一起,并完全的形成了一股全新的幽魂幽影。

而這一道幽魂幽影,此時渾身綻放出無比璀璨的霞光,霞光之中,一個極其美麗的虛影漸漸的凝聚了出來。

“姬家的血脈不行啊,這還算是皇族的血脈嗎?”

“有些可惜了。”

地上的尸體,還是姬炎炎的尸體。

但是那飛出來重新凝聚的一道幽魂,卻已經不是姬炎炎了。

或者說,重新凝聚出來的幽魂本身,就已經不再是姬炎炎了。

她,就是炎姬。

遁入天書書頁碎片里,隨著蘇離一起進來的炎姬。

如今,姬炎炎身死,炎姬的殞寂之魂當場復蘇了回來。

她很虛弱,但是又并不虛弱。

所以,僅僅只是一道烈陽之力席卷,并重新卷起姬炎炎進行了一番肉身上的淬煉,姬炎炎就重新的復活了。

“竟然還是純潔之身?挺好的,這樣一來,蘇離應該不會嫌棄了吧?”

“而且這具身體也只是提取了姬炎炎的血脈之力,重新凝聚的,很干凈。”

炎姬喃喃自語,隨即,她當場封禁了諸多關鍵的記憶,以免影響這一方世界的運轉。

“其實,封禁與否,已經無關緊要了。我動用了天書碎片,烈陽君王一定是會知道的。”

“所以,我現在復蘇之后,他很快就會找過來了。”

炎姬沉吟半晌,然后她掃了蘇葉一眼,微微一怔,先是眼眸一亮,但隨即便立刻眼眸黯然了幾分。

“蘇葉?”

炎姬語氣帶著一絲疑惑,一絲疑問。

“不錯,是我,怎么,現在你殞寂之魂復蘇了?所以你知道你自己是個什么東西了?”

蘇葉嗤笑道。

他原本是對于姬炎炎的死有些于心不忍的,哪怕是開啟著《專氣致柔》功法狀態,也依然很是于心不忍。

可是見到了此時的姬炎炎之后,他已經沒有半點的于心不忍。

從師尊的口中,他知道了異族是何等的狠辣。

而這一年,大量的鎮魂碑出世,也有諸多異族開始橫行無忌,燒殺搶掠,手段殘忍得令人發指。

所以,此時姬炎炎的模樣,那明顯就是個異族——是以,蘇葉心中的那一絲不適感,也已經徹底的消散。

“我確實不是什么東西,我也就蘇離身邊的一只亞古獸而已。”

“什么亞古獸?”

“就是你們人族口中的那種豬狗之類的存在。”

“是嗎?你是烈陽神王那一脈的吧?烈陽之神在我冥山府,可謂是名動天下,人人都要跪拜他啊!

還有每天都有很多小孩子都會被活活燒死,獻祭給他奪取命魂本源之力,助他累積神性。”

“這件事,一定會有一個妥善的處理結果。”

“結果?結果就是你們這些異族全部死光!”

“蘇葉,你不要激動!蘇葉,我來自未來,我知道你弟弟蘇離的諸多事情,更知道一些關鍵的秘密。”

“呵,你覺得我會信你?你還來自未來?你怎么不是你來自過去?過去往往可以因果虛空紊亂而前往未來,因為未來是變化的。

但是未來,卻一定無法回到過去,因為過去是恒定的!”

“不,蘇葉你錯了!地書可以定住時間不流逝,而天書碎片就可以通過記憶禁區回到過去!”

炎姬當即解釋道。

蘇葉道:“不要在我面前顯擺這些東西——我蘇葉,比你姬炎炎更懂天機!”

蘇葉說著,已經在記憶禁區里詢問太清分身師尊。

太清分身淡定的掃了一眼系統面板——面板上并沒有新的消息顯化。

所以他略微遲疑后,回應道:“天書的確可以通過記憶禁區回到過去,但是一定……”

蘇葉當即也直接復述一般,冷笑回應炎姬道:“天書的確可以通過記憶禁區回到過去,但是一定需要過去存在一個你自己,而且最好過去的你自己處于一種死亡狀態或者是瀕死的狀態,這樣你回去之后,就可以影響生死之間的大恐怖!

所以諸多修行者說,危機感,忽然爆發的危機感——那就是某個時空之中的未來的你死了,因而回到過去給你示警,所以你才可以度過諸多兇險!

生死間有大恐怖,很多生死之間的頓悟那是頓悟嗎?那根本不是頓悟,而是未來的你回到了過去,然后你回來之后,幫你自己度過了這次兇險!

然后,因為來自未來,天道不容,所以當場抹掉了未來的記憶。

所以,你還是你,只不過你又逆天改命了一次,你又勝利了一次,你又成功了一次而已。”

蘇葉說著,瞥了炎姬一眼,道:“懂了嗎姬炎炎,是不是很震驚?是不是很驚訝?很難以置信,我蘇葉區區十九歲,就懂了這么多?竟然真的比你更懂天機?”

炎姬搖了搖頭,笑了笑道:“你所說,非常有道理,也確實很令人震撼,但是我既然知曉你們的來歷驚人,甚至是真正的皇族,自然就不會奇怪你會有這么高的造詣!

不愧是皇族血脈,覺醒一年,生命層次已經這么高了,實力也已經這么強了,還懂得了各種分身本體的手段。

蘇葉,你不錯,如果蘇離不要我,我當不了他的舔奴,就給他當嫂子吧。”

炎姬說著,美眸含笑的看向蘇葉,道:“所以,我先將你當備選,你看如何?”

蘇葉臉色一沉,道:“姬炎炎你什么意思?”

炎姬道:“從現在開始,我是炎姬,不是姬炎炎!另外,你說的雖然對,但不是絕對——因為我未來的部分非記憶還在。”

蘇言呼吸微微一滯,道:“這大抵是異族入侵,天道崩裂了吧。還有,這一年我游歷了諸多大城,卻發現其中的很多普通人,三魂已經缺失,七魄大多也已經丟了。

他們活成了行尸走肉一般的存在。

很多,甚至只有一魂一魄了。

天道不存,世間將陷入動亂與動蕩,已經沒有了未來可言。”

炎姬沉吟半晌,道:“現在,他們還是幸福的,等之后,他們被一次次的收割的時候,當你們修行者被異族當成是魂食、魂奴的時候,才是真的災難的開始。”

蘇葉沉聲道:“你是在幸災樂禍?”

炎姬道:“不,我說的都是真的,可惜你不信。”

蘇葉道:“真的?你之前也說你說的是真的,說你愛我,結果你愛我嗎?”

炎姬道:“我確實不愛你,我愛的是你弟弟蘇離。”

蘇葉哈哈大笑道:“我弟弟蘇離?你的未來是虛幻的平行未來吧?我弟弟蘇離早就死在十九年前了!而且,還是為了成全我的天人之魂而死!”

炎姬道:“他非但沒死,他還活著回來了,還和我一樣,活在了這個世界!而且,擁有完美的天人之魂自斬是不死的,斬掉的,只是殞寂之魂和本命幽魂以及七魄。

七魄就是肉身,殞寂之魂和本命之魂斬掉,天人之魂就失去了主體的意識,如天地游魂一樣在四處游蕩!

而且,我在未來見過他,是被他徹底的征服了,而他要幫人破解記憶禁區——”

炎姬說著,忽然話說不出來了,仿佛被天道封禁了話語能力。

而且她說的這些話,剎那之間就消失了。

蘇葉雖然聽到了,但是卻不由眼瞳一縮,他立刻知道,他被算計了。

因為就這么一剎那,他感覺到他天機本源命氣,如被對方鯨吞吸水一般吸走了一大半!

蘇葉臉色立刻陰沉了起來——語言囚籠。

他剛算計了姬炎炎,這姬炎炎化身炎姬,幾句話就抽走了更多的好處。

這一博弈,他就輸了。

蘇葉的臉色有些難看。

而炎姬卻忽然道:“現在是兩萬年前,你隨我去烈陽荒域!走,快走!還有希望!”

蘇葉不動聲色,無動于衷,道:“想斬我天人之魂了?這么猴急?”

炎姬道:“我說的都是真話!快隨我去烈陽荒域,打穿那一座鎮魂碑,里面有一尊至寶八荒塔,奪取到之后,就擁有了打穿烈陽鎮魂墓的機會了!

一旦打穿烈陽鎮魂墓,就可以取得其中的至寶了!

那時候,你——你想做烈陽君王嗎?

如果想的話,我甚至可以輔佐你,成為烈陽一族的君王!”

蘇葉嗤笑道:“所以,我需要做什么?什么都不用做,聽你的擺布對嗎?”

炎姬道:“時間不多了,我一復蘇,就一定會被烈陽君王關注的,但是他的閉關苦修應該還差一段時間才能成功。

這,也是我們的最后的機會了,不能再耽擱了!”

蘇葉道:“你越是催促,只能說明你越是心虛。”

炎姬真的有些急了:“你到底如何才能相信我?!”

蘇葉道:“我無論如何都絕不會相信你!”

炎姬一咬牙,道:“我敢以天人之魂立誓!”

蘇葉道:“那你立誓吧。”

炎姬剛準備開口,忽然,天空中的烈陽陡然睜開了血色雙眼。

那一刻,整顆烈陽都綻放出了無比璀璨的輝光!

整個世界,仿佛忽然之間綻放出了無比美麗的道韻光彩。

只是這無比美麗的道韻光彩,卻在此時顯出了一縷縷悲戚之意。

仿佛,整個世界的大道即將崩裂,大道即將出現悲歌。

看到這一幕,炎姬眼瞳不由猛的一縮,渾身劇烈的顫栗了起來。

便在此時,天空,一團七彩彩光包裹著一團炙熱的六星,如一柄掃帚掃過虛空天際,并在下一刻突破了一層湛藍色的光圈,忽然降落而下。

那是美麗的煙火,瞬間墜落。

那也是美麗的流星,劃過頭頂,卻自虛空落下。

忽然間,大地劇烈一震!

接著,一名十九米的巨型男子,陡然之間降臨此地!

大地崩裂,懸崖峭壁,全部崩塌,被踩踏成了一片平地。

而男子的身影,卻在此時逐漸縮小,化作一名赤著上身、渾身肌肉虬扎,手持烈焰戰斧的魁梧男子。

這男子身高一米九,雙眼燃燒著巨碑印記般的火焰,整個人散發出無比恐怖的氣息。

看到此人,蘇葉的眼瞳一縮,師尊的帶他觀看的部分記憶里,隱約有類似的畫面閃過。

“炎姬,拜見烈陽君王。”

炎姬跪地磕頭。

“看樣子你已經生出了反叛之心了,想扶持一個新的烈陽君王?就他,配嗎?!喲,天人之魂長出來了,還有一絲神性之力,原來是你啊!”

烈陽君王烈璇璣看了蘇葉一眼,雙眼一凝,眼中的巨碑印記當場化作一道血色的虛影斧頭,朝著蘇葉便砍了過去。

瞬息之間,蘇葉的天人之魂當場就被斬斷了。

“咦?竟是會了囚籠之法,還疊加了十八層?可惜,任你囚籠再多,一縷離魂終殺穿!

天人之魂不蛻變至離魂層次,脫離本源,一旦本源被殺穿,離魂必死!

小賤種,本君王便好心教導你一次,記住了!玩本源是沒出息的,好好學學怎么玩離魂吧!”

烈陽君王似乎看到了一縷神性之力,心情不錯,雙眼一凝,三道斧影劈出,當場就將蘇葉的三魂砍了,天人之魂更是通過分身劈到了蘇葉的十八層記憶禁區里,將其中的真正本體的天人之魂劈了出來,震出了體外。

這種差距層次太大了。

蘇葉完全沒有反抗之力。

“不,不要啊!”

炎姬驚怒,當即沖了過去,卻被烈陽君王猛的一掌劈在了腦袋上。

炎姬的頭當場炸裂,幽魂粉碎。

那一刻,炎姬的離魂也被打了出來,整個人如行尸走肉,再次跪在了烈璇璣的面前。

烈璇璣當場施展囚籠,朝著炎姬一卷,便將炎姬卷入了他的眉心,消失不見。

片刻之后,烈璇璣眼瞳中多了幾分凝重之色。

但剎那之間,他卻笑了。

“兩萬年后的人族皇族計劃?”

“很好,很好的天大的有價值的消息!”

“好,那從今往后,我便將你們的天驕的天人之魂,全部鎮壓到鎮魂墓中,日夜遭受鞭笞,我倒是要看看,哪里來的十七億的皇族!”

“天書,果然是逆天改命的好東西!”

“所以,那還存在的一位魂奴神子、人族皇子蘇離?在哪里?”

“看來,你的奇遇,便與你有關了吧?”

烈陽君王烈璇璣在心中思量著。

這些話,他并沒有說出來,因為這是禁忌,是不可泄露之天機!

知曉之后,心中定下了將人族天驕殺絕、抽魂煉魂的計劃之后,為了讓計劃更徹底,他打算讓炎姬‘僥幸’逃脫,然后種下一個更大的囚籠!

到時候,萬一他這邊失敗,另外一邊,炎姬將會帶領其余的烈陽族人,幫扶人類,形成開天立道之大功!

是以,無論是什么結果,烈陽一族,已立于不敗之地!

此時,蘇葉親見炎姬被他徹底鎮壓‘鎮死’甚至‘煉化’,想來對于炎姬的好感,已經增強。

烈璇璣眼眸冰冷的看向了蘇葉。

“天人之魂不錯,但是想成長起來,沒什么必要!”

“今次,便讓你看看,天人之魂是怎么死的!”

“一斧碎本源!”

烈璇璣手持烈焰戰斧,運轉天魂之力,一斧頭劈下去的時候,蘇葉的天人之魂頓時人頭飛出,但卻沒有死。

“二斧破造化!”

蘇葉的天人之魂當場溢出的大量的魂氣,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紋。

“三斧斷命氣!”

那一刻,蘇葉的天人之魂,當場粉碎。

蘇葉七竅炸開,鮮血流淌。

記憶禁區,蘇葉的一縷分身死死的跪在太清分身面前,央求他不要出去。

但是,太清分身卻撫摸了一下蘇葉的頭,道:“他本是為為師而來,倒是你,受牽連了。他日,為師還你一分完美的天人之魂。”

太清分身說著,身影一動,出現在了蘇葉的面前,并抬手打出一片太極圖騰,蕩開了烈陽君王的那一斧頭絕殺殺機。

“神性,出來了。”

烈陽君王雙眼泛光。

“收割神性之力,最好的方法,就是虔誠的跪拜,虔誠的信奉!”

“所以,蘇葉,讓你的神性本源分身,跪下拜我,虔誠臣服吧!要么臣服,要么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然后被我抽離神性本源!”

烈陽君王雙眸熠熠閃光,盯著太清分身,當場要逼迫太清分身下跪臣服。

太清分身神色平靜的看著烈陽君王,道:“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天道尚且留一線,烈璇璣,你過了。”

烈璇璣聞言,哈哈大笑道:“你算什么東西,卑賤的賤奴!”

烈璇璣說著,渾身氣血暴漲,《璇璣戰魂》功法衍化,氣血一震,一斧頭猛的劈了出去。

蘊含神性之力的一擊,瞬間劈穿了太清分身的雙腿后,又連帶著他身后的蘇葉的雙腿都劈碎了。

“跪下!”

“臣服!”

烈璇璣呵斥,一股恐怖的威壓朝著兩人碾壓了過去。

蘇葉幾乎立刻就因為雙腿粉碎而要掉落下來。

但是,就在那一刻,一縷紫氣籠罩了兩人,形成了紫氣雙腿。

隨后,太清分身忽然抬頭,看向了烈璇璣。

天地間的天道,仿佛忽然定格了起來。

“小葉子你記住!人族,生而為人,寧死不跪!”

“師尊,弟子已銘記于心,銘記于靈魂,生生世世,永恒不忘!”

“好!”

太清分身開口之后,那一刻,整個世界仿佛忽然靜謐了下來。

可,就在此時,星球四方的藍光,如感應到了寂滅的涅槃與毀滅的殺道,頓時無比心驚!

而同一時刻,淺藍星核心層次,一縷意志復蘇,衍化出一片藍光,猛然之間遁入了遠方的、已經長大的諸葛淺藍的靈魂之中。

下一刻,諸葛淺藍消失了。

又在同一時間,諸葛淺藍再次出現,自虛空而降。

“嗡——”

一股無比圣潔的白光籠罩了蘇葉和太清分身。

蘇葉的傷勢剎那恢復,連被斬滅的天人之魂,都在天道的加持之下重新復蘇,生命本源層次,再次蛻變提升了一層。

而太清分身,則在此時重新生出了雙腿,渾身的道韻氣息,似被這片天地無盡的天道涌入洗滌一般。

只是,這些道光,卻都被太清分身排斥在外。

太清雙眼之中衍化的大道生滅氣息,漸漸平息。

他看了諸葛淺藍一眼,身影化作了道光,再次遁入了蘇葉的眉心之中。

“亂我天機?奪我造化?又是你?看樣子,你是真的不知死活!”

烈璇璣一怔,那神性本源分身竟是就消失了?

他頓時怒極,目光鎖定出現的白衣紗裙女子的時候,臉上兇戾之色溢于言表。

“不知死活?我本天道,還談死活?”

白衣紗裙女子淡淡開口道。

“你,你也配天道?不過是一位星球巡視者罷了,連守護者都不是!

守護者不出,便是默認明白了嗎?你一個新人,不知死活的東西!”

烈璇璣嗤笑道。

這時候,白衣紗裙女子忽然道:“是嗎?!”

她說話之間,衍化湛藍色的星空之門,其中,蘊含著生與死的造化神性之力。

“太弱了,死前留個名字吧,我烈璇璣,斧下不斬無名之輩!”

烈璇璣冷傲桀驁之極,將烈陽一族的桀驁,呈現到了極致。

白衣紗裙女子明顯壓力極大——特別是開啟了《璇璣戰魂》的烈璇璣,絕世無敵。

“我名‘諸葛淺藍’,淺藍星護道備選者,天機神地獨斷天機、掌控命運之命運神女。”

白衣紗裙女子淡淡開口。

那一刻,蘇葉如遭雷擊,剎那之間,他淚流滿面。

淺藍。

這就是師尊。

或許也不是師尊,卻也一定和師尊有很大的關系。

蘇葉有很多的疑問。

但是他不敢問,也不能問。

因為他知道,他該知道的師尊一定會告訴他。

不告訴他,就是真相的深淵,觸碰不得——因為當他去凝視深淵,深淵也一定會凝視他。

“諸葛淺藍?”

“很好。”

“那,你便去死吧!”

烈璇璣出手了。

一擊,能揮砍日月星河般,衍化極道造化本源神性之力,當場就將那湛藍色的漩渦生死造化神性造化之力全部打穿。

諸葛淺藍,一身白衣被鮮血盡數染紅。

鮮艷的血,淋滿了蘇葉的全身。

那一刻,蘇離呆立在了原地。

那一刻,天地間,都生出了大道悲音。

那一刻,時間得倒計時,也同時結束。

二十一年前的時間進度在此時此刻,趕上了時間流逝的進度。

與此同時,蘇離,也在此時和太清分身產生了本該有的聯系。

蘇離脫離了那黑暗的深淵視野,心念一動,本體分身,全部從太清分身上復蘇歸來。

(PS:第三更九千字奉上今天總共2.5萬字更新完畢淚求全訂閱、月票和推薦票,拜謝啦各位恩公另非常感謝書友‘西湖誦情詩’、‘愛你呵呵夕’各200起點幣打賞支持)

Copyright非主流


上一章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機神算目錄  |  下一章